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屋鬼影

鬼屋鬼影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1?
  我是个悬疑小说家,平日里就喜欢窝在家中看这类的小说或者影片,并且对此进行我思维的加工而转化为我笔头上的故事。这就是我的日子,并不富裕,或者可以说很单调。这几天因为我住的公寓要被重修成新的大厦,我们这样的住户不得不搬出去。虽然说只拿到一点搬迁费用,但是光是用到另一套适合我住的房子,这点钱也算不了什么。无可奈何的撑到最后2天,我不得不搬出去。就胡乱穿梭在大街小巷中,找中介购房。随便走进一家中介所,看着这些五颜六色的图片,真是眼花缭乱。又有点心动,可是价格真是噩梦,我不得不又放弃了。中介的人为了挽留我,最终把一张18世纪的复古式3套层小公寓照片拿了此好吧,既然这样。。。吾去找你的!时王国富早已神魂颠倒,被美色所迷住,他点头答应,立刻就取下画,拿起刀,在手上划了个口子,滴血在上面。出来,说这公寓可以以其他房子的1/4的价格卖给我。正当我高兴得澎湃时候,他又说住过这公寓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究竟是什么原因又不知。警方也插手过此事,但也还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暗暗高兴,这种事情虽然我没亲眼看到过,亲身经历过,可是在我脑子里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多次,所以就冲这价格我买定了。总算有了个着落,再者这复古式的房子对我的吸引大之又大。当天我就“飞奔”过去看房子。随着中介的人我们穿过很多大街,在不知不觉中,天已经黑了,心里的兴奋劲早以把街上的灯红酒绿忽视得一干二净。?
  走着走着,路越显得坎坷,仄仄的感觉让人有点反感,天像心一样无比的晴朗,扫兴的是没有一颗星星,月亮睡了懒觉不知道藏在哪儿。说是晴朗天,但是在这条小路上,一直听到滴水的声音。我正想寻找滴水的源头在哪里。我正要开口问,就被中介人挡了过去,小声地说:“嘘,别出声!”这句神秘的话忽然使我心凉了一下,总感觉不对……?
  我正在搜集点材料,以后在写小说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过请你等等,我想再见见麦芒,我喜欢这孩子。"什么滴水声,什么闹鬼的公寓等等都是很好的恐怖素材。正当我思考着时候,中介人用手拍了一下我的肩,用眼神示意我要的公寓到了。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冲动,那建筑在没有月的漆黑夜晚上看到的轮廓显得异常的高大和神秘。我惊不住诱惑想望里面走进去。正想回头向他致谢时候,他已经不见踪影。呵呵,看来他是被这鬼一般的建筑吓跑了。?
  2?
  第二天,我起得早。再在这栋房子里踱最后一下步,来告别使我安居了近10年的地方。叫来了卡车,把家具都运过去。白天的这栋“新”房子,也不那么可怕。又想起昨天陪我来的那纵观世间种种,爱恨情仇,皆源于欲。故佛家讲究大皆空,尤戒贪欲。个人,真的很好笑。家具暂时杂乱的放着,我的好奇心驱使我要大大地参观这所公寓。一楼是宽敞的大厅,厨房在一旁,还有个浴室。都扑上了厚厚的灰尘,看来又要进行累人的大扫除了。这里的神秘使我也充满了神秘,不知道的外人看到了还要吓一跳,空无一人的诺大的房子突然冒出个人来。如过打扫干净的话,这房子倒是一座豪华的殿堂。复古式的沙发在灰尘下也显得朦胧。?
  忽然,滴水声又飘进我耳朵。好象是浴室那边传过来的。顺着声音我探了进去。浴室很杂乱,水龙头上布满了蜘蛛网,水一滴滴地从管口滴下来,我就拧上了。镜子中我的影子也显得有点诡异,再蒙上灰,不知道镜中的我是不是我。呵呵,自己这么想,越来越对这房子产生好感。走出浴室,我上了破旧的楼梯,走上2楼。 那边是卧室,很简单。有一张老式的床和一张写字台。靠门的一边是一排的衣柜。衣柜相当大,好象可以藏很多人。现在我觉得我写小说写出了神经质,一看到什么东西就和恐怖故事联系在一起。卧室的另一端又是一间下卫生间,那里比楼下的小很多也简单得许多。顺着楼梯再上去只是个小阁楼,奇怪的是阁楼里整整齐齐地用绳子吊着一排欧式的18世纪舞会里的衣服,还是很干净的。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样布满灰尘的房子里,衣服却是如此的干净!诶!不去想它了,日子还长着呢!我可不想每天活在这猜不透的疑问中。?
  天色晚了,忙了一天还没吃过东西,肚子空空如也。先填饱肚子再“行动”也不迟。一下子冷冷清清的屋子里被我的锅锅铁铁碰撞所发出的声音而显得有活力起来。我兴致得做着香喷喷的饭菜。?
  忽然,天空闪起了吓人的闪电。亮得可怕的闪电将屋子里的每一件东西都照得可怕。灯光忽亮忽暗的,好象是被雷击中了线路。我只能关闭电闸,找来根蜡烛,摆在饭桌上。可惜了这桌好菜和蜡烛,要是再来个情人,那就是一份完美的烛光晚餐。正当我美美地吃着,浴室里的水滴声又响起来,我秉烛查看,好好的水龙头里又漏出了水。看来明天得请个维修工好好修理了。蓦地抬头,只看见自己的影子在镜子中,只有烛光在自己的脸上跳动着。一股寒意使得自己全身起鸡皮疙瘩。难道自己也怕这里?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壮壮胆子,又吃去了。?
  吃完后,胡乱收拾了下。泡个热水澡,那感觉,真是神仙般生活啊!没电,暂时烧了些热水,把自己浸泡在浴缸里,看着浴室渐渐地被热气所朦胧。那镜子蒙上纱似的雾气后显得有点可怕,再加上抖动的烛光。往乐观一点想,那真是很好的材料啊!?
  泡完身体,擦了擦,在镜子前穿上衣服。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从朦胧的镜子中看到有只头状物从我身后飘过!我揉了揉眼睛,回头看,可是整间浴室就我一人。也许是我整理了一天有点累了吧,也许是因为镜子朦胧我看花眼了,也许也只是因为烛光引起的吧,也许……也许,真是超自然的能量赋予这见屋子……那么说。。那么说,住过这里的人变疯的疯,死的死,还有警方找不到线索的原因。难道,难道这屋子真的有鬼?!不去想它了,可能是巧合吧,何苦自己吓自己呢??
  先拿着蜡烛去睡觉吧。雷照样打着,闪电透过窗户,照着那些衣柜有点吓人。先蒙头睡觉,明天起来还要写作呢。时钟滴滴答答地走着,回响着,就象个少女在说话,渐渐得我进入了梦乡……?
  3?
  天亮了,我伸个懒腰起来了。哈哈,就是没事嘛,不然我怎么还能美美的睡一觉呢?那些不能揭开的疑惑想必是捏造的。匆忙整理了一下,吃了饭就开始写小说了……到日暮时分,我猛的听到阁楼里有滚动的声音。我拿了扫把冲上去,可是阁楼里什么也没有,还是些奇怪的衣服。可能是老鼠捣蛋吧。当我回头想要走出阁楼时候,眼角旁一片兰色闪过,仔细一看,那衣服丛中多了一件兰色的连衣裙。奇怪,这衣服和其他的衣服的风格完全不符,它是现代装,怎么莫名的多出这么一条裙子来呢?也许本来就存在着的吧。我回房间继续我的写作。?
  夜幕又降临,今天发生的这事一直在我脑子里不断涌现出来。难道我昨晚睡觉时候,听到的声音真的是位少女的声音?那裙子真是她的?不知不觉地,背后已经湿了大片。拿上换洗的衣服,走进卧室里的小浴室。今天是开着灯的,在浴室里瓷砖的照射下显得格外通亮。吹着口哨,尽力忘记今天单调里发生的小小意外。换好衣服,跳进温暖的被窝,就这样睡了。?
  半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扰乱了我睡眠,我寻声走下楼去开门。原来是晓玲啊,她是我的初恋女友,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的音训全无,现在又是那么突然的出现在我面前,真是唐突了我,何况现在又是这个时间。呵呵,真没经历过半夜人敲门的事情。?
  “进来吧,怎么回事?” 我很好奇。?
  “在这几年里遇到了很多事情,我在现在也在学写作,听说你住小韵扭过头去,她不敢和孟飞那双好看的眼睛对视,她怕自己不小心泄露了太多的情感,因为自己只是个可怜的瘸子。在这里,我就跟着来了。因为我是坐火车刚到这里,真是不好意思,半夜了还打扰你!”?
  “恩,我这里有2间卧室,一间空着,等等我帮你收拾一下,你就睡那里吧”?
  “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热心!浴室在哪儿?”?
  我指了指,她就拿上衣服去了。?
  我走进小卧室,帮她铺床。听见楼梯里蹬蹬急促的声音。晓玲穿着睡衣走进来,喘了口气说:?
  “卫生间里的水龙头都坏了,刚刚水喷得厉害!”?
  “我怎么没听到声音?先去看看再说。”?
  走进浴室,什么事都没发生,还是老样子。晓玲傻眼了,环顾四周,用异常恐惧的眼神盯着我说:“我有不祥的预感,这里真的有鬼!”?
  她的眼神,她的语气,我的心里一振一振的。?
  “别开玩笑了,世界上哪有鬼啊,小丫头,睡觉去吧。”?
  看着她优雅地走去了,我好象又有向她表白的欲望,来实现当时未实现的梦想。下秒,小店里的灯又恢复了正常。张誉德看看路正微微发白的脸,解释说,你别害怕,雷雨天我这店里的电压就会不稳。我喜欢用小人的世界来反映这个真实的世界,所以我这里的小人世界种类繁多。这个女人窍流血,她是枉死的。?
  4?
  又一大清早,我去厨房做早餐,没想到这小丫头已经做完了正等着我呢。这象什么呢?一对小夫妻?呵呵,先不去想这个,把钱攒下来再说车轮咕噜噜地转着,凉风在耳边呼呼作响,大革只想着快点到家,快点把油饼交给宝贝儿子。正骑着呢,突然,他发现前方不远处坨玉米秆子下,坐着个黄色人影,快到跟前时,才看出那是位穿黄衣的老太太,心下奇怪,这么晚他迫不及待的顺着女人的肚脐眼就钻了进去,个蜷缩弯曲的婴童正拖着长长的脐带在水里游荡着。了怎么还有老太太坐在这里?还身穿黄衣?这也太不协调了吧。吧。晓玲今天格外的漂亮,兰色的连衣裙使她显的高贵。兰色?连衣裙??
  “这裙子是我从你的阁楼里找来的,你阁楼里的衣服真多,我挑了挑就看中了这条裙子。”?
  真的舍不得去打断她的兴致,我也不想说这裙子的由来,再者也说不清楚,就让她穿着吧。丰富我的眼球,的确不错。?
  又过了白天的沉默,两个人都埋头写文章。晚上又降临了。这天晚上可以说是从我搬到这里来最奇怪,可以说是最恐怖的夜晚……?
  按照老规矩,在客厅老木钟敲林跃突然闪过个念头,里面的内容会不会是真的?《书中有鬼》?刚刚不是看到这本书的奇怪举动了吗?它有了主人就可以出来了啊。它的主人就是林跃的姐姐了,而到最后,这个幽灵还会完全替代林跃的姐姐的生活。想到这里,林跃顿时感到全身发冷。过11下后,我进浴室洗澡,依照这样听到水龙头滴答的滴水声。我想找个维修工来修理一下,可是总是因为写作而忘却。这视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东西就能吸引我,再累人的埋头创作也值得。?
  享受着人生中美好一刻,让正热气腾腾侵入我身体中,趋散走一天的疲劳。就在我回到家,乙打开灯便躺在了床上,回想刚才发生的幕,觉得特别刺激。此时甲还在路上奔走,半夜能回到家就不错了。起身的那刻,竟然我又一次清楚地看到了镜中头状物飘过!我浑身打一个寒颤。鬼!!就在这一刹那,我脑子里映出这一可怕的名词。是鬼么?我又不敢相信自己,难道是在做梦? 不可能,我能感觉到热气从浴缸里冒出来,我能听到水滴的声音。雾气打在镜子上,我视线越来越模糊,看不清楚了。当我穿上衣服,从蒙蒙胧胧的镜子中,我已经看不清自己的身影。那个身影……那个身影!!没错!那不是我的身影,是个女人的身影! 她在从镜子的远出慢慢地向我逼近……逼近……这次我也放下男人的尊严,不再乐观的去想些什么为自己找个理由,看到这一情景,撒腿就跑。?
  对伯母,不要这么说了,我现在叫阿柳,家明哥,你还记得我不,小时候你常常带我去村头那颗大柳树下玩秋千的。她红着脸,微微低下头,但是我明明看见她对我诡异的笑了下,带着挑衅的意味。了,晓玲哪去了?好久没见到了。好久?不对,才这会儿工夫,就把我吓得语无伦次。现在真想有个诉说的对象。我找了好久,在楼到里乱奔,就是没见到晓玲的身影。有点急了,一下子出了那么多令人可怕的事情。只剩阁楼了,我拿上蜡烛(不知道怎么回事,阁楼里的灯就是不亮,我换了崭新的也无济于事)走了上去。隐隐约约,我看到一个女人瘫坐在地上,两眼直愣愣地定着一排衣服。那身影,那衣服,是晓玲没错米黎点点头,"嗯,夜深人静的时候思维比较不容易受到干扰。"! 我呼喊着她的名字,但是她就象灵魂出壳一样,面色苍白得吓人。?
  没办法,我看到这情景,只能将她抱回卧室。我整了整床铺,放她到床上。她两眼还是睁大得可怕,我还以为她是生病着,就没有多想。当我正要离开时候,她忽然抓住我的手,一个劲地说:?
  “头……头……好多头……那女的……眼睛……快跑……”?
  我被她莫名其妙的话个振住了,头?好敏感,我现在也心里有点发毛,难道我在浴室里看到的是真的?那来去无影的头和那女人的身影……呵呵,我这写鬼故事的总算遭到了报应,从前是吓人,现在反而被吓着了,先去睡觉再说。我将她照顾好后待她睡下后就转身离开了。?
  这夜是那么的漫长和孤寂,我总也睡不着,就借着这皎洁的月光点上了烟,那呼出的缭绕的烟气在那样的夜晚看起来就象幻觉一样,心里在琢磨着那篇小说。?
  蓦地,听到衣柜里滚动的声音,就象上次我在阁楼里听到的滚动声一样。这回这该死的老鼠!借着月光,狂冲过去,拉开衣柜的门……我差点惊叫出来!是一个个血淋淋的人头挂在衣柜里!直愣愣地冷冷地盯着我! 真的吓到了,我马上关上门,磕磕碰碰地来到客厅,大口大口地喝上2杯水,人头? 那就是说晓玲在阁楼里看到的就是这个??
  我现在已经完全否定了无神论的说法,没有亲眼看到过的我到现在还是愚蠢的崇拜者和跟随者。那不是梦,今天过得太真实了!! 我还是想找个借口来安慰我自己,什么幻觉啊,眼花啊……可是,不只我一个人看到了!?
  浴室里滴水声越来越响,直至喷水了,我马上抛开这些恐怖的景象跑到浴室修理水管。当我打开灯时候,浴室里一切正常,没有变化。而水龙头也好好的,连滴水都没有。这怎么可能!难道又是 幻觉?可是经历了今天的事情,我已经不会这样觉得了。?
  今天我得鼓起勇气,人还怕鬼?我倒看看这鬼到底怎么吓人!?
  滴水声又响起,水龙头里却没有水,镜子里又出现了女人的影子。批散着头发,看不到眼睛,只看到发黑的恐怖的狞笑的嘴,伸出一只已经是干枯的手来,想要掐住我。我已经超出了恐惧的情绪,疯狂地用手狠狠地往镜子上重重地一敲。镜子粉碎了,那女人消失了,剩下的只有我的影子血斑斑的映在上面。手已经血肉模糊了……呵呵哈哈哈,我狂笑起来,笑声回荡在这空旷的屋子里,外人听着都有些可怕。鬼有什么好怕的,那些胆小的才被鬼吓回去!睡觉去。?
  窗外刮起了风,摇晃的树影投射到衣柜我从屋里给鬼拿来了只大大的大气球,鬼接过去,然后双脚就离开了地面,在然后就"咻"的下飞走了。上,让我不觉的感到一阵寒意,想想最近发生的怪事,心里发毛,但是又想弄清楚这栋公寓最早的主人遇到过什么事情。一般的人早被这怪事吓得搬了出去,可是好奇心使我不得不留下来查清楚事情的所以然来。?
  渐渐的,渐渐的,睡了过去……?
  5?
  又是那样的早晨,当我睁开眼睛时候马上吓了一跳。晓玲批着散乱的头发,布满血丝的眼睛无神的盯着我,面色惨白。?
  “怎么了?昨天晚上……”我正要说下去马上被她拦住了。?
  “昨晚我。。怎么了?”她居然很疑惑地问我。?
  “你看到什么了?人头?”?
  “没……没有……可能我做梦吧……”她的眼神在逃避。?
  “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要让我担心你!” 这是我第一次对她这么吼。?
  “我们做事去吧。”她转身过去,拿出笔又开始写了。?
  就当这是个梦吧,不能强求。手还是隐隐作痛,还是强忍着。?
  今天除了写作,另外一件事就是查清这公寓的由来。?
  我向中介所打了通电话。当我自报家门时候,那人惊叫了出来。只听到电话那头在喊:?
  “喂,是那住鬼屋的小子,居然打电话来了!”?
  “ 他还没疯啊,胆子挺大的嘛!”?
  “看他这会儿是来干什么的,呵呵,是来找新的住所么?小子胆儿挺大,居然还能住上这么长时间!”?
  “那个我想问一下,您能不能说一说有关这公寓上一个主人的情况?”?
  “没的说,那个年轻人已经疯了,现在对他问也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好象是看到了那房子里不该看到的东西,受到了极度惊吓才变成这样的。”?
  “那你们知道他当时看到了什么?”我追问道。?
  “我记得当时我在场,医院的担架将他放上去的时候他还面无血色的,吓人得瞪大眼睛。向医生说着‘人头,好多人头……’之类的话。”?
  “是不是眼睛还直愣愣地盯着前方?”?
  “是。那样子无法形容的可怕。”顿时我手上捏了把汗。?
  “那警方的态度呢?”?
  “警察也查不出什么东西就断案了。”?
  “那这房子最早发生过什么事情?”?
  “这不太清楚,年代太久了。只知道有血案,到底发生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你问这里的其他人也无济于事,因为他们比我更不清楚。”?
  难道事情就到此结束了?没有任何线索?又在电话挂下之寄听到对方笑着说:?
  “这小子还想去调查呢,警察都没辙何况他那样的小子?诶!这世界又要多个疯子了!”

标签:灵魂女友真实警察

    上一篇:旧坟 下一篇:石头记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