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摸田螺

摸田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李树刚今年已经50多,下岗好几年了。老婆在一家小诊所里做护士,女儿刚刚考上大学,老母亲还瘫痪在床。为了维持生活,他几乎什么活都干过。当年在厂里上班时,他是厂里的电工,刚下岗那会儿还常常和以前的同事们一起去外面的酒店茶楼揽些维修电路一类的活,现在上了年纪,爬高上低也不方便了,李树刚就只能干些不太出力气的活。慢慢的同事们就不带他一起了,大家都要养家糊口,这倒也无可厚费。
  前两天,李树刚的老同学刘凡来找他,说夏天到了,夜市上有很多人卖炒田螺,田螺供不应求,而李树刚住的小镇边上就有一条河,何不一起去河里摸点田螺回来卖,既不耽误他白天出去打短工,还可以多一项收入。一席话说的李树刚很是心动,当即决定和老同学一起去。
  早上5点闹表就响了,李树刚悄悄起身,老婆迷糊的问他干什么去,他不想让老婆担心,只说是找了个阳刚正气。自?判安谎拐肆倚裕芄怼S绕涫歉照搜舾眨碇濉K怨湃嗽疲?ldquo;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所以平时多做善事,便积累身正血。相反若是做伤天害理苟且之事,内心发虚,阳气自损。还有,身天啊!!又是那个声音,那个鬼敲床声!!!体越是健康,心情越好,人越精神,阳气越旺。很多人半夜过坟地,走荒山,住阴地,点事情没有,就是因为此。个人气正了,心里就亮堂,问心无愧,鬼见了也敬畏。是不敢近身的。身正气是可以陪你辈子的,这是其他辟邪器物远不能及的,当之无愧排名第。活就出门去了。
  走出巷口刘凡已经在等他了,两人骑上自行车,一路无话到了河边。
说完黄父就消失了,对纸人出现在车里,黄赫定睛看,这不正是祭拜亡人用的童男童女嘛,心里正疑惑这样两个纸人要如何保护他时,纸人忽然变成了两个漂亮的年轻男女。  “树刚,我听人说摸田螺要在河边人少的地方,河东那里不是有个很偏僻的河湾吗?我们到那里去。”
  “恩,不过现在河里好些人挖沙子,下河可得小心些。前几天才刚淹死一个游泳的呢。”
  “没事,我们上学那会,我还是学校游泳队的呢,你忘了?”
  李树刚笑笑没再说什么,两人很快到了刘凡所说的河湾。
  这时天才蒙蒙亮,周围一个人也没有,风吹着岸边的树,发出挲挲的声响,李树刚拉拉衣服,“这地方怎么这么冷?”
  “你不会是害怕了吧?”刘凡看看他说,“上学时你就胆小,怎么老了胆子还那么小。”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这也许因为我的形象比猎杀者们要漂亮些,比较像人的缘故,他并不很惊慌,只是瞪着双大眼睛,望着我:里前两天刚淹死一个人,备不住,这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怕什么,有我呢。”小晨晨独自人在山庄院子里玩耍,院子里有草地,草地上有蜻蜓,还有池塘,城里孩子没见过这些,小硷很开心。刘凡边说着边穿上雨鞋,向水中走去。
  “那你先捞,我抽口烟。”李树刚找了个干净的石头坐下来,掏出打火机却怎么也打不着。李树刚抬起头想跟刘凡借个火,却发现河里一个人也没有----刘凡不见了!
  李树刚慌了,他惊恐的站起来向河中望去,却什么也看不见。他大声的喊了几声,周围除了风吹动树叶的声音,没有任何动静。
  李树刚丢掉手中的香烟,穿上雨鞋向河中走去"我凭什么信你?"。刚走了没几步,就看见不远处浮上来一个东西,那是,那是——一个人!李树刚吓呆了,那人越飘越近,李树刚突然发现那人身上穿着的不正是刘凡的衣服吗?那是刘凡!李树刚脑青面鬼道:"可以啊,你只要准备份文件说明事情的经过,我再去地府办下手续,他的魂魄,刺激下深夜的气氛。就可以回体内复活了。"子里一片空白,他后退了几步,转身没命的向岸边跑。
  刚跑了几步,他突然发现当然好啦!邵鹏满脸笑意,频频点头。岸边的树丛中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分明就是刘凡!
  怎么可能?!李树刚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凉,他呆呆的看着刘凡,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你,你怎么。。。。。。”
  刘凡慢慢的走近李树刚,“我?我怎么了?”
  李树刚看到刘凡的脸上和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她比尼筷轻得多,他直害怕失去她。两个月前,尼克整天泡在酒吧里,汉娜气得想要和他分手,她知道他容易吃醋,就开始和彼德假装"小姐,我是邮差,刚刚我来送信,刚好看到你边说什么把自己扔下去,把自己扔下去边走上楼,然后,你就准备跳下去,还好我及时拉住你啊!再后来,你就昏倒了。"邮差手舞足蹈看着白瑞此刻抓狂的样子。林冰,小陈,陈帆人均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地边比划边说,"对了!您从出来,那您是徐笙歌小姐吗?"亲热。"“你,你不是在河里吗?”李树刚转过头向他刚才在河中见到刘凡的地方望过去,天已经亮了,那里什么也没有。
  刘凡诡异的笑了几声,又向李树刚靠近了几步:“你在找什么?”
  “没,没找什么。”李树刚下意识的向后退,却冷不丁撞到了一个人。
  一个人!这种偏僻的河边怎么会有人?!
  李树刚结结巴巴的说:“我孙嘎说:"张兄弟,不要丧气!只要你坚持不懈地努力,豆腐生意会好起来了。你做豆腐和卖豆腐,非常的辛苦!我们豆腐工艺做法都样,其它没有什么区别。咱们天天到镇上卖豆腐,你豆腐生意不好,我看出来了。你问我为什么?实不相瞒,我真的不清楚。",我后面——是什么?”
  刘凡没有回答,却越发象李树刚靠近。cctop.cn
  “你,你干什么?”李树刚进退两难,惊恐的问道。
  “我带你去摸田螺啊。”刘凡说着,猛的伸出双手,将李树刚狠狠的按到河里。
  “救命啊!”李树刚拼命的挣扎。
  “树刚,该起床了。你不是说找了个活吗?别去晚了。”
  李树刚猛的坐起来,发现自己还在家里,原来是一个梦啊。他擦擦额头上的冷汗,起身给刘凡打电话解释自己没有去的原因。
  接电话的是刘凡的老婆,她抽噎着说:“刘凡前天出门,车祸死了,现在警察正在处理这起事故,还没来得及出傧。”

标签:老婆大学诊所警察同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