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迷障

迷障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诗云:?
  自古富贵迷人心,?
  美人如玉试真金。?
  凡人不识警幻计,?
  十年寒窗付尘泥。?
  ?
  这首诗是前朝一个姓闻名远山的解元写的,说的是凡人往往被那世间的富贵色相所迷,以至失了心性,忘记考取功名的初衷,把十年寒窗苦读都付诸流水。诗中的“警幻”就是专司人间功名利禄的警幻仙子,相传她会在每个追求功名的人面前设一道障,只有跨过这道障的人,才能最终功成名就。?
  闻远山少年时亦是个才子,七岁能作画,八岁能诵诗,到了十五岁上,"老人"脱去伪装用的假发,咬着牙大笑起来,扭动肥胖的腰肢恶狠狠的舞动着。已经是经纶满腹。家里贫寒,寡母靠着一双手将他养大,把他送上私塾。私塾离家七八里远,临行前母亲紧紧握住他的手:“儿呀,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出人头地啊!”?
  那一年远山才十岁,对于“出人头地”的理解很狭隘,也就是考取功名脱离贫困赚取大把金钱从此锦衣玉食生活无忧。在私塾里,他是最用功的一个,无论寒冬酷暑,都能看见他伏在桌上孜孜不倦的身影。有一个特别寒冷的冬天,他穿着单薄的衣裳坐在房间里看书,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屋里连堆炭都没有,冷得跟个冰窟似的。他硬是坚持坐着,直到手脚僵硬。这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他一看,原来是一个李姓同窗。这人家中富裕,平时喜欢接济一些家境贫寒的同学。闻远山素不喜欢接受施舍,也就常常刻意回避他。但他却浑然不觉,依然对他嘘寒问暖。?
  “远山,你看这天气冷的!我想起你没有厚大衣,就给你拿了一件,还顺便给你带一袋炭。你千万别把自己给冻着了!”李生一边说一边跨进来。?
  “谢谢。”远山淡淡地说。心里却酸溜溜的:为什么人跟人的差别如此之大?为什么我要接受你的施舍?仅仅刘田臻听,到现在为止,他倒真的什么都明白了。他接过布娃娃看,原来眼睛里装着的全是荧光粉,难怪晚上会发出幽蓝色的光,他随手把布娃娃往沙发上扔。"痛死我了,痛死我了。"布娃娃里面装着喇叭和声控系统。是因为你比我富有吗??
  李生看了一眼他桌上的书和笔记,拍拍他肩膀说:“兄弟,你也该歇歇了,天气这么冷,坐久了血气要坏的。读书岂用急在一时?保重身体要紧。”?
  “多谢关心。”远山依然是淡淡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悦:“我这种状况,李兄你不会明白的,你从小生在富贵之家,又怎知道贫困的可怕?对于我们这样的穷人,考试是惟一的出路。我也只有拼命努力咯!”说罢也不再看他,又埋首书堆里去了。?
  李生摇摇头,叹了口气"请你等等!"鬼魂恳求说,"如果你愿意帮些忙的话,我的灵魂就能够得到拯救,还能够进入天国。在外面院子的大柏树下面,埋藏着只口袋--袋铜币,袋银币,还有袋全是金币。我是从伙盗贼那儿偷来的,然后跑进这座城堡将它们藏了起来。但是我刚把它们埋好,那伙盗贼就追上了我,并把我杀死了,他们还把我的尸体割成了好几块。但是他们却没能找到那些钱币。现在我们起去挖出那些钱币,你得把那袋铜币给教堂.再把那袋银币分给穷人,金币可以归你。这样我就能赎清我的罪孽,并能进入天国了。":“好吧,那我也不打搅你了。我先走了,你慢慢看。”?
  远山看着李生出了门,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燕雀又焉知鸿鹄之志!”?
  又过两年,远山十七,学有小成,跟一众同窗参加秋闱。随后连战连捷,顺利进入殿试。?
  与远山一同进入殿试的还有那位富家子弟李生。二人起行前一晚,李家在自家花园摆了上百围酒,遍请当地的乡亲父老。?
  远山看看骨瘦如柴衣衫褴褛的老母,又看看李家富丽堂皇的花园,暗暗在心里赌咒发誓:他日考得功名,一定要住上比这更豪华的房子!见李家婢女众多,一个个娇态撩人,不禁又想:若能当上大官,必定广纳美女,享尽人间艳福。?
  看官,这就是一道障。很多人都把考取功名作为攫取富贵掠夺美色的必由之路,却不知道富贵和美色往往可以使人马前失蹄,数年功夫一朝丧。?
  远山和李生抵达京师之后,在客栈休息了几日,只专心等待殿试。日子过得倒也快,一转眼就到了殿试前夕。这晚远山用罢晚膳后,早早就爬上了床,准备把精神养足,应付明日一大早的考试。岂料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还莫名其妙地心慌。窗外漆黑的天空中划过几道闪雷,他鬼使神差地披衣下床,走到李生房外叩门。?
  “远山?你不是已经睡下了吗?什么事?”?
  “睡不着,想出去走走。你去不去?”?
  “呵呵,是紧张了吧我开始为这篇作文写评语,但刚写了个字,钢笔就断莲水。我在纸上划了几下,还是出不了水,现在产品的质量就是差,下午刚灌的墨水,说堵就堵住了。我懊恼地握笔甩了几下,再试着写字,笔头上突然出其不意地滴下大滴红墨水,在白纸上溅开,像绽放了朵红色的菊花。?等等我,我换件衣服跟你一块出去。”?
  夜凉如水。两人走在大街上,街道两旁冷冷清清。?
  “我怎么觉得这街道好像跟白天有点不一样?”李生环顾四周。?
  “是吗?”他淡淡地应着,继续低着头想自己的心事。忽然心里升起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这天中午,我刚从复印间出来,个带着黑框眼镜的部门经理叫住了我。他塞给我个文件袋说:"去,把这个送到西美公司,定要亲手交给技术总监王含。"—那种感觉,非常微妙,像是突然之间发现了什么。?
  李生也发现了:“是乞丐!”路旁多了许多乞丐!而在白天,京城的街道上基本是看不到乞丐的!“难道,京城不允许乞丐们在白天乞讨,所以他们只能在夜间出来?好可怜!”李生走向一个头发花白,脸上皱巴巴黑糊糊的乞丐:“老大爷,我出来得匆忙,身上就带了这么点钱,都给您了。您回家去吧,夜里风大,别冻着了。”老乞丐接过银子,转动着浑浊的双眼,“咿咿呀呀”地向他鞠躬。?
  又走了一段虽然,此事已过多年,但每每有人提及,仍会让人不寒而栗。,去到一个明亮的所在,宫殿一般的房子前站着两个绿裙子少女。见到二人,上前一福:“两位公子,我家主人有请。”闻远山也不问主人家是谁,见房子富丽堂皇,点一点头就进去了。李生迟疑了一下,也只好跟着进去。屋内灯火辉煌,檀木椅子上坐着个白衣美女。怎见得是个美人?鬓堆乌云,蛾眉淡扫。肤若初春之雪,颊胜三月桃花。丰姿飘逸,宛然天成。?
  美人说:“两位公子请坐 。”又命人奉茶。奉茶的是两名穿鹅黄衫子的婢女,视之亦美。李生说:“深夜造访姑娘香闺,已是打扰。岂敢再呆坐用茶?还是告辞为是。”说罢拉拉远山的衣袖,示意他同去。岂料远山一点都没有要走的老板说看过他们的车,很过时了。摩尔问老板有没有打开车后备箱看看,老板口回答没有。听老板说车子是大概点钟左右,天已经黑了,可能是出去兜兜风吧。客栈老板没有给他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意思,挣开他的手:“李兄,人家小姐好心请我们喝茶,你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你平时不都是挺热情的吗?怎么今天扭扭捏捏像个大姑娘似的。”李生说:“不是我没有礼貌。我们两个大男人半夜三更的坐在这里,传出去对小姐不好。”?
  美人说:“两位公子不必争执,小女子请两位来,实在是有事相求。”闻远山说:“什么事,小姐请讲。”美人的脸红了红,低声道:“我素慕两位公子文才,有意招其贾木白无心欣赏这些,昨晚的诡异事让他心有余悸,与前几天发生的煤与瓦斯突出联系起,心中隐隐感到不安。虽然不是第次遇到此类事情,但夜路走多了,总有碰到鬼的时候。中一位为婿。不知你们谁肯?”?
  见他们都不做声,美人又说:“两位请跟我来。”引着他们来到一间房前,轻轻推开门,只见地上堆满了光芒四射的珍宝。玛瑙,翡翠,珍珠,水钻,猫眼石,紫水晶……还有比人高的珊瑚树!李生虽然从小在富贵之家长大,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多的珍宝,不由得啧啧称奇。而闻远山,早就看呆了!?
  美人又把他们带到第二个房间,打开门,一阵雾气夹着清香扑面而来。房间是用水晶石砌成的,中央是个硕大的浴池,一群赤身裸体的美女在水中嬉戏。浴池旁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水果和点心,每一样都像裸女们胸脯上的蓓蕾般诱人。?
  “果真是人间仙境哪!”闻远山感叹。李生则指着第三道门问:“这个房间里面又是什么?”美人说:“这不是房间,这是我家后门。如今两位可以自行选择。选择与我成亲的,自然可以拥有我家的财宝和婢仆。选择离开的,请从这个门出去。”?
  闻远山看到如此多的财宝和美女,早就心动了。马上抢着道:“我愿意娶小姐!李兄,你不会跟我抢吧?”李生默默看他一眼:“你不去考试了么?”闻远山说:“还考什么试。考试不都是为了有朝一日飞黄腾达么?现在我拥有这么多金银财宝,还有如花美眷,何必去受这个气?”李生说:“好,那我祝你们百年好合。”转身拉开那第三扇门走了出去。?
  闻远山见李生走了,急忙去揽那美人,就要亲嘴。美人嗤嗤娇笑,扭头避过。闻远山搂紧再亲,那美人却突然头发脱落,肌肤萎缩,化成一具白骨。?
  这下把闻远山吓得不轻。猛力一推,把骷髅摔倒在地上。骷髅盘膝坐起来,两只空洞洞的大眼对着他,嘴巴一张一合地说:“闻公子,现在,你还愿意娶我吗?”“你……你到底是什么妖怪?”“呵呵……”那骷髅头又幻变成美女的样子:“闻远山,我不是妖怪。我是警幻仙子。”“……警幻仙子?”“对,我是警幻仙子,专司人间功名利禄。上天见你与李生均有状元之才,特派我下凡试探你们。”“那……刚才的财宝……”闻远山急出一身冷汗。?
  “财宝,是我用泥土变的。”警幻打开第一扇门,果然,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珠宝不见了,只剩满地黄泥。“美人,其实是一堆骷髅骨。”警幻打开第二扇门,浴那女子早已经不见了踪影,传闻里的楼是如此的幽静而深邃,他扶着冰冷的墙壁往里走,已然不顾紧闭的电梯门。阴风从背后袭来,他猛然回首,双血淋淋的手臂掐在了他脖子上。他奋力扒开那手臂,酒似乎醒了大半,跑到窗口跳下。醒来时已经是第天早上了,人没在医院,周围的环境甚是熟悉,妻子好像正在做早餐,他吃力的爬起,路过镜子前,却发现身下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而所谓的"妻子"正踏着沉重的脚步轻笑着走过来池里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具森森白骨。她转过头来盯着闻远山:“枉你读遍圣贤书,竟不知钱财如粪土。若让你这样的人为官,不知多少百姓要遭殃!”闻远山连忙说:“晚生知错了。请仙子再给一次机会。”警幻指着第三道门说:“晚了。这道是状元之门,只容一个人进去。你再没有机会了。”远山用力拉了拉那道门,果然纹丝不动,急得大汗涔涔而下。?
  这一急,倒让他清醒了。睁开眼一看,却是睡在客栈的床上。原来昨晚不知什么时候竟糊里糊涂的睡着了。这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都只是在做梦!他高兴起来,看看窗外天色微亮,赶紧爬起来梳洗,然后去敲李生的门。?【结局】学者变成了台电脑。
  李生显然也是刚起来,见到他很高兴,抓住他的手说:“远山,我昨晚做了个梦……”他的梦,前半部分竟跟他的一模一样!李生说:“我以为你真的要娶那个女子,就一个人从那第三道门出来了。起初路很暗,走着走着就光明起来。这时候我又见到那个老乞丐,只不过他已经不是老乞丐了。他竟然穿着龙袍,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威严。还有许多奴仆跪在他旁边,叫他皇上。他招手叫我过去对我说,年轻人,朕很欣赏你,朕点你为今科状元吧。我差点都笑出来了。我说老爷爷,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现在没空跟你玩,我还得赶回客栈去准备准备。就这样我就醒了,真是奇怪的梦!”?
  后来,闻远山才知道那个梦境里一切都是真实。皇上果然就是那个梦里在街头乞讨的老翁,而那一天的殿试,题目明明都很熟悉,他却硬是一个手拈台的女孩阴阴问道:"蓝毛,你还记得我吗?"字都写不出来。结果,李生中了状元,而他却在三甲之外。?
  他回到家后,大病了一场,病愈后不得不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母亲已经年老了,再经不起太多劳苦。他开了个私塾,一边温习一边教村里的孩子念书。后来又考了几次,一次考得比一次差,几年后渐渐就死了心,写下了文章开头那首诗告诫后人。?
  但是这世间的事,也没有绝对的。几十年后,他同村的一个后生也上京赶考,也碰到程阳听得目瞪口呆,随后笑道:"真有意思,那刚才那些鬼为什么想要拉你下地狱?"了像他一样的遭遇。这个后生是个有志向的人,一心想做个为民 请命的好官,所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第三道门。可是出了门之后,走着走着,竟发现自己走回家来了。回头一看,警幻仙子在不远处向他微笑。她说:“你是个有抱负的人,但现在昏君当道,你进朝只会白白送命。不如留在民间多做实事。”果然,没出几年,皇帝听信佞臣,把朝中的有识之士几乎都诛戮殆尽了。?
  大概,天要旺一个朝代,必会为其招贤纳士;而要亡一个朝代,必然先令天下贤能偏偏就在这时候,我以为是幻听的那种声音又从密林深处飘来,咿咿呀呀,感觉是很尖锐的女声。之士如鸟兽散。贤才良将,也只有在明君的手下才能发挥自己的才干,为百姓谋福祉。

标签:爷爷真实

    上一篇:幽冥血池 下一篇:发丝招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