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山涧道观

山涧道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一道泉水从山崖间落下,注入深潭,又蜿蜒流出,在深谷中形成了一条清澈的溪流。顺水而下,几经曲折后汇入另一条山涧河流,在一处道观前交汇后再流向山下。两个十来岁小道士模样的男孩从溪流中汲起一桶水,一同抬了,拾级而上。
  “小师哥,我们休息一下,好不好?”圆脸的男童突然问道。
  “快走,还有几步就到了。”方脸的男童答道。
  “我的手好酸,抓不稳了。”
  “那好吧,放这这时候只见沈天明直挺挺的站了起来,随着蜡烛的光亮走去。里来。”
  两个男孩把水放到台阶之间的一块空台上,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小师哥,你说我们打的水里会不会有脏东西?”
  “什么脏东西?没有啊。这是山泉水,可清了。”
  “但是我听大师兄说,前不久在这条河的上游发现了两个死尸,还有一个骸骨,是不是真的啊?”
  “切!大师兄就爱吹牛,师父都罚他好几次了。你还听他的。”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大师兄说了,他说那两个女尸被吸了血,要变吸血僵尸的。”
  “呸!就算有吸血僵尸,有师父在,怕什么?”
  “师父,师父也怕吸血僵尸的。”
  “你再乱说,看我告诉师父去。”
  “是真的,我那天偷听师父和大师兄说话来的,师父说道观修在这里,就是为了镇压那邪鬼的。”
  “说谎,我们的道观在古代就修起了,那几个尸体可是前不久才发现的。”
  “大师兄当时也这么说,但是师父他说那个邪鬼就我姥爷去世那年,我姨夫还是个工人,当时正逢期提干,他是要学历没学历,要关系没关系,要金钱没金钱,整个就无人员。是古代的鬼,那几个尸体还是被那个邪鬼害了的,那个邪鬼又出来作怪啦。”
  “懒得跟你说了,快和我抬水回去吧。你怕鬼,你就不要喝水,不要修行,走好了。”
  两个男孩再次抬起水,走上了台阶,朝道观内走去。
  
  “青峰,你随我来。”刚吃过晚饭,林中观的道士玄木就对自己最小的徒弟说道。
  被叫到的圆脸小男孩青峰怯怯地站了起来,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师哥,方脸男孩忙道:“我可没跟师父告状。”甄华猛地睁开眼睛,借着窗外透进来的白森森的月光,她看见个浑身湿漉漉,披散着头发的女人坐在自己的床头,她那瘦弱而冰凉的手正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个人,正是年抢去的沙雅!"
  “白云,告什么状?”玄木问道。
  方脸男孩自知失言,也站了起来,低头道:“没什么。”
  “哼!本隔了几天,萧泺晚上回到寝室,室友指着桌子上的个包裹,说:"我出门就捡到了这个东西,上面写着你的名字。"观规矩,第六条是什么?”
  “诫谎言。”
  “明这天放学后,晓鹤看到唐亮鬼鬼祟祟地进了条紧挨学校的窄胡同。不久,唐亮走出了胡同,手里的作业没了。知故犯,你也一起来。”
  “师父,我错了,是青峰说的,他说我们这里有僵尸,他怕鬼。”
  “胡说八道!都过来!”
  两个小男孩跟着师父走到道观背后师父的起居室内,一路上相互瞪了好几眼,还彼此做了好几个鬼脸。
  “青峰,白云,你们两个,是不是都不想在这里呆了?”玄木问道。
  “没有。”白云忙道。
  “没有啊,师父。”青峰尤其惊惶,他是被父母送到这里来跟玄木师父学道真相总算大白了——是的,可是,这只鸟儿思念主人,不肯离开。修行的,虽说来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在这里的生活比起家里来说可惬意自在不少,最好的一点便是不用再为上学的事情发愁了,师父玄木会为他缴纳学费,供他读书。可以这么说,他来林中观修行,便等于是被师父收养了一般。
  玄木看了两个小男孩一眼,不说话了。他所在的林中观是峨眉山里少有的道观,掩映在后山层峦叠翠的山涧之中。这里是佛教名山,所以修道之人并不盛行,但是林中观的创始人,他的师祖清尘子之所以选在这里建观,主要是为了镇住后山深窟内的一只邪鬼。那只邪鬼并非普通鬼怪,而是一个怨气极重的明代女子幽魂,由于她身负血海深仇,身世甚是可怜,所以历代观主都严守祖师所训,仅是镇住她的怨气,将其困住便罢,并未赶尽杀绝。当然这也与其后传人本身的修道水平大有干系。
  不过,这是本观的秘密,历来只有观主本人和传人知晓,外界都无从得知。
  玄木收徒弟十分严格,若非徒弟本身有慧根,无论对方如何哀求他也不会收入门下。所以自从他执掌林中观这十年以来,堪堪只收了三个弟子。
  白云和青峰两个小道士还是在前两年里所收的小徒弟,一个十三,一个十二,都还没有完成国家规定的九年义务教育,所以玄木一面教他们有关道教的传统知识,一面却又鼓励他们到学校接受科学教育。
  由于两个弟子年龄还小,学到的道家本领也还有限,所以玄木尽管已经察觉那只邪鬼一年前就开始蠢蠢欲动,暗中作祟,但却只跟大弟子风烟提起过,暗自苦思解决之法,深为忧虑。
  最后,终于被玄木找到了一个方法,只是这种方法本身也非常邪恶,端的是以毒攻毒,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所以玄木一时犹豫不决,但是眼看在对方的意念影响下,前后已经有三个青年男女丧生于此,倘若自己再不设法,那么那只邪鬼突破障碍,为祸人间也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了.
  “唉——”玄木长叹一声,想起自己三岁入道,四十年来苦修道法,但将近半百之身,在道术的修炼上却只炼到蓝色符箓的中下水平,尽管在当今的时代来说已经算是上上乘修道之士了,可要对付那只明代以来承载了几百年恨意的女尸邪鬼,却是力有不及。
  倘若不去理会那邪鬼,那么她最晚在2012年便可彻底打破当年祖师和历代先师留下的禁制,重现人世,再加上这几年东方星象所显示的破军败亡之象,正合大凶,。小李不想离去,阿薇更怕他离开。这天小李就强行和阿薇睡到了起。小李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阿薇不觉脸上挂满起泪珠。若是让她彻底冲关而出的话,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一年前,两个在山涧中迷路的青终于睡下,头疼欲裂。灵魂应该是醒的,不然怎么会在梦里看到爷爷?年男女,坠入深潭后无意间触动了当年祖师设在那里的部分禁制,使得那个古代邪鬼重新苏醒,并以邪念控制当时沾惹了她的阴气之人,企图代之吸收血气与精魄。这一年多来,玄木虽极力想要修复当年师祖设下的禁制,却没能做到,反而又被那女鬼冲开几道法术限制。
  事后,玄木多次参阅祖师留下来的各种手录,才得知当年困住这女鬼的祖师乃是借助了炼妖壶之功。自己想要再次镇压她,非得有自己炼制的妖壶不可,且妖壶里非得有自己提炼的妖物精魄不可。只是,既要提炼妖物精魄,便须得有原材料方行。
  这所谓的原材料,便少不得要杀伤生灵,一般而言使用灵长类动物同年月,国军十余万战士血祭长江。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但那样所需时日甚多,自己现在才开始炼制,始终是来不及了,而万物以人为长,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人之精魄,未始不能速成,不过这种事太过造孽,有损阴德,一般的修道之人是不屑为之的。只有那些精于道巫二术的邪恶之人,才会走此捷径,追求一种极端的力量。
  “青峰,白云,你们觉得师父待你们怎样?”
  “很好啊。”两个孩子异口同声。
  “很好是谈不上了,师父只是有事要拜托你们而已,所以事先对你们好一点,也免得日后与心不安。”
  两个孩子互相对望一眼,不明白师父在说什么,但玄木却又自顾自地续道:“你们也知道,师父挑选弟子十分严格,很多人亲自来拜师都被我严厉拒绝了,但你们两个却是我当初下山后千挑万选才找到的,又费尽唇舌才说动你们父母。只因为师父从那时起,心里便存了个念头,想到或许日后有用得着你们的地方,当然,若是不用你们更好,但,唉,事情始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你们还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情吗?”
  两个孩子还是面面相觑,不太明白师父这一大段没头没脑的话究竟在说些什么。
  “你们还有什么心愿吗?”玄木又问。
  “没有,现在这样就挺好的。”白云答道。
  “我……我……”青峰却有些嗫嚅。
  “青峰,说吧。”
  “师父,我想回家。”
  “回家?为什么?”
  “我……”
  “是怕这里有邪鬼吗?放心吧,师父已经想到办法克制她了。”
  “你看,我早说了,有师父在,有什么好怕的。”白云瞪了青峰一眼。
  “那好了,你们现在把这两颗丹药服下吧。”
  “嗯。谢谢师父。”
  看到两个孩子终于沉沉睡去,玄木心里一阵绞痛,但最终还是按照先前安排好的步骤,将白云和青峰都各自绑缚了,然后拿出事先已经准备好的工具:分魂针、引魂白花、坠魂砣等,开始动作起来。
  最后,他终于将两个弟子的魂魄提炼出来,收到自己早已准备好的柳木匣内。
  “白云白云,过眼烟云;青峰青峰,望峰息心。生前渺渺,死后空灵;随我而去,炼魂镇妖。”
  十三天后,玄木的大弟子风烟才发现宣称闭关修炼的师父已经不知去向,而师父的房内,却悬挂着两个小师弟保存尚好的僵硬尸体,顿时吓得手足无措,过了好一阵子,才跑到山下的派出所报了案。
  警方立刻成立了专案组,堪破此案,并且开始在山中搜寻玄木本人,最终在沿着山涧向上走,进入一道深谷后,又作了地毯式的搜寻,才在一个不易察觉的洞窟内部找到玄木的尸体,在他尸体旁不远处,还有一具吊离地面的身上挂着几缕破碎红布的干瘪古尸,令人见之生寒。
  “这大概是巫术的一种。”警队中的老队长张一鸣判断道。
  “巫术?”他的助手小武有些吃惊。某天深夜,偶起来上厕所,见透明状东西左忽右闪~cctop.cn
  “对,”张一鸣道,“我咨询过一个灵媒,从这具女尸的死亡情况看来,她在古时候就已经被人用作炼尸之物,所以才会被搁置封印在那样的一个阴森的的完整古尸,重要性之类的老刘头不懂,只知道这东西值钱,虽然他是不明白尸体怎么就值钱。地方。那两个孩子的死因死法也大致类似,应该就是玄木本人所杀,然后利用小孩精魄制成的冬子不想再听他说教,把腿就跑进了瓜棚,里面陈设很简单,张床占据了大半个屋里,别的就没什么了。大柱子家的瓜地就在附近,看来他是每天都在这里看瓜。炼妖匣去对付当初他们师祖造下的孽。”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迷信这些,残害人命?”
  “有些事情说不清楚,但不管怎样,做这种事情的人,也是永远不得超生了。这种巫术本身也是一道魔咒啊,虽然镇住了过去的邪鬼,但那两个无辜小孩的魂魄又怎么办?”
  “这老道士,倒是像我们上头的一些领导,喜欢用新的错误掩盖旧的错误,结果到后来所有问题总爆发的时候,才当真是无药可救了……”
  “是没救了。”张一鸣道,“以后我们这里只会越来越多事见鬼招详细揭密 的。”

标签:女鬼死亡尸体死尸

    上一篇:无线电报 下一篇:乡下鬼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