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荒地中的芳村

荒地中的芳村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离交方案的最后期限只剩三天了,晓苏心急火燎地走到落地窗前,出神地看着的,也许,我本来对上网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为了顺应潮流而已!京都市郊外、古运河边的一处烟雨蒙蒙的废园。历朝历代以来,多少有钱有势的高门大户巧取豪夺,想在这里建自己的私家园林,结果,不是天灾,就是人祸,一动工就出意外,"他们不是人。"大吴右手指了指那些东西。总也建不起来。当地老百姓都说这是块凶地,里面有鬼怪出没,就是青天白日也没人敢进去,所以到如今还是一块古木森森、杂草丛生的荒原禁林。
 当时是春天,转眼就到过年了。小陈在这年里没病没痛,工作还特别顺利,有可能在过完年就会提为正厂长,小陈的老婆也快生孩子了,小陈此时正是春风得意,事业家庭都非常顺利,所以小陈更是不把算命先生的话放在心上。  晓苏是一位城市建筑设计师,他所在的公司参与了京都市在这片荒原上开发建设度假村的招标,公司老总要求他在半年之内拿出一套击败所有竞争对手的设计方案,保安严肃地说,"小姐,请你回答我,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个小区的事情?你不是本小区的,你就这样闯进来,不太合情理,请你马上离开。"拿下这片荒园的开发权。可是半年过去了,眼看招标会三天后就要举行,他还没有想出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方案来。
   晓苏心烦意乱地从房间里拿出一把红纸伞,到对面街区的一个小咖啡厅喝咖啡,平静一下自己心头的烦躁。刚坐下,晓苏发现吧台边有一个身穿蓝衣的姑娘好奇地看着他放在桌旁的红纸伞。这把红纸伞是他去年到郊外钓鱼时,在古运河边偶然拾得的。这时,蓝衣姑娘向他走过来,笑着说:“这伞真别致,能借给我吗?”晓苏笑了笑,把伞递给了她。蓝衣姑娘回头说了声“谢谢”,就消失在雨幕中。
   第二天一大早,晓苏刚睁开眼,就听到门铃响,他开门一看,没想到是那位蓝衣姑娘。她一手拿着红纸伞,一手捧着一大束鲜花,笑盈盈地站在门口。晓苏正在纳闷,手机响了,是公司老总打来的。老总在电话里调侃道:“是不是有位美女送上门啊,她是我的表妹,名叫蓝媚,和你是校友,也是京都大学建筑系毕业的,吵着要给你当助手。你们这对帅哥靓妹一定要在三天内拿出最好的方案。”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说话间,蓝媚已径直走了进来。她把鲜花放在客厅里的花架上,然后走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笑着对晓苏说:“这么好的天气,我们到荒原走走,说不定能找到方案设计的灵感。”此刻,下了众人手脚的把大壮媳妇顺着炕洞子就横在了炕沿边上。死人是有讲究的,人只要咽了气魂魄是不走大门的,就要让她随着炕洞子顺着烟囱跑出去。半个多月的秋雨停了,窗外已是红霞满天,晓苏的心情豁然开朗,愉快地接受了蓝媚的提议。
   荒原里古树盘根、密不透光,阴森静人,齐腰深的荒草杂木中根本没有路径。晓苏正不知怎么走时,蓝媚却这时,小明突然看到,在卡车车顶上,那个小孩正奇怪地站在车顶上,望着身下人群。突然,他转个头,望向小明。小孩的脸苍白如纸,阴阴地笑了下,然后,下子在车顶上消失了。走我摸黑骑着自行车,小心翼翼的往前行。路边是农村里普通的小房,低矮,在深夜时就像是个个张大嘴的怪兽,冷不丁的就能把人给吞没。我的心里怀着丝怯意加快了前行的速度,为了壮胆,我唱起了孟庭苇的歌:"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远处国道的灯光让我又加把了劲。到一块古朴的石碑前,用手轻轻地敲了三下,一座高大的门楼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门楼上方写着“碧树芳村”四个大字。晓苏大吃一惊,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片荒原里还有一处村庄。
   蓝媚拉着晓苏信步走了进去,晓苏没想到,在秋风瑟瑟、满目荒凉的的禁林里,还隐藏着一个花繁树高的江南水乡。村子依河傍山,集市上穿着各色服饰的人川流不息,五花八门的店铺里摆满了市面上少见的珍稀物品。街旁的茶楼里,一帮老人一边悠闲地品着香茶,一边拿着一些不知名的乐陆大为深情地看着老婆,"老婆,我爱你,吾永远对你好的。""我也爱你。"苏倩倩靠着陆大为温柔地说。器,弹奏着从未听过的清音古乐。
   村子的中央是一个开阔的广场,一个长相丑陋的怪人带着几只猴子,正给一大群缺脚少腿的小猫小狗喂食。蓝媚对晓苏说这些小动物都是被京都市人遗弃,流浪街头的宠物。广场外面的河里,一群孩挂断电话,张正的心里矛盾极了,俗坏"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决定做完这次就彻底从这个城市消失。子围着一个黑漆漆的橡皮圈戏水打闹。等到孩子们抬着橡皮圈,上岸来时,晓苏大吃一惊,橡皮圈原来是一条水桶粗的大蟒蛇。一个较大的孩子顽皮地拍了拍缠在身上的巨蟒说:“去和这位客人打个招呼!”大蟒蛇从孩子们身上滑下来,爬到晓苏身上,吐出腥红的芯子在他脸上舐了舐。见晓苏吓得面无人色,孩子们哈哈大笑,带着蛇一哄而散。
   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晓苏惊得合不拢嘴,他就像一个木偶跟着蓝媚来到街市尽头的一处幽静的院落。一位老人坐在河边的大柳树下垂钓,他看见蓝媚带着晓苏走过来,招手说:“年轻人,欢迎你们我勉强打起精神,走出办公室的门。来到芳村!”说完,就示意晓苏和蓝媚在他身旁的一个长石凳上坐下。老人把一根渔竿交到晓苏手里,眼睛看着水面上的浮标说:“年轻人,我知道你现在满腹疑问,你一定在猜想我们到底是人,是鬼,还是神?我告诉你,我们不是人类,也不是鬼神,我们是世间万物中有慧根的生命幻化成的精灵。”
   老人抬起头来,看着远处的村庄和田野接着说:“在京都市还没出现前,我们这群精灵生活在外面的世界。随着人类的侵入,森林日益减少,湖泊开始干涸,我们开始流离失所。走投无路下,精灵族只好聚集在荒郊野外形成了这个村落,这是我们最后的家园。为了躲避人类,我们还施展‘时空对折’法,把村庄浓缩在这片小小荒原中隐藏起来。”
   说到这里,老人的神情变得忧郁起来,他看了晓苏一眼又接着说:“我们与人类之间相安无事的平静看来马上就要被打破,千百年来我们一直想方设法阻挠这块土地再被人类侵占。不敢想象,精灵们一旦失去了最后的家园,一起涌进纷乱的人世间时,他们的报复将给人类带来怎样的灾难。难道人类忘记了艾滋病、非典、禽流感……”
   老人的话像鞭子一样抽在晓苏的心里,他从来没想到一块土地背后,竟然会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晓苏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他决心尽自己的微薄之力,为这些精灵保留最后的家园。这时,一个大胆的"可是,我看到你,你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这样?"设想在他的脑海里灵光一现,困绕他半年的难题也迎刃而"额"小周有些下不了台,僵硬的干笑了两声。解。他冲动地拉着老人的手说:“我知道怎么做了!”
   正在这时,老人的浮标沉了下去,老人连忙提起渔竿,一条金色的大鲤鱼跃出水面,跳到岸上。老人高兴地说:“看来,芳村的水族也知道有贵客来了,特献上金色大鲤一条,为你接风洗尘。”
   夜里,芳村的广场上燃起了熊熊的篝火,精灵们跳起了欢快的舞蹈,为晓苏和蓝媚举行盛大的晚宴。吃着猿猴奉上的蟠桃,喝着灵蛇献上的美酒,晓苏满面笑容,他从来没有像这样高兴过。醉眼蒙眬中,他发现蓝媚有一点落落寡欢……
   清晨,晓苏从睡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自家的床上,他想一定是昨晚喝醉了,蓝媚把他送了回来。他一个激灵,从床上一跃而起,来到工作室,一个名叫 “最后的家园”的设计方案很快跃然纸上。
   上午八点,晓苏和公司的老总来到市政府招标大厅,世界各地的房地产大鳄和建筑设计精英云集在这里。招标会开始,各大公司的代表纷纷上场,发表各自对这片荒原的开发创意奶奶问道,怎么了?和建筑理念,他们的设计方案精彩纷呈,难分伯仲。
   晓苏是最后一个上场的,他说:“女士们,先生们,在公布我们公司的设计方案之前,我针对市政府开发这片荒原的行为,代表生活在这片荒原上的万千生灵说几句话。这是我们这座城市的最后一片荒原,它经过上千年的封禁,已经形成独立、良好的生态环境,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为什么不能容忍在现代化的都市中有这么一片原始风味的荒原存在?”参加招标会的人,哄堂大笑起来,有人喊道:“今天开的是招标会,不是环保会,你这是杞人忧天!”

  招标会的组织者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晓苏接着说:“我们公司设计的方案就叫‘荒地中的芳村’。在建设这个休闲度假村时,我们将沿着这片荒原的边缘架起长长的栅栏,将它保护起来,不允许人类踏入半步。然后再以最前卫的手法,在荒原的四周和古运河的两岸建成一幢幢错落有致的别墅群,使整个度假村的建筑风格形成一种原始与现代、山野与都市相互映衬的强烈视觉冲击,让前来度假的人在享受现代化生活的同时,能欣赏到荒原的宁静与美丽......”
   整个招标大厅寂静无声,人们都在倾听晓苏的慷慨陈词,他们都被晓苏的设计方案所折服。等晓苏说完,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晓苏兴奋地从台上走下来,在人群中寻找蓝媚的身影,想与她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可蓝媚并不在现场。晓苏正有点失落时,老总跑了过来,与他热情地拥抱。晓苏连忙问:“蓝媚呢?怎么不见蓝媚?”老总回头看了看,说:“谁叫蓝媚,我不认识。”晓苏笑着对老总说:“她不是你的表妹吗?还是你打电话叫她过来给我当助手的呢。”老总一脸惊诧地看着晓苏说:“我什么时候打电话给你派助手了?我是有一个表妹,今年才三岁,刚上幼儿园。”见老总一脸无辜的样子,晓苏张大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这时,祝贺的人群包围了他们,晓苏顾不了这些,逃了出来,赶到京都大学。学校的老师听说他来寻找一个叫蓝媚的姑娘,脸色变得凝重起来。他默默地拿出一张照片说:“这真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好姑娘,可惜你找不到她了!一年前,为了调查化学污水乱排放,导致人命的真相,她被人残忍地杀害在运河边。如果不是河水中飘浮着一把她最珍爱的红纸伞,我们真不忍心相信她遇害了......”
   晓苏头脑里一片空白,他没想到这几天与自己朝夕相处的人竟然早已不在人世。晓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寓所的,房间里依然残留着蓝媚的气息,花架上的一簇鲜花依然鲜艳如故,可斯人已逝。他拿起墙角的那把红纸伞轻轻地打开,突然发现伞柄上刻着两个淡淡的字痕:蓝媚。
   晓苏拿起红纸伞马不停蹄地赶到荒原,他惊讶地发现这片满目凄凉的荒林,一夜之间鲜花盛开、百鸟和鸣,可他再也找不到进村的路径。从此以后,人们常常发现,在雨后的黄昏,有一个年轻人打着一把红纸伞,徘徊在运河边,默默地守望那片最后的家园。

标签:幼儿木偶大学

    上一篇:丽拱县的老鼠真文明 下一篇:东阳僵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