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夜半谁敲门

夜半谁敲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九月,夏家村的清晨很凉快,一层淡淡的薄雾轻绕在家家户户。天还没亮,村尾紧挨着有两家外姓人家的烟囱早早就冒着青烟,一家姓王,一家姓曾,两户人家像是比赛似的,每天都早早起床烧火做饭,常常鸡都没打鸣,他们两家烟囱就开工了。
姓曾的那家是个寡妇cctop.cn,曾嫂子带着她7、8岁的小子搬到夏家村有三、四年了,曾嫂子吃苦耐劳,从不与人是非,和村里的人和睦相处。刚搬来那会,邻居还是夏大爷在住,第二年夏大爷死了,他儿子就把房子卖给了外姓的王大栓两口子。
王家两口子才结婚没多久,两人在镇上贩卖水果,王大栓又是个老实人,不大爱说话,而王媳妇性格火辣,经常傍晚王大栓下工后,就能听到王媳妇高叫着要王大栓做这做那,有时候晚上还把王大栓关在门外不让进,好象恨不得要所有人都知道他家王大栓对她好,听她话。
有一天清早,曾嫂子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在井边打了水就去猪圈放猪,然后去作早饭,等作完早饭叫儿子起床吃饭后,她就去鸭棚拣鸭蛋,谁知道这天早上鸭棚里竟没有鸭蛋,曾嫂子就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也没见着,纳闷着,今儿这只老母鸭是怎么了?竟没下蛋。
接下来连着三天曾嫂子都没拣着鸭蛋,倒是一天中午的时候听到隔壁王家媳妇扯着嗓门跟他家王大栓说他家鸭子今天下了两个鸭蛋。曾嫂子想着该不会是自己家鸭子跑他家去下蛋了吧,要不要到隔壁去问一下呢?琢磨了半天,最终曾嫂子还是决定不去问了,想着自个也没什么证据就去问,问了倒显得自己小气了。
曾嫂子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拣着鸭蛋了,心里烦着七八个鸭蛋可以卖好几块钱,若以后再拣不着鸭蛋,儿子的学费可怎么凑啊。这天傍晚,曾嫂子准备还是去王大栓家问一下是不是自家的老母鸭跑他家去老爷子低着头慢慢说道:"钱我拿走了,我买硬毛袜子了。"妈还想问,可他挥手,也就不敢吱声了,第天也是如此,钱没了,妈去问,他又说去买硬毛袜子了,至于什么是硬毛袜子,买了之后又放在哪了,我们就不得而知了。下蛋了。
刚走到拐角处时就听到王家媳妇得意洋洋的在对王大栓说:“你瞧俺养的鸭子多听话,每天下两个鸭蛋,你瞅瞅村里还有谁家鸭子能这样?”
王大栓只“嘿嘿”的笑了两下,也没说话。
这王家媳妇又说:“你还别不信,昨天早上俺就拣了那大屁股鸭下的蛋,下午我还真守着俺养的那大屁股鸭下的第二个蛋呢。俺每天都很早就起来喂大屁股鸭吃。。。”
听到这,曾嫂子也不好意思进去了,只低着头转身回家了。回到屋里,曾嫂子越想越难过,儿子要读书,眼巴巴指望着鸭蛋能卖几个钱,可现在老母鸭子却没了蛋。流了一会泪,曾嫂子转念想到,你王家媳妇下午见着大屁股鸭子下蛋了,那早上那枚鸭蛋又没见着大屁股下,该不会是我家老母鸭下的吧。。。曾嫂子也没再去王家询问,倒是想起了个小时候听她奶奶讲的个传说“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她奶奶说以前她们村里若怀疑有谁家做了坏事,就会往这家人大门上抹上些畜生血,半夜就会有鬼去敲门找他算帐。
曾嫂子想到这,就马上拿了只碗去村头杀猪匠家要鸡血。等端着猪血回来的时候,天上星星都满天了。曾嫂子等隔壁王家关门熄灯后,就蹑手蹑脚的将猪血抹在王家大门上,然后赶紧跑回家,躲在门后等着瞧隔壁的动静。等了很久都没听到什么,曾嫂子挺失望的,就回房哄儿子睡觉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曾嫂子忽然听到隔壁王大栓的声音在问“谁呀!”,曾嫂子也没敢开灯,悄悄的开门在院子隔着柴堆望对面看,只看见"费斯廷格说,人们在心理上的矛盾和失调都会造成情绪上的不愉快和紧张,人们就会产生种内驱力,去世自己采取某种行动以减轻或消除这种不协调。"我幽幽地说,"这就成零杀人的动力。"王大栓披了见衣服,开了院子的灯,站在大大开了的门中央叉着腰问:“是谁啊,深更半夜的敲几次门,烦不烦啊!”隐约还听到里屋王家媳妇的声音:“。。。快进屋,俺怕。。。”
没多久王大栓进屋去了,关了灯。曾嫂子更相信自己的猜测,自言自语嘀咕:“恩,果然是她拣了老母鸭的蛋,现在晚上有鬼上门了。” 曾嫂子下定决心等天亮就上隔壁去问个明白,让王家媳妇把这几天拣的老母鸭下的蛋还给她。
第二天天还没亮,曾嫂子刚生火准备作早饭,夏村长就在曾家大门外喊着:“曾大嫂,刚才矿上来电话,说你弟弟在的矿井出事啦,你赶快收拾东西去看看他。”曾嫂子一听这话,眼泪都急出来了,忙"啊呀,叔,我看这头牛怕是遭了瘟了,你看,眼里直出黄水!"刘自发故意大惊小怪地叫了起来。问是咋回事。
夏村长说:“电话里那边也没说清楚,只知道是出事了,屋里你就放心,我叫你弟妹帮你照看着,你赶紧过矿井看看先。”说完夏村长拿了三十块钱给曾嫂子,叫她现在赶快收拾东西去赶最早去矿井的车。曾嫂子谢过村"吱嘎吱嘎"梨园中响起阵轿子的声响,杨眉知道,那是又名乐女被安禄山相中去侍寝了。她下意识地从雪花和树刘叔在这个图书馆做管理员已经很多年了,是以严肃著称的。据说,他已经在这里做管理员很久了,来来往往的学生没有不怕他的。隙之间看向凝碧池,阵寒风从那里席卷而来,轿子声响起的地方忽而传来阵骇人的尖叫,那些抬轿子的太监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散奔逃。长,把家里钥匙交给村长,回屋拍醒儿子,关了门牵着儿子就赶紧去车站,毕竟亲弟弟以前帮过自己不少忙。
那次矿难死了好几十人,曾嫂子的弟弟是仅活下来的几个,可惜腿被砸断了,曾嫂子在那边照顾了他大半个月,惦记着家里,也就匆匆忙忙带着儿子回家了。
曾嫂子坐的是晚上最后一班回"女孩?我家那有什么女孩?你看看,我,我老公,我公公婆婆,儿子,家口人好好坐这儿呢,那有什么不穿衣服女孩,还不穿衣服?"家的汽车,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再后来他也懒得管它了,爱跟哪跟哪。可是在某天,他醒来之后发现,那猫的尾巴竟然跟他的小腿长在起了!他把跳到喉咙口的心咽下去,仔细查看,没错,真的是连在块了。之后每过天,猫就会多长进他身体里点。小路才到家,一到家就看见院子里猪圈旁的那块菜地湿漉漉的,刚才浇过水;再看到猪圈那个缺口处也被修补过了,曾嫂子打心眼感谢村长。曾嫂子开门进屋子一看,屋子里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墙上的小篮子里装满了鸡蛋、鸭蛋;曾嫂子正说要带儿子提鸡蛋去村长家感谢时候,才发现天已经很晚了,儿子使劲揉着眼睛嚷嚷着要睡觉,于是只得隔日再过去。
曾嫂子哄儿子睡着没一会自个也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曾嫂子听到隔壁王家媳妇大着嗓门吵王大栓,听不清楚在吵什么内容,隔了一会就安静了。曾嫂子想着,这王家媳妇也太恶燥了,等明天谢了夏村长再找她算鸭蛋的帐。想着想着就又睡写了。
曾嫂子刚睡着,就听见有人敲门cctop.cn,问道:“这么晚上了是谁呀?”
门外是王大栓的声音:“曾嫂子,我是大栓,呵呵,我家媳妇把门锁了,我想从你家院子翻过去。”
曾嫂子一听是大栓的声音,也就开了门,让他进了"其实我去过那个更衣室——因为我昨晚也在学校。"alan头也不回。院子,看着他爬上院墙翻下去,笑着说:“你家媳妇可真辣。”大栓在墙那头笑着回答"别害怕,本王会很温柔的。":“呵呵,谢谢嫂子了,赶明儿再谢了。”
曾嫂子回到床上,听着隔壁隐约传来大栓求他媳妇开屋门的声音,笑了,想着自己男人若没死,自己肯定不会这样对男人的。。。
第二天天亮后,曾嫂子提了小篮子里所有鸡鸭蛋,就去了夏村长家,说了自己弟弟的情况后,夏村长一家安慰曾嫂子也别太难过,人活着就好,再说,还有政府靠着呢。
曾嫂子还给夏村长三十块钱连同送来的鸡鸭蛋,夏村长都没收,说等过段时间再还,这会孩子该准备学费的事了。
夏村长还告诉曾嫂子她家老母鸭在柴堆藏了十来个鸭蛋,她没在家到墓地里后,由于阿牛太劳累了,他不小心把脚上穿的只布鞋掉进墓坑里,就赶紧跳进里面,把布鞋拾出来穿上。这段时间小鸭子全孵出来了,为了养活这些小鸭子,夏村长把这些小鸭子全送到村里大鸭棚一天两块钱叫人帮养着,等曾嫂子回来了再领回去。
曾嫂子感动的眼泪叭啦的,在说了无数次感谢后,只得提着满满傻气得大骂,你xxxxxxxxxx有病啊,吓唬我!的篮子回去。
在出门的时候,夏村长忽然想起什么事,叫住曾嫂子:“你回家拿水把家大门洗一遍。”
曾嫂子赶忙答应着:“恩,好的,我回家就去洗,多洗几遍。”
夏村长见着曾嫂子这样笑了:“也没啥,主要是前段时间,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弄了些什么血在王大栓家门上,结果晚上引了些蝙蝠撞门,开始的时候也没人想到是蝙蝠,害得王家媳妇吓病了。后来我带了几个人去守着抓半夜敲门的鬼眼看着村子里的人都快饿死了,村长和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当着村里人面对着两颗老槐树诉说了很久,大意就是天灾所致,为淋活下去,不得不对老槐树下手了。,才发现原来是蝙蝠。昨天我媳妇本来说帮你把大门洗一下,免得你也遇上这样的事,接一忙,给忘了。呵呵。”
曾嫂子听到这,也不知道该不该想夏村长坦白,正忧郁着的时候,村长又说:“另外,你回家后也给王大栓两口子烧点纸钱,好歹也做了一场邻居啊。”
曾嫂子一愣,问道:“什么?”
夏小梅着急的都快哭出来了,"死神在那里等着你。村长说:“那王家媳妇被蝙蝠半夜敲门吓病了后,一直也不见好,有天王大栓带着他媳妇大早去镇上看病,回来的时候那辆汽车翻下山,两口子都死了。唉,这对外姓的两口子平时也挺好。。。”
听到着,曾嫂子浑身一软,手中的篮子落到地上,“啪”的一声,篮子里的蛋全碎了。

标签:奶奶弟弟

    上一篇:夜过乱坟地 下一篇:一则听来的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