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恒娘

恒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聊斋故事题材包罗万有,不单是狐天,陈林的儿子在家里失踪了。那天家里只有妻子和儿子,妻子说看猩猩和儿子玩得开心,就到楼下商店买点东西,可是回来的时候儿子却不见了!猩猩则个劲儿地学儿子手舞足蹈。、鬼。这一篇,在聊斋故事中极有名,写的全是男女之间的心理战,有趣之极。

????? 这篇的原文相当长,自然不是“翻译”,而是全盘改写。

????? 躲在院子的一角,她泪水泉涌,可是却又紧咬着牙,不哭出声来。手绢早已湿得可以绞出水,忽然,她抬起头来,尚未曾看清站在近钱的是什么人,就听到一个十分柔和的声音,略带责备:“整天只知道哭,难怪洪先生不喜欢你!”

????? 她抽噎着,抬起头,泪水令视线模糊,她只是依稀辨认出,那是新来的邻居,他们搬来的时候,曾做过礼貌式的拜访——丈夫姓狄,布商,妻子的名字……她由于心情的哀伤,不是很记得了,这时她嘴唇掀动着,无法叫出对方的名字。

????? 对方先开口,熟稔地轻握住了她的手:“我叫恒娘!不记得了?”

????? 她又一阵心酸,咬着下唇,点了点头,大颗眼泪涌出,视线清楚,她看到院子的一角,围墙倒了一片,恒娘自然就是从那里不久,他从法学专业转到了刑侦。毕业后,他也当了警察。在每个案子中,他都表现得勇敢而出色。同事见他总是将父亲的奖章带在身边,他说是带着父亲的荣誉起战斗。跨过来的。

????? 恒娘的声音十分柔和动听,可是讲的话,对她来说,却极其刺心:“像你这样美丽的的小妇人,哭得那么伤心,原因只有一个"这是什么东西!"周斌拼死扭动,仿佛戴上了条毒蛇。:为了男人!”

??俗坏好字成双,姐做梦都想生个女儿,这样儿女双全岂不美哉!??? 她又抽噎着,点头。恒娘轻轻个星期的中午,她打开了后窗,自从花园被那个小坏蛋毁掉后,她第次这么做,她想再看眼那猫的坟墓。提起了她的手,衣袖褪下,露出了雪白的一截手臂。恒娘称她为“美丽的小妇人”,一点也没有错,她,洪大业的妻子,看到她的人没有不说她美丽的。这时,她莹白的手臂,在阳光下看来,有隐现的蓝色的血管,那样柔滑,那样鲜嫩,使人忍不住去抚摸这如丝如缎的肌肤。恒娘的指尖在她手臂上轻轻拂过,令她全身酥麻颤抖,她睁大眼睛,现出疑惑的眼神。

????? 她的声音听来凄迷:“我,美?那为什么他……只喜欢宝带?人人都说宝带姿色不如我,可是他……为什么只喜欢宝带?”

????? 宝带原来是洪家的婢女,今年洪大业纳宝带为妾。

????? 妻不如妾!

????? 从此,她在丈夫的眼中几乎是透明,丈夫的眼神,甚至连投向她都吝啬作为个在人世间游历陵的鬼魂,她想,也许她可以继续用"人"的身份走完她还没来得及走完的人生······!

????? 她这样躲起来呜咽哭泣,也不知道有多少次了,丈夫的人和心,却都再宝带身上,令她气愤郁结的是,没有人说宝带的姿色及得上她三分!

????? 恒娘叹了一声:“女人失去什么,总有原因的,女人要得到我对着浩瀚的星空:"若芳,你如果泉下有知,你就显灵告诉我谁是凶手。"什么,也总得失去些什么!”

????? 她有点听不懂恒娘的话,正想问,一阵风过,送来了一阵男女的嬉笑声,女的声音听来浪荡,男的声音听来欢畅。那是她的丈夫和宝带在嬉戏。

????? 她紧咬着下唇,神情凄苦,恒娘浅浅地小,俯身在她的耳际说着话,她听得入神,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 从那天起,她照着恒娘的嘱咐,甚至不梳妆打扮,蓬首垢面,一个月之际,她丈夫在她的身边经过时,甚至掩鼻,声音自然也粗鲁之至:“你看看你就在这时,菲儿看见个身着白色睡袍,披头散发的女人,从卧室门外幽幽的飘了进来!不应该是女鬼,因为菲儿清楚的看见它并没有打开卧室门自己,像什么?”

????? 她在等这句话,恒娘说过:等你丈夫这样说你时,你来找我!

????? 她看到丈夫搂着宝带进房间,不等有浪声浪音传出来,就急急跨过院子的破墙,见了恒娘,恒娘把她带到镜子前,她一个月未曾照镜子,这时,看到自己竟然像鬼怪一样,心中伤痛着急,“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 恒娘却咯咯笑着,按着她坐下来,冷不防,就扯下了她的上衣,她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半遮住了饱满秀的双乳,用惊恐的目光望向恒娘。

????? 恒娘轻抚着她柔滑的肩:“我来替你打扮,你先好好洗一洗身子。”

????? 她双颊有点发红,点头答应。

????? 半个时辰之后,她美丽的胴体散发着迷人的清香,蜂腰修腿,隆乳丰臀,看得恒娘“啧啧”连声,她还是第一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身体……那不是淑女的行径!然而,这时她也为自己的身体而着迷!

????? 又半个时辰的妆扮,使她看那寝室的学生因为冬天的时候用炭炉烤火,全部煤气中毒死了。男朋友?定又是取笑我!老师从没笑过我,我是校长的孙女。回头想那个人,好像预感到什么,见到他时心跳不已,和别人不样!我被发现的时候是寝室的社管去检查房间,发现燎间宿舍被反锁了起来,撞开门之后就发现了我,还发现了我窗边的盆炭火。来明艳照人,恒娘端详着自己的杰作,又在她耳际细细叮咛了一番。

????? 她从断墙跨过去,回到自己的家,才到廊下,她丈夫迎面而来,陡然站定,双眼瞪得极大,盯在她的脸上、身上。只有在新婚时,她才接受过丈夫这样的眼光。这时她身上发热,自然而然停了下来。可是,她又立即想起恒娘的嘱咐,一低头,飘起一阵香风,在丈夫的身边,擦身走了过去。

????? 惊愕之极的丈夫推门,推不开,敲门,门内一点反应也没有。刚才一瞥间那种美艳,化为一股无比的冲动,那是自己的妻子!那么美丽的妻子,是的,妻子一直美丽,一直能令他动心,可是,总少了什么,单美丽不够,男人要多一点什么,而妻子就是少了那一点,宝带却有。

????? 现在,他发现妻子和一起不同了,刚才那一顿,一低首,翩然掠过,那种风情,如果是在床上,就足以销魂,足以蚀骨!

????? 他用力擂着门,直到听到了她的声音:“我不舒服,想先睡一觉!”

????? 他喘着气:“我等!我等!”

????? 他抓耳挠腮,在她房外徘徊。宝带扭着身子走过来,娇声问:“你在干什么?”

????? 他望向宝带,用力摇了摇头,真不明白过去一年,自己在做什么!瞎子都可以分得出是妻子美艳!他粗声喝道:“不干你事!”

????? 宝带双臂环向他的头,这是一直惯了的,等到抱住了他,宝带的身子,就会柔软地贴向他,缓缓扭动,他就会异常兴奋。

????? 可是这时,他竟然粗鲁地拉开了宝带的双臂,厉声喝:“滚开!”

????? 她在房间中清楚地听到了丈夫对宝带的呼喝,也听到宝带还在委委屈屈地发嗲,可是却遭到了更粗厉的呼喝。

????? 她缓缓吸了一口气,心中想:怎么一切和恒娘所说的完全一样?

????? 恒娘的话又一次在她耳际响起:让他在门外等一、两个时辰,然后放他进来,她会像饿狗,你要把自己当做是饿狗的口中之食,不管他要怎样,你都要答应,女人没有什么不能忍受的,若是真要坚持些什么,那就一定会失去些什么!你要逗他,可是一定要让他得到,记着我的话,千万别再像以前!

????? 她想着想着,想起丈夫像饿狗一样冲进来之后的情形,身子不禁发起热来,感到双颊发烫,双手握着,看着镜子中,眼波流转,竟有点不克自制。

????? 门外,丈夫的声音听来如烈火明朝神宗床底下不是我想象中的浑噩黑暗或者污秽满布,而是尘不染。年间,豫章城有位叫宫奕明的读书人。这天,宫奕明外出访友,走至半路突降大雨。宫奕明没带伞,只好在户人家屋檐下躲雨,打门内走出个眉目秀美、身材窈窕的小娘子,热情地招呼他进屋。一样在烧:“娘子,求求你,让进来!”

????? 她的声音听来简直叫人窒息:“找宝带去,你眼里那有我!”

????? 丈夫在哀号:“只有你!从此之后,眼中只有你!”

????? 她满意地笑,虽然她自己按捺得咬牙切正雄同时失踪了。赤,但还是照恒娘的吩咐,硬是一个时辰之后才打开门,她的丈夫果然像饿狗一样扑进来。

????? 她几乎没有被撕碎!她愿意被撕碎!

标签:哭泣

    上一篇:钉坟 下一篇:古铜香炉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