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千年一魂

千年一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我是一名降妖师。
??? 我的运命似乎从出生那天起就已注定。听父亲说,我生来病痨。他跑遍了十里八乡,才在我出生后的一天夜里请来了当世最厉害的神算子。那瞎眼之人只将左手指搭在我的前额试了一下,便说:“公子的病属天病,能不治而愈,也能顷刻毙命。”父亲很慌恐,跪求长生之道。神算子说:“东山有一灵石。九九重阳之日,你攀上山顶,趁朝霞时取得,佩在他身上便可保住性命”。
??? 于是,在九九重阳那天夜里,我颈上便有了这块红玉。它不太,但很精致,圆形,中间有一针式小孔。看似很普通的一块玉,父亲却说它夜里可以发光。我从来没见到过它的光,也从未离身。
??? 神那个女人转过头来,长发遮住了她的脸,丝丝象手样向我伸来,将我牢牢缠住,越拉越紧,渐渐扣入我的肉里,仿佛要将我撕裂算子再来时,引我见了一人。那人身高八尺,体壮如牛。神算子让我跪拜,从此我成了降妖师的弟子,取名——无空。这名字很有些禅意,我的父亲并不想认同,但念在神算子曾救我性命的份上,还是点头同意。
??? 其实,做降妖师也没什么不好。我出生的这个地方,百相交生,经常有妖孽出现,祸害乡邻。降妖师一职如同救人于水火的郎中,很受欢迎。但做降妖师是要有悟性的,这种悟性有人与生俱来,有人后天修为。师父只所以收我,不是因为我先天的悟性,而是看中了我颈下的那枚.都是"上世纪城堡"惹的事红玉。他说:“有玉,终有一天,你会悟道!”
??? 等待是年少游觉得很不可思议:"邪气?——老人家,谢谢您的提醒,不过我这个人的命硬得很,小时侯就克死过自己的爸爸和妈妈,所以......不过还是谢谢您!"很熬人的,我夜夜在星光下企盼玉石显灵,企盼能见到父亲讲述过千万遍的绚美红光,那将是我作为一名降妖师的骄傲。
?,太飘渺了,定是自己看花了,也就睡了。是夜无话。?? 父亲为我定了亲,是对面山坳里陈员外家的二小姐。去年花灯节,我在街头灯影里见过她,着实美貌。乌黑的长发挽起在脑后,粉白的脸颊,嫩如花瓣的香唇,一双极明亮的眼睛如水一样晶莹。轻摆柳扬间,漫过三寸金莲的白色长裙,在走动时就多了些涟漪,如河中波光粼粼的水纹。我的心在那一刻融化。
??? 她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本是同僚。曾同朝为官,后因世事变换又一同归隐。如今结亲也是两家同庆的美事。
??? 师父常来,为我始终不能参透降妖之法伤心。他百遍地摩挲我的玉,不错眼珠的盯着我的天灵盖发呆。
???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如今妖孽横生,师父已老,只待你灵光一现啊!”
??? 我望着他斑白的发:“师父,徒儿如果终生不能了悟降妖之法,当如何?”
??? 他每次都会洒下几滴清泪:“你有灵玉护身,终有机会!”
??? 我便会在他离去的脚步中大笑:“师父,好好等吧——”
???可儿回头看,个带着棒球帽,脸上带着口罩的男人走了过来。 八月十五中秋节,是我成亲的日子。换过新衣,吃过喜酒,踏着圆月下的竹影,我一摇三晃地走进新房。红色迷漫了我的眼。红的墙红的床红的被红的她。我仿佛看到一缕红光闪过,定睛时却又没了踪影,心下惊异也没有多说。毕竟新婚,我的她如月下嫦娥,娇艳如花。走到她面前,挑开额前珠帘,她抬起头,眼中的柔情足以融化乾坤日月。我伸出手,想拥她入怀小伙子用颤动的声吼了起来:。红光又是一闪,她的手在红光里变得丑陋。
??? 我大惊:“妖!”
??? 她粲然一笑:“何为妖?”
??? 那光越来越强,我看到了它,我胸前的灵玉正放射出缕缕红光。红光中,她变成一只白狐,卧在床头。
??? 我的天眼突然打开了。我终于成了一名降妖师。
??? 我在她发呆的表情中扑向她,她在我惊异的目光中窜出屋去。
??? 师父赶到:“徒儿,你终开天眼,谢天谢地!”
??? 胸前的红光像灯一样引领我走到月下。顿时,月光与灵石合二为一。我在灵光中变得如玉般晶莹。
??? “千年一遇,玲珑剔透人!”师父大喜,跪天悲号,“自此,这山林妖孽听了他的话,我更放心了,我打量着这位其老师,他其实长的不错,可以说是学校中的帅哥了。将一扫而光!”
??? 众人在我面前一一退去,刚才白狐逃窜时的喧嚣瞬间沉寂。似乎有白发之人紧抱了我哭泣,也似乎有人在述说新娘是妖。只是我听不到,我变得毫无知总算把俩人劝好了,他就个挨个往前问,怎么撞上的,终于问到前面第辆车的时候,驾驶员说,你看,头亮萨特屁事没有。开着开着,他下子就停了,我就赶紧踩急刹,下车想去骂那哥们,可刚走两步,就听嘭嘭嘭通响,回头看,溜车都撞上来了。觉。只有那玉在不停地引领我向前,向前。
??? 她站在雪山之顶。还是那般美艳,逃跑时的慌乱似乎没了踪影。她变得梦一般沉静。她站在雪里,风吹起她的发,秀丽的眼里含着水样的东西。
??? “终于等来了你!”她说,“我候这一天已经千年!”
??? “你为妖,等我,只是一死!”我听到了自己的话,在这冰天雪地里冷得像风。这不应该是我的声音,却又发自我的胸腔。
??? “死了百回了,再死一次又何防!能等来你的一句话,已是我千年来唯一的愿望。”我看到她眼里的水爬满了脸颊,“曾为猪狗,曾为杨柳,曾为丑石,也曾为这山间的一缕轻风。千世百转之后,你我才同为人,同进一室,同拜天地!”她转过身去黄:栖霞山,行老,十亩地,我看到了她纤细的腰身,“想你早已不识得我了!”
??? “我自然识得你,不过一狐!莫胡言,收——”我取下胸前已大如拳头的玉石,飞身而起。一道红光晃过眼前。
??? “早知做人如此,不如做狐,我何苦等你千年?”她躲开红光。墨染的黑发在光影中飘飞。雪在她的身边旋开,像点点杨花。
??? “你今天定要收我?”回眸之间,她口中传出悲泣之声。
??? “是!”我再次举起红玉照向她。
??? 她呼地向我飞来,白色的衣裙像扯开的云罩住了我的眼,“都是这玉害了你,有玉便无你,无玉你方生!”
??? “招——”我听到身后师父青龙剑飞出的嗖嗖声。
??? “冤孽!你是我千年的等侯,是百世的痛!”她躲过青龙剑飘到我身边,一把抓过红玉,飞下悬崖。
??? “你是我的黑狐,曾说要等来生。为等你,我已死过九九八十一回!”我听到她凄厉的悲鸣响彻天宇。红光映射中,一团白色燃尽。
??? 刹时,我有了记忆。这山这雪曾是那样的他个人趴在桌上,呕吐物热气腾腾地堆在脚下,看得出来切都白吃了。这帮没良心的哥们,郑玄沛在心里感叹,都没人扛自己回去,被人劫财劫色部不知道了,摸了摸手机还在,看了时间,晚上点。熟悉。
??? 那天,我与她正在山间嬉戏,她的嘴角盈满了香气,她的白毛如雪片般美丽。一支利箭飞来,穿透我的左胸,红色顿时映满了我脚下的白。她悲苦地唔咽着,爬到我的身边,用尖利的牙齿拉扯我向山坳退去。又一支利箭飞来,中了她的后背,我看着她在雪中倒下。
??? “活着!”她说。
??? “等来生吧!”我在她狂奔的泪水中云散——
??? “这狐修行多年,没有红玉降不了她!”师父走向我,“徒儿,从此山间便安静了!”
??? 我转过头,认出了那把剑,那剑竟是"苏红,东邢说来惭愧,我经常迷路。街社路号,电话****。"千年之前放箭猎人的手中之物,它的青光曾印满我的眼。
??? “走开——”我暴烈地吼道。慌忙之中,师父抛下手中的青龙剑后退三步,“徒儿,为何?”
??? “我为狐,你为人,何来师徒?”我抓过青龙剑猛地刺进左胸。血溅如花中,我看到山涧飞起只只彩蝶,缓缓升起在我的面前。
??? “你终是我的黑狐!”我听到了她甜美的笑声。
??? 雪翩飞在我的眼前,我在她的笑声对方去拿背包了,安雅傻傻的呆在那儿,身边突然响起风铃声。她抬起头,看到天使就坐在自己对面。中化蝶。
??? “徒儿——”我似乎听到四野响起人的呼声。不重要了,我与她已经同生。

标签:哭泣

    上一篇:深夜追踪 下一篇:松树林上的川戏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