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杜李树前听鬼

杜李树前听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冯村北边有一个大鱼塘,鱼塘东南岸边长着一棵老杜李树,据村里人说,在还没有鱼塘时,就有这树了;而鱼塘也已有百多年的历史了。
  杜李树种向来生长得慢,现在这棵树树干也才碗口粗,高不过六尺;但毕竟是老数一棵了,无论春夏秋冬,上面的树皮总是四分五裂,像张满了嘴,十分难看。不过还好,春天里树盖如伞,枝叶茂盛;秋季里,小男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对方言语中的怪异,苦笑着说道:"生命没了炙热的爱情,就好像沃土变成了沙漠,除了顽强的生存还有什么可留恋的了?"球球状的殷红色果实,挂满枝头。村里几乎每一个人,小时侯,都从它上面摘过果子吃。果子的味道,甜甜我下被拉下了水,我知道如果拼命挣扎肯定是越忙越慌的,不如先定睛看下水下拉自己的是何人。于是低下头往脚下看去,只见个大概.米左右的黑色人影,伸着胳膊死命抓着我的脚,我害怕又呛了几口水。我想哭,我的生命就要在这个地方结束了?我不甘心,我想老爸老妈,我想活命爸爸救命啊!我两只胳膊拼命扑腾着,希望能被岸上的父母看到,可是时间分秒的过去了,丝毫没听见有人跳下水过来营救我的声音我就要死了就在这时我胸口的符发出股暖流,我敢保证是符发出来的暖流。这时不知道怎么的符里飘出截红线,顺着水缠到我的脖子上,接着就感觉有只手在把我拼命地往上拉,下子把我拉出了水面。我定睛看,水上根本就没有人,我又惶恐地赶紧往水下瞧了瞧,下面的人也不见了。涩涩,十分好吃。cctop.cn
  由于是野树一棵,就从没有人管理它,随它自由生长。我赶紧把他们请进我的白事店,给他们上了几只香,等他们吃饱喝足了才问道,"怎么了?把这人的魂魄请到我这来了。"说着,我顺带瞄了瞄那人,那人估计死了还有些害怕,畏手畏脚的根本不敢在两个鬼差面前动弹,更何况与他们神态自若地交谈了。但在很早时,不知啥原因,村里的人已奉它为神树。也不知在啥时侯,树干上已被人蒙系了几层尺宽的红布。红布随着年日增长,不停地风化坏去,也不停地更换新的。
  据村里的“跳大神儿”的妇女们说,红布蒙在神树上,就会闭邪,给蒙红布的家人带来平安。还说,她们是把红布蒙在了树神眼上,免得神眼在白日里受日光刺照,而伤了树神;也免得夜间,人往树前经过时,被树神看到,而给他带来邪气——因为树神最讨厌夜里见人面;而树眼被蒙上红布,就万事大吉了。
  几乎每到天黑之前,村里总有一些家遇到不顺事的妇女们来到这棵杜李树下,往树上蒙系一块红布,然后又在树下燃三柱香,再跪拜几下,求个平安而回。而不信树神的人,都说她们是瞎迷信、胡闹。
  但世间到底有没有神灵鬼邪呢?大多数人都是以否定的态度。
  然而,这村还是发生了几件邪乎的事,让人乍想起来,揣揣不安。这邪乎事,就与这棵杜李树有关。
  就先说一下稍前发生的那件事吧。那件邪乎事,至今让村里人说起来都发怵,令谁也不再敢夜间独自往那棵杜李树前经过,有的白天里也不敢。cctop.cn
  发起这件事的主人公,也正是这冯村的人,村里人都认识的,他叫陈顺儿,今算来已有五十多岁。据说,发生在他身上的那件邪乎事,是在他二十几岁的时侯。
  那时侯吧,还是吃大锅饭、新中国刚成立的年代。那年,八月十三那天傍晚,陈顺要去东邻村对象家去送节礼;每逢过节嘛,凡是定了亲的小伙子,都要往对象家送些礼物的,这是我们中国人的老传统;过这中秋节,当然不能不送。他与对象已说成两年了,说到今年底就举办婚事,再送这一年节礼,也就到头了。
  那时侯的农村,往对象家送节礼,都行傍晚送。以往两年嘛,由于是生亲,到老丈人家会觉得多少有点儿胆怵,陈顺每回就叫一个哥们儿陪他一块儿去,壮一下胆。但现在与老丈人家已熟识了,这回送节礼,他就打算一个人去。
  当天傍晚,陈顺手拎着娘亲给买的二斤猪肉,就步行往东邻村去。那时侯的农村往对象家送节礼,一般都是送几斤鲜菜或几斤水果儿,能割上二斤肉,就够有条件的了。而他不得不步行去,因为当时,就村支书家有一辆半旧的二八型自行车;那还是村里的罕宝儿呢。
  陈顺儿从家里出来时,天就发黑了。
  他去东邻村,是要从村北鱼塘边那棵杜李树前经过的。因为大鱼塘南边就是村北路,鱼塘东边就是一条南北大路,这路往北穿过田地直通北邻村,而挨着鱼塘这东路正中间处,往东分出一条里把长的小道儿来,穿过田地,便直通到东邻村。这也是往东邻村走的,唯一一条路。
  陈顺儿早听人说,突然,只冰冷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村北的那棵老杜李树是甚麽神树,之前那树还发生过些甚麽邪乎事,他是个活龙活虎的年轻人嘛,根本就不信那邪乎;他往那树前都走过多少回了,小时侯还上树摘吃过杜李呢,也从不把那树当成回事儿。
  这回,他往那杜李树前经过时,还有意无意地向那树看了一眼。
  由于他家住在村最南头儿,村南到村北有半里长,他走到杜李树前时,天色已大黑。
  八月十三嘛,这天晚上月亮圆圆,夜色挺明,也没风没火儿的。陈顺就趁着明亮的月色前去。
  而当这回,他往那棵杜李树上看过一眼时,身上却莫名其妙地冒了一丝凉气。月色下,鱼塘里的水泛着闪闪白光,那棵杜李树就像一个威严可畏、诡然不动的老怪物,守护在塘岸上。树上的那厚厚的一层层红布,显得特别醒目,给人一种神秘兮兮的感觉。
  它娘哩,没事儿我看这树干啥?弄得我身上嗖嗖地冒凉气儿!张顺心里直叫:我还是赶紧点儿走吧!
  于是,他加快脚步走过这棵杜李树。cctop.cn
  很快,他就上了鱼塘东边的大路。不一会儿,走到路中间,他向东一拐,就上了往东邻村走的那条田间小道。他在这小道上走了十几步时,却发生了十分奇怪的事。
  本来,月华如练、夜色明亮,小道两旁田地里生长的玉米高杆儿都清晰可见。然而这会儿,夜色一下子变得暗下来,天上的月亮不见了,两旁田地里的玉米杆子也都显得模糊不清了,看上去,都就像一排排的瘦细身材的诡然不动的黑色幽灵;而路前面老远处,好像飘荡着一团团白雾,使人可以就着那白雾的光依晰前行。
  骤一发生这怪状,陈顺的人猛的哆嗦了一下,就感觉有一股阴阴的冷气直袭向全身,令他心里骤生恐怖。
  我它娘哩,这是咋回事?他即瞪起一双惊恐的眼睛向前后我从高中开始就带自强活动,有年在福隆,我们在那边有个梯队刚好结束了,学生都安全回去,只剩下我们几个工作人员在那边打包,准备要回去,那时候大概是点多的时间,大家都还没有吃饭,就委托我去买东西来给他们吃。左右急看了一下,心道:我不是撞邪了吧?刚才天上还有月亮,咋一眨眼儿就没有了?它娘哩,我赶紧走吧。
  就着前面远处白雾的光,他加紧脚步,急急向前赶去,他不再往左右及回头看,生怕会看到甚麽可怖的东西。这时,他心里不敢再想别的,只想快点儿走,穿过这条路,早到前村的对象家中,他已经害怕极了。
  但走到这路将近一半的时候,他忽然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看到前面十几步处,小路北边出现了一座小房。小房是用草或木头建盖的,他看不清楚,但他可以看到这小房南墙有一关着的小门和一窗户,窗户好像是用一层白纸糊的,没有棂子。从窗户看上去,里面亮亮的,好像燃着蜡烛。这小房紧挨着路边。
  我它娘哩,路边咋会有一屋子的中央立着个硕大的画架。画架上钉着幅尚未完成的油画。我走近前,看清了这是幅风景画,这幅改陆漫平时的风格,景色是写实的,十分逼真,画面的主题是—片湿热的林带,整个调子呈黑褐色,让人感到郁闷,压抑,天空阴沉沉的,几块凝固的云彩似乎随时要掉下来。最引起我注意的是树林中间的那片浓重的黑色,尽管用了不少笔墨,但我看不出那是什么。旁边还有个女子的身影,披着长发,这是这幅画里唯的人物,脸部和官还没有画好,但从体态上,我认定那就是陆漫自己。她为什么要画这么幅画呢,而且把自己也画了上去。座小房儿?把房建在这里,是看地里玉米的?不可能啊,前几天我去东村赶集往这路上过,还没见有这小房的……看着前面的小房,陈顺身上一阵阵地发冷,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我不是真的撞邪了吧?他恐惧地想。
  不行,我干脆回去吧!他不由回头向身后看了看……后面却一团漆黑,几步之外,别说可以看到路两旁的玉米杆儿,就是来路也看不见了——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我准是撞邪了!我它妈的准是撞邪了——陈顺害怕极了,浑身直打起哆嗦。cctop.cn
  他又转过头来,看向那小房。目光又越过小房,向前面看了一下……前面远处还显着腾腾的白雾。我它娘的赫出去了,就往前走,到对象家里去……他想。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嘛,到底还有些胆量的。
  于是,他迈动一双"嘟!嘟!"还没迈开步,那部手的挪鸡鸭又在兜里欢实地蹦了起来。已发软了的腿,哆哆嗦嗦、颤颤抖抖、轻手轻脚地慢慢向前走去,生怕惊动小房里的人或鬼怪邪物。往前走时,他眼睛直盯着那小房的窗户……
  在走过小房时,他透过小房那明亮的纸窗,看到里面晃动着两三个黑影子,从里面还传出响亮的说话的声音,好像是打骂、哭泣的声音。他的人由于是处在一种极度恐惧之下,里面的人说些甚麽,他也没留意听。
  当一走过那小房,陈顺稍停了一下,轻轻地吁了口气儿,接就撒开大步,发疯地向前跑去……我它娘啊!我它娘啊!他边跑,心里边不停地直叫。
  不大一会儿,他就跑到了前面白雾处。一到白雾处,他的人登时呆傻了,即停住了脚步。只见面前的小路已被南北一条大河给横断,那白雾正是杰克身是血,手舞足蹈地向警官描述自己的杀人经过:"警官,这回他真的是我杀的,你看,他是被棍子打死的,你看这棍子上有我的指纹,你去看现场还有我的脚印"警官被杰克气得眼冒金星:"杰克,你他妈的混蛋,你小子竟然破坏了现场,这里到处都是你的痕迹,就是没有凶手的痕迹,你叫我们怎么破案啊?"由这河水上发起。河上白雾腾腾,根本看不到河对面的情景。
  怎会有河挡住了路呢?这路上之前可从没有甚麽河的呀!娘哩,我百分百的是撞了邪!……天那,前无去路,这……这该咋办……陈顺不由得又转身向后看去,那座小房还在原处发着亮光,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只闪着微光的萤火虫。
  它娘哩,前面走不了,我只有再往回走了!他惊恐地想。于是,他决定向回走,不再去对象家了。前面一条突现的大河挡住去路,他不往回走也没办法了。他便又乍着胆子向回走去。
  当又走到那座小房子跟前时,他从明亮的窗户纸上看到房内有两个大黑影不停地挥舞着手臂,正向一个小黑影抡击着——房里吵骂声和哭声震天。由于他已彻底明白自己已真的是撞了邪,心里倒变得出奇的冷静,这回,房里的声音,他听得一清二楚。
  “你这小兔崽子,老子收留你满以为会发财,没想到你的爹娘老子一个钱儿也不给你送!老子真是瞎了眼啦!瞎了眼啦!你这该死的穷小子……”一个男人的声音。“打!好好打他一顿,解解气!不打他,我手就痒痒……”一个女子的声音。啪啪……一连串巴掌击打在人身上的声音。又“呜呜”一个男孩子不停的哭泣的声音。
  “别人家,都给人家的孩子送金童玉女伺侯,你家连一毛钱也不给你,你的爹娘老子简直混仗透了!活该你挨打……打,打死你……”
  它娘哩,金童玉女可是给死人糊烧的!天使很抱歉地离开了吸血鬼的住处,她回到了本来属於自己的天堂。我真是遇上鬼了……陈顺的头简直要炸开了——我不是遇上了鬼,才怪呢!他想。
  听了小房里说的话,吓得他一声嗷叫,撒开腿没命地向回跑去。cctop.cn
  路上黑黑的,甚麽也看不见,他干脆闭上两眼,向前瞎跑一通。跑了好久好久,实在跑不动了,就睁开了眼睛。
  他一睁开眼睛,竟"小子,乱世成英雄啊。"仁锡得意地说:"这样的经济环境下,在人家的手下打工的日子可不是般的悲惨。但是只要你动动脑筋,想到了别人没想到的事情,成功也是轻而易举。"发现自己站在鱼塘岸边的那棵老杜李树前,树后那鱼塘的水发着闪闪的亮光,清晰可见,一如当处。“娘啊——”陈顺一声大叫,就慌忙地向家里跑去。
  跑到家中,他娘见他一副惊魂失魄的样子,大惊。“顺啊,你这是咋了?脸色咋变得恁白?你咋这麽快就回来了?这快就跑了个来回,不可能吧?你手里的肉呢……”
  “娘啊,我撞鬼了!我路上撞鬼了!撞鬼了!我没走到对象家……”陈顺浑身打着哆嗦,不停地大叫。“我冷!我浑身发冷!我要上床躺……”邬钰瞪着双眼,副不可致信的表情:"天哪!都什么时代了,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说着,哆嗦着直向他住的东屋里走去。
  进了屋,就一头扑到床上,把一条被子蒙在身上躺下。被窝里的他,还不停地打着哆嗦。“娘啊,我冷,我冷……”嘴里也喊叫不止。
  “这孩子是咋了?”他爹过来,看着床上的陈顺,子婉的脑子下子蒙住了。她想往回走,可是她刚准备回去,向上的楼梯......不见了!她的面前只有堵肮脏的石灰墙......惊问。
  “这孩子说他路上撞鬼了!一回来就看他脸上白拉拉的,比白纸还白。”他娘说。
  “咳,那有啥鬼呀?我看这孩子准是胆小、被啥东西吓着了,疑神疑鬼的。”他爹说。
  他娘向他被窝里伸手摸了一下。“他爹呀,孩子嘴里直喊冷,他脸上咋烧热烧热的?不行,我看这孩子准是撞了啥邪……我得快让村里的李神婆子给看看……”
  当晚,他们村的李神婆子就被叫到他家里。她来到时,陈顺他向前了步,深深的向那女子施了礼。正在床上不停地大发着胡话:“爹啊、娘啊!你们咋不给我送钱送车送金童玉女呀!这边化不了几个钱的,我在那边不好过呀!爹啊、娘啊,我身上冷啊!干爹干娘啊,你们别打我了!别打我……”
  “这孩子准是撞鬼了!没错——”一听了陈顺的话,李神婆子就板上拍钉。cctop.cn
  后来,听说李神婆子用邪法给陈顺治了治,之后,他在床上一连躺了半年多,最后也没起来,莫名其妙地死了;由于发病时啥东西也不好好吃,死的时侯跟人干儿似的。
  后来,村里有人向一个算卦的老头儿说了陈顺的奇死的事,这算卦的老头儿扳着指头儿数算了一会儿,说:“做了亏心事,才会撞邪灵!那孩子爹曾经偷偷把仇家瓜地的西瓜全都给趟碎,气死了仇家人,才遭这灭子之祸的!造孽呀,报应不爽……”
  后来陈顺爹酒后吐真言,说出了他年轻时害仇家瓜地的事,人听了,都啧啧咂舌。

标签:恐惧恐怖惊魂

    上一篇:活埋金明 下一篇:番薯地惊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