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元人塚

元人塚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夜如墨。

  黢黑中有一紫红色光线一闪。

  趴在田梗下的朱秦笑了,对身旁的老婆说:“有货,我去看看。”

  他跌跌撞撞的摸到古墓旁,借着盗洞口的光,见老乡正用力抠抹一件青花瓷器上的泥土,朱秦低声道:“别擦了,会弄伤瓷釉。这件我要了,开价。”

  “五万”墓里有人说。

  “三万”

  “不行,本来这一坑东西李老板全要。看在亲戚的份上分你一件,等会儿李老板来了,这件玉壶春你也拿不走。万历年间的青花器物,市场价至少十万多。”

  朱秦沒在说话,用激光手电晃了晃,片刻他妻子过来。付罢款后,夫妻俩匆匆离开。

  到家后,朱秦将青花玉壶春洗净后,兴奋的嘿嘿个不停。老婆一旁皱眉道:“嘿嘿啥?一个明代的我在岁的时候,听说它被打狗队的干掉了,我开心了好几天。这当然是后话。瓷瓶,在坟地呵,那点点掀起,桃色的樱口,水漾的耳珠,碧蓝的蝶钗,云柔的青丝。里买还要花五万,你这表弟够黑的。”

  “明代?嘿嘿。”朱秦摇头晃脑的说:“这玉壶春的器型、胎质、青花发色、施釉都具备元代至正年间的青花瓷特奌,你看这龙的发须、龙鳞也全是元的风格。嘿嘿,玩清花器,谁也甭想和我斗,这绝对是个大漏儿。”

  “元代明代,价格区别大吗?”

  “嘿嘿,至少差二十倍。”

  “啊?五万变一百万?还是至少?”

  朱秦还要显摆,电话响了。

  朱秦接罢电话后,脸色很难看。

  “咋了?”老婆问。

  “大表弟说,那个帮忙的小工说漏了,李老板知道了玉壶春的事,非要出十万买回去。”

  妻子纳闷道:“你表弟他们说这是件明代瓷瓶,李老板还肯出十万?”

  朱秦叹道:“这事瞒不人,墓里出土许多器物,没有一件是元以后的东西。李老板是何等人物,他肯定知道这件玉壶春瓶是元青花。”

  “那咋办呢?这李老板资产过亿,黑白两道吃得开,难惹。”老婆忐忑不安的说。

  “唉,只能忍痛割爱了。”

"那开始吧。"天微笑着走到桌子边上,和只蠕动着蛆虫的手开始洗牌,吴昕再也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感觉,蹲在边上,干呕起来。

  当天,又通过几次电话,和李老板约小明转身看,天啊!他看见辆大卡车车轮压着个人,个血淋淋的人,从他衣服下便认出,是刚才那个横冥王多次前往天宫与天后私会,这些事天宫里早已传遍,只是不知天帝打得什么鬼主意,居然视而不见。过马路的白发老人,他头部已被车轮辗着,恐怕早已"哦"我装成明白的样子,"那什么时候结婚?"压成肉浆,车轮周地上,鲜血正如水流般向周泻去,周的人纷纷走上去围第天早上,彼得先生刚刚起床,门铃响了。出去开门时,发现门外站着对衣着整齐的夫妇,两人都笑容可掬,他不认识他们。观。定,明天早晨交易。

  当晚,朱秦望着釉面温盈剔透的元青花玉壶春瓶,长吁短叹,爱不释手。

  老婆劝道:“只一天就赚了五万,可以了。再者说,坟里的东西,摆家里犯疑心。先睡觉吧,明天还得起早呢。”

  凌晨三点,朱秦我怔怔的看着她嘴角张扬的笑。也没惊动老婆,带看玉壶春悄悄离开家。

  三分钟后,到了公交车站点。每到后半夜这里经常停泊几辆等客的出租车,可是此刻却人车皆无。"沙沙—"又是阵熟悉的轻微的声响把我惊醒。我睁开了由于恐怖而瞳孔放大数倍的眼睛,午夜的老屋里亮堂堂的,只有电灯发着澄亮澄亮的光芒,别的什么也没有。但,"沙沙—"的声音还是在某处响着。我遁声望去,原来,那声音是从年前那美妇站立的上方的那根巨大的老梁上发出来的。"沙沙—沙沙—"听来还是那么的可怕。我自我安慰自己,也许是老屋的老鼠在作怪吧!不管他,先睡觉再说正焦急之时,忽然开来一辆高客公交车,车门打开下来一位漂亮妹,甜甜说:“大哥,是"为什么?卖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李丽觉得莫名其妙,她非常喜欢这头假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去老隍城庙古玩市场吧?”

  朱秦忙答应,旋即问:“这车是去隍城庙?以前可没这趟车呀?”

  漂亮妹笑曰:“新开的专线,车上快坐满了,大哥上车吧。”

  “好吧”朱秦上了车找个空位坐下。他瞥了一眼,车上人头攒动,但没人讲话。他敛回目光,暗中洒笑"真是栩栩如生的眼睛!简直可以说,眼皮快要动了。":嘿嘿,都装神呢,捣动古玩的人都爱摆出髙深莫测的架势,装神。

  “老隍城庙到了”漂亮妹银铃般的喊了一声,车上人默默的排队下车,朱秦似乎感到氛围有些不对,但也没多想。

  朱秦来到隍城庙东街李老板的古玩店,从提包里取出玉壶春瓷瓶,说:“我只说一句话,天大的漏儿送给李老板了,这是元青花。”

  李老板淡然一笑:“我最清楚,这是本年的观赏器。”

  交割完毕,朱秦带着十万现金出来。真巧,又碰上来时的那辆髙客公交车,不过此时剩客只有朱秦一人。

  临下车时,朱秦问漂亮妹:“这车真方便,未班几点收车?”

  漂亮妹莞尔一笑:“天黑后头班,天亮前未班。”

  “噢”朱秦点点头,其实他没听明白。

  回到家朱秦把十万现金锁进保险柜后,天还大黑,他打个哈欠,躺在床上又睡起回笼觉。

  早上九点沈天明的妻子边说边哭。最后她哀求仙人给想想办法。,朱秦的老婆一轱轳爬起来,望着挂钟自语道:“操蛋,都九点了。”她忙推朱秦:“老朱,快醒醒,定好早晨六点交易,九点了,李老板会发火的。”

  朱秦睁开眼,刚要解释已经成交的事,突然传来急急的敲门声。

  门打开,李老板一脸怒气的走进来。

  朱秦有些发懵,他望着李老板笑道:“李老板您这是…?”

  “朱老弟,成心耍我?”

  “怎么,那瓷瓶有问题?”

  “啥瓷瓶?”

  “元青花玉壶春啊,咱哥俩刚成交的呀。”

  李老板脸色由怒变惊:“你,你刚和我成交?在那儿?”

  “就在隍城庙你的古玩店里。”接着他把后夜如何乘大巴车如何交易过程讲叙一遍。

  李老板围着朱秦绕了一圈乜着眼说:“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你撒谎,第二你撞鬼了。”

  “我真没撒谎。”

  “那就是说这世界上真有鬼喽?”李老板冷笑道。

  “李老板,你,你明明刚和我交易完,转脸又来这手。对了,这是去哈哈!!那个女人笑出了声。秀美猛的用力,跑出了教学楼。老隍城庙的车票,你看…”朱秦突然脸色煞白,他从兜里掏出的居然是一张黄烧纸。

  李老板见朱秦的神色不象作戏,也愣了一下,拿过黄烧纸端详片刻,说:“你刚才说,那辆大巴车是去老隍城庙?”

  “不是我说的,是那女乘务员说终点站是老隍城庙。”

  “天呐!”朱秦的老婆在一旁顿足道:“也不过过脑子,老隍城庙不就是现在陵园墓地吗?”

  “啊?”朱秦顿感后背发凉。

  “卖玉壶春的钱呢?”李老板神情亦有些紧张,盯着朱秦问。

  “放保险柜里了。”

  朱秦打开保险箱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李老板凑过去一看,保险柜里整整齐齐码放着十迭冥币,最上层放着一张黄纸笺,他取过一看,黄笺上居然用巴思巴文写道:魂非魂,物非物,必报焉。

  朱秦不识巴思巴文,惊道:“写的啥?”

  李老板没理朱秦,突然咬破食指在黄纸笺上同样用巴思巴文写道:“魂归魂,物归物,乞恕宥。”然后将黄笺当场焚烧。

  ……

  后来,李老板出重金在老隍城庙陵园内建了一座墓,碑铭是:袁仁之塚。

  后来,这个故事在圈内传开,盗墓者多一半都转了行。

标签:老婆公交车

    上一篇:卧棺 下一篇:狐仙儿之乱葬岗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