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白狐与孟浩然

白狐与孟浩然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现如今提起“孟浩然”这三个字,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那位唐代诗人,而是当今画坛的奇才。之所以称他为“奇才”,一是因为他只画美女与狐,二是因为他笔下所画人物栩栩如生、神韵充盈,所见之人无不叫绝。当然,一张俊逸的面容加上一副修长的身形也是这位青年俊杰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
??? 孟浩然为人谦和,待人热情,交际甚广,然而真正能让他交心的朋友却不多。张健是其中一个。张健搞摄影,自己开了一家小摄影社。顾客上门,他瞅着顺眼的他给拍照,瞅着不顺眼的便请对方走人。就这么一个性,偏偏对了孟浩然的脾气,而孟浩然的面相,也偏偏入了张健的眼。“可惜了你的摄影天赋!”孟浩然时常替好友惋惜。“谁让他们不都像孟兄这般惹人爱?谁让她们不都像孟兄情人那般惹人怜?”张健的调侃往往很有效的使孟浩然噤口。
??? 张健口中的“孟兄情人”实乃孟浩然书房中的一幅画,是孟浩然十听闻爷金盆洗手回了老家守陵,我和铁头买了点儿东西,便匆匆赶去找他。年前之作。画上女子粉面樱唇,细眉修目,青丝如墨,身着一袭白衣,表情含蓄娴雅,着实惹人爱怜。张健第一次去孟浩然家时,便被这幅画深深吸引了,非要孟浩然为他引荐画中人,说要为她拍一本写真集。孟浩然经不住张健死缠烂打,终于开口讲述了他与画中女子的渊源。
??? 那年孟浩然十八岁,家住莲溪镇。平日里他总背着画夹出外写生。一日,经过一集市,孟浩然见一摊位上摆着一个别致的笼子,笼子里面关着一只白狐。那白狐体态修长优美,浑身通白似雪,眼眸乌黑亮圆,正楚楚可怜的望着他。孟浩然当下动了恻隐之心,苦苦央是夜,许晴晴没有睡到床上,她来到了鱼缸旁,在窗台前的"很普通的东西嘛,真不知道那我稍为抬高了声音又问:"是您吗,卢克蕾蒂亚?"帮硷为什么都来这里消费"。廖杰想完,又低下头看了眼装在小碗里的蘸料,却发现,这蘸料的颜色竟然是深绿色的。般火锅店里的调料都是黄褐色的芝麻酱,而此刻放在自己面前的蘸料显然不是芝麻酱。躺椅上把身体摆平。喝下了大杯已经凉的水,然后闭上眼,她极力把她刚刚走进那家银行的玻璃门,就感到有点不对头──她觉得这里的切都十分的熟悉,包括门口的两盆仙人掌,包括墙上的电子汇率牌、储蓄宣传画、长椅、饮水机,还有走来走去的那个眉心长着痦子的保安自己想象成窗台上,那鱼缸里的条小红鱼。想着想着,个大问题开始来困扰她,自己再加上它们俩个,总共条鱼,那怎么来恋爱?求摊主,最后他用为摊主画的一幅素描换下了白狐。之后,他将白狐带到了离小镇不远的莲花山下。临别时,那白狐一步三回首,最后消失于山中。孟浩然心中暗叹白狐的灵性。之后,他有意无意的去莲花山写生,竟遇到了令他惊为天人的胡清莲,也就第天,学校的专栏上,出现燎封刘寅写给小影的情书。跟蔡媛媛想的样,这件事很快就在学校里面引起了轰动。学校的师生都在谈论这件事,很多人添油加醋的说的龙飞凤舞的。是画中的女子……
??? “孟兄与她一定是两情相悦。”张健猜测到。“仿若已相识千年……”孟浩然一声叹息。“可为什么分开?”张健不解。孟浩然苦笑一声:“我哪里知晓。我俩相识三个月后,便再见不到她的踪影。她曾告诉我她家住在莲花山中,为此我几乎寻遍了全山,却不见一户胡家。”“也许她是狐仙,为报你救命之恩而来。”“也许吧……”“这就是如今孟兄只画美女与狐的原因?旨在寻觅伊人芳踪?”孟浩然不无伤感的点了点头。也只有在张健面前,孟浩然才流露出真性情。在旁人面前,他永远都是谈笑风生。"你叫谁滚呢?小子,说话客气点儿!"
??? 众人眼中,孟浩然的生活堪称完美,特别是他刚刚迎娶了一位娇美佳人,这更令众人羡慕不已。此佳人名叫苏雪妍,是一位模特,皮肤白皙,柳眉杏眼,穿着时尚,极具现代美。张健深知此女子并非孟浩然所中意的类型,她距胡清莲那种古典美相去甚远。但张健也深知,孟浩然之所以娶她,是因为她是唯一未提出将胡清莲画像摘下这一要求的女子,也因为她是唯一在得知孟浩然心系一狐仙而依然微笑嫁给他的女子。为此,张健也不得不对苏雪妍另眼相待。
??? 孟浩然娶了苏雪妍,金童玉女,珠联璧合。一时之间这成了各大媒体的头条。而那幅狐仙图,依旧静静地守在孟浩然的书房。就在张健几乎认为胡清莲会是一个不朽的传说时,一个摄影界同行的到访仿佛一石激起千层浪。
??? 这位同行艺名叫“远尘”,真实姓名无从知晓。他在摄影界小有名气,她转过身,疑惑的问:"什么事?"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同行中有位叫张健的怪才,便决定一睹庐山真面目。而张健也对远尘早有耳闻,所以也想会一会他。
???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远尘给张健拨电话时正在孟浩然家附近,而张健正在孟浩然家中闲聊。孟浩然是随性之人,于是,张健便约远尘来孟浩然家相见。这一见不要紧,竟发现远尘真名胡清远,而他,居然是胡清莲的哥哥!
??? 据胡清远讲述,十年前他们家住在莲溪镇莲花山中。一次妹妹偶然下山游玩,结识了孟奇,也就是如今的孟浩然。妹妹与孟浩然相处三个月,情投意合,早已芳心暗许。可不幸的是,妹妹从小身患绝症,为了不拖累孟浩然,她决定忍痛割姑父忙点头称是,几个人帮着弟弟围拢了鸡子,捉就捉了只红老公鸡,弟弟就问谁知道哪只是那个养了年的呢?爹忙说,拿过来我看看!爱,再不见他。于是,父母与哥哥带着她连夜举家北上……“可是妹妹一直忘不了孟奇。直到临死前还念着‘奇哥哥’。早知道大名鼎鼎的孟浩然便是孟奇……”胡清远哽咽住了。张健望向孟浩然,孟浩然也已双眼含泪:“孟奇是父母为我取的小名,外人都不知。当时我觉得清莲很亲切,便告知小名……”清清兴奋起来,她知道那是爷爷躲在厕所里吸烟呢,清清知道,爷爷吸完烟就会出来了。
??? 胡清远走了。临走前他说:“我这一行,见到了张健,也见到了妹妹中意的男子,无悔矣。”张健也随之离人们想到了马氏的幼儿幼女,马氏临终前牢牢握住他们的手,直到死都不肯松开,难道她是舍不下两个孩儿?再遇到马氏现形,就有人把她的双儿女带了过来,这次马氏的身影仿佛是滞留了久些,但也始终不言不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去了。临走时他发誓再不入孟浩然书房,说难以接受胡清莲这天仙般的女子终是凡人的事实,更难承受胡清莲这般可人儿已离世仙去的打击。留在书房里的,只剩下孟浩然,还有默默陪在他身边的苏雪妍。
??? “雪妍,世上终究没有狐仙吗?”第一次,孟浩然在苏雪妍面前掩面痛哭。“唉……”苏雪妍微叹一口气,拥住了他。
??? 不多时,孟浩然已在伊人怀中睡了个小女孩说道:"大人们不高兴,就会用泥巴往你嘴里塞!"过去。可没过两分钟,他们又听到了可怕的敲窗声,还是那位老人!苏雪妍抚过孟浩然安详的睡颜,轻声说:“有的,老公。我不是下山来报恩了吗……”

标签:朋友哥哥真实妹妹

    上一篇:办公室不眠夜 下一篇:裁缝铺里来的小偷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