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丽拱县的老鼠真文明

丽拱县的老鼠真文明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导语:你捅一个天大的窟窿,我就能找一块天大的布将它缝起来!这当官的,可是有能耐!这不,某年某月某日,在丽拱县就发生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小胡一行坐在舒适的大奔上,向丽拱县飞速驶去。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对这个县申报省级文明卫生城进行检查验收。
   小胡所在的单位,叫文明城市创建办公室。刚分来时,小胡的心冷了半截。第一天上班,主任老贾拍着他的肩膀说:“个平坦的身子。小伙子,好好干,别看不起我们这个不起眼的单位,官不大,油水不少。其中的奥妙,你慢慢体会!”
   果不其然,这几年市里的经济发展很快,全市下属的各县市区、各职能部门争创文明单位的风气一浪高过一浪。小小的文明城市创建办公室门庭若市,来交申报材料,请求验收的络绎不绝。当然,这其中的运作,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不,他们就把这次的检查验收,定在蟹黄虾肥、谷熟果丰的好时节。
   一路上,老贾告诫大家:“这次的检查验收,大家万不可掉以轻心。丽拱县正在申报县改市,这次的省级文明城的验收,对他们至关重要。我们既要让他们过关,也不能让他们太容易过关。大家明白没有?”
   车子刚进丽拱县城,迎面我这才发现,抓我领子的人就是当初在管理员办公室和管理员吵架的那个警察。就是一幅幅大型的欢迎标语,街道上张灯结彩、花团锦簇,两边的高楼大厦装饰一新。他们在丽拱县城转了一圈儿,街面上井井有条,整洁卫生,可见丽拱县作好了充分的迎检准备。
   车子是在黄昏时驶进县城宾馆的,县委书记、县长及四大家的主要领导都在宾馆门前列队等候,欢迎仪式之隆重、规格之高实属罕见。可见丽拱县的省级文明城的称号,他们是志在必得。
  小胡他们一下车就被簇拥到了宴会厅。觥筹交错,酒足饭饱之后,县领导把县电视台的女播音员、女记者们都招来了,陪他们唱歌跳舞。曲终人散后,老贾半推半就地被他们拉去洗桑拿。小胡他们当然没去,不能说领导去逍遥,你也去逍遥,而且他们要为明天的检查作好准备。
   丽拱县已经作好了安排,几台“面的”停在宾馆的院子里,每台车上已经装好了生石灰。小胡和同事们带着县里的工作人员,开始分头行动。小胡一上车,就直扑丽拱县城的后街,他知道那里是丽拱县饮食一条街,平时最为脏乱。
   小胡来到了后街,后街上的店面大多已经打烊,路上基本没有行人。他吩咐随行的工作人员,沿着街道,在人迹罕至的墙脚、花坛边、旮旯里,老鼠活动频繁的地方,撒下一米宽的石灰。
   你可别小看这普通的石灰,它可是检验一个城市文明卫生情况的法宝。只要你晚上在老鼠经常出没的地方撒下一块儿,第二天早晨起来,把老鼠留在上面的脚印一数,就能计算出这个地方每平方公里老鼠的密度。其他的检查项目,比如市容市貌、街道秩序都可以临时突击,蒙混过去。唯独这一条,最难过关。毕竟老鼠不是家养的牲畜,你圈不住,关不住,一到夜深人静,它就要出来。
   可就是这个屡试不爽的办法,在丽拱县去年申报市级文明卫生城验收时,失灵了。去年,小胡也是负责这条街道的卫生检查。他按检查要求撒好石灰后,就和同事们一起被县里的陪同人员拉出去消夜。等到第二天早晨六点钟,迷迷糊糊地起来一检查,小胡和同事们大吃一惊,头天晚上撒下的石灰,还是原封不动地摆在那里,就像东北人迹罕至的雪原,一个脚印都没有。
   小胡心里挺纳闷,就连美国的曼哈顿、世界花园城市新加坡都有老鼠,你一个小小的丽拱县卫生搞得再好,也不可能连一只老鼠都没有吧!当时,有一个同事开玩笑说:“丽拱里的老鼠真文明,来了检查不出门!”
   可纳闷归纳闷,玩笑归玩笑,你又没有对方的把柄,只好认了,丽拱县也就如愿以偿地评上了市级文明卫生城。这次下来,临行前,老贾单独召见了小胡,要他留个心眼儿,看看丽拱县到底耍的是哪路花枪。
   小胡撒完石灰后,一如既往地和县里的同志一起去消夜,照样喝得大醉而归。可他一回到宾馆,人就清醒了过来。他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把电视的音量打到最低,看了几集肥皂剧。凌晨四点的时候,他把同屋的市电视台记者从被窝里拉了起来,对他说:“有一个能引起轰动,让你一夜成名的新闻,你拍不拍?”当然要拍,记者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小胡和记者走在大街上,出人意料地发现: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前面的十字街上人声鼎沸,只见一伙人正把一个个五花大绑的人往一辆东风大卡车上扔呢!小胡还以为丽拱哪知喝醉酒的阿狗不但不怕,还嘿嘿的傻笑,拍着僵尸的肩膀道:"我说大哥你穿成这样拍戏啊,带我个~"县晚上发了大案,公安局正在抓捕犯罪团伙呢。可走近一看,原来是全副武装的城管执法人员,正把那些依偎在街角睡大觉的乞丐、流浪汉往车上装呢。
   小胡这才明白,怪不得去年来检查时,街上一个有碍观瞻的乞丐都没有,原来他们头天晚上就被人送走了。见多识广的电视台记者伸出大拇指,连声说:“高!实在是高,火候拿得真准。人如果送早了,别的地方会加倍地送回来,到检查的时候,满大街都是乞丐。这个时候送出去,人家就是想送回来,也来不及啊!”说完,记者扛起摄像机就要拍,哦,到明天我休工伤假就整年了,我已经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了,我打算下个星期就回单位上班去。小胡拉了他一下,小声说:“隐蔽点,可别让他们发现了。”
   小胡和记者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来到后街。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长长的街道上,几百只簸箕把小胡昨天撒的一块块石灰,盖得严严实实的,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揭开!更令人咋舌的是:成群结队的老鼠把簸箕当成展示才艺的舞台,上蹿下跳,像是唱大戏!
   小胡又好气又好笑,他做梦都没想到丽拱县会使出这样的怪招,实在高明!别说老鼠了,就是鸡、猪、狗,甚至人走在簸箕上都不会留下脚印。
   小胡不由感叹地说:“难怪丽拱县里的老鼠这么文明!”
  不一会儿,小胡他们的行踪就被丽拱县的人发现了。眨眼的工夫,满大街的簸箕被收捡得一个不剩。小胡连忙对记者说:“快把你刚才录的带子交给我,不然,等他们发现了,就会来收缴的。你赶快上一盘新带子,装模作样地拍一点。”小胡真是料事如神,不一会儿,几个警察模样的人走上前来,像不知道他们身份一样,把记者刚装进机子里的带子收缴了。
   回到宾馆时,天已经大亮了。小胡直接走进老贾的房间,如实向他汇报了情况。老贾一听,连声叫好,高兴地说:“狐狸的尾巴总算被我抓住了,这次可不能轻易放过他们,现在就看他们的表现了。”他一再叮嘱小胡,“千万不要声张出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警察封锁了现场。兴师动众勘察出的结果却令人哭笑不得。  消息传得真快,小胡刚从老贾的房间走出来,丽拱县的县委书记、县长已经来到了宾馆的大厅。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天生是块当官的料,他见小胡出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走了上去,搂住小胡的肩膀称兄道弟,嘘寒问暖。接着,他把刚才收缴去的磁带还给了小胡,说:“手下人不懂事,等会儿,向你好好想着想着,王冬就到了自己家的坟地前面,这是个山坡,在坡顶有株大柳树,茂盛的很,据说谁家的树大,谁家后辈的福气多。赔礼道歉!”
   正在这时,老贾从房间里黑着脸出来了,手里还提着刚才工作人员送进去的礼品——一套上千元的美尔雅西服。他对县委书记说:“书记回头对救护车司机说:"刚才我拦了辆车,司机很怪"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救护车司机的脸色变了,随后大声说道:"你胡说什么?刚才你前面根本什么都没有,你看你站的地方根本不是马路。",这样做,可不好吧!”说着,他顺手把礼品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回过头又看着脸色铁青的县委书记笑道,“要不,我们先开一个小型的碰头会,好好合计合计,有些事是可以商量的。”说完,他喊了小胡一声,回了自己的房间。小胡跟上去,老贾关上门,恼火地说:“他们这是在打发叫花子!”
   早饭后,碰头会在宾馆的三楼小会议室里进行。不一会儿,老贾打来电话叫小胡上去,并黑着脸说:“小胡,你就把今天早上看到情况,如实地向在座的各"先生,您好,您的美团外卖到了因为她看到丁岩就坐在她爬出的床上,满脸血污,眼睛也突了出来。。"个穿着黑色风衣,头戴鸭舌帽的派送员站在门口,声音低沉地说道。位领导汇报一下。”
  小胡诧异地说:“没有什么情况啊,一切正常。”
  贾恼怒地说:“我是叫你把今天凌晨四点多钟看到的说一遍。”
  小胡看了县委书记一眼,说:“早上四点钟我到街上抽查了一次,结果还是和常识告诉我们,老实人往往性格内向,当压抑无法宣泄时,就在体内积累,要么在沉默中灭亡——病不起;要么在沉默中爆发,做出般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去年一样,石灰上没有一只老鼠的脚印,看来……”
  “你把那录像带拿我们学校很久以前就听人家说不大干净,但是我们都没怎么在意,但是我后来不是住校了几个星期吗,发生几个事情,差点没把我吓死,赶紧搬回来住了,宁可天天跑老远去上学。出来放一下。”老贾愤怒地打断了小胡的话。
  小胡“哦”了一声,连忙从口袋里把录像带拿了出来,塞进旁边的一个DVD里。会议室的电视机上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街道两边是一块块一米宽的石灰,石灰上面,电梯门又关上了,就在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我的朋友清楚的听到他们在说:"怎么这么多人啊!"就像刚下了不久的雪,非常洁净,上面没有一个老鼠走过的脚印……
  老贾蒙了,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一个大馒头,半天合不拢。
  这时,县委书记把文件包夹了起来,边往外走,边对老贾说:“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嘛,怎么能这样搞。”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接下来的事就像唱戏一样,一个折子接一个折子,一个比一个精彩。老贾一回去,就接到市委组织部的通知,鉴于他身体有病,不适宜继续工作,提前退体。
  丽拱县的省级文明卫生城当之无愧地评上了,县改市的宏伟蓝图也实现了。年轻的县委书记因为政绩突出,也被提拔到市里,当上了分管城市建设的副市长。
  让小胡没想到的是,他还在做仕途的春秋美梦时,突然被组织“提拔”到市环卫所当副所长,主要负责市区的灭鼠工作。
  一天,新副市长来环卫所检查工作,看见小胡在外面给街道上的老大爷、老大妈发鼠药,就指着小胡对环卫所所长说:“此人不可重用,忙了阵,依旧不见新郎官露面,周斌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这嫁妆都来了,新郎什么时候去接新娘?"老两口默然不语,周斌隐隐觉得有问题。过了半晌,陈伯才说:"小伙子,不瞒你说,我们要办的是冥婚。"这是一个卖主求荣的鼠辈!”

标签:警察同事

    上一篇:马可波罗 下一篇:荒地中的芳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