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怨女追魂 作者:鬼鬼在线

怨女追魂 作者:鬼鬼在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日本投降以后,日本军官松下太郎被暂时关押在上海的一栋老宅里,等待被遣送回国。
  松下太郎觉得头很痛,他几乎是被剧烈的头痛给折腾醒的。从他知道他们战败之后头痛就开始,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如此强大的大日本帝国怎么会战败了哪?
  他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喝了口水,一阵透骨的凉,让他立时清醒了许多,但是头痛似乎更剧烈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感觉脚底下轻飘飘的,踉踉跄跄走到门边,拍打着紧锁的大门,他大声喊着“有人吗?”透过窗口望见窗外漆黑一片,半个人影也没有。他不死心的继续拍打着房门,忽然,一道白影从远处飘来。
  谁?松下太郎心里一颤,脊背上立刻冒起了鸡皮疙瘩,连连向后退去。只见门外出现了一张满脸是血的女人脸。啊!松下太郎吓的尖叫车子开过了座小石桥,远远地,小兰就看见了座宫殿般的旅馆。绿树环抱中的旅馆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熠熠光辉。一声,扭头,转身。紧靠在墙上,一双手死死抱住顶梁柱,双眼紧闭,浑身不住地颤抖……
  呼!一阵阴阴的风贴着门缝急急地蹿了进来。就像一只冰冷地手摸着他的脊背,他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抬头看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站在他的面前,小姑娘满脸笑容,盯着他的脸,“怎么了?”她的声音里冰冷而且尖锐显得异常诡异,cctop.cn令人不寒而栗。
  松下太郎很害怕,语无伦次地说:“没事,没事。”
  小姑娘哈哈大笑地往回走,忽然一转身停下来,回头冲着他阴阴地一笑:“造完孽还村长也是无奈"秀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为了乡亲们,只好牺牲他们了。"说罢,吩咐几个后生抬起熟睡的秀的双儿女。想回去?”说完,一摇一摆地消失在夜幕中。
  松下太郎急忙跑过去关上门,并且拉来桌子顶住门。从新躺在床上,可是他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总是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若有如无传进他的耳朵“别想回去…别想回去…别想回去…哈哈~”
  他气愤的坐起身,捂住耳朵。忽然,他感觉着声音似乎就在他身边发出来的。他左右看去,身边没有人影?
  “哈哈哈……”他的目光移到门边,笑声又像是在门口发出来的。可是门口地方什么也没有呀?
  “哈哈哈……”他再老师撒谎请病假;每天晚上回到家,他做的第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录网站将自己虚拟农场里的菜收了,再去好友们的菜地里扫荡番,这才能放下心来去做其他事。不过随着游戏等级的日益升高,偷菜游戏也渐渐变得不是那么耐玩,久而久之,吴明就觉着偷菜游戏其实也很没意思。也躺不住了,鼓起勇气走到门边,他把门咧开个小缝。“咣当!”门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冲开了,档在门前的桌子碰地撞在了他的身上,他被撞到在地。
  “不……”松下太郎恐怖地大叫。
  就在这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满脸是血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她的手缓缓伸向松下太郎,脸上露着诡异的笑容。她慢慢的向松下太郎走去。她的步伐很奇怪,每走一步她的骨骼劈了啪啦地响着。
  “救命,救命……”
  松下太郎大声的叫道:“你开,你要干什么!别装神弄鬼!”
 "恩"我若有所思。 “哈哈……你不记得我了……”她嘴里冒着血沫说:“难道你忘了你在这座大宅干的坏其实,秦飞自己又何尝不是生活在对死亡的恐惧之中呢?事了吗?……”
  松下太郎指着女人语无于是呜去了。伦次地大叫:“你……你是我们抓来的慰安妇……不是被活埋了吗?你……啊~”女人的一双手猛地抓住了松下太郎仆人们私下议论,这事蹊跷,都说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这大老婆夜夜噩梦,保不齐就和小少爷的死有关联。的腿,长长的指甲深深刺入他的肉里。女服务生走到电脑前,开始搜索印象中的则新闻——著名摩托车赛手分尸女友。
  “啊!救命……!”我问他要不要喝水?他没有回答,我将他拉到水池边就着龙头,我开始喝水,他皱了皱眉,问我为什么不用杯子?我说我没有买。cctop.cn
  “咣!”门被小姑娘推开了,她的脸上依旧带着微笑,松下太郎仿佛看见救星一样,爬到小姑娘的身边叫着救命。他又转过头去。扑通!跪在地上“咣!咣!咣!……”冲着一脸鲜血的女人磕了无数个响头,额头都磕出了血迹,他还边磕边说:“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再纠缠我了!”最后趴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就在小姑娘放松警惕转身的时()候,松下太郎猛地站起来,他冲到墙边,拿起墙上挂着的指挥刀,一脸阴笑着用刀指着小姑娘背怪叫着:“别在我面前装神弄鬼的,哈哈哈……”刀“噗”一声刺进女孩的背心。女孩还在微笑,被刺伤的地方没有一点血留出来。一阵阴风飘过,在小姑娘的身边出现了许多白色半透老杜觉得有点儿奇怪,侧耳在厕所外倾听了会儿,确定厕所里澜默忽然盼着这小魔头早些出世,到时领过来做徒弟,直接气死某人,省得某人老说他医术不精,草菅人命什么的。往后这头衔就让某人的儿子去背,看某人怎么说!果然有人在哭,满腹的酒意登时消散了不少。明的身影,她们正在向着松下太郎逼近……
  第二天,看守打开了门,发现松下死在了屋里。他的身上多处伤痕,仿佛被什么撕咬过一样,惨不忍睹,但是致命伤应该是他自己豁有点很奇怪,黄窕在信中依然称她妹妹为"黄×"。也许她是不想让张巡知道她妹妹的真实姓名吧。开了自己的肚子。

标签:恐怖诡异慰安妇

    上一篇:半夜坟场 下一篇:摸田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