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落神的诡事

落神的诡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在民间,人死后,都会有各种各样可心让阳间的人与亡者交流沟通的方式,俗称问米或请鬼。“问米”,起源于中国,是将亡故的亲友灵,与家人相互配合的法术。通过神婆把阴间的鬼魂带到阳间来,附身神婆,与阳间的人对话,因做此仪式时都放一碗米在旁,故人称之为问米。在台湾则有一种法事称之为观落阴。据说由有道行的法师施法可以带着人去往阴间与往生者见面对话。但成功率与法师的修为有关,且据说比较危险。而福建闽南潮汕一带,则有落神一说。其实过程与北方的问米大同小异。

在我家乡一带,一旦家中有人故去,就会在其过世后的第七十天,也称七旬,请一个神婆到家中来,请来往生者附身到神婆身上和亲人对话。相信大部分人都对这个很熟悉。所以,对于问米的真实性,是各有说法,有说法是神婆在一般都是周围村的人,有时听闻有人过世后就会开始四处搜集往生者家庭的资料,一旦请到了她后她就把这些资料稍加修饰并结合旁边听众的心理,所以能说得准。确实也有一些神婆小鬼正好肚子气没处撒,现在有个送上门来的,干脆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得了。他掏出张冥币递给彪形大汉。上身后说得话模棱两可,对于家中人一概用辈份称呼而不叫其名。让人感觉不太准。但也有人请过来的神婆是很远的地方请来的,而且请来上身后,连说话的语气都像极了往生者,对于家中人名字,辈份都能一一道出。这个,恐怕要说是假的就说不太过去。下面讲的两个故事,就是两起间接由落神问米而引出的。

时间大概在我小学六年级时的暑假,而发生事情的主人就住在我家的隔壁。故去的女事主当时大概三十五六岁左右,人很好,我小时候也经常会去她家玩。是个很和气的人。出事的那会,她是跟随着丈夫在D市做收废品破烂的生意。她们夫妻俩在D市做了几年也赚了好些钱。生有三个女儿,分别七岁,五岁,三岁,由于丈夫重男轻女的思想,夫妻俩时有摩擦,后来其夫索性跑到X市去开餐厅,据说还在那边包了一个二奶。自此夫妻俩就各自一方,而女事主仍然经营原来已经做得很不错的废品收购站。

事情的起因是当时在她那里帮忙的小叔子。不知名字,只是从小就有个外号叫猴子。这猴子平时为人就很孤僻,属于那种智力有点迟钝的人,加上不喜欢与人交往,在乡里时就跟同龄人很不合群,后来就跟着哥嫂到D市,在废品收购站帮忙。后来他哥嫂闹别扭后,因为女事主要"可是你还是坚持要下去,说什么宁死也要见识下这个天下第奇墓,也算不枉此生了。"李宝根附和道。带孩子又兼女人家身子弱。只是管着帐面和收支。废品站的体力活就全落在了猴子一人身上。那确实也是比较累的一份工作。

纯朴的年轻人,接触到了外面的大世界,心就开始不安份,猴子自打到D市后,加上刚好青春萌动的年龄,看到外面灯红柳绿,那心里多少也会泛点波澜,而废品站正离一个工业区不远,下班时很多打工妹下班后都会经过这里,猴子也不知怎的就跟一个叫阿梅的女孩认识了。猴子之前在村里一直被同龄人疏离,所以对这份突然的情感是异常的看重。只是阿梅却并不是那么认真。猴子每每等收工后,就急急的跑去工业区等阿梅下班,跟她一起去散步。然而这一天,当他下班后赶到阿梅工厂门口时,正好看见阿梅正跨上一个男子的一部摩托车,看见他来了,阿梅微微一笑:别人出门都有摩托。就你没有,我今晚要去市区玩,没空理你。说罢,扔下目瞪口呆的猴子扬长而去"姐姐,姐姐"伴随着喊声,只小手搭上了蕉兰的腰。。只是,阿梅并没想到,她的一席话,将引起一起惨剧。

被扔在原地的猴子,两眼通红,就是被激怒的公鸡,只是,脑子一根筋的他,却不是如常人想的去恼怒阿梅。他脑中不停的想着,他想起在嫂子这里一个月,拼死拼活做得浑身臭汗,嫂子却以替他存老婆本和怕他乱花,只是每个月随便给两三百块,连烟钱都不够。猴子此时脑里想的,只有对嫂子的怨恨,就是因为她,让他没有钱去买一部摩托车,所以阿梅才跟别人去玩。俗话说,人最怕的是钻牛角尖,一旦想错了方向死钻,后果不堪设想。猴子此时就是这样,他越想越火,越烧越旺。他撒腿往废品站跑回去。正巧嫂子准备好晚饭了,见猴子进来。连忙招呼他过来吃饭。猴子不答,径直走到嫂子面前,冷冷直接问女事主拿帮他存下的钱。他要去买一部摩托车。

女事主也觉得摸不着头脑,她也不明白从不出远门小叔子突然要买摩托车干嘛。刚好当天站里来了一大批货,钱都先结了出去。不过她还是好声好气的解释说暂时没钱,等过一个星期货出了后再给他。结果猴子当场掀了桌子。气乎乎的离开。此时猴子心里想着嫂子肯定是存心不给钱。他干那么久都白干了,连阿梅也是让她害得不跟自己出去。猴子越想越气,他认定嫂子绝对有钱,就是不肯给。这里,他一条计上心来。

这天夜里,猴子声称要到又是个电闪雷鸣的下雨夜,窗外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刘伟看了看名字喊出口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大忌,他转回头时,孤魂野鬼已转过了身,脸上的绿光更盛了。时间,指针已经指向了夜晚点。没错啊,自己竟然工作的忘记了休息,要不是外面雷声轰轰。外面去,转悠一圈后又偷偷溜回来。而女事主因为要哄小孩子早点睡,早早就跟着三个女儿躺在床上。这时猴子偷偷的用一条黑布把自己的脸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做好一切,他提得一把尖刀,一下就冲进了他嫂子的房间。他把刀对准女事主。要她把钱交出来。

看着那闪着寒光的尖刀,女事主知道是遇上入室抢劫了。但她万万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居然是她的小叔子。她颤抖着指着床对面的梳妆台的柜子。示意钱就在那个地方。猴子心里一高兴,放开她人就径直走过去开了柜子,也可能真的是当晚女事主手边没余钱。柜子里只有几大块散钱。猴子一看后,以为嫂子到了这地步仍一毛不拔,顿时怒不可遏。而女事主这会刚好趁着他放开的当儿,边往外跑边喊救命。这下可把猴子吓坏了。连忙上前揪住他嫂子并想用手捂住嘴。而女事主则不停的挣扎,两人扭作一团。撕打中,用来蒙住脸的布蹭掉了,这下女事主瞪大着眼睛,她简直不相信小叔子会持刀抢劫自己。这时猴子见瞒不住了,怕事不可收拾,一念想歪恶向胆边生。丧心命狂的连捅了自己嫂子七八刀。鲜血狂洒了一地,猴子身上也染红了一大片。女事主中刀时口中仍想呼救,而此时杀红了眼的猴子,居然把尖刀狠狠的照着女事主的嘴巴连插数十下,而这时,三个年幼的女儿被 这日,周李清来了,她面色苍白,肩上挎着只白色帆布包,进门,就反手将门的木栓闩上,失声说道:"哥哥的死——不,失踪,秘密恐怕就藏在这里!"她哆嗦着手从包里掏出叠稿纸,在地板上张张铺开。吵闹声惊醒了,看到自己的妈妈倒在了血泊中。都吓得大哭起来。而此时猴子刚好背对着她们,立马捂住自己的脸,逃离了现场。跑回自己房间,偷偷的把沾了血的衣服换下藏匿好后,又回到嫂子房间安抚三个小孩子和扶了一下嫂子的身体。这时,吵闹声也惊醒了隔壁的一些邻居。有人已经报了警,很快警方到场调查。由于没有钱财遗失,所以警方初步定为仇杀。当时有个细心的民警发现猴子的手上有几滴血迹,于是打算带回盘问,但是三个孩子平时和小叔很熟,都叫着要叔叔,说叔叔手上的手是刚才进来时扶妈妈沾上的。加上平时猴子人虽孤僻,但跟嫂子还算是关系不差的。于是这个线索就被忽略过去了。

很快消息就传回了猴子的老家。后来经过排查,警方和家里人都一致认为,很有可能是女事主我本想喊严明和李阳起去的,可谁知转眼两人都不见了影子,于是也乐得自在,我先去了趟卫生间。的丈夫或他娶的二奶买凶杀人。这个可能性最大。因为当时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夫妻俩闹过茅盾。很快女事主的丈夫阿东就被抓起来调查了。而猴子和三个孩子,则因为废品站被暂时查封了,回到老家。当时三个孩子看起来可是马太太也不需要,马太太说,她家的钟主要就是为了叫儿子起床的,现在已经不用摸摸自己酸疼的腰,凌风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熟睡中的凌风被阵电话的铃声吵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叶子那恼怒的声音,质问凌风为什么昨天摔门而去?为什么这两天不联系叶子?了,因为有苏会计在。真让人纠心。年幼的孩子还不知妈妈被人刺杀掉了是什么意思。想妈妈时就哭,由年老的爷爷带着。有时左邻右舍问妈妈哪里去了。天真的孩子答:妈妈被行刺掉了。听着的人无不眼泪不.晚上在外面吹口哨容易招惹孤魂野鬼。住的想往外流。心里不禁对买凶杀人的亡者丈夫更加愤慨。而另一边,阿东进监狱后,一直都否认自己有买凶杀人的行为,结果几天牢饭审问下来,浑身己是青一块紫一块。(这个是我们这边的特色,所以我一向对司法公正持怀疑态度。)最后是挨不住了屈打成招。而不知内情的村里人和阿东的家人,却纷纷拍手称好。大家好,我是新人,是蓝调小雨云、惊鸿介绍来的朋友。请问大家谁认识"子山"、"琉璃"、"胜舟"、"茗"这几个人?还有就是,《残星这部小说好看吗?本来以为事情就会就此落下帏幕,但离奇的因果,正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揭开事实的真相。

很快,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十天,也就是七旬的时候,照例亡者的家人请来了一个神婆,请亡者回来看看她的女儿并看看亡者有没有什么未完的话或心愿。这天,猴子和亡者的三个女儿也在场,(其实真的很佩服他的胆量。一个平时不苟言笑安静的人,杀了人后居然能淡定到这个地步。)很快。神婆请到了亡者上身了。

亡者从一上身后就一直抽抽泣泣。大体的意思就是说很不放心三个女儿,要家人好好照看。和自己太过相信人,自己死得很冤之类的话"那随便你吧!"老于拍拍小陆的肩膀说道,"我祝你好运!"。而对于自己被杀,亡者只是说了一句,一切都是钱引起的。而猴子全程听得面带微笑。这时,一个好长舌的亲人听得莫名其妙,就问了一句:到底你不是你丈夫杀了你呢,他自己都有钱娶二奶了,怎么还可能为钱要杀你。听到这句,神婆浑身一震,过了好半晌才说:要小心我最近的人。我就是被最近的人杀的。众人听后,心想估计亡者不想说得太透,最近的人按人情讲当然除了自己丈夫就没别人了。他们都理解成了最亲近的人。倒是小孩子心性纯白,亡者的小女儿一下子就应道:最近的人就是叔叔啊,爸爸在X那么远。怎么会近。

这话一出口,猴子霎时脸就白了。他心里顿时如有百爪挠心。局促不安,只是此时没有人注意到孩子的话和猴子脸上的变化。也真该是天网恢恢。这时,刚好从门外走进来几个民警。这一下猴子坐不住了,他以为事情暴露了,家里人在设计他了。当下就跳了起来抓着那个最小的孩子退到一边,恶狠狠的望着众人。这一"真是讨厌,告诉你们把垃圾收好,不要放在外面。现在引来这么多乌鸦,吵死了。"爸爸把我赶下窗台,用力关上窗户,并且大声呵斥正在屋内打扫的女佣小唯姐姐。下可把周围的人吓住了。他们也想不明白为什么猴子突然有这样的举动。猴子掐着孩子的脖子,与众人和民警对峙着:人我杀的怎样,你们居然这样设计我,再过来我把这孩子杀了。此话一出,周围人都齐声惊呼。怎么事情会如此峰顺路转。一时个个都仿佛接受不了似的,呆在了当场。其实,这些民警过来只是因为亡者丈夫的认罪,已经判了死刑准备过几天执行,而家人没人愿意去看他。所以才亲自己跑一趟把相关宣判文件送过来让其父代为签名和告知相关。哪知猴子却因为孩子的一句话破了心防。自己疑为事情己暴露,家人串通了警方准备对他进行抓捕。所以才有了之前一幕。这下真相终于大白,真正的凶手伏法,而亡者的丈夫阿东,也因此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又回来。后来放出来后,自己洗心革面,领着三个孩子去了X市,决定好好带大她们。

标签:老婆妈妈爸爸真实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