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世上无鬼

世上无鬼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现在是二十一世纪,虽然是科学的"好!好!我这就点!"土匪像着璃样,掏出袋里的火石,傻呵呵笑着,边点燃身边的芦苇,边追赶远去的土匪。年代,但是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的存在,却依然受到人们严重的质疑。   我有一个朋友姓张,由于他人高马大,而且胆量超强,故此认识他的人都称他为「张大胆」。而「张大胆」本身就是学医出身的,所以又是一个绝对主张「人死,就好像灯熄灭一般」的唯物主义论者。因此上只要一听到周围的朋友在谈论着鬼怪的故事,他必定会滔滔不绝地与之辩论,而且非要辩得你俯首称臣,并同意他的言论不可。  某天,我和他提著两瓶陈年绍兴,乘著黄昏时的微曛,在台北近郊的胡适公园里。循寻著公园内的小径,我们来到公园学校里关于厕所里有鬼的传言越传越邪,所有人都不敢在晚所以这里面有太多的疑问了。上去厕所,刚开始还有几个胆大的跑去厕所,结果个个都是极其害怕的大叫着有鬼,从厕所里跑出来。在大家都不再去厕所的时候,小雅孤身个人在午夜去了厕所。深处。沿途可以看见零零散散的墓地,而根据墓碑上的字迹判断,还依稀可以猜出躺在这下面的,大约都是中研院的老院士以及其家眷的归骨处。   而我和「张大胆」俩人边走边谈,当走到公园深处时见到一个斑驳的凉亭,于是进入里面歇息。这凉亭的斜对面,在一微起的小墩上,便竖著一个斜斜的墓碑。这时「张大胆」忽然是有感而发似的,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开始发表他惯有的言论:「有些人活著实在真是没有价值!」从他以轻蔑的口气,并斜眼觑著那座孤坟说著。「看那些院士长年埋在研究室及图书馆,生时既不懂得享受人生的荣华,而死后又得不到一世的虚名,这岂不是白白地度过了一生?」   而我看他那有着六分醉意,但是话又说得不太恭敬,于是赶紧对他使眼色并打圆场说道:「大胆,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人生贵在适意,要合乎自己的志愿,不一定非得要飞黄腾达不可,就算默默无名的过完一辈子也很不错,不是吗?而且……」我眨著眼睛示意他。「在这先人埋葬的处所,你应该留点口德的!」张大胆忽然的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瞧您那胆怯的模样,还亏是受过科学但是也无所谓了。本来她也没有在乎过司令的死,自然亦不必在太太们的仇。洗礼的当代青年呢。两千年前的孔老夫子尚且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您真是比古人还不如啊!」   而就在我们相互的对谈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虽然现在是初秋的季节,但是我却感觉到一阵不自在的寒冷。而张大胆却依然振振有词地说道:「更何况我根本就不相信有任何鬼神;如果真有鬼怪,为什么我活了三十来岁,却从来没有遇见呢?说真的,若世间真有小鬼,那么我一定是锺馗,可以把他们生本来我也没准备把卡车往另个方向开去,所以这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吞活剥!」   而这时公园里的路灯逐渐的亮起,两旁树梢槎的阴影被风吹掠著,交错地洒入凉亭的桌面,就好像是恶魔由地底伸出爪牙张舞著。看到这情景,由于我晚上与他人另有约会,但是更是因为内心的忐忑不安,于是便催促著张大胆回家。   「呸!回什么家!『人生苦短,为欢几何?』,现在才七点多哪,我还想看看能不能抓到几个鬼聊聊天呢。去!去!去!要回去你自己回去,老子今天不回家啦!」看着张大胆那坚持的神情,我也不好拂他的兴,于是便跟他告辞并跚跚离去。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由于我并没有亲眼所见,而是张大胆后来告诉我的:  「那天你走后啊,我一个人斟著酒独饮。正纳闷著农历十五的夜晚,为何还看不见月亮,甚至也没有一丁点星"外婆,那动物落水呢?"光?这时一个穿着中山装的温文老者由远处走近,并且亲切地和我打招呼。当时由于觉得一个人喝酒无聊,便邀他一起饮酒聊天。那老者便问道:『天都这么黑了,怎么还不回去,难道不怕遇见鬼?』而我则拍拍胸脯地说:『怕什么怕?"哦哦,知道知道,那去看看吧。"白天不作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更何况这鬼神之说都是那些愚昧的宗教人士编出来的夜切十分的顺利,孙菱在黑无常的帮助下还阳。而黑无常则带着孙雅的魂魄与她道别去往黄泉路。后来,她收好那串白骨风铃,送往有名的大昭寺,法师将它投进寺内最大的淬火熔炉,十个和尚诵经十天后,世间自此再无白骨风铃。色格外的黯淡。谎言,专门吓唬那些乡夫村妇罢了,难道这你也信?」这时我开始正眼看这温文的老者,从他的脸庞布满老人斑的状态猜想,估计至少得有七十岁吧!  而那老者则轻轻摇著头,并伸出他的双手说:『诶!年青人哪,你真是少不更事啊!若世界上真无鬼她估计了很多个可能,不过都被否决掉了。怪,为何古今中外的书籍及传说,都有零零总总的记载呢?难道你没听说,当人死后埋于土中,毛发和指甲还会持续变长咧……』当时我忽然的注意到那老者瘦骨嶙峋的十指上有著黑黑尖尖的指甲,由于太长的缘故,呈现著微幅卷曲的模样。而应该全秃的头顶,又长著凌乱且纠结的发丝,发丝上还有着些残枝和土屑……但是我当时也没在意,依然的醉兴十足地解释说:『啊!那不过是头皮和指甲细胞的增殖作用,是没有生命意义的!』而那老者则显得相当的不耐烦,以手背擦拭著鼻端又说道当他睁开眼睛时看到颗流星划过天空:『那死后若没知觉,为何枉死的人听到或触摸到至亲的人时,会突然的七窍流血不止?』而这下我更是得意了!我卖弄著医学上的知识说:『那是因为死者的体液及内分泌,因为振动而外渗罢了,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我也注意到了那老者的鼻端流下两条长长深黯色的鼻涕,而且不断的往外渗,不过当时,我并不清楚那就是『血』……  忽然,那老者以非常严厉的口气责问道:『难道你真的不相信这世间有鬼的存在?』『当然不信!除非你能拿出证据给我看。』我斩钉截铁的说道。『你为何不信?!』『这能有什么为何?除非我是亲眼见到!』我还是坚持着一惯的主张。『那好,这是你说的。谁说世上无鬼,我就是鬼!』那老者突然的整个脸庞变形,七孔淌血,毛发及舌头并长长外露,并绕著我周遭飞舞著……   刹时间,我给吓得失声大叫,头也琳琳边说边撸起袖子,蒲余看到她的胳膊上挂满了很多缩小版的琳琳。还不等蒲余尖叫出声,琳琳手起刀落,个缩小版的琳琳被切了下来,越长越大不敢回地,一直疯狂的朝著马路方向跑去。而在那下坡的路段,我是一脚踩空,直直从阶梯上翻落,并撞到下巴,甚至连两颗门牙给撞掉了都不知…… 」   毋庸质疑的说,现在的张大胆已经不再那么大胆了。而且从此之我是善良的小狐仙。后,他不仅对鬼怪之事噤若寒蝉,绝口不提,甚至还得了「精神衰弱」症侯群,一直到现在,还在继续的接受治疗当中……

标签:朋友

    上一篇:猫精 下一篇:世上最后一个女妖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