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寺鬼

寺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引子

  那是一个久远的年代。

  透过千年的历史迷雾,一片叫做神州的大陆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前,这片神奇的土地属于一个中国历史上最为强大、繁荣的帝国。“大唐王朝”。

  而现在的这个王朝的皇帝的是一个女人,一个似传奇而非传奇的历史人物,她拥有一个具有历史魅力的名字。武则天。

  史载。“则天十三、四岁时,已是博览群书,博闻强记,诗词歌赋也都奠定了一定基础,而且长于书法,字态卓荦不群”。

  她是唐大宗李世民的幼妾,唐高宗李治的皇后。她在协助高宗处理军国大事,佐持朝政三十年后,通过一系列政治谋略和手段实现了她梦寐以求的夙愿这具尸体只在停尸房放了天。第天早上,他的家人要把他送到火葬场去,可是却发生了奇怪的事情:老头果然笑起来。。亲登帝位,自号“圣神皇帝”,改国号为周,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这年,她已是67岁。

  但是统治帝国近50年的较长时期内,她放手选官,重用酷吏,奖励告密和谎言。

  一时间国中污吏横行。他们刑讯逼供,滥杀无辜,诬陷于人,使不少文臣武将蒙受不白之冤。

  官僚机构膨胀使官僚急剧增加,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激化,人人自危。加之多年的阴谋,恐怖的杀戮,广泛的株连,还有四处征讨的所带来的尸横遍野。一时间鬼魅横行,妖魔丛生。

  恐怖、怨气,正如神都洛阳上空经年不散的阴云一样,开始在全国蔓延。大旱、 自从有燎块玉,我的朋友就整天的玉不离身,只要有空就拿出来细心的擦拭揉搓。渐渐的那块本来是象牙白色的玉,逐渐变成纯白色,而那块血沁也越发的变得鲜艳了,从远处看就好是有鲜血刚刚滴上的样。冰雹、天火、严寒,还有终年不变的阴霾。

  一

  河东道。

  七月初九。

  傍晚。

  连绵百里的雾山,就像一架灰色的屏风把千里通途强行截断。雾山不是原名,几十年前的一夜疾风骤雨之后,这原本清秀的湖山周围的就被笼罩了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挥之不去,山道更加艰难。行人、山夫每每过山总是心有余悸。

  云生寺是一座古寺,始建于晋。僧人在深山中结庐修行,创禅宗支派云台宗。香火一直连绵不绝百载。隋炀帝初年,香火胜极一时,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香客只有进去的,却没有出来的,官府查了也没有什么结果。到后来寺中和尚竟死了大半,传说寺中一个和尚变成了魔,吃人。陡然这座古寺就败落了。

  没死的和尚就逃了出来,但绝口不提寺中的任何事。外人也只好开始猜测着。古灵精怪、鬼魅仙狐这些话题在山民与外人的口中永远围绕着这座清净世界展开。赶脚的、挑山的、游玩的。虽然这地方是条捷径,路又平坦,景致又好,人们宁愿多辛苦些,也不愿意从这阴森森的寺前过。所以这做古寺也就荒废了近百年。

  再后来,云台宗的传人弟子们就四处化缘,想重振云台宗昨日的光辉。就在一年半前,不知哪里来的一位僧人带领弟子重饰庙宇,晨钟暮鼓,焚香礼佛,大开方便之门,这座古寺才渐渐又有了起色。

  “你好。有人吗?”门环响动,一个很高却又文雅的声音。

  红色的寺门,打开一条缝。

  “你有什么事?”开门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和尚。

  “小师傅。路过这里,雾可真大呵。我想借宿一宿。”

  小和尚打量来人,二十七八岁年纪,衣着到像一个儒雅的书生,头发并没有匝成发髻,而是垂在身后。只不过全身皆是黑色,颇让人感觉身上有些发冷。

  “是啊,雾总也不散。进来吧。呃,寺里现住有女眷。如果先生无事的话在寺中不要乱走。”

  来人道了一声“叨扰了”就随小和尚进了寺院。

  寺院不大,当然也不小。三进的天井,宝塔耸立,古木参天。寺院虽然古旧、萧索,倒也是别样的庄严和肃杀。

  厢房中,小和尚正要离去,却被那人叫住了。

  “呃,小师傅。冒昧了。宝刹怎么会有女眷?”

  小和尚笑答:“先生见笑了 。本寺最大的两位施主一是陇右节度使孙效冲,一是幽州刺使元墨。两位老大人都是河东人氏,与家师祖交好。顾常以资供佛。多向过往行客、官客开方便之门。今元墨元老大人内兄董合老先生嫁女路过雾山,天色已晚,便在小寺投宿。”

  “原来是这样。呃。”

  “先生请说。”

  “是这样的,我想瞻仰一下贵宝刹九层塔,可是在这寺后吗?”

  小和尚摸着脑袋“先生,小寺宝塔只有七层,就在寺后。没有九层啊?!”

  “哦,是吗?”那人也是一笑,“也许我记错了。”

  “先生。”

  “什么?”

  小和尚看了看天色,转过头幽幽道“夜幕来临的时候不要出门,关好门窗,寺里很冷。”

  那人眨眨眼,“啊!我知道。有劳了。”

  小和尚合掌深深一揖便关上门出去了。

  夜一点一点的来临了。

  二

  夜。

  寺院里的树上传来几声乌鸦遥远空洞的叫声。几声响过,没有风过的声音,没有树叶落地的声音,整个寺院、整个雾山像死了一般 。寂静。

  云生寺大殿内,雾气围绕的长明灯,忽明忽暗。

  在摇曳的灯火中,大殿正中间的三世佛簇新贴金的脸被荧荧闪闪烛光映的扭曲、狰狞。如同鬼魅。

  妙林方丈在大殿中来回度着步子,嘴里喃喃道“我佛慈悲。今夜不能再出事了。”

  旁边蒲团上的弟子则低头不语。

  “呃,师傅。”

  “什么?”方丈问。

  发问的就是那个门前知客的小和尚,“师傅,傍晚咱们寺来了一位施主投宿,他问我,寺里的九层宝塔在何处?咱寺的宝塔明明只有七层。”

  “恩?来人什么模样?”

  “模样清秀,眼睛明亮,长发披肩遮耳,玄色袍袖。有点像妖。不过随和儒雅的很。”

  “多大年纪?”

  “仿佛二十七八样子。”

  “哦?!”妙林不置可否的望着大殿中间雄伟高大的的释加摩尼佛祖坐像。

  “那这人现在住在哪?”

  三

  雾。越来越浓,像烟一般,呛的人很难受。

  前院的西厢房门前,妙林正准备叫门“呃,有人在吗?”

  屋内烛火晃动,并没人回应。妙林正准备走。

  “啊。请进。”

  “那小僧就打扰了。”妙林哈着腰挑帘进来。

  厢房内并没有人。

  “请问。你是住持吗?” 一个尖细的声音问道。

  “啊,是。小僧妙林。”妙林应答着,眼睛四处巡视,可是找不到人。

  “主人出门办事去了。主人知道住持要来,让我在这里等候。”两颗绿豆般大小的荧光在角落里闪动着,然后,忽的一下跳上条桌。

  妙林这才注意到,刚才说话的并不是人,而是。从外表上看像一只老鼠,水生的尸体是赤脚,又怎么走出草鞋鞋印呢?在竹林时,黎纲就觉得那组脚印不对劲,那明显是个大活人挑着两具女尸在竹林里跳着走形成的,所以中间男人的鞋印非常深,而两边女人的鞋印浅。有人杀了胡兰和王媒婆,趁着天黑把尸体藏在竹林,又挖出水生的尸体,做成水生鬼魂杀人的样子。杀人的是胡老汉!比拳头大一些,鼠须并不很长。条桌上它仅用后腿站立,两只小前爪规规矩矩地放在两腿之间。

  自汉朝以来,道家一些修行得道的人会捉一些小的妖怪当自己的侍从,佛门中的人也有通晓此道,但少有修行人都可以做到的。所以妙林着实有些吃惊。

  “哦。那么,你的主人去什么地方了?”

  “呃,不好说。主人临走的时候说,入夜露水打湿左房檐的“观风”(龙生九子之一,好望远,顾房檐多用它),落下九十九水珠的时候,就回来了。”

  “这样啊?!请问现在是多少滴了?”

  “七十三滴,不,七十四滴,刚刚落下的。”小老鼠道。

  “噢。还没请教你。”

  “社鼠。是家主的侍从。”小老鼠谦恭的回答妙林的问题,忽然。“影子?!”

  影子?!

  从外面蔓延进来一个影子,而外面没有月光更没有人。影子是谁的?从哪里来?

  只见影子是从门缝里挤进来的。小老鼠丘陵一下子从条桌跳下来,贴近影子,好象在倾听也好象在细语。

  “师傅,跟我走。家主现在想见你。”说着,丘陵已经从门口的缝隙中钻出,蹦跳着跑了出去。

  妙林打开门,就在丘陵后面紧紧的跟着。

  夜越来越深,雾越来越重。

  四

  云生寺后是一个年久失修的园子,此时在浓雾中,除了方向,其他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妙林跟着丘陵走了好一会儿,看见丘陵停在一个岿然大物面前停下。那是一座塔,七层塔。

  塔的周围纵横交错着树枝,塔身上的青苔被露水打湿格外的光滑。

  丘陵示意妙林不要出声,然后指了指旁边,妙林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前方的塔下飘荡着无数朵鬼火。在着鬼火丛中,一人站立,袍袖和头发遮遍全身,只一张上仰的苍白的脸模糊可见。如同鬼魅一般。

  这时候。那人长叹一声,“隋炀帝年间,天下大乱,妖魔横行。河东云生寺方丈性真因一念之差堕入魔道,以人血修行,荼毒生灵。被大圣天师钟九道以伏魔之法镇于九层塔下,想那性真冥顽不灵,魔性大发,大圣天师随以金、银塑阎王、判官二者置于塔中一二两层,随塔陷两丈余,从此可见者七层。”

  “我佛慈悲。”妙林合掌一揖。

  那人双臂一卷大袖,转身道:“大师可是这云生寺后人。”

  “性真弟子明秀便是小僧祖师。”

  “呃,原来是这样。那么。寺中又出现那件事,对吗?”

  “怎么,啊,是。”

  随即一阵沉没。

  “性真又出现了。”妙林的声音有些发沉,“我的弟子一个接一个的死去,十天一个,已经十几个弟子了,还有香客,住进来有的就没再出去。而且。”

  “而且又不敢讲出去?!倒不是怕坏了自己的声誉,而是怕坏了这云生寺,怕坏了这云台宗的清誉。是吧?!”那人冷冷的一笑,“那就不在乎人的性命,以肉身侍法,好了你一身的公德?!好一笔合算的买卖。”

  “你认为我就是妖僧?!”妙林合掌,挺直了身躯,“自从百年前性真妖僧伏法之后。冥冥之中云台宗就好象被恶魔附身,祖师明秀,还有家师、同门都没有寿终正寝。为什么总有噩梦围绕着这云台宗。我虽然佛法粗浅,但舍身卫道还是可以的。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所以你回来找原因。”

  “是。不过。”

  “如果猜的"我娘生病了,所以回娘家看看,老公要做活计,没让他陪,我想孩子应该还要几天出生,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就不行了。"不错,董合所嫁之女入寺不到一个时辰业已昏厥气若游丝。”

  “啊!是。,董小姐之父董合是在下故交,既来打尖又不好说破寺中的事,本想成亲之人,煞气重可冲抵一下,没想到竟是如此这般。难道是性。”

  “不是性真!”

  妙林一怔“什么?不是他?”

  “禅寺中怨气冲天,积怨弥漫,似是厉鬼又似怨灵。我观其气。妖邪之气中又带有几分佛法的味道。这就有些奇怪了。”那人继续说,“所以我和你一样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性真。”

  “那。”

  “错了。”

  “什么?”

  “你我都想左了。适才我观塔底、塔内。死、生气皆无,一团空空之气。那性真早已灰飞烟灭,又何来怨灵作祟。定有别的什么。”

  起风了。

  风中带来了一阵阵凄厉叫声。

  五

  妙林在前面急急的走着,而那个人把社鼠拢入袖中,不紧不慢地跟着。

  穿过配殿来到寺院中心的天井。那是。地狱!!

  院子当中一个身穿喜服的女子。

  沾着血的嘴是那样那样的鲜红鲜红,而她身上的大红的喜服也好象在滴血。那女子面色惨白,凌乱的头发遮盖着空洞眼睛,露出幽怨的微笑。在白白而又浓稠的云雾里若隐若现,矗立在那,手抬的高高的,眼睛望着,在玩弄着什么。

  整个天井如同地狱一般。青石地面、墙上到处是血,血腥味随风卷起来把浓浓的雾都染的血红血红。

  寺中和尚,还有香客、董家的家丁。底下躺着的,横七竖八的十几具尸体。有的看着还是人的模样子,但整个人身体腹部被整个一下剖开,内脏满地,有的则支离破碎血肉横飞,连骨头都被拆后剥离皮肉刘山不再回话,扭头就走。他出了大强家的门,就看见红光闪,扫了眼,原来在大槐树下,那红衣小女孩儿还没走,躲在树后定定地往村里瞅。刘山装作没看到她,走过大槐树,到了拐角处才回头看。他看到那红衣女孩儿又急急地进了大强的家。不好,刘山也不顾什么鬼不鬼人不人的,撒腿就往大强家跑。还没到大强家,就遇上燎释实在荒谬不经,于是我心生厌恶,又从人堆中挤了出来。我向后撤时撞到后面的个人,是个有些残疾的老人,他怀中抱着的几本书被我碰了下来。在拎起落在地上的那些书时,我看见其中的本叫《树木崇拜探源》。我想老人定是个贫穷的收集书籍者,以收藏些鲜为人知的书作为业余爱好。我为这次意外尽力说抱歉,但是这几本被我碰掉的书,在拥有者眼中恰恰显然是被视作珍宝的,只听他生气地哼了声,扭头就走了。我直望着他,直到他歪斜的身影与灰白的就是现在!络腮胡须在人群中消失不见为止。红衣小女孩儿。她从大强家出来,眼睛红红的,哭着对刘山说:"就你多管闲事儿!"说罢,闪,没了影。当天下午,刘山就听人说,大强添了个大胖小子,有斤重呢。,有的则是身体四肢极度扭曲,好象被人用很大力气揉捏泥团似的,头、手臂还有脊椎被扭曲的奇形怪状。

  奇怪的是他们都没有头?!

  妙林愣住了,眼看着其余幸存的人都跑到寺外去了,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而他此刻连逃跑都厌倦了。在他身后只见那人,低声长叹一声。“雾茫茫,夜深沉。蒺藜九泉无冤魂。叹声声,天九重。世间棋局有始终。诎。惘者不惘、恶者不恶!”单手一拂袍袖,顷刻间雾已经变淡,慢慢的月光朦胧的透过来。

  雾中间的那个女子随即也昏厥倒下了。跑到在寺外的董合,仗着胆子颤颤巍巍的向前彳亍着,然后抱起那女子便痛哭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妙林问。

  “就在半个时辰前,董小姐忽然醒来,说要见我佛"那怎么办,我们不会困死在这吧!"说话的是长的人高马大的胡安。,便只身来到她赵保大学毕业后分在了市团委工作,后来升到市团委书记。他十岁上结的婚,娶的是市领导的女儿。们个是鬼、个是狐,大白天她们不能去,只有等到夜半更、人们睡熟之时她们才敢去呢。姐妹人商量好了,她们白天躲在那座坟里睡觉,到了半夜,她们起身,悄悄地来到鬼妈妈家里。她们来到窗前,没敢直接进去。鬼妈妈既怕吓着自己的丈夫,也怕吓着自己的儿子。在外边等了好半天,见丈夫睡熟了,她才同狐妹妹来到里屋。大殿,”其中一个弟子说,“到了大殿之后,她便虔诚礼拜,可谁想到,她一下变成了魔。”

  弟子说道“魔”字时,妙林身子一震。

  那人道“当日性真可是这样。”

  “是。”

  “最后人头不知被谁摆在大殿中,可是?”那人一卷袍袖便大步流星穿过天井,来到大殿门前。冷冷一笑,面对妙林高声道。

  “这就是你云台宗所造之孽、所遭之灾!”言罢,双臂轻轻一推,随着“吱噶”一声,所有人都震惊了。如果说天井是地狱的话,那么,大殿之中就是炼狱。

  董合怀抱女儿竟也因此景象昏厥过"对了,你后来与真真怎么样了是不是把她给收藏起来了?我们可是与她断了十年音信哦。"黑鱼插话,又把我弄得愣。去。不知那里来的几百颗头颅,摆满了大殿,青砖地面上、供桌上、房梁上连佛祖的掌心中都捧着一颗血淋淋人头。

  妙林竟然吐了,大殿中竟然还摆着自己师傅、师叔、同门腐烂的人头,还有骷髅。

  “隋帝初年,天下大乱,魔道横行。云台宗供奉欢喜佛,竟诱以女子来阴阳双修。为当时之不耻,后怕官府追究竟然杀人灭口,乃至怨气冲天。如此这般也算报应了。天道轮回。你也可以住手了!”

  佛祖造像手中那颗人头,缓缓转动,因痛苦而扭曲的那张脸慢慢的回复过来,冷漠、惨然的用眼神打量那人,嘴唇微动。

  “还不肯住手?!当日家师念你本是无辜,孤魂游离寺中,已放你一条生路,度你升天,百十年来你还是迟迟不肯走。你怨气冲天,杀孽深重。多少无辜的人血染这云生寺。”

  那颗人头娇媚一笑,一时间天井当院还有大殿中,鬼火丛立,漂移不定。

  那人理理衣襟,转过身来,从怀中拿出一张信签,中指与食指轻轻捏住,放在胸前,吟道:“出月儿呵,避浓云;逐鼠儿去,待猫儿寻。诎。迷者不迷、隐者不隐!”言罢,两指一抖,符咒飘出数尺,一阵红色火光过后,符咒化为乌有。

  这时,大殿中所有的人头竟然齐刷刷的转脸过去凝视着佛祖造像。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大殿中佛祖造像上。

  “果然不错!”说着,那人弯腰,拿捏起一块天井中的青石砖。那青石砖也有几十斤重,被他手指轻轻一捏便捏了起来,拿捏在手中端详了一会儿,“人土为安吧……”

  六

  此时已经到了子夜时分。

  只见那人缓缓起身,仰望薄雾中的苍穹,深吸一口子夜的空气,长长的吐出来,好清凉啊。

  大袖一甩,转身抖手,青石砖飞旋着砸向了佛像。

  一阵巨响和尘土弥漫之后,所有人都看清了。

  佛祖那一团泥坯坍了大半,在那土黄的泥茬中赫然竖躺这一具女子的尸体。在做挣扎状,脸上痛突然,他的手碰到个冰冷的东西。王喜也不管他妈的"",顺手就把那冰冷的东西凑到眼前,借着微弱的月光,仔细看。苦与屈辱以及恐惧纠缠在一起。

  “我佛慈悲”妙林木然的跪下了,“终日拜的竟是。”

  “人心不定,善恶不分!终毁前路。其实,佛在人心。心中恶,佛就是魔;心中善,佛依然是佛。”那人道,言毕,从怀中拿出一个小小的核桃般的纸灯笼,卷起大袖,露出雪白的胳膊,坐在台阶上,口中轻轻的,似是在和某个相好的女人喃喃细语。,四周的鬼火慢慢的,上下起伏的飘荡过来,围绕在他的周围,他慢慢的伸出左手,用两个手指头轻柔的捏住一颗绿色的小火焰,右手拿着小灯笼把它装进去,一颗、两颗。一小灯笼越来越亮,亮能够的像一颗星星。

  “本来一个可以入画的少女,却在这云生寺中永远不醒。死虽不甘,于是变成怨灵,也倒罢了。我想那日,性真等人想逃避官府的追查,可是啊~~忽如其来的官军已到寺外,再作别的处置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巧合的是寺中正在修缮、重塑金身。慌忙之中将尸体填入金身的泥坯中,人与佛就这样结合了。随后性真等人被带走,官人怎么知道、天下人如何知道?!等性真一干恶僧回寺的时,山门大开,人涌如织,又有别的僧人在旁,不好下手也就随他去了。哪里想到,一副秀骸在佛祖金身之中,礼受香火,经文绕梁。几十年间,一股子怨气终化成厉鬼恶魔,才有这云台之灾。天意!我收了你,不要再埋怨,恩怨已分,罔度超生去吧。”

  那人站起身来,把那颗小星星,纳入怀中。

  “你若问我为何见死不救?不救你的弟子?啊。天师钟九道当日在寺中,是怜悯,而我,天意不可违。”那人看着妙林说。那人虽然微笑着,但脸上并没有笑意,有的只是凄凉和淡然。

  “那日如何你知道,如何你知道?!”妙林跪在地上反复琢磨着,这个年轻人如何了解几十年前的事,此事也还是他师傅原先提过。

  只是提过"我今天值日。",外人无从知道。

  那个知客的小和尚跑过来,慢慢扶起他,刚要起身,忽然:“大圣天师钟九道是。”

  “那是家师!”

  “你姓墨?!”董合此刻也在家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此时,董小姐也被丫鬟婆子送往后院。血淋淋的天井中尸体开始寺中的和尚们在忙碌着。

  一声长叹:“好一个清风明月的世界啊!”那人抬头看着天,三十年的雾终于散了,月亮出来了,细丝一样的云在天空横着,暖暖的月光抚摩着黑衣人白白的面庞。

  “董老先生,另婿蓝云芝明日正午时分就会来赶过来了。那在下现在就告辞了。对了,转告另婿,说,他所托付的事已办妥,别忘了明年落叶时节,一车好酒。长安见。”那人头也没回,径直出了寺院,消失在如雾的月光中。

  寺院天井中那个知客的小和尚淡淡一笑,深深一揖!

标签:吃人恐惧鬼火

    上一篇:菩萨 下一篇:俞生见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