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阴阳眼之劫

阴阳眼之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如初的家人最终失望而归。王雨芸一出生,母亲就因为难产而死。父亲乍一闻消息,便发了疯,撇下刚出世的雨芸不管不问,此后再没有音讯。雨芸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便只有外祖母刘氏,也是刘氏将雨芸从小到大抚养成人。
???? 刘氏年轻时拜访过名师,于武术、玄门法术诸类颇有造诣。雨芸自记事起便跟随刘氏习武,刘氏对雨芸十分疼爱,平日里大都依着她,只是有一点例外:天一黑,刘氏就不许雨芸外出玩耍,寸步不离的看着她。雨芸到了上学年龄,刘氏便每日早送晚接,来回折返数里山路,无论冬寒夏暑,从未有一日差池。这样一晃十八年,雨芸每日由刘氏接送,竟从未有独自走过一次夜路。
???? 雨芸眼看就到十八岁生日了,出落的漂亮大方,犹如出水芙蓉。有一天,雨芸约了朋友出村游玩,由于贪玩,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朋友都陆续到了家,只有雨芸家最远,她一个人走着,越走越觉得诧异。雨芸从小在村里长大,村子附近的路雨芸最熟悉不过。可是眼前的路却阴森森的,她来来回回转了好几个兜,还是回到原地。正纳闷,却见隔自己不远,有一个白衣人,蹲在地上小声呻吟,可能是崴伤了脚。雨芸心想,“能有个人做伴,一起找路也好。”便走过去,叫声“朋友”,伸手去扶那人。那人抬起头,露出一张脸,没有一点血色,惨白的像张白纸,突然从嘴里吐出一股迷烟。雨芸全没防备,中了迷烟就晕倒。那白衣人“嘿嘿”干笑两声,伸出舌头,越来越长,原来是一只勾魂鬼!眼看舌头就要伸到雨芸嘴里,突然一声清叱,就像在勾魂鬼耳边响起个焦雷,舌头被桃木剑一剑劈成两段——果然这是烫手的钱,所以才换了只包?倘若真是那样——扬怀苦思冥想着。突然,他"啪"地拍了下膝盖。。这人正是心急火燎、四处寻找雨芸的刘氏。勾魂鬼痛的龇牙咧嘴,喝道:“本使乃阴司判官座下的勾魂使,今奉命来摄她魂魄,汝是何人,何故阻拦?”刘氏不待它把话说完,运起桃木剑,一剑凌厉一剑,劈头便砍。勾魂鬼被砍断了舌头,无心恋战,挡了两挡,化成一道黑烟逃走了。
???? 却说雨芸,多亏刘氏及时赶来,才未遇害。那迷烟过了药效,雨芸便慢慢醒转过来,只是身体十分虚弱。雨芸想起当晚发生之事,心有余悸,问刘氏是不是自己撞见了野鬼?刘氏只推说是村外流氓扮的,夜里出来吓人,被村民捉住了,给关在警局里。
???? 过了两年,刘氏寿寝,享年八十余六。村民念起刘氏生前为村里做了许多好事,合办了葬礼。刘氏下葬那天,村长见了雨芸,交给她一封奶奶在爷爷的墓前忙碌着,我则像只从动物园里逃出来的小猴子,在墓群里钻来钻去,不亦乐乎。信,并说这信是刘氏大去之前,再三嘱咐要我转交给你,她说这信里写的与你身世有关。雨芸谢过村长,含泪启开信封,见果是刘氏的笔迹。雨芸细看下去,越看越吃惊,看着看着,信未读完,已经泣不成声。
???? 原来,雨芸一出生便与寻常人不同。寻常人都是生的一双凡胎肉眼,只能看见眼前的事物。雨芸却不同,她生的是一双“阴阳眼”,能够观天象、看因果、推算生老病死,也就是传说中的“天眼”。凡人生了一双“天眼”,这可是犯了天忌,阴司判官怕他泄了了天机,因此多次差命勾魂鬼摄她魂魄。多亏刘氏法术高强夜里我的梦境中竟出现燎座坟墓,醒后直感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屡屡保护她周全。雨芸自小就特别怕黑,天一黑,就经常看见一些乱七八糟、不干净的东西,被吓的大哭大叫。刘氏便每晚用法术封住她的“阴阳眼”,这样一来,勾魂鬼就察觉不到“阴阳眼”的灵气,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后来雨芸渐渐长大,便将幼时的事情给淡忘了。本来,若是雨芸能过了十八岁一直平安无事,就能够自己掩藏“阴阳眼”的灵气,那时阴司察觉不到她,也就拿她无法。偏偏就在她十八岁生日的前几天,差点被勾魂鬼摄了魂魄,这样她身上“阴阳眼”的灵气再也掩藏不住,再加上刘氏大去之后无人保护她,阴司小鬼便纠缠不休,一定要捉拿了雨芸才甘心。
???? 雨芸这才真正明白自己的身世。她想,“姥姥生前一定是怕自己受了惊怕,才一直隐瞒没告诉自己,直到今天才用这般委婉的方法告诉自己,真是用心良苦。”她擦擦眼泪,跪在刘氏灵柩前,“咚咚咚”叩了三拜,暗暗起誓:“姥姥在天之灵保佑可是朴树却阴魂不散地找上了我。不久之后的某天夜里,我再次接到了他的電话,他像个孩子似的呜呜地哭着:"董瓷,你相信世上有鬼吗?"我,雨芸自幼随您老人家习武防身,如今已懂事成人,再不是昔日那个胆小懦弱的雨芸。姥姥放心,若还有什么鬼怪想要加害我,我就见魔降魔、见鬼杀鬼!”
??? 这样又过了许日子,雨芸像得了大病一般,身体一日比一日虚弱。一日走在大街上,忽然被一算卦先生拦住,说道,“姑娘,我观你脸色晦青、印堂昏暗,恐有劫难将至。”雨芸听了一惊,但一看那算卦先生稀稀疏疏几根白发,一绺草胡,是个干瘪瘪的瘦小老头,心想,“这人多是跑江湖的骗子,危言耸听,讹人钱财”,也不理睬,仍自走路。不想,那老者三步并做两步,赶到雨芸身前,说道,“姑娘,我辈乃修行之人,岂能因为怕姑娘怀疑就不顾救急之理。我观姑娘在今晚恐有一场大劫,愿为姑娘算上一卦,不取分文,姑娘可否信我?”如此一说,雨芸便信了几分,说道,“如此有劳大师。”那老者口中念念有咒,双手不停捻来捻去,额头也渗出汗珠。如此约莫过了近两个小时,才长叹一口气,喃喃道,“这卦好怪,算来算去,却总是对不上。”雨芸问,“有什么对不上?”老者道,“我推算出你不是寻常之人,一出生就犯天忌,处处逢灾、步步遇难,若不是有高人屡屡佑护,绝无幸存之理。只是…”雨芸问,“只是什么?”老者又说,“姑娘既有高人佑护,又每次都能余天叹了口气,他不好多加评论。平安过得灾难,也本该无今晚遇劫之理。可是姑娘眼下…”雨芸听毕,向老者盈盈一拜,说道,“大师真是高人。”她不愿提及刘氏大去之事,便说,“这都是我命里注定。只求大师能指点一条明路,雨芸感激不尽。”老者沉吟良久,说道,“姑娘,救人危难乃是我辈修行之人份内之事,本应义不容辞,”他长叹一口气,“可是天命不能违,就是神仙下世,唉…也只怕是爱莫能助。既然有高人能够佑护,姑娘还是回去那里吧。”雨芸见老者连连叹气,知道老者虽有心相助,却也无能为力,谢过他一番好意。心想,“阴司势大,今晚这劫我怕是难保周全,便是多了这位老先生相助,也只怕是于事无补,又何必好端端的连累人家?”又想,“若是真的做了鬼,就想办法逃出阴曹地府,做个孤魂野鬼。平日里只有姥姥最疼爱我,我就常守在她坟前,为她清理野草也好。”这般想着,便买了水果、纸钱。到刘氏坟前,祭给刘氏。
???? 天渐渐黑了,雨芸感觉身体越来越虚弱,又无处可去,心想,“大不了一死,能死在姥姥坟前,也很好。”半夜里,阴气森森,风吹得松林簌簌作响。雨芸恍惚看见前方有个白衣人,一蹦一跳,再细看、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不正是两年前勾自己魂魄却未得手的勾魂鬼!雨芸紧咬牙关,正想伸手拔出携带的桃木剑,却发觉浑身就像被人用了定身术一般,动也不能动。勾魂归鬼跳到雨芸面前,“嘿嘿”干笑两声,双手掐住雨芸的脖子,伸出舌头,越伸越长,一直伸到雨芸嘴里,又伸到五脏六腑,在五脏六腑里搅呀搅。雨芸大声苏青松回头看了眼,冷冷道:"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指的是李尧朝和汪大海。喊救,却喊不出一点声音,只感觉身上的她猛地回过头去,就看到了辆白色的轿车!它没有开大灯,只是驾驶室里面亮着灯,亮亮的,在无边的黑暗中极其恐怖。更恐怖的是,那个司机没有脸。他穿的是件白色的衣服,像孝服。双手紧紧抓着方向盘,身体微微朝前倾着,那张没有官的脸几乎贴在了车窗上,死死盯着潘萄力气和知觉被一丝一丝的抽走,眼看就要窒息。忽然一声清叱,一柄桃木剑自上而下劈来,将正在得意扬扬、全没防备的勾魂鬼劈成两半,化成一滩黑水。勾魂鬼一死,雨芸被吸走的阳气又重新回来,又被那人续了一口气,悠悠醒转过来。睁眼一看,不禁大喜,原来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姥姥刘氏!只是刘氏驻颜有术,此时青丝盘顶、脸上也无丝毫皱纹,就似返老还童一般。雨芸怯怯叫声“姥姥”,刘氏点头笑笑,雨芸心里一下子塌实了。
???? 刘氏说,“这里不安全,后面还有一众小鬼正在追拿你,你跟我来,我带你去一处安全的地方。”正说话,后面传来一众小鬼的叱喝声。两人跑了许久,渐渐把小鬼拉的远了,也听不见叱喝声,雨芸问道,“它们追不上了吧。”刘氏说,“不要停。它们不是寻常的小鬼,能跟在你影子后面。你一慢,它们就追上来了。”雨芸转头一看,果见自己的影子像是被什么追赶似的,拼命的跑。又跑了许久,见前面矗立一座白玉楼,精雕细琢、好不精致。刘氏上前敲门。门开了,门里走出一位衣饰高贵的夫人,后面跟着两名丫鬟。刘氏连忙拉着雨芸,叩头参拜,“干姐姐,救救妹妹!”那夫人见了刘氏,甚是欢喜,拉起两人,说道,“原来是妹妹。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这时,众小鬼也气喘吁吁追来,看见那夫人,连忙参拜。那夫人淡淡说,“都免了吧。”顿了一顿,又说,“你们回去告诉判官,就说刘氏和这位小妹妹要在本宫舍下做客,本宫十分欢喜。要是它们不小心犯了什么过错,都由本宫担着,让他来捉拿本宫便是。”领头小鬼战战兢兢、说道,“刘氏和这个小丫头触犯阴司律法,又杀了勾魂使大人,我们若不将她俩捉拿归案,判官大人怪罪下来,小人们吃罪不起。”那夫人冷冷道,“本宫多日前就曾传话给判官,让它消了“阴阳眼”的案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想是那勾魂使贪功,想摄人魂魄不成反挨了刀子,是它自己咎由自取,与旁人无干。你们回去就说这话你只要给我爸安排个省级职位就可以了,比如省税务局或者公商局什么的。那样我爸爸就有权力给他们安排职位了。其实这切都是为了我们今后的家。爸爸现在收了别人的钱,分也没有用的,所有的钱都将带到我们的新家中。这真是两全其美的事。所以我特意告诉你。好了,就说这些。吻你!吻你!吻你!请速回信!是本宫让你们说的,判官就不会怪罪你们。”众小鬼诺诺称是,悻悻退去。
???? 那夫人领着刘氏和雨芸进了屋,分主宾座,丫鬟上茶。那夫人道,“妹妹的事,就是我这个做姐姐的事。我若去央求哥哥,他平日里对我虽然十分疼爱,却从不让我过问阴司执政。”沉吟一会,笑道,“也好,我有好久都未去看望老母亲了,不如今日就去她老人家走走。母亲的话,哥哥总是要听的,这样事情不就十拿九稳了?”雨芸听了,连忙拜谢。那夫人拉她起来,笑道,‘小妹妹,也是你命里有福气,寻常人是见不到我面的。人们都叫我“阴娘娘”,也有人叫我“阎姬”,这"是你说过把我当成朋友的"这时,天空划过道闪电,我看清了他的脸,那是张漂亮的脸,而他的脸上却写着悲伤与孤独,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的伤心"是你说过的"阴司的阎罗钟馗,就是我亲生哥哥。这事既然是我插手,定能护你周全,你就只管将心放在肚子里。”雨芸想起小时候曾看过一出戏,叫“屋外风声时有时无,由于卿民感到伤处隐约作痛,所以时难以入睡。约过了十几分钟,他听见妻子匀地呼吸着,似乎已经睡着了,于是自己也静下心来,慢慢地?鸵朊蜗缌恕5牵驮谡飧鍪焙颍涿癖缓妥蛲硌纳艟蚜耍邢柑巧舯茸蛲硪逦负蹩梢钥隙ㄓ兴判⌒牡夭仍诙ヅ锷厦妗G涿窳⒖逃酶觳才隽松肀叩牧跸悖胩嵝阉⒁猓幌氲搅跸闳葱∩祷傲耍何姨?hellip;。接下来俩人谁都不做声了,他们仔细地听着那声音,那种脚步声在顶棚上忽隐忽现又飘忽不定,夫妻人都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钟馗嫁妹”,那个扮钟馗的戏子穿着大红袍子,舞得好生鲜艳。
???? 约莫过了两个小时,那夫人终于喜孜孜的回来,说道,“哥哥应允了,”说着拿出两粒丹药交给雨芸,说道,“这是哥哥赠你的丹药,他已伸出手将咖啡送到嘴边,末了又用那种冰冻过的眼神瞟了我眼,这种眼神似乎包含了很多很多,透过丝无奈与苦。你和水服了,回到阳间就会封了你的“阴阳眼”,阴司也不在为难你。”刘这种字眼算是文雅的,不堪入目的那些被我尽量用书本遮住了。氏和雨芸又再拜谢。
???? 却说雨芸睡在刘氏坟前,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她分不清梦中是真是假,只觉得身体康复了许多。她在刘氏坟前叩了三拜,转身离去。正忙赶路,见远远走来一人,正是昨日为她算卦的老者。老者见了雨芸,松了口气,说道,“我今早寻不到姑娘,生怕姑娘遇上意外,好生懊悔。”雨芸拜谢。老者又算了一卦,喜道,“恭喜姑娘,幸得高人相助,大劫已过,今后也都平安无事了。”又道,“我有一言赠予姑娘,可为姑娘指引迷津。”雨芸忙道,“大师请讲。”老者朗声道,“广行善事,厚积阴德。”雨芸听了,又再拜谢。老者哈哈一声长笑,缓缓远去…

标签:朋友姐姐哥哥妹妹

    上一篇:秦中墓道 下一篇:冥间是什么样子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