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李老爷的马童

李老爷的马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在我村南侧前行二十里,有一个在全国甚至全世界都闻名的地方——外八庙景观之一朝阳洞。

朝阳洞建在一座连绵不绝的大山上,洞口向西开,从洞口进去,两边依序排列着八百罗汉,据说只要你按照顺序从前向后查,查到你年龄位置的罗汉,他脸上的表情就代表了你的一生,十分的灵验。

快到洞的尽头右侧,有一扇被锁的严严实实的大铁门,传说从此门下去,要很久才能到达一个平台。从这个平台开始,每一层代表了一层地狱,一共十八层。

*时有几批年轻人不信邪,带了许多装备想要揭开这个神秘的面纱,彻底破除封建迷信,不过只要是下去了的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最后当地有关部门用铁门永久地封住了这个传说。

到了洞尽头的出口,临山突出一块百十平米的大岩石,岩石上有很多深浅不一的山洞,每个山外面,是沉沉的黑夜,黑得发不可收拾。再远点,星星点点的灯火像是精灵微张的眼睑,从这幢郊区的楼房往外望去,它们更显得遥不可及。洞都供着许多佛像。 cctop.cn

我还是在初中刚毕业时和几个同学一起去过一回,各洞供奉着哪些神仙有些印象模糊了,只记得有一个里面供的是观世音菩萨,好多人都去求子嗣,甚是灵验。再有就是介绍十八层地狱的图画了,相当详尽,人在世间犯了啥罪过到阴间受啥惩罚一目了然,画面上的阎罗、小鬼、牛头马面等人物画的活灵活现,使人即使只看过一次都能铭记终生。

朝阳洞门外进口处,供着一尊身披盔甲的佛像,栩栩如生,他就是当地人尊崇的李老爷,他的出处我没有印象了,只知道当地人都把他视若神明。他的旁边有一匹白马,"陈小彤"护士叫道。马的旁边站着一个牵马的书童,李老爷、书童和马都比现实中的高大,游人只要爬过山腰就能看见,的确是光照八面,说不出的威风。

传说自*开始,山上洞里的香火尽断。山下地里的青苗每年春季都会一夜间少了不少,满地的马蹄子印,可几年来谁也没见到有马吃青苗。

有天夜里,村里组织了一批人彻夜等候,终于在凌晨时分,看见一匹白马脚踏虚空,从山而降,吃了大约一袋烟功夫,又见一古装书童从山而降,嘟囔着将马牵走。

埋伏的人大气没敢出一口,有胆大的悄悄摸上山去瞧,看见山洞门口佛像李老爷战马的嘴边还有未咀嚼完的青苗,上去的人连滚带爬下了山,回去后也没敢将此事说出,从此青苗丢失就成了无头公案。

八十年代的某年春节,来此上香还愿、瞻仰、旅游的人山人海,其中包括了我村内金某(化名)等三人。金某三人一路上说说笑笑陆墓毒气不足为惧,但海墓毒气却是杀人于无形的第暗器。,来到洞口前,看他望着牡丹枝头日渐饱满的花蕾时,神情专注地教人感动。见了李老爷和他的书童白马,于是停止前进,在此照相留念。

“到了将近天亮时,我觉得体力恢复差不多了,就主动的告别老大爷。哎!你们看看这个书童象我吗?”金某站在书童旁边做了一个姿势边等着照相边问他的同伴。

“别说,有几分神似!”另一个同伴附和着说。

正在调焦距的同伴在照相机里惊讶的看见,相机镜头里只见一个人牵着马站在那,赫然是金某,他急忙抬头观望,见面前金某靠着书童站立,不禁自嘲地笑了笑,心说看花眼了。

“我要是能站着多好,省的天天被老师逼着念书、家里看着、写那没玩没了的作业,这多威风,还有这多人的朝拜,嘿。。。。”

金某笑着说。 cctop.cn

三个人说说笑笑买票进了山洞,其中照相的同伴在进洞前回头看了一眼,看见李老爷的佛像仿佛在掉转头看着他们,目光依稀停留在金某身上,他紧忙抢身走在了最前头,未等验完票立马跑进了洞口。

春节后开学不久的一天先说狗。小区里的人都爱养狗,而且都爱养狼狗,后腿站起来比人还高。我有个朋友叫大炮,他们楼下养了条小狗,才个月大,非常小,叫黑子。他就欺负人家,天天看到那条小狗就吓唬人家,追着人家到处跑。中午,学校组织全体初三班的学生去部队参观军演,四个班一百多学生在各自班主任的带领下,排着队浩浩荡荡的出了学校大门。学校离部队大院的距离不到一公里,经过一个大上坡下坡再走几百米即到。

就在队伍最后一个班到达坡顶部时,忽然从坡东南侧的胡同里窜出一条浑身雪白的大狼狗,毫未停顿直接向行进的队伍扑来。就在大家愣神的瞬间,大狼狗已经一口咬在了队伍中金某的腿上,然后转头跑进胡同消失了。

带队的班主任立即做出反应,派出几个个子高、身子壮的同学进胡同找狗和狗的主人,自己带人赶紧将金某送进卫生院打狂犬疫苗,其他人跟着前面的队伍继续前进。

在卫生院清洗消毒打完疫苗后,班主任带着两只每隔一周再注射的疫苗和金某离开医院,来到大坡顶上,正好遇见刚才派出又辆出租车停在了黎末希的身侧。去的几位同学,他们的回答让班主任大出意外。

“老师,我们顺着狗跑的方向进了胡同,这是个死巷,有九户人家,每家我们都去问过了,没人养也没人见过这条白狗!”

“怎么可能呢?”老师说道。

“确实是,老师!我家就在这胡同里,别几天内,斌子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过似乎大强的失踪没有被人发现,尸体也因为隐藏得好没有被寻找出来。他悬着的心,渐渐放下。说那大只了,小的也没有一家养的!”

另一个学生说。 cctop.cn

看着学生言之凿凿的表情,班主任叹了口气,看来这三只狂犬疫苗的费用肯定是自己掏腰包了。于是挥了挥手,带着几个学生去看军演了。

(事后调查:从这个胡同上山向南十几公里,就是朝阳洞的西山坡。应该是一个笔直的方向。)

在老家农村,被猫爪狗咬的事简直在普通不过,经常会发生,谁也没有太在意。金某第二周在班主任的催促下打了第二针,第三针时间一长,他自己早已把这事忘到脑后,其他人更也就无人问津了。

离金某被咬三个多月,距金某上朝阳洞正好半年整这天,学校马上面临高考,初三年级的各科测试一次连着一次。上午十点半,金某交完试卷出来,操场上已经有了大批的学生,大家三五成群正在纷纷议论着考试的内容。

金某四下打量一番,看见西南侧墙角单杠上的好友王小军正向他招手,立即举手回应,笔直走了过去。

到了单杠下,王小军刚要问金某考的咋样,忽见他两眼发直,冲着单杠下的沙地直直倒了下去。

王小军急忙从单杠上跃下,叫上附近几个同学,一起把趴倒在地下的金某翻了个个。

只见金某浑身僵的笔直,嘴角全是白沫,脸色铁青,双眼紧闭。 cctop.cn

“金某!”

王小军一边掐人中一边高声叫他的名字,附近早已有同学飞奔去把班主任叫了过来。

班主任闻讯跑过来时,金某正好睁开眼睛,班主任一颗悬着的心刚放下一半,忽见金某猛力推开扶着他的王小军等人,发力脱掉自己的上衣,然后向狗一样忽地蹲在地上,嘴里发出逼真的狗的低声嘶鸣。

“狂犬病发作征兆!”

班主任的心又提了起来。

“快,快!快按住他!”

班主任大声叫道。 cctop.cn

未等王小军等人靠前,金某已经低声嘶鸣着手脚并用向南墙方向“跑”了过去。

不等班主任追字出口,王小军已经一马当先追了过去。

金某在一路的尖叫声中,撞倒了几个拦在他前面或站在他前面的同学,在操场上一百多双眼睛注视下,飞快地就到了南墙根。

南墙外面是山脚,上了山顶,再翻过几座山,就能到达朝阳洞。在这几个山脚下,没有人烟。

金某奔到墙角下,身子往起一挺,毫不费力“嗖”地一声就越过了两米高的学校围墙,围墙竟然没碰到他一片衣角。

班主任、王小军以及所有看到此幕的同学全部目瞪口呆,有的学生小声议论。

“我*,这是谁啊,这麽厉害,当下我跟着我爸爸去了案发现场,当我看到李芸的尸体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两米多高没助力就过去了,真厉害!”

另一个痛苦的声音说道。

“我还准备拿跳高当加分的本钱呢,这下歇菜喽,再练也赶不上他啊!”

。。。。。。 cctop.cn

在众人纷纷议论声中,大家回房间后,她给奶奶打了个电话,提起了这事,奶奶说这个剧团是她的个得意门生介绍的,应该错不了。全都期待着、幻想着金某箭步如飞奔上山顶的场面。

等了两分钟,没有一点动静,王小军从旁边的阅览室搬来一把椅子放在墙下,站在上面向墙外面望去。

山脚下、荒地里一眼望去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

“人呢?不会消失了吧?”

王小军边遐想边发力攀上了墙头,向墙下望去。

只见墙下面,金某双腿弓着、两只手蜷着面朝上躺在地下,旁边一块石头上血迹斑斑,散落着几颗牙,金某满嘴是血,已经被磕晕了过去。

众人七手八脚把金某送进了医院,经过简单的包扎,打了两针镇静剂,金某昏昏沉沉睡去。班主任打发一个学生去金某家里找他的父母,安排王小军和另三个同学在床前守候,自己赶回了学校向校长汇报这一突发qing况。

校长十分重视,立即和班主任一起赶到医院,与闻讯赶来的金某父母共同找到院长协商治疗事宜,院长表情沉重。

“你们要有思想准备,金某现在的症状完全符合狂犬病发作的征兆,治愈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就在众人讨论的热火朝天时,听见病房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 cctop.cn

金某不知啥时候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的同时立即翻身跃起,王小军一把没抓住,连忙喊醒正在打盹的其他三名同学,四人一起围堵要把金某按回到床上。

金某见从门口出去的可能性为零,于是曲着身体手脚并用和几个同学在几个病床上下蹿来爬去,折腾了两分钟,金某从床下钻了出来,一头撞向跟前的一扇窗户。

在玻璃门框破碎的声音中,金某从窗外地下爬了起来,躲开校长和父母的拦截,冲出医院大门向学校南侧大山的方向跑去,众人一起在后面追赶,形成了一个后面一帮人狂追、前面一人手脚并用在地上猛蹿的独特场面。

很快,金某已经奔到山脚下,开始上山。

后面的“追兵”经过长距离奔跑已经拉开距离,跑在最前面的是王小军和班上的体育班长,后面是其他学生,在往后是医生护士和班主任及金某父母,校长和院长已经被远远抛在了最后面。

王小军和体育班长奔上山顶,一边两手放在膝盖上猫着腰大口喘着粗气一边四处寻找金某的踪迹。

“在那!”

体育班长用手指着前一个山坡。 cctop.cn

“跑的太快了,估计咱们是追不上了!”

王小军叹了一口气。

就在医生护士班主任及金某父母都爬到王小军所在的山顶时,金某已经到了第二个山顶。

他半蹲在那,向着朝阳洞方向大吼了一声。

“呜。。。。。。。。”

这个象狼一般的嚎叫声在山谷间回荡,连绵不绝,震耳欲聋。就在大家目瞪口呆之际,忽然从朝阳洞方向传来一声马嘶,接着一匹白色骏马在空中奔翔而来,眨眼间已到达金某面前,忽地打了一个滚,转眼间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大狼狗,冲着王小军等人所在的山头“汪汪”叫了几声,一抖身又变成了一匹白色的骏马。

金某直立起身形,回过头向这边山头望了一眼,抬起手向大家摇了摇,象是在和大伙告别,然后掉头右手拽着马缰绳轻轻抖了一下,人和马慢慢升空,向朝阳洞方向奔去,转瞬间已不见踪影。

从金某吼声起至牵马升空,山上的所有人象被定身法定住一样,全部鸦雀无声、目瞪口呆,直至人马消失,金某的母亲才回过味来,喊了声。

“我的儿啊!” cctop.cnsyb我和纪劲知道了故事的始末,纪劲也开始相信这个村子邪乎了,但还是忍不住问:"张太太为什么不害死全部张家的蓉?"hwy.com

人就直挺挺后仰,晕了过去,其他人有的揉了揉眼睛,有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当夜,沉浸在悲痛中的金某父母直至凌晨还在抽泣。忽听院内一声马嘶,跟着屋里凭空一个旋风过后,金某一身古装,跪倒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

“爸爸妈妈,孩儿再后来,我直没见到田海,田海的母亲报了警。警察调查后,确定田海失踪,我向警方提供线索,称圆规兄弟带走了田海,他的失踪定和他们有关,但警察却称圆规兄弟有不在场证据。虽然同事们把音乐关了灯打开,那个角落里什么都没有,他们问我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好,我说没事没事。虽然心里很害怕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排除了嫌疑,但强大的舆论压力还是指向了圆规兄弟。春节时去朝阳洞游玩,被李老爷看上,已经在李老爷那做了书童,不能在您们跟前尽孝了,您二老不要悲伤,这是我的宿命,早就安排好的了。二老保重,我以后没事会经常回来看您们的!”

说完,金某身形一转,屋子又起了一个旋风,跟着金某就消失了,留下了面面相觑的金某父母。

(注:事后学校立即报警,警方进行了大规模的排查,不过金某自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哪位看客以后有时间去朝阳洞游玩,一定要去看下那个牵马的书童,据说他长的和金某一模一样。)

标签:妈妈爸爸

    上一篇:毒蛇索命的故事 下一篇:鬼有三技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