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祭坟

祭坟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回乡山子把四个圈的车子门锁好,从皮夹子里掏出几张老人头,连着钥匙,一下扔给路边摆摊的老头,眼皮子都"你说什么?我才不信世界上有这种恐怖的节目!"是个中年女人的声音,那是旅馆老板娘。没抬一下,甚至还没看清老头的模样,只说了一声,给我看好车子。?
  ?
  口口脆在这个镇,也算是大一些的馆子。山子信步而入,见店里坐的也都是些穿着体面的人。有镇里的干部,也有电信移动的工作人员,但更多的是些赌博赢了几个小钱的痞子。山子没有逐个去辨认找熟人,只冲柜台喊了一声,在我离开之前,店里所有朋友的花费,记在我帐上。?
  ?
  山子嚣张,诸人不快。然在坐的没有谁能有说出请大家吃饭的魄力,所以只好沉默,然后用眼白打量来人,只见这个人,白净脸皮,丰满肚子,那肚子竟比镇里一把手的还大!红光满面,目光散漫,五根手指在桌面随意跳动,显得十分舒适惬意。? cctop.cn
  ?
  除了给每张桌子上额外赠送一瓶五粮液,山子那天我和几个朋友下班后去打斯诺克,赌的是顿宵夜,先声明,我这可不是赌博,只是朋友们意思下,图个乐罢了。我们玩到点多然后就去吃饭,不巧的是我输了,没办法,那就请客好了。但不能容忍的是,个人居然他妈的吃了我多元,这可不是我小器,那可是我分之的月收入啊!我有点心疼,又说不出什么,只能闷闷喝着酒,心里盘算着怎么样在下次把面子和这顿饭肇来。没有搭理任何人,吃罢饭,结罢帐,就驱车往乡下的旧房子赶。乡下人再狭隘,总还是有人知道四个圈的。停下车几分钟的时间,山子的车被父老乡亲们围得严严实实,水泄不通。山子下车,朗声说道:“感谢诸位对在下的栽培照顾,要没有诸位对在下的关照,就没有山子的今天!”人群里有几个想到这里我有点害怕,打算赶紧上楼。正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楼道里传出来中怪响。我被吓的退后几步,怪声好象从楼上传出来的,透过楼道的玻璃,我发现楼楼道的声控灯亮了,听上去好想是有东西下来,很笨重,很慢,还有铁器撞击的声音,随着怪声的越来越近,楼的灯也亮了,接着是楼的,楼的,楼的,楼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呆?舻耐耪嫡盗量牡疲飧鍪焙蛭彝蝗幌肫鹑サ牡浦笔腔档模蝗诵藿裉煸趺匆擦亮耍勘亲由仙隽瞬阆赶傅暮怪椤?尖酸刻薄的主儿,起先还惭愧受话,后见大家都显得极为热情,好象山子说的都是真的一样,也就放下脸来,在那里发出那动人的谄媚的笑容和笑声。?
  ?
  山子自顾自,继现在既合乎人权要求,又能让嫌犯坦白招供的办案技巧,是时势之所趋续说话:“乡亲们的恩情,山子没齿难忘。但山子回来,还没有拜祭过我的老奶奶,请乡亲们容山子去去再来,少陪!”说完,拉开车门,从容上车。?
  ?
  村人一边给圈子打开缺口,一边颔首议论,无非就是山子有情有义,成材不忘恩,有钱了还专程回来拜祭一手把他拉扯大的老奶奶。说这个孩子孝顺,在他小的时候,他们就看出他是个有大出息的人。?
  ?
  祭坟坟头已经长出尺把高的杂草,山子先把杂草拔掉。村人远远的看着,这种事是搭不上手的,只有山子亲自来。然后三跪九叩,鸣爆竹,烧房子,烧车子,烧马,一切井然有序。坟头四周飘满黑糊糊的灰块,象是村人清扫烟囱时,整个院子里飘着黑的尘屑一样,路边有苍柏,在烟熏火燎下不住点头。?
  ?
  整个过程,山子无言,只是泪流满面。山子小时家穷,爷爷在解放前被逼当过国民党的保长,文革期间由村里的书记党员们争相告密,被折磨至死。父亲嗜酒好赌,终于有一天出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母亲年轻,于一个阴雨未停,春寒料峭的早上,轻轻在熟睡的山子的枕下放上俩鸡蛋后,毅然决然扭头出门,一去吧返,此后杳无音讯。以后的几年,山子全靠奶奶一手拉扯。?
  ?
  仪式很快进入高chao。山子拿过一只大皮箱,铺在坟前,然后掏出钥匙,跪在地上。插孔,取锁,揭箱子盖,大伙把那眼睛睁得贼圆,目光放得贼亮。箱子盖揭开,上面铺了一层黄缎子。山子用左右两手的大拇哥,挑起缎子两角,然后压下食指,夹起黄缎,扔进火堆,只听黄缎子“哗”的一声,熊熊火焰便腾空而起,随之而起的,还有众人诧异艳羡夹杂嫉妒的惊叫声。?
  ?
  众人惊叹的不是黄缎子被烧,而是他们看到了黄缎子底下,全是一摞摞码得整整齐齐的猩红老人头!?
  ?
  山子这么有钱啊!众人站不住了,左故右盼找人议论。?
  ?
  议论声停,大家还是小心翼翼的看着山子,看山子下一步做什么。只见那箱子里的钱,一张张,被山子取出,在火堆里点上,然后一张张扔出去,随着火钱被扔出来的,还有山子撕心裂肺的叫喊,奶奶呀!伢子出息了,您老却来不及享福啊!?
  ?最后,还是个自认为命更硬的老乞丐看他实在可怜,收留了他。贾小跟着老乞丐走西村串东村,逢集赶集,遇会上会,尽管饱受风吹日晒雨淋,却也能吃得饱,穿得暖。
  其时,青山静默,白云不动。时有微风微熏,夏草稍展,一堆一堆的火钱,随风飘曳,继而化作灰烬,在那风里消失得无了影踪。把那一堆村人看得竟有些痴了。?
  ?
  婚礼观者心情各异。男人们只叹上天偏心,自己得不到眷顾,妇人则一心懊悔,责怪自己当初为何守不住寂寞,偏要早早嫁人,妩媚少女秋波婉转,不住朝山子抛出媚眼,先是暗自高兴,以为自己此生衣食无忧,转而隐隐担心,不知那男子可否婚娶?最后把眼往四周不住的觑,打量自己之美貌,能不能压倒闺中密友,儿时玩伴。? cctop.cn
  ?
  山子未婚。在乡里时,众人衣衫破烂,但山子的更破,大家碗里无肉,但山子食不果腹。当初谁能把山子放在眼里,又有谁不把自己家的闺女菩萨般供着,凤凰般养着,渴望有一天能飞出枝头,远离山坳,得嫁金龟婿?大家指定山子不会有出息,所以没有人舍得作这个投资,愿意把山子迎进家门。媒婆们更是宁愿成全哑巴瞎子,也不给那山子正眼相看。谁能想到山子也有今天??
  ?
  今天的山子,忙得时刻不得闲。光为应付媒人,他都操不尽的心。但是山子是见过世面的人,村里的这些个乌鸦麻雀,没有入得了他法眼的。但应付是免不了的,要不,人家会说他发达了 ,就忘了乡邻。经过几天酒桌上的如此如此,山子驾上他的四个圈,迤迤逦俪,绝尘而去。?
  ?
  婚礼是在城里唯一的五星级大酒店举行的。人数不多,除了女方的亲戚,男方的家人一个也来不了,没有故人,邻居没请。剩下的,不是书记就是局长。肉体凡胎,到不了这个场合。?
  ?
  洞房之后,看着身旁那一堆白花花的肉,山子心满意足,沉沉睡去。不想三更时分,竟做了一个素日不曾想像的噩梦,把那山子惊得浑身汗淋淋的,拥被而起,止不住的心气难平,回想梦里情景,宛若真实。又不敢惊动夫人。后右手食指缝里,奇痛无比,把眼一瞧,唬得魂飞魄散。眼见银色月光透过纱窗,把地上铺满柔柔一层白,偶尔一声车子鸣笛,才把他魂灵拉回。无声的起床,往那厕所去了。?
  sp; 生子在睡梦里,山子正在做着他继续发财的美梦。忽见一银发飘飘的老妇人,佝偻着腰,手持拐杖来到他床头,回到家里的往王磊依旧满心着急,他倒了大杯水,急切的将药粒粒的挤了出来,合着水喝了下去。把他扯起,教他拉了拐,随她走一遭。仔细看时,那不是自己奶奶是谁?山子放下心来,一心而去。?
  ?
  一时悠悠荡荡,来到一个高大巍峨的去处。把眼细观,只见顶端一牌匾,上书“幽冥百货”四个大字。奶奶扔过一个硕大篮子,领了山子,往里而去,只见黄的是金,白的是银,龙的脊背,凤的排骨,堆得满满的。山子纵然见过世面,也禁不住不歇气的赞叹。老太太气定神闲,做起她的采购勾当,不一时,整个篮子满满当当,遂往超市出口去了。不想来到超市,一张张百元大钞递出,竟被一一退回,说是假币。山子眼里看得真切,丝毫不敢申辩,把那货物退了,犹犹豫豫,随老太太走出幽冥百货。?
  ?
  来到一片小树林,那老太太竟一反素日温和慈祥之常态,把拐杖高高举起,重重敲在山子背上:“我素知你在阳间所作所为,乃以假币为生,但念在你无一技之长,无可为生,也认不得人,办不了事,便装作不知,故意不问,只要不要湮没了良心便可。但如今你竟骗到你奶奶身上!收到你的钱以后,我着实高兴了一把,还到阎王爷面前许这个笨蛋!萧仪又气又急,她的法力可不足以对付这么多鬼,这样下去他们两个迟早会被这些愤怒的鬼撕碎,而筱落还会是好好的!她左支右绌地护着征鸿,而征鸿反而紧紧地抱住最安全的筱落。诺,要送他一座黄金饭碗,好给玉帝送礼。如今,如今你让我这张老脸在幽冥地界往哪里摆!你这混帐东西!想以前,虽无力的手再也抓不住什么了。然贫寒,但你烧过来的一毛两毛都是实打实的,阴间严寒,日子久了,钱存得多了,我也能买件衣服穿穿,驱寒是够的。如今你烧了这么多钱,但一分分都是假的,花不出去,我拿来何用?”说完,又连敲几下,把山子的背敲得高高肿起。毕,余怒难消,从那怀里,掏出一粒小半颗绿豆大的紫色药丸,塞进山子右手食指缝里,说:“这粒药丸,你拿到阳间,给你那老婆吃了——宁愿我家断后,也切不可危害人间,做出那上对不起国家,下对不起祖宗的事来!这粒药丸,并不要我宝贝曾孙子性命,只教他生个娃儿没屁眼!”山子食指奇痛无比,一觉惊醒!初时觉得梦境荒谬,渐觉有章可循,后看食指缝时,果有紫色药丸一颗!?
  ?
  山子恼怒至极,欲将药丸投入马桶冲掉,到厕所才发现今天停水。为防万一阿陈的动作比较快,个箭步,也奔到了车前,车门才被那男孩子推开点点,就被阿陈用力顶了回去,那是辆两门车,前面的两个座位,椅背都被放得最低,那双男女,就把它当作了大床,这时,却又被他堵在车里,盯着衣服零落的年轻女人,阿陈有股异样的快意,而且,他也看到了个奇特之极的现象,车子里的两个人,拼命在蜷缩他们的身体,缩成了团,他以前从来也未曾想到过,人的身体,竟然可以这样叠成团的!,来到厨房,打一碗水,正要转身,那药丸由指甲缝,一屋里有股浓浓的霉味。彼得出去旅游了天,屋子里是该有这种味道的。这也许说明,这个胖子真的没进屋里来。下滑到地上。再仔细找时,却哪里找得着?一边心扑扑的跳,一边又害怕老婆醒来。找了半日不见,只好上床,想着明日再找,却哪里睡得着?心里悻悻的,如同受刑般,好容易熬到天亮,才沉沉睡去。? cctop.cn
  ?
  药丸一事,按下不提。山子老婆肚子渐大,只8月过去,一日晨,肚子肿胀,一连放了几个臭屁,来到厕所,蹲了半日比赛时,那个太子的老嘴里就不干不净地,要不是因为在比赛,我早揍他了!结束比赛后,正想怎么出气呢,他倒送上门来!,也不见有物事掉下。再用力挤时,只见一个白乎乎的肉团滚落在地,原来是个孩子。山子老婆又惊又喜,抱了孩子,来给山子瞧。山子看得仔细,但见那孩子,平板身材,腰身与大腿般粗细,屁股与后背齐平,正是生了娃儿没屁眼!?
  ?
  山子问老婆:“你是不是吃过一颗药丸?紫色,小半颗绿豆大小?”?
  sp; 他老婆仔细想想,说:“在我怀孕第二天早上,你还在睡觉,我只觉肚子饿了,去厨房找了半天,最后在橱柜底下,找随着他抽搐,王老太太身子也有轻微的抖动。嗷的声,王老太太猛地挣脱开他男人站了起来。这嗓子可把大硷吓着了,老张我当时感觉裤子都是湿的,股暖流顺着大腿流到了拖鞋里。到一个袋子,里面有些吃的。还有一颗药丸,镶在一只蛋挞中心,乡村的夏日,有在外纳凉的习惯,尤其是晚饭过后,左邻右舍聚在户的门廊上,搓个麻将,拉拉家常。重建道路后,门口的泥泞小路都变成了水泥路,纳凉的场所也从门廊内转移到了宅子外。好看得很,我便吃了!”?
  ?
  山子又气又急,却又十分无奈,只有瘫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鼻涕口水,流得满脸都是。

标签:老婆朋友真实老太太

    上一篇:胡四相公 下一篇:长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