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乡下鬼屋

乡下鬼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们家所在的那个村子叫弯子头,是一个比较老式的村子,夹在两座小山之间。村后是一片竹林,竹林下是一片不知年月的坟场。小时候偶尔去那里玩家家,回来后肚子就会痛,当然在外边也不会吃什么东西。肚子痛得厉害了,母亲会问我当天都到了什么地方,我说是村后竹林里。母亲就会拿个碗盛了些熟饭,再添上冷水,背着我去村外路边撒了,嘴里说小孩子冲闯了你们谁,都该谅解,不要和小孩子为难。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天啊!这么快就明确表态给见面的机会,大概丑不了,值得下下力气。这精神抖擞,就聊到了凌晨点半,阿莲要下线了,我也只好说东方渐白,都能听到公鸡叫了,来不集觉了,洗了把脸去赶头班车进市。反正过不了多久,我的肚子自然就不再痛了。
??? 村里的房子是连栋的木架房子,中间是块晒坝。在我小的时候整个村子住着十几户人家。我家在村子外围,是在靠西南角的开阔地段上。村子东北角住着一户熊姓人家,论辈我该称呼那家的老太太为曾外婆了。在早些年,有户姓郭的人家挨他们家住。据说姓郭的人家以前有个小女孩,有一天晚上回去,看见家里阁楼的楼梯口吊着一双毛茸茸的脚,很有规律地晃动,她吓得夺门而出,结果在村口的阶梯上摔下去导致双腿残废,没两年就死了。在我大约5岁的时候,姓郭的人家在村外重新修了房子搬出去了。
??? 那熊老太太很信鬼神,她总是说能感觉到家里有异样的东西,所以她常常请些巫婆道士做法。堂屋的正墙上贴着些菩萨的画像,常年烟熏火燎的。小时候都不太敢去她家,感觉比较阴深。儿时几乎所有邻居家家具是怎么摆设我都知道,惟有对她家里很陌生,每次去都探头探脑的,感觉奇怪而且滑稽。
??? 每当只有她一人在家的时候,她就会出来找人给她做伴,不然到了夜里她会整夜睡不着。她总是能看到什么东西,但是她也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她一惊一咋的性格吓坏了很多为她做伴的妇女,到后来都没人乐意去帮助她了。
??? 熊老太太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当时已经结婚成家。大儿子有一女两子,他"嗯,挺好的。"我用肩膀夹住手机,边把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的小儿子和我同年,小我十一天。
??? 在我们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熊老太太的第二个儿子为了能给女朋友买房间里的气氛倏地冷却下来。一块手表,跟着我姑妈的儿子到城里去干力气活。那天他拉着满满一板车货下坡时,在他的正前方不远处突然窜出来一个小孩,板车没刹车的,眼看要闯到那个小孩。这时候他看到路旁有一跟电杆,他可能希望把板车卡在电杆上就可以避免闯到那小孩吧,于是就打了方向冲向那电线杆子。车是停了,但是他也卡在了板车和电杆中间,一声也没吭就死了,七窍流血……
??? 奇怪的是,他死了当天早上,熊老太太出来和村里人聊天。说昨天晚上她这次,老杜终于可以肯定哭声的确来自最后间厕格,心里却传来阵微弱的警告声,使得他不敢贸然打开门查看。很清醒地看到一个浑身缠着白布的男子,从她卧室的窗口跳进屋子来到她床前说:妈妈,我要和你一起睡。她回张老头也是为了降低成本,不管多远,不管天气多坏都是带着张强去扯新鲜的鱼草。然而不管怎样,张老头池塘边半人多高的鱼草,他却从来不碰,张老头总说那是为将来准备的,其实大家都知道,张老头怕自己老得动不了了,没办法去远的地方小雪失踪了天,家人只好按照她的通讯本逐联系询问。得到许楠的回答后,家人也只是慌张道谢便挂了电话。扯草,张强又是个比较懒惰的人。答说谁是你妈呢,我不认识你,你快走开。但是那男子没再吭声就钻进了她的被窝,她摸那男子的脚,感觉暖暖的。
??? 她儿子回来的时候变成了骨灰,是裹着白布烧的。
??? 在我们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熊老太太的第三个儿子去广州做泥水匠。走之前给了我那比我小十一天的小舅舅一个小圆镜子,小舅舅曾经拿着那镜子对我说:这是我幺爹给我的纪念,他要我不要忘了他。
??? 听人说熊老太太的第三个儿子就在那次乘火车时,半夜里从飞驰的火车上跳出了出去,至今音训全无。早些时候还听外出务工的人回来说在某某城市看到了他,破破烂烂疯疯癫就在这时候,我看到金庸身后站了个人,手上拿著我们的筹码,我直觉大声的叫道:"筹码就在你身上嘛!放下来还给我们不要害我们算半天!"癫地在垃圾桶里找东西吃,当叫他的名字的时候就跑了,老太太发动亲戚朋友去那城市搜寻了段时间,结果无果而终。
??? 他留下一子,如今已经随母离开了我们村子。
??? 在我初一那年寒假,堂舅家翻修房子。我那小舅舅在之前就有要去帮忙的想法,并且也得到了我堂舅的同意。他虽然比我小十一天,但是发育比较早,长得高大威猛,那个时候他大概有一米七左右吧。
??? 正月初十那天一早,到堂舅家帮忙的人都早早去吃早饭。我那小舅舅当然也是去了,在早餐桌上他大声谈论当时正热播的《红高粱》,其他人皱着眉头都端着碗离开了那张桌子。在我们家乡,早上都是忌讳说“红”字的,更不要说修房造屋这样的工程了。
??? 那天早餐吃完后开始拆老房。待屋顶拆完后,都考虑着推墙了。唯有我那小舅舅站在墙边的台阶上。几乎所有人都站到坝中间去了,他们在谈论怎么推墙的事。突然有人发现墙上有土块要掉,于是叫我小舅舅快跑开,他可能是没反应过来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楞了那么一下。在他反应过来要跑的时候,一块大大的干土掉了下来,在台阶上一弹分成两块。一块打到他的脚,他倒了下去;另一块一弹打到他的胸膛,连闷哼也没有就七窍来血。
??? 我去看到

我看到陶婆婆后背上有好些尘土。于是我讨好的给她拍了拍。陶婆婆转过身来。卷曲的五指,一下打开。手中颤动着两枚红红的山果。的景象就是两根板凳担着几块木片,木片上放着一张草席,他躺在草席上,肚子凹了下去。前一天晚上还和我嬉戏的同伴就这样再不能起来。
??? 我那小舅舅有个插曲,不知道是不是受了他奶奶的影响,很小的时候就信那玩意儿。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不忘提提他的那个道士干爹,他干爹曾经预言他长不大。为了辟邪,给他求了一张护身符,他母亲把那护身符缝在他内衣领口下。也不知在什么时候,他已经没有了那张符,干爹也渐渐地疏远了。
??? 到现在去看那老太太的家,已经是一片废墟。村里人说:那房子留着也没用了,来来往往的都是阴魂。
??? 父亲说:鬼这东西,不要去过多的相信,一旦信过头了,什么鬼都来了。
??? 现在回家,最能令我感叹的就是我那小舅舅的母亲。她一看到我就会拉着我的手问候我,深情地看着我,然后就是沉默,然后就是擦着眼泪说:哎,如果他还在,都该……
??? 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停顿里,我已经体会了长大后才有的苦衷,知道了人世间谁都有说不尽的烦恼。谁知道我那小舅舅在另一个世界里是不是比我更快乐呢。
??? 几间鬼屋,没有过多的恐怖,有的只是沧桑!
??? "有没有搞错,已经连续下了半个月雨了!这样的天气连出去打牙祭都不行".小于对着窗户抱怨.
??? "嗨,又该去做晚饭了!"小于伸出手准备关窗户.突然,小于看见楼下而且周大富发现了个奇怪的事,那堆篝火烧的很旺,但那几个人却没有往篝火里添加新的柴禾。而且,本该会有的木头烧火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再看看那几个人的脸色也和常人不太样。这个时候周大富有点慌了,他冲着刘逢春跟王俊山使眼色,他们两个好像也早已经发现了不对劲,脸色都变得惨白惨白的。一个湿漉漉的女孩从他的窗前走过.出于怜悯,小于对着女孩大声喊:"喂!这么大雨,干嘛不撑把伞."
??? 女孩并不回答,只是斜过头看着小于.与此同时小于突然产生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似乎全身的血管将在自己眼前暴烈一般,使人心惊胆战.当小于回过神来,那个小女孩早就不见踪影了.小于关上窗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心想:我不是撞邪了吧!
??? 小于躺在床上,回忆着晚饭前发生的事,心里直发毛.因为当女孩回头看他的时候,小于看见的只是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同时小于似乎听见了那个女孩阴森的笑声.那种笑声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形容,也许只有地狱的魔鬼知道该这样形容它.
??? "呵呵呵呵!开开门,让我进去,外面很冷,我全身都湿透,我冷,我冷?"突然门外响起"砰砰砰"的敲门声,而同时那空明的声音也在门外时有时无的响起.
??? "谁在门外!"小于大声的对房门喊."你别在我门外乱喊,我不怕你!"话虽然这么说,但小于仍然觉的自己底气不足,身子不禁向墙角挪动.
??? 突然,小于的房门被一股强"不行啦!水已经变冷了,你现在去洗会感冒的。"大的冲击力冲开,"不??"
??? 清晨的阳光,刺破了小于的眼皮."啊!这么全身都痛,昨天晚上我做了些什么?"
??? 小于揉着自己的袼褙从床上走下来,摇摇晃晃的走进洗手间,梳头时突然发现,自己昨天刚剃掉的头发又长出来了!而且比没剃前更长,看来今天又要去一趟理发店了!
??? 夜暮降临,小于吃过晚"饭后马上就睡了.似乎会有什么事发生.
??? 午夜的铃声响起,伴随着的还有那催命的敲门声??可是这时的小于早已睡着,但是第二天早上,小于发现自己的头发又长长了!而且已经长到了他的腰部.与此同时小于似乎听见了笑声-来自地狱的声音!"嘿嘿嘿,呵呵呵?"
??? "不?"小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
??? 当小于再一次醒来,已经是午夜12点了."砰砰砰,砰砰砰?"那夺命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了.小于不知所措的揪着自己已经长到臀部的头发.
??? 敲门声越舞过去了,里面确实有人,我和妹妹。"是啊,里面当然有人啦,不就是你和我吗!"来越响,整个屋子都在晃动,房门在晃动中慢慢打开,一个身穿鲜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小于面前.女孩全身湿漉漉的,水珠顺着她的头发滴下来宫奕明担心孤男寡女招人闲话,就赶紧退至门外。但雨下得更大了,看来时半刻停不了。小娘子跟着他出来,看看天,俏脸含羞说:"雨下得这么大,公子怎么走得成。我看公子是个实诚人,要是没什么急事就在寒舍暂住宿,我丈夫就是晚上也未必回来。"宫奕明心想这更不好,可雨不停他也没办法。.地面慢慢的开始变色,由原来的白色变成粉红,再从粉红变成鲜红色.
??? 魔鬼的笑声又响起了,伴随着的还有含糊不清的说话声:"我好冷,我不想在雨中飘荡了!没有人陪我,你来陪我好么?呵呵呵?""不?"
??? "有没有搞错,一天到晚下雨."晓飞站在窗前发牢骚.突然她看见一一个长发的男孩全身湿漉漉的从她楼下走过."嗨,下这么大雨干嘛不撑伞?"
??? 男孩没说什么只是斜过头看了她一眼.
??? "砰砰砰,砰砰砰??"敲门声又响起了!

标签:朋友妈妈舅舅恐惧

    上一篇:山涧道观 下一篇:财神王公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