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幽冥血池

幽冥血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清晨的阳光透过层层的薄雾,照射在这个山间小村子,偶尔几声雀鸣,反倒称托出山村的宁静。只是,那林立在村口的一百多座墓,与山村的宁静格格不入,看着心里总觉得别扭!?
  ?
  周君目前就是这种感受,特别是在山间迷路不得不露宿一晚过后,好不容易才遇到个村子,却感觉怪怪的!村民们对他的到来也没显示出太大的热情,只是随便招呼了一下便各顾各的去了。?
  ?
  周君想找个人问问出去的路,可是竟没有一个人理他,都只是在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后便走开了。?
  ?
  “看来这个村子不太欢迎外人!”周君这样想道。?
  ?
  接着,他发现了一件怪事:这个村子虽不大,但从布局及房屋的多少来看至少应该有二百多村民的,如今却只看到二三十人在村里活动,其他的人都去哪儿呢?这一路来他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人啊!难道说和村口的一百多座墓有关?一想到坟墓,周君不由打了个冷战,这个村子有点邪门,若不是迷路了误闯,打死他都不会进来的!?
  ?
  正在周君百思不得其解时,忽然地动了一下,起初还以为是地震,但就那一下过后,一切又恢复平静。然而,更令他吃惊的还在后头,在地动之后,村子里便空无一人了,那些村民怎么了,去哪儿了?没有能回答他,因为整个村子就只剩下他那猫上前步,戴熊就后退步,那猫嘶叫的声音让戴熊的心里阵阵的发毛。戴熊被逼到阳台上,那猫还是步步紧逼,在这样下去,自己就只能跳楼了。他抄起扫帚向着黑猫打去,黑猫闪过了,黑猫渐渐的发生变化。一个人,那些村民就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
  周君只觉一股凉意从背部升起,心里忽然直发毛!双腿不知何时已开始向村外迈,而且是一路小跑,忽然,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头栽了下去,顿时失去知觉……?
  ?
  迷糊中,周君感到眼前有火光在飘浮,耳边似乎还有人在说话,只是他听不太清楚。他努力想睁开眼,眼皮却出奇地沉重,但意识在慢慢恢复。他渐渐记起了自己好像是跌了一跤,然后撞到了一块石头,石头?周君只觉从额头传来一阵剧痛,差点儿叫出声来。这一痛却令他能听清周围的人说话,令他惊爱爱不愿意显示自己的胆怯,她被天猫拉到了这扇门前,回过头去,班上那些自称胆大的男生竟个也不见了。讶的是他们讲得不是中文,而是爪畦一带的土语,幸亏前年才去过爪畦出差,多少能听懂一些。?
  ?
  “天神的启示就快到了,这人来的正是时候!”?
  ?
  “昨天的祭祀被搞得乱七八糟,还好他们中有三人已掉入血池,天神已经惩罚他们了!”?
  ?
  “还有一人要尽快把他找出来,免得又被他破坏了!”?
  ?
  “是!明天是天神出世的日子,不能有差错的!”?
  ?
  ……?
  ?
  谈论声渐渐远去,周君听到这里心中大惊,什么祭祀?莫不是要把自己当作祭祀品?天啊,这是在哪里!周君微微睁开眼,用眼角扫视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间巨大的秘室。为何说是秘室,因为四周没有窗户,而且直觉告诉他这个不是村子里的任何一间房屋。室内没有柱子,显得十分空旷,壁上隔一段距离便有一支火把,虽然看起来整个室内秘不透风的样子,但一点也不觉得气闷。这时,耳边又传来脚步声,周君连忙装作依然昏迷。?
  ?
  来人到了周君的身前,便在他周围摸索,好似在找什么。周君心中大奇,他在找什么?为何要等其他的人离去才来找??
  ?
  “奇怪!怎么会没有呢?”那人轻声自语。周君听得明白,对方讲的是中文,这么说来便应不是这里的人了?难道说是适才他们口中所说的“还有一人”??
  ?
  “你在找什么?”周君在对方遍寻不着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道。那人立刻吓了一跳,触电一般弹起,接着周君只见一道亮光闪过,一把匕首已到他脖子处。?
  ?
  “你不是这里的村民?”那人忽然又把匕首收起。周君惊出一身冷汗,“当然不是,我只是路过,然后就莫明其妙地来到这里了!”?
  ?
  那人凝视周君几秒钟后,叹了口气:“你还真是背,什么地方不好过,偏要路过这里!”周君坐了起来,苦笑道:“你以为我想啊?谁叫我在山中迷了路稀里糊涂就来到一个村子,刚才发现不对想溜便摔了一跤,然后就到这鬼地方了!”?
  ?
  那人道:“所以我才说你背,你来的这个地方是个迷失的村庄,而现在则是在村庄地下的一个巨大墓穴中!”?
  ?
  “迷失村庄?巨大墓穴?”周君像是在听天方夜谭。?
  ?
  “先别说这么多,赶快离开这里,我把他们引到偏室去了,但不知能骗他们多久!”那人又开始找起来,周君不由问:“你在找什么?”?
  ?
  “出墓的秘道,我三个朋友想必已从秘道中安然离去了!”周君闻言心中一动,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但是一闪即逝,没有抓住。?
  ?
  那人却忽然一喜:“找到了!”周君闻言,只见那人在他身旁的一个八角形标志上抚摸,接着猛地按下中心一凸出处。?
  ?
  “轰!”?
  ?
  整个墓室开始摇晃,周君立刻想起来这里时感到的地动,接着他又想到一件 事,忙脱口而出:“不要!”?
  ?
  两人脚下一空,坠向地底深处……?
  ?
  “哗,哗!”?
  ?
  周君二人落入水中,不,应该说是血中,因为周君在落下时闻到了一股强烈的血腥味,而且还夹杂着恶臭,入水时第一个反应就是粘稠、滑腻。周君呛入几口血水,心中一阵恐慌,加之一片漆黑,顿时恶心地直吐,所幸血水并不深,大约只有半腰高。?
  ?
  “这下面竟是个血池!”周君听到那人也在,心中没有那么惊慌了。?
  ?
  “为何这里会有个血池?!”周君强忍恶心道。?
  ?
  “我哪知道!”那人道,“构造蓝图上明明画着下面是条通往墓外的秘道!糟了"对不、、起,我要回家。"陈明说完,匆匆从人身旁掠过,他紧张地抱着自己的公文包,跌跌撞撞走向自己家。,阿雪他们不知怎么样了!”那人说着便开始大喊:“阿雪!我是王岩,你在哪里?”?
  ?
  周君道:“你叫王岩吧!?”?
  ?
  “是!你有什么疑问?”?
  ?
  “没有!我只是想说我们这么大动静从上面掉下来,如果有人在岂会没有反应?”?
  ?
  王岩想想也对,自己太情急了,所以竟忘记这个简单的道理!周君抬头,虽然太黑,但是眼睛经过一段时间适应后,加上掉下来的地方尚有一丝光线透入,所以勉强能视物。?
  ?
  整个血池离上面差不多有五六米高的样子,血池的长宽由于太暗还不能分清,?
  ?
  “这里一定有出路的!”周君道,“如果说你那三位朋友从上面掉下来的话,没理由会没人的,除非――”?
  ?
  “除非他们掉下来时都死了!”这是王岩最不敢想的想法,但如今却不能不这么想!?
  ?
  周君正在思索整件事的前因后果时,忽然,他感到脖子上一紧,一只滑腻面且充满恶臭的手将他狠狠地勒住,令他几乎窒息!周君又惊又恐,偏又叫不出声向身旁王岩求救。完了,完了,想不到没被摔死却被人勒死!周君的意识渐渐开始模糊……?
  ?
  “呃……”周君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哼,接着脖子上的手一松,连忙大口喘气。?
  ?
  “你没事吧?!”王岩的声音响起,“我见你忽然没声了,便知有点不对,只是没料道这里还有其它人!”?
  ?
  “咳……会是……谁?”?
  ?
  王岩忽然“咦”了一声,因为就在二人谈话时被王岩从后背一刀刺进去的那人竟不见了!“这里太黑,兴许走掉了!”王岩心中这么想,但忍不住还是打了个冷战,只有他知道刚才那一刀是直刺对方心脏的,而对方竟在一眨眼间不见了!其实王岩也是没见到对方的,那纯属一种对身旁事物存在的直觉,直觉告诉他对方无声无息地不见了。?
  ?
  王岩下意识地在周围挥刀,都是空空的!?
  ?
  隔了半晌,二人才发现出了一身的冷汗。?
  ?
  “现在怎么办?”周君只觉心跳得很厉害。?
  ?
  “我们先朝一个方向试着走,然后再换一个方向!或许可以找到出路!”?
  ?
  二人立刻并肩选了个方向,走了大约二百多步后遇到了石壁,然后又从原路退回。这个方法虽然笨了些,但是在目前目视极差的情况下是唯一的选择。二人又换了个方向行走,如此在黑暗中来回了十几次,都是碰壁而回。最后,我向她打了个招呼,询问那老头的情况。女护士悻悻地说:"别提了,还能怎么样,自个用橘子自杀死了呗。害得我挨了领导通批,会儿还得去给警察录口供,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二人得出个结论:这个血池是圆的,所以无论你从哪个方向走结果都是一样!?
  ?
  周君不由靠在壁上:“看来是没出路了!”?
  ?
  “不对!一定有出路!”王岩坚定地道,“我那三位朋友比我们先一步下来,现在没在这里,说明他们已经在另一个地方!”?
  ?
  “话虽如此,可是我们依然被困于此!”?
  ?
  “这个时候我们必须保持冷静!”王岩道,“只有这样才有机会活着出去!”?
  ?
  周君忽然大奇:“为何你会如此的冷静?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早就慌了手脚!嘿!就像我这样!”?
  ?
  “可能是我以前当过兵的缘故吧!”王岩道,“在部队上学到的东西目前仍然管用!”?
  ?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一是打发时间稍作休息,二是缓和紧张情绪。?
  ?
  周君道:“有一点很奇怪,这里的人说的是爪畦一带的土语,他们为何会来到这里?而且还建造了这座巨大的地下墓穴?”?
  ?
  王岩想了想:“据我推测,还有一个工头的日记,初步可以断定这里的人信奉着一个教派,并且身心都被牢牢控制着!”?
  ?
  “他们口中曾提到‘天神’,还说什么‘出世’,这个天神到底是什么?”?
  ?
  “这个可能只有去问那些村民才知道!”?
  ?
  “咚!咚!咚……”?
  ?
  池壁内传出有节奏的敲打声,声音非常的细 微,若不是周君靠着池壁是绝对听不到的。?
  ?
  “王岩,你过来听听!”周君忙道,“好像有人在敲打池壁!”?
  ?
  王岩心中一动,把耳朵贴在壁上,果然听到了敲打声,难道说是阿雪他们?一想到这里,王岩的心中忽然很激动,如果真是他们就证明这个血池也并非完全没有出路,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在原地打转!王岩又惊又喜,立刻在壁上有节奏地敲打作为回应。可是,敲了半天过后,池壁内却再无回应。难道听错了?二人不死心,各自贴在壁上,希望能再次听到敲打声。?
  ?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总之二人感觉比一个世纪都要长,终于又让他们听到了敲打声。二人不由一震,连忙用力敲打起来。这回对方有了回音,与二人的敲打形成呼应。二人大喜,这回可能有救了,既然池壁后别有洞天,那么就算出不了墓也总比困在这里要好!只是这池壁不知有多厚,但能传递声音想来不会很厚。?
  ?
  “怎么办?!”周君道。?
  ?
  “要打破池壁肯定是不行的,只能找找看有无类似机关一样的东西!”?
  ?
  “你们想做什么?!”?
  ?
  一个微弱的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二人顿觉毛骨悚然。?
  ?
  “谁?!”王岩连忙搜寻四周,奈何太黑,一切只能凭感觉。?
  ?
  “刚才被你捅了一刀的人!”那微弱的声音道。?
  ?
  王岩立刻提高警戒,这人若真是刚才那人就太可怕了,在心脏部位中了一刀后居然没事!?
  ?
  “你要做什么?”周君充满敌意地打量四周,适才他差点儿被这个中了一刀的人勒死!?
  ?
  “这句话应该我来问你们!”那人道,接着连喘几口气。王岩没有回答反问:“你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
  那人咳了两声:“刚才我在暗处屏息听你们的讲话,原来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后来,听到你们敲打池壁想找出路,所以不得不出来阻止!”王岩冷冷地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
  那人似乎咳得更厉害了,“我是这个地下墓穴的设计师,相信我,不要试图离开这里,没"你真是个表演天才,杰克。"大床上,玛丽用乳房紧贴着杰克的胸膛赵羽婷打电话叫了份外卖,然后进浴室,打算边泡澡边等晚餐。她脱下职业套装时,发现后衣襟有点脏痕,于是打开柜子寻找干洗袋。,说,"石鸟,即替你哥哥报了仇,又甩掉零早就腻歪了的黄脸婆,还得到了我。这下,你可满意了吧?"有用的!”?
  ?
  “设计师?!”王岩道,“凭什么叫我们相信你?”?
  ?
  “这座墓穴整体由九个部分组成,都呈圆形,其中主室周围环绕着八个偏室……”那人侃侃谈起墓穴的构造,和王岩所见几乎是完全相同,只是那人所知更加详细!完了!王岩在心中叫喊:古墓的设计师都被困在这里,看来是没有出路了!周君同时也想到这一点,想苦笑一下却没笑出来。?
  ?
  那人又咳了两声:“我知道你们现在的感受,就如同三十年前的我一样,在我发现她们的秘密后,逃无可逃,最后只能来到这里!”?
  ?
  “三十年!”周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里除了血水之外,什么都没有,你是怎么过的?”那人言语中充满了无奈:“就是靠和你们一样被他们扔下来的人!”?
  ?
  周君听完一时还未明白,却听王岩苦笑道:“你不是以尸体来维生吧!”?
  ?
  那人道:“大约每隔一两个月,他们都会从上面扔下一个人来,而每年这个时候就会扔下九个!”王岩忽然很想知道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强笑道:“不错啊!一年还能享受一次‘大餐’!”?
  ?
  周君终于明白那人是靠什么生存了三十年的,顿时大吐特吐!?
  ?
  “吐吧!吐吧!慢慢你就会习惯的!”那人道,“说实话,我比那些被扔下来的人幸运多了,因为至少现在我还活着!咳!不过,可能已到尽头了!”?
  ?
  那人又呵呵一笑:“王岩是吧!你那一刀还真准!我早已适应了黑暗,竟躲不过你那一刀!只是我是个‘偏心眼’,所以你那刀只刺伤了我的肺!”?
  ?
  那人又是一阵激烈的气喘:“想不到我终究还是要死的!”?
  ?
  “慢着!”王岩道,“之前应该有三个人掉下来的,他们在哪里?”?
  ?
  “三个人?”那人道,“没有啊!之前没掉下来任何人,莫非――”那人话音一转:“莫非掉入了另一个血池!?”?
  ?
  “另一个血池?”王岩道,“究竟有几个血池?”?
  ?
  “一共有九个,和墓穴构造是一样的,分布在各个墓室的下方!可笑当时我还以为是用作地下水处理,借此来保护墓穴。”?
  ?
  “有什么不对吗?”王岩心中升起不详的预感!?
  ?
  “本来他们掉入任何一个血池都是没问题的!”那人道,“只是我在躲进来时做了手脚,把本应饲养在这里的魔鬼弄到别的血池去了,由于时间仓促不知放到哪个血池里!”?
  ?
  “魔鬼?!”周君刚吐完闻言不由道,“不会是那什么 天神’吧!”?
  ?
  “他们叫那东西‘天神’,可是它才是真正的魔鬼!”那人的声线忽然提高,“那些从上面扔下来的人就是用来喂它的!”?
  ?
  王岩、周君同时起了一身鸡皮,“那是什么?!”?
  ?
  “我不知道,我只见过一次它生撕活人的情景却是我一生中难以磨灭的恶梦!”那人的声音开始颤抖,显是在极力忍受心中的恐惧,“它有三只脚,头顶是秃的,耳后有几撮红色的卷毛!”?
  ?
  “夜叉!”周君脱口而出,“传说中的夜叉就是这样子!我在一些典籍中看过!”?
  ?
  夜叉?!想不到这些村民竟会饲养着一只夜叉――这传说中的事物!沉默半晌后,王岩忽然极度想见到阿雪,就算是死也要同她在一起,于是道:“你知道如何通向其他血池吗?”?
  ?
  那人没有反应,原来就在这时已经断气!王岩不由一阵长叹:难道说我和阿雪注定无缘在一起吗??
  ?
  王岩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试上一试,就算因此遇上那只饥饿的的夜叉(本来是喂它的尸体全让那个设计师吃了!)。王岩凭着自己的略懂一点的墓穴构造知识,竟然让他找到了机关,原来就在血池下面。此刻,二人正紧张地看着眼前的池壁。?
  ?
  池壁缓缓地退开,露出一个更黑的洞,从里面透出阵阵的腥风与恶臭。二人等待了良久,见没有动静,这才开启另一块池壁。如此这般用了大量的时间,终于开到了第六块。?
  ?
  “你说这次会否同前几次一样什么都没有?”周君感到手心在冒汗,因为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出现那只夜叉!?
  ?
  “我有种预感,这次是阿雪他们!”王岩坚定地说。?
  ?
  池壁退开,依旧是什么都没有,二人多少有些失望,也有些庆幸,还好什么都没有,总比遇到夜叉要好!现在只有两次机会,要嘛是阿雪他们,要嘛就是夜叉!?
  ?
  “还要不要试?”周君小心地说。王岩咬牙,用行动来说话。?
  ?
  第七块池壁正在退开,一阵腥风扑过,二人忽然打了个冷战,不详的感觉迅速占据心灵。紧接着,二人听到了一声低吼,那是长期在饥饿压抑下的吼声!?
  ?
  完了!二人心中同时不妙,是那只夜叉,这回死定了!?
  ?
  一团巨大的黑影夹杂着腥风冲了出来,二虽不能完全看清,但仍能感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威慑力!一只饥饿了几十年的夜叉被释放了出来,你说它会做些什么?王岩立刻拉着周君伏身于血水下面,虽然血水又脏又臭,但当时已不容他们计较了,或许这样可以躲过夜叉的攻击!?
  ?
  寂静,静得几乎连同心跳都停止了。由于二人藏身在血水之下,故而只能从水浪来感觉夜叉的位置。二人感到夜叉莫名的兴奋,那是摆脱束缚后的激动,夜叉在血池时乱蹦乱跳,搅起池水层层波浪。渐渐地,当它了现自己不过是从一个小笼子换到大笼子后,兴奋变成了愤怒,它将身体撞向池壁借此发泄心中的不满!?
  ?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王岩听到了他最想听却又是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声音――阿雪的声音。?
  ?
  “咦!怎么这里还有一个更大的血池!”接着自然还有阿松和阿林。只听阿松道:“谁知道!刚才太累睡着了,一醒来就有了!”阿林道:“会不会有出路?”?
  ?
  王岩心中在叫苦,原来早就把通向阿雪三人的池壁打开了,只是没想到这三人竟然是睡着了!现在把夜叉放了出来,看来是命中注定要如此的啊!?
  ?
  夜叉了出一声低吼,吼声中又再次充满了兴奋!阿雪三人还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逼进,依旧对新环境充满好奇。?
  ?
  “轰!”?
  ?
  整个墓穴开始摇晃,接着一道光线从上端射了下来。周君立刻联想到村民口中所说的“天神出世”,忙示意身旁的王岩。王岩会意,见夜叉被光亮所吸引,连忙与周君悄悄向阿雪三人身边移动。?
  ?
  阿雪正在惊奇上面为何会有光时,被王岩捂住嘴拖进另一间血池。周君同时捂住阿松和阿林,并悄声在他们耳边道:“我是王岩的朋友,跟我来!”?
  ?
  五人刚入血池,从光亮处便缓缓放下一只篮子。夜叉好奇地触摸了一下,然后爬了进去,接着篮子便向上升起。在篮子上升中,众人隐约听到从上面传下来虔诚的祷告声。只有周君听懂了一小半,大致是“恭迎天神出世”什么的。?
  ?
  王岩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笑意,本来一直紧锁的眉头也展开了,因为他看到了逃生的希望。这时,手心的一阵巨痛将王岩惊醒,原来是阿雪在不明情况下咬了他一口。王岩立刻捂着手叫道:“是我啊!王岩!”阿雪认出王岩的声音,先是一呆,接着又哭又笑地在王岩胸前捶打。“死王岩,臭王岩,吓死我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
  王 岩把阿雪拥入怀中,轻声道:“没事了!一切都快过去了!”阿松、阿林也认出了王岩的声音,众人能再次重逢自是悲喜交加!?
  ?
  忽然,周君叫道:“你们快看!”说罢指着光亮处。只听数声惨叫,那只有天下午放学后,张青和个平时最要好的小伙伴起来到村北头的个池塘边,拿着准备好的堆瓦片儿来打水漂。开始时,他们俩拿着瓦片儿用力地往池塘里的水面上掷,瓦片儿便打出个接个的涟漪,圈圈地散了开去............在他们俩玩得正兴致勃勃的时候,突然张青看到水面上冒出很多水泡泡,接着从这些水泡泡里钻出只只血淋淋的手来,而他们俩掷出的那些瓦片儿都被这些手抓住,并沉入水里。夜叉快如闪电般从篮子里跳出,并将靠得最近的两名村民撕碎!顿时,上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篮子从上空迅速掉了下多想用玫瑰花来抚摸你娇嫩的肌肤,让你无意的呻吟把我的心融化,多想轻撩你的耳唇,轻撩你的胸骨,轻撩你的眼睛和你的后背,让你的妩媚和风情把我的魂魄而收藏。来,王岩立刻奔到篮子旁边,用力拉了一下系篮子的绳子,发现系得很牢,不由大喜:“快过来,我们有救了!”?
  ?
  周君第一个赶到见状喜形于色:“不错,我们可以沿着绳子爬上去!”王岩道:“想不到误打误撞放出夜叉,竟然可以救我们脱困!难道说这便是天意?”?
  ?
  说罢,王岩又道:“嘿!只怕那些村民做梦也想不到迎接的不是‘天神’,而是‘死神’!”?
  ?
  “究竟怎么回事?”阿雪的好奇心又起。?
  ?
  “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总之,现在有只饥饿的夜叉在给我们开路,我们就快得救了!”周君一边说一边作势欲爬!王岩道:“话虽如此,还是要小心,夜叉可不会给你机会的!”?
  ?
  众人终于从血池里上来,有种重见天日的感觉,但也累得够呛。?
  ?
  “幸亏那些村民顾着逃命,来不及收起篮子!”周君喘着气道。王岩环视四周,依然是在主室,只是遍地都是残肢断脚,血迹斑斑,各种内脏洒落一地,唯独没有心脏,可能夜叉喜欢吃人心!恶心之余,王岩对夜叉的威慑力感有几个好事的老师拉过了试卷,低头看,果然有几张试卷的分数是被人故意改过的,如分被改成了分,分被改成了分改分的技术并不高明,仔细看,便可轻而易举地辨出来。到无比震憾!一只饿了三十年的夜叉尚且如此厉害,若让它吃饱岂不是威力无穷!还有,如果让它到了外面,死伤的人就不计其数了!想想都心寒,王岩开始后悔自己的一时冲动放出夜叉!?
  ?
  “大家休息好了吗?”王岩抛开心中杂念,现在自身都难保还想这么多干嘛??
  ?
  “阿林恐怕不行,他的伤较重!”阿松道。?
  ?
  阿林强笑道:“我没什么的,只是要拖大家后腿真不好意思!”?
  ?
  王岩道:“这样吧!我来背阿林!阿松还记得我们追兔子王下来时的那个洞吗?”?
  ?
  “当然记得!”?
  ?
  “那好!你在前面引路,然后麻烦周君把绳子拿着,我们就从那里出去!”?
  ?
  自从有了生存方向,王岩的脑子一下子灵活起来,指挥若定,众人的精神也为之一振。分配完工作后,众人便朝着目的地奔去。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反倒是随着众人的奔跑,所见到的残肢便越多!众人看着都心寒,想不到夜叉好杀成性,真不明白那些村民为何会把它当作天神来饲养!?
  ?
  “前面没路了!”阿松忽然停了下来,“通道被封死!”王岩脑中快速闪烁,“现在只有去抓一个村民来问一问!到时还要周君代为翻译一下!”?
  ?
  “没问题!多少能听懂点!”?
  ?
  众人又不得不回头转身,只是村民们似乎都藏起来。王岩心中忽然有个很滑稽的想刘赤水呆了呆,还有这说法?法:他们本来是参加兔子会的,没想到会被村民们当作兔子来打,只是,如今好像又倒过来了!?
  ?
  忽然,前方出现了一个村民,神情慌乱,口中还喃喃自语。周君道:“他在说‘天神发怒了,天神在惩罚我们’!”王岩把阿松放下,几个快步上前,还未到村民面前,他手中的匕首已到他脖子之上,这才看清竟是村长!?
  ?
  “出口在哪里?”?
  ?
  村长一脸漠然,口中仍旧只说那两句。周君一阵火起,“去他妈的天神!明明就是夜叉,还把它当作宝!”?
  ?
  周君是用爪畦土语骂的,村长闻言一震:“什么夜叉?!”?
  ?
  “夜叉你都不知?那你们怎会饲养它?”周君道。?
  ?
  “是天神的指示,我们饲养的是天神的宠物!”?
  ?
  “那谁才是天神?”?
  ?
  “天神就是――”村长说到这时,眼中忽然极度恐惧地看着众人身后。众人下意识地回头,只见夜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们身后。?
  ?
  如此近距离下,众人终于看清夜叉的模样。三只细长的脚,身材差不多有两人多高,秃顶,耳后有红毛,一切和传说中看看自己的,嗯,虽然位置也不是很正,但是是倒数第间,。可这个房间怎么说呢,床单也样是雪白雪白的,桌面上也是尘不染,看上去经过很仔细的打扫。的样子一样。此时此刻,它正睁大眼睛虎视着众人!众人心中一寒,虽未亲眼见识过夜叉如何杀人,但已胆怯了!?
  ?
  王岩将匕首反握在手,这样比较容易刺杀,然后道:“大家要小心,慢慢靠后,注意夜叉的动静,一有动静――各自逃命!”众人在这危机关头早已全无鱼儿叹了口气,"可惜,有的男人就是点不燃我的身体"主意,闻言马上照做。众人缓缓退至另一个通道口时,王岩突然下令:“跑!”?
  ?
  这时夜叉动了,快若闪电,三两下就到了阿雪的身后,王岩立刻反手挥出一刀,刀刺在夜叉身上竟然刺不进去分毫。情急之下,王岩把阿雪用力推向一旁,“走!”?
  ?
  然后 ,反身抱住夜叉,同它展开近身肉搏!但夜叉力大无穷,王岩根本不能与之相抗,可是,有时人身处绝境往往会发挥出超人的潜力!阿雪哪里肯走,站在一旁着急得直哭。周君不知从哪来的勇气,“他妈的,老子也豁出去了!”跳上前去加入战团。阿松看在眼里,一阵热血上涌,对阿林道:“兄弟,我先走一步!”?
  ?
  但是,夜叉的力量绝不是常人能比的,周君和阿松的加入非但起不了任何作用,反倒激起了夜叉的凶性!?
  ?
  “蓬,蓬,蓬”?
  ?
  三人又再次被夜叉甩到室壁上,阿松正好头部相撞闷哼一声便昏了过去。周君和王岩也好不到哪儿去,尤其是王岩受伤极重,嘴角处溢血,反观夜叉一点事也没有。这时,村长起身想溜,夜叉忽然反扑,一把竟将村长倒举起来。村长情急之下双手在空中乱抓,无意中让他扯住了夜叉耳后的红发,夜叉发出一声痛哼,双手用力一分,村长立刻被撕成两半,鲜血及内脏洒满一地。夜叉从地上一把抓起心脏放入嘴里,嚼得是有滋有味。?
  ?
  王岩心中一动:“刚才夜叉被村长扯动耳后红发竟会叫痛,难道说耳后是它的弱点?”王岩强忍疼痛跳向夜叉,同时对周君叫道:“帮我困住它几秒钟!”?
  ?
  周君此时早已杀红了眼,听到王岩叫喊,立刻冲向夜叉。王岩瞅准时机,匕首划过一道弧线刺向夜叉耳后。?
  ?
  “嗤!”?
  ?
  匕首直没至刀柄,夜叉痛得大叫,王、周二人被摔出去老远!?
  ?
  鲜血开始从夜叉耳后大量涌出,就如同洪水找到渲泄口一样,片刻夜叉身上已全是血,形状更加的恐怖!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出,夜叉受到了重创,甚至于是致命一击!夜叉发了疯似的在室内狂吼狂叫,众人不知它还会做什么。?
  ?
  渐渐地夜叉的痛叫变成了哀号,整个身形忍不住开始摇晃,然后,颓然倒地……?
  ?
  天蓝蓝的,太阳照在身上依旧很暖和。二百多个村民竟然无一幸免死在古墓之内,若非王岩机警,找出夜叉的弱点,同样也是难逃此劫!王岩在阿雪众人要追,出门来时,已经失去了她的踪迹,只得回来。的扶持下对周君道:“墓穴入口都用石块封起来了吗?”周君可能是众人中受伤较轻的一个,却也是体无完肤,只是在休息一晚后恢复得比其他人要好,尚能正常行动,所以在众人决定离开这里时,封墓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他身上了!?
  ?
  周君擦拭了一下头上的汗水,“基本搞定,想不到的是会有十几个入口!”?
  ?
  “若没有那么多入口,岂能在短时间内忽然消失!”阿林回忆起当时情景,仍觉不寒而!阿松由于头部受创到今昏迷,阿雪道:“我们还是赶紧下山吧,救阿松要紧!”?
  ?
  王岩再次望了一眼这个令他们毕生都难以忘记的地方,一个今后想起来都有可能做恶梦的地方。上天的安排真是奇特,有谁料到自己还有命走出来?连王岩自己都认为这是个奇迹!?
  ?
  这个世界本就处处充满奇迹,也许下一个奇迹就会出现在你的身边,不是吗?:)

标签:朋友吃人恐惧坟墓

    上一篇:棺材碰不得 下一篇:迷障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