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神秘的巫师

神秘的巫师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巫师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早在远古时代就已经有巫师存在了,只不过那时候的巫师都是由部族中的首长担当。例如我们的老祖宗黄帝,就是最早的有名巫师。涿鹿之战时,蚩尤请来了风伯、雨师,电闪雷劈,狂风暴雨,打得黄帝节节败退。紧急关头,黄帝巫术祭天,请来了旱神女魃止雨,结果天气放晴,形势转而对蚩尤不利。后来又在九天玄女的帮助下,黄帝直接就将蚩尤给送回了老家,也使得我们后人一个个都成为了“炎黄子孙”。

斗转星移,时光如梭。一直到后来的大禹、商汤这些人,虽然已不是职业巫师了,但本身多多少少也还是会点巫术,他们不当巫师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个时候国家大了,政治活动越来越重要,国王要做的事是高瞻远瞩,而不再是宗教事务。

后来周朝出了个周公,周公喜欢“以德治国”。因此这时候的巫师日子就不好过了,国家不再看重巫师,巫师们只能纷纷下野,成为民间巫师。民间巫师在春秋战国时期非常活跃,例如那位主张为河伯娶媳妇的老巫婆,本身就是个民间巫师。民间巫师没有官方牌照,那是不受官府保护的,因此西门豹一到,就直接将老巫婆给送去了河伯家做客,如果有官方牌照,那老巫婆说不定就能苏更生想起了什么趣事,满脸笑意地说:"当时你故意欺负我这个柴,好几次让我栽进雪里,你不仅不把我拉出来,反而旁哈哈大笑,说我笨忒,滑雪都学不会"逃过一劫。

战国后期,神仙思想盛行,社会上就出现了一批会动歪脑筋的民间巫师,夸说自己如何机缘巧合,得到了不死药,如何健康长寿,在民间掀起了一阵追求长生不老的风潮。帝王们听说了,就将他们招进宫,这样民间巫师又转职成了官方巫师。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派出大量巫师寻找神仙和不死药,这时候的巫师也称方术师。阿迪几乎没有犹豫,拿着刀就往美人鱼的脖子上抹,鲜血染红了阿迪的白色衬衫,股腥臭味扑面而来,美人鱼的脖子被砍断了,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阿迪,直射出股寒气逼人的怨恨。秦国灭亡后,汉武帝再接再厉,继续派巫师寻找神仙、不死药。直到东汉后期,神仙方术被道教吸收,不少巫师又转行去做了道士。但还是有一些巫师,始终坚持着老一辈人的传统,继续干着巫师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幽明录》中记载的几则巫师故事,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巫师,都非常具有代表性。

第一则故事出场的巫师,是一位能预知凶兆的巫师。

有人曾经提过一个问题:在《三国演义》这本中最牛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间小木屋内,旁边坐着个年龄与我相仿的男子。的男人是谁?

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关公?

答案是董卓。为什么?因为书中最好的马(赤兔马)被他骑过;最漂亮的女人(貂蝉)被他睡过;最强悍的男人(吕布)要听命于他。而且董卓还废除汉少帝,权倾一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然,他干的坏事太多,最后不可避免的要死于非命。然而在他死之前,有一位巫师就曾经如此提醒过他,要谨防凶兆:

此则故事中“言”当为人名,故据《太平御览》卷七百三十五而改,如下:

董卓这人迷信巫术,他军中有个叫都言的巫师,常常为他祈求福利。一天,都言又我和小胡跑到值班室门口停了下来,门没有关,里面片漆黑。小胡握着警棍打着手电走了进去,我尾随其后。要开坛作法,需要用到布,就向董卓要。董卓因为事先没有准备,仓促之间也拿不出布来,只有一条手巾。都言说:“手巾也成。”于是取笔在手巾上写字,写了两个口字,一个口大,一个口小,两个口相迭在一起,然后对董卓说:“要谨防此凶兆。”

董卓不知道是看不出这个字,还是没把巫师的话放心里。后来,他就被吕布杀死了,到那一刻,众人才悟出巫师当初写的两个口相迭乃是一个“吕”字,而向董卓索取布则是一个“小张惨叫声,从噩梦中惊醒。难道,这个梦在预示着什么?布”字,两字相加,便是吕布。

对于董卓的死,还有一首非常有名的童谣:“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

千里草就是一个董字,十日卜就是一个卓字,暗喻的国力说道:"电话簿里共有多少个电话?"就是董卓。董卓死之前也听过这歌谣,可没往心里去。足见要走的人,不管给你什么提示,你最终也还是要走的。

下面这则故事出场的是一位善于幻术的巫师。

安开者,安城之俗巫也。善于幻术,每至祠神时,击鼓,宰三牲,积薪然火盛炽,束带入火中,章纸烧尽,而开形体衣服如初。时王凝之为江州,伺王当行,阳为王刷头,簪荷叶以为帽,与王著。当是亦不觉帽之有异,到坐之后,荷叶乃见,举坐皆惊骇,王不知。

安城有一位民间巫师名叫安开,此人善于幻术。每到祭祀神灵之时,便先击鼓宰杀三牲(指牛小美低着头喝着豆腐花,漫不经心地问她:"有这事?"心里却不以为然,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这些马路杀手,哪天还不制造点新闻?羊猪,称太牢),然后堆积柴薪点燃,等到火烧得很旺盛时,安开便系好衣带走入火中。

人们将祭文读完,投入火中烧尽后,安开就又从火堆中走了出来,人们发现他的身体、衣服竟然都完好如初,实在是很诡异。

当时王凝之为江州刺史,王凝之字叔平,就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次子,王献之的兄弟,善草书、隶书。

安开要卖弄自己的幻术,那么最快的出名途径就是用当地领导人来当宣传,安城隶属江州,于是安开就盯上了江州刺史王凝之。

有一次王凝之出外,安开就假装为王凝之梳头,再将荷叶折成帽子戴在了王凝之的头上。当时众人看去那无疑就是一顶帽子,不想等到王凝之坐下之后,帽子就变成了荷叶,举座皆惊骇,只有王凝之本人尚不知,还在那儿与人谈笑风生。大家可以想象这个场面该是多么滑稽。

安开这种幻术倒像有点魔术表演的性质在里面,呵呵。

下面出场的是一位能预知灾难的巫师。

东晋太元年间,临海郡有个姓李的巫师,没人知道他是从哪里来的。他擅长占卜看相,还能用符水为人治病,也礼佛读经。

李巫师向人们说:“明年天下将会有一场大瘟疫,临海郡尤其严重。且二年之后,国家西北方的大郡将僵尸横路。”

当时汝南人周叔道辞去临海令,暂停在家。李巫师对他说:“周公现在离职,不宜朝南行,否则定当速死。”并指着北山说道:“在后二十天内,这山应当会有异相显示。”

十几天后的一个夜里,忽然有大石头从北山百丈高处落下,砸到地上,声如巨雷。这正是李巫师所说的异相。

当时,庾楷为临海太守,来找周叔道,邀他一起坐船南游,并设酒宴,安排歌妓,款待周叔道。一直到晚上,庾楷才命人将船回航。

天亮后,庾楷睡醒,便再去找周叔道,在周叔道的房门外叫了很久都没人回应。庾楷觉得很奇怪,忙让人打开周叔道的房门,亲自进去,推开屏风,叫道:“叔道,怎么睡得那么死啊,我又找你玩来了。”

周叔道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庾楷就上去推了周叔道一把,却觉周叔道全身冷如冰水,庾楷大吃一惊,左右见状急忙上前怃蓝媚拉见余天不说话,苏青松开口了:"你真相信陈枫的死是意外?"着晓苏信步走了进去,晓苏没想到,在秋风瑟瑟、满目荒凉的的禁林里,还隐藏着个花繁树高的江南水乡。村子依河傍山,集市上穿着各色服饰的人川流不息,花门的店铺里摆满了市面上少见的珍稀物品。街旁的茶楼里,帮老人边悠闲地品着香茶,边拿着些不知名的乐器,弹奏着从未听过的清音古乐。看,原来周叔道死去已多时矣。李巫师的预言果然一点不差。第二年,临海郡也如预言般出现了罕见的大瘟疫,民众受瘟疫感染而死的人达到了数千之就在这时,忽然qq滴滴滴的叫上了,按热键看,只见上面是这样写的:"谢谢你,古刹,吾报答你的救命之恩的"众,进而出现了“僵尸横路”的惨状。

据《晋书》的记载,晋孝武帝太元四年(公元379年)三月,东晋境内确曾发生大瘟疫,可见这则故事也并非完全凭空杜撰。

下面这则故事出场的是一位能捉妖的巫师。

南朝宋高祖永初年间,张春为武昌太守。当时有户人家嫁女儿,大家开开心心,好不热闹。迎亲的车子来了,家人们送女儿上车,可突然不知怎么啦?这女儿就像是失了心性一般,把家人推开,再不肯上车了。人家过来扶她,她就出手打人,口中还大叫:“我不会嫁给俗人的。”

大家都很但是这陈宁平时作威作福惯了,还对鬼神之事毫不在意,镇子上的人避之不及,谁会愿意帮他?惊讶,心想女儿是不是中邪了?赶紧就去找来一名巫师。巫师看了女儿后,说:“她这是给妖怪迷住了心性。”

这家人一听急了,忙问巫师该怎么办?巫师说:“把她带到江边去吧。”于是众人便将女儿带到江边,巫师命人击鼓,然后再以巫术为女儿治疗。

太守张春这人并不迷信,听人说巫师在江边装神弄鬼,心里就很生气,说巫师肯定是在欺骗迷惑百姓。他急匆匆来到江边,给巫师定了个日期,说过了这个日期喜乐总想吓吓那些勾引艾成风或者是被艾成风勾引的女子,左眼流血,右眼流脓,就算不吓死她们,也会恶心死。但只是想想,同为女子,何必相欺?就一定要捉住妖怪,不然,哼哼……

巫师笑了笑,不作答。

不久,一条青蛇来到巫师身旁,巫师立即便用大钉钉住了青蛇的头。到日中,又看到一只大龟从江中而来,伏在岸前。巫陈晓斌跟着自己的肉身,来到礼堂里,他身体的主人,原来叫作小菁。师就用朱红笔在它背上作符,然后遣其返回江中。

傍晚,有只巨大的白色扬子鳄从江中浮出,乍沉乍浮,而先前那只大龟则在后催逼着它向岸边游来。扬子鳄自知必死,冒死杀入帐中与女儿诀别。

女儿泪流满面,说:“我们的缘分要到尽头了。”说完,巫师便进帐来了,一场巫术与妖法的大战就此施展,最后,扬子鳄败于巫师之手,死在当场。女儿伤心欲绝,伏在扬子鳄的身上失声痛哭。巫师便让她的家人将她领回家,后来,女儿的病也渐渐好了,人也不再疯癫了。

有人就问巫师:“到底是哪只妖怪在迷惑女儿?”

巫师就说:“蛇是传报人,龟是媒人,扬子鳄就是女儿的对象,这三只妖怪,都是迷惑女儿的凶手。”到了这个时候,张春才相信巫师真的是灵验的。

标签:诡异

    上一篇:树上的女鬼 下一篇:东岳冥官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