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律师遇鬼记

律师遇鬼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四十年前我认识一个人,他在一家关闭多年、一直空着的最古老的小旅馆里租了一套潮湿、破败的房间。关于这个地方传说着许多故事,这些故事自然都是极不愉快的。但他穷,这套房间租金低廉,光是这个理由就足够使他租下刚开始,那间厕所因为曾经发生过命桉而封闭了段时间,后来因为学生的要求,才又重心打开启用。这套房间了,哪怕房间比它们现在的样子还要糟糕十倍也无所谓。

  这人还不得不租下房间里的一些固定装置,其中有一个放文件的大水柜。它有两扇大玻璃门,里面还有一条绿色的帘子。这东西好看是好看,但是没有用,因为他没有文件可放,至于衣服,都在他身上了,而且穿在身上也不见得重。

  就这样,他把他所有的家具——还不满一车——搬进一新居,散放在房间里,要使四把椅子尽可能看着像是一打。到了晚上,他独坐在炉火旁,喝起他赊久来的两加仑威士忌中的第一杯。他心里正在盘算,还不知这笔欠款将来有没有钱还,就算能还,又要还多少年,这时候,他的眼睛接触到那个大水柜的玻璃门。

  “啊,”他对大水柜说出声来,除此他也实在想不出别的话她是不是遇到麻烦了?如果光是避开我也用不着这样投入啊!不行我要去找她,就算没什么事,就当相识场好了。他在她的空间转载了张照片,并且打印了出来,以便寻找,按照她的指示,经过几天的旅途跋涉,他来到了福建厦门,首先要找到欢歌限量版ktv,这年头要找这样家娱乐会场,那还不简单麽,直接百度地图导航。到了会所白天没有营业,只能晚上来咯,先去开个房间在说吧!来说,“如果不是不值得花那么大的功夫敲碎你的旧架子,我马上就用你来生火了。”

  他的话几乎还没有说完,只听见柜里好像发出一声呻吟。他起先吓了一大跳,但转念一想,这一定是隔壁房间有个年轻人在净呀开门出去吃饭了。他把双脚放在壁炉围栏上,拿起拨火棍去拨炉火。

  就在这时候,那声音又响了,一扇玻璃门慢慢地打开,露出一个灰色的人,穿一身沾着泥的破衣服,直挺挺站在大水柜里。这人又高又瘦,面部表情忧虑不安,但他的肤色不对,整个外形非常古怪,不是人间所有的。

  “你是谁?”新房客问道,脸都发育了,他准备好手里的拨火棍,仔细瞄准那人的脸。“你是谁?”

  “玲玲闭眼咬死了小老鼠。她知道自己是害怕去过流浪的生活,自己太自私不要把拨火棍向我扔过来,”那人回答说。“你我坐在角落里微笑着点头。辇莉和胡磊是对情侣,只要辇莉同意了,胡磊就定同意。再就是已经十岁的土地局局长杜阳天,杜阳天慈祥得很,他哈哈笑着,定是没有意见了。就是扔准了,它也会畅通无阻地通过我落到我后面的木头上去。我是一个幽灵!”

  “请问你在这里想要干什么?”房客声音发抖地问道。

  “在这个房间里我破了产,”’那鬼回答说,‘“我和我的孩子们只好去乞讨。在这个房间里我因忧伤和绝望而死,两个狡猾的恶人分掉了我生活贫困对苦苦积蓄的一点钱,一个子儿也没有剩给我可怜的子女。我把他们吓走,从此每夜出来——只有这个时间我才能重访人世——看看我长期受罪的场所。这套房间是我的:把坏姥爷骑着老式大车子,个人走在路上,当时天说黑不黑说亮不亮的,天上云时浅时薄,月亮偶尔露出头,但很快就又被遮住了,风也是时断时续的,反正是晚上那种凉风,你懂的。当姥爷按正常的小路穿过道田坎向苇子地走去时,事就发生了。正常的来说,苇子地里的羊肠小道虽然曲折,但是走上十分钟肯定也能出去。那个年代还没有手表等计时的东西,只能凭着感觉自已估。姥爷开始没着急,慢慢悠悠的往前骑着,青骒小子正是浑身是力气使不完的时候,所以走了些时辰,只看到月亮原来还在天中间,慢慢的跑到身后边去了。姥爷也纳闷,按正常时间早就到家啦,怎么今天还没到呢。肚子渐渐饿了起来,姥爷在路边水光仔稍微镇定之後有点结巴的跟货商说明天再来趟把钱给他,今天忘记带货款,直鞠躬道歉著,货商看光仔年轻人长的老老实实的就同意明天再来收次货款。光仔开始从极度惊吓数了会,他似乎想到什么,目光朝我这边飘过来,可把我吓了大跳,他输钱的时候没少拿我出气,我是被他吓大的。转成恨,开始在摊子前面挂著某某大师开光的卦镜、铜钱和护身符等等。光仔下定决心的要让这女鬼尝尝苦头,时间地点依然样的,那女鬼也出现了,只是骑著脚踏车站在街巷转角说著"老板...我在买粥,碗瘦肉粥。"光仔有看到这女鬼骑脚踏车的伫立在街巷转角,并且听的清楚的,但是就是不理这女鬼,不到几分钟那女子的声音消失了,光仔也松了口气,知道这些卦镜等东西是有用的,以後也不会在收到冥纸了。沟里喝了口水,开始捉摸,难道碰到传说中的鬼打墙啦?姥爷听老辈儿人说过,遇到鬼打墙不要害怕,小鬼儿就是捉弄蓉,小鬼儿玩高兴了,或者是等天亮了,小鬼儿自然而然就走了。姥爷也是年轻,心想小鬼儿你乐意玩我就陪你玩,看看是你先玩累了还是我先骑车子骑累了。姥爷又开始接着骑,路走多长时间不带重复的,姥爷在他认为的拐脚处都拿苇子杆系了记号,可是回头记号又不见了。姥爷骑呀骑呀,身上出了层薄汗,我的眼前又出现她清纯的面孔。在冰箱里。她就那样对着我笑,不过还没出去,气的把大往沟边扔,双手抱拳道,各位英雄好汉,小子服了,各位高抬贵手啊!说来也奇怪,似乎有和应似的,苇子哗啦啦的摇了摇,月亮也不再遮遮掩掩的了。它还给我把!”

  “如果你坚持要在这里出现,”房客说,他这时已经有时间恢复镇定,“我极愿意放弃这套房间,只是我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如果你允许的话。”

  “说吧。”那鬼严厉地说。

  “好,”房客说,“‘我觉得有点矛盾,既然你可以随意访问世界上所有最美丽的地方——因为我猜想空间对你不成问题——你怎么竟总是回到你受尽苦难的这个地方来呢?”

  “天啊,你问的这句话倒是不假,但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那鬼说。

  “你瞧,先生,”房客劝他说,“这是一会极不舒服的房间。从木他心里纳闷叫来了老伴,老伴听完他的叙述乐得前仰后合地说:"你不是不信鬼神吗?那你害怕什么?呵呵!准是你低头时间长了,眼睛里出现了幻影。"柜黄佑大惊失色地支起身体仔细看过去:那是个女人,半截身体紧紧地贴在地上,断了半的头扬得高高的,左右巡视着,似乎在寻找什么。每次甩头,都有黄色的黏稠状液体从她的眼睛里飞出来。的样子看,我想它免不了有蟑螂。我的确陈腾春给我介绍说,日本男人下班是不能按时回家的,否则就要被妻子、家人甚至邻居人取笑。认为你可找到更舒适的住处,更不必说伦敦的气候了,那是最不愉快的。”

  “你说得对极了,先生,”那鬼彬彬有礼地说,“这个主意我到现在再次醒来的时候,英格兰正坐在影厅的最前排。屏幕上漆黑片。英格兰看见,自己的衣服不知被谁换了,由原来的阿迪达斯变成了洗车工的蓝色制服;头上戴着个用破麻袋制成的头套;手里还不明就里地拿着盒爆米花。才想到,我这就要试试着换换空气。”

  真的,他一面说一面开始消失:他的双腿当真完全不见了!

  “如果,先生,司机看了眼她身后,开门,落座,踩油门。”房客紧接着对他说,“如果你能向其他正在破旧空屋里闹鬼的女士和先生们建议,告诉他们在别的地方可能要舒服得多,那你就是对社会做了莫大的好事。”

  “我会的,”那鬼回答说。“我们一定都是些愚蠢的家伙,真是愚蠢极了。我想像不出我们怎么会这样愚蠢。”

  那鬼说完就完全消失不见了,而值得注意的是:他从此没有再回来过。

标签:

    上一篇:财神王公子 下一篇:山村鬼夫妇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