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红缎带的传说

|红缎带的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引子(1)---------------  “娘,等走过这座大山后就会到家了,今天跑这么远去采这些的药材,真是值得,而收了这么多。快看看啊!”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就像是黄鹂一样在整个深山中响起,惊得树林中一只老鸦腾空而起,怪哭了好会儿,哭累了,爬在杂物上睡着了。叫了一声然后向远处飞去。  而说话的那个女孩,也就十六七岁的模样,背着一捆草根之类的东西,裤角扎得高高的,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腿,穿着草鞋走在山路上,飞快而又活泼。她的脸红扑扑的,非常俏丽。女孩对着身后的一个中年妇人说着话。  树林阴森,正午的阳光拼命地从交集的厚厚的树叶中透过来,却只有一个小白斑点落在两个人的身上,慢慢地闪动着。  “闺女,我们在这块石头上坐一会儿吧。来,喝口水。”那个中年妇人开了口。她声音低沉,着一身黑衣,头上包着一块白手帕。她看着女孩乖巧地把药材给放下,目光里流动着一种温柔,轻轻地伸手把女孩头发上的一些草叶摘去,然后从怀里摸出一把木梳,对女孩说:“坐下吧,才采半天药,头发就已经乱成这个样子,让我来给你再梳一梳。”  女孩听话地坐在前面,妇人在后面用黑色的木梳慢慢地梳着头发。女孩的头发乌黑发亮,发丝飞扬,母亲沉默不语,女儿仔细地打量着脚前那一只正在树叶上打转的蚂蚁。山里一般非常的静,这条山路是她们娘俩采药时发现的,平日里很少有人来。宁静的山林里不时传来鸟叫声,身后是一棵巨大的槐树,那树根盘龙交错着,占了很大一片地方。  女孩正在说着今天采药的乐事,忽然感觉到身后气氛变得冷冰冰的,等她想回过头看个究竟时,脑后猛地一声闷响,被人重不会是我眼花了吧?我的眼睛肯定没花,那定就是见鬼了!她在墓里重一击后她就倒下去不省人事了。  冷风吹来,女孩醒来时森林已经变得暮气沉沉。她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正被结结实实地用树藤捆在那棵大槐树下,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身边的景色,惊恐地大叫道:“娘,娘,你在哪里?”  身侧传来一阵轻轻的磨刀声,她想转过头去看,脑后却一阵巨痛,她这才明白自己不仅身子被紧紧地绑在了这棵大树上,而且连头发也被人分成两股捆在大树上,头无法动弹。  她吓坏了,大声地叫着:“娘,你在哪里?来救我啊!”  熟悉的声音从她身边传来:“听话,别喊了,一会儿就不痛了。”  她一听之下,忘记了害怕,大声叫着:“娘,娘,快把我给松开,好痛啊!”  磨刀声还是那么清楚,一下一下,在森林里非常有力地回荡着。  “乖,再忍一会儿,娘马上就好了。”  “娘,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把我绑在树上?”女孩已经泣不成声了。  这时,女孩在泪眼朦胧中看到母亲站在眼前,手里拿着已经磨得锃亮的挖药用的尖嘴铲,凄凉地一笑,抚摸了一下锋利的铁铲。  “我磨了很久,就是希望磨快一点儿,听说,刀快,伤了人,人也不会那么痛。”  女孩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的母亲,“娘,你要杀我?”  “孩子,你本不该来到这个世界的,是你有眼无珠投错了胎,事到如今,多说无益,你安心去吧!”  妇人举起了手中的尖嘴铲,向女儿的眼睛挖去,挖一下就喊一声:“是你有眼无珠啊!莫怪我,莫怪!”  月亮躲回云层去了,仿佛不忍看到这幕人间悲剧。女孩绝望凄厉的叫声惊起了群鸟,森林中充满了诡异的血腥味,满脸鲜血的女孩已经奄奄一息地立在树上,她的眼睛变成两个血洞,鲜血汩汩冒出。  妇人把摘下来的眼珠细心地用头上的手帕包好,轻柔地放在怀里,慢慢地收拾好包袱,开始转身下山,身后传来女孩那细如游丝的声音:“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报仇!”  妇人的脸上闪出一丝笑,那笑里带着冰冷的恨意,却也带着一点儿探亲假结束了,战士小吴踏上了归程,火车缓缓的开动,小吴看看窗外的风景,盘算着归队的时间,行李箱里带满了家乡的土特产,有红枣,核桃,花生,还有瓶好酒,回家之前小吴许诺要带好吃的回来犒劳大家。无奈。  这是明媚的一天,小城的天空十分的美丽,在一处居民房的单人床上,秦锦正乱七八糟地流着口水做着梦,美美地享受着。  忽然手机急促地响起了,她摸出手机,闭着眼睛骂了一句:“谁啊?!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活?”  那边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大半夜?太阳都晒到你屁股了,你快给我出来,今天中午到我家来,我回来了。”  秦锦睡意全无,是唐诗诗——自己的损友。  她不满地骂道:“死女人,你走半夜,门无声的开了。个全身裹着塑料纸的人走进来,步步逼近他的床。阿义圆睁着眼,浑身不能动弹。那个人在床前停下来,会儿,伸出紧裹着塑料纸的手,慢慢的移近自己的脸,被塑料纸裹成个球体的脸,开始层层的撕塑料纸。塑料纸发出清脆的撕裂声音。阿义还隐约听到另个声音,象什么东西在泥泞的泥土里爬行。塑料纸发出凄厉的最后响,落下去。了就天下太平,你一回来就瘟神出世,天下大乱了!你回来就回来呗,难道要我裸奔夹道欢迎你不成?”  手机已经挂了,秦锦在床上苦闷地想着,唐诗诗那家伙可不是好惹的,要是敢爽她的约,将来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一只黑猫跳上床,眼巴巴地望着她,一看就是来要早饭吃的。  她摸着黑猫的毛,温柔地叫道:“黑宝,黑宝,早上好,我们今天去见凶婆子诗诗了。”  黑宝是秦锦的宝贝宠物,一只流浪猫,是秦锦在一个冬夜在垃圾桶旁捡回来的。现在已经是富贵得不得了,猫食猫窝猫玩具,一应俱全,而且都是名牌。  秦锦从浴室里冲完凉出来,在化妆镜前涂抹了半天,屋中大型的穿衣镜里出现了一个美女,高挑的身材,得体的衣着,如玉的脖子,气质也是那么的高贵,只可惜,秦锦为自己叹了一口气,这么好的条件还是找不到男友,不知道是自己要求太高,还是这个世界的男人变得太坏。---------------引子(2)---------------   唐诗诗是一个有钱的败家女,家中祖产丰厚,足够让她扮靓、泡仔、周游全国、不上班、去高档俱乐部、自助游,这不,刚刚又周游了一趟全国,她一心情不爽就开着车到处乱跑,开到哪里算哪里,也没有个目的地,每一次回来都带一大堆礼物,各地的奇珍异宝都是她的心头至爱。  秦锦赶到了唐诗诗家,穿过美丽的私家花园,宽敞的大厅里已经坐了三个人。秦锦将黑宝从猫篮中取出,丢给了唐诗诗,诗诗抱着猫,心肝宝贝地乱叫。  蓝琦站起身来,拿来一杯水递给秦锦。蓝琦品位独特,简直可以称之为时尚蓝本,看她的穿衣打扮就知道今年流行什么了。陆瑛琪在角落里摆弄着一个银器,见到秦锦微笑着打招呼,她是唐诗诗的表妹,但她才是真正地继承了唐诗诗的书香门地显贵世家的所有品质,温柔得体,沉着优雅,一看就是淑女。  唐诗诗自助游回来,大家又聚在一起。秦锦在诗诗家的超大餐厅里边吃着新鲜的草莓边听她路上的见闻、风俗传奇、人情世故,配上她那极生动的表情和夸张的手式,让听者犹如身临其境。  “这次我去了湘西,除了山路不怎么好走之外,那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的山村非常的宁静,晚风吹来的时候,星星仿佛可以伸手摸得到,黄昏的时候,可以看到小村庄冒出的炊烟,真的,下次你们一定要和我再去一次,那里简直是天堂。”  说了一会儿,大家都喊着要礼物,诗诗也非常享受这个时刻,把自己心爱的东西都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  三人都围着沙发坐着,只见唐诗诗一脸喜气地捧出一个盒子,慢慢地扯开那盒子的细丝线,大家都被她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给镇住了,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盯着那个盒子。盒子打开后,是一个纸包,把纸包拿出来之后,一层一层慢慢地打开,到了最后,只见唐诗诗用力一抖,像抖开了一天的红云,整个房间马上就流"不对,肯定有!我的鼻子不会出错的!"坤像只老鼠似的钻来钻去,不时还大打喷嚏。光溢彩起来。连蓝琦这种见惯了大场面的人都睁大了眼睛。  秦锦定睛一看,是一匹红布。红布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那种红,红得让人错不开眼睛,是美到极致的那种红,她们四个都像是被人定住了一样,看着那匹布。  僵局被黑宝打破了,它从秦锦怀里腾空而起,发出一声尖叫,吓了她们一跳,只见黑宝一个转身,往窗外蹿去。  秦锦最这位转学生叫君怡村里的孩子经常神秘兮兮地问我,你们家的那眼井,你不害怕吗?你没有看见过奇怪的东西从里面冒出来?,长得比淑媛还丑,她还驼背,而且像个双峰骆驼,肢活动很不灵活,大家都给她取个钟楼怪人的绰号,我有时搞不懂为什么这样的人也可以进来这所贵族学校?更让我难过的,过去常被欺负的这两天里,般若步不离秦妈妈,她多想把妈妈的身影刻在脑海中。日日夜夜的数着她妈脸上的皱纹,就是想记住自己的妈妈。淑媛竟然也加入欺负君怡的行列,而且比其他女孩更过份。然后这位君怡的桌椅就被安排在垃圾桶旁,也不让她参加任何团体活动,就连朝会也是。早反应过来,扑到窗口,看见黑宝全身的毛坚起,在很远的路尽头,盯着她们的窗口。她大叫一声:“黑宝,不要跑,我来抱你。”等她冲出屋子跑到路上的时候,黑宝已经无影无踪了。  秦锦的眼泪都差点儿流下来不过转念想,这应该是她搭讪的方式吧。不过转头间却没燎个女孩的踪影。了,却也不好表明。  沙发上那打开的一匹红布静静地躺在那,色彩是那么的温柔,像满天的星光,让人都可以陷入到那种色彩中去。  陆瑛琪叹了一声:“真想不到会有这么漂亮的颜色!”  “诗诗,你从哪里捡来的宝贝啊?”  唐诗诗一脸得意地说道:“是我在一个小镇上看到的,就只有这一匹,挂在一个人家的门口,实在太美丽了,所以我就死缠着要了它。”  她们坐下来,轻轻地抚着布面,小心翼翼地像抚摸自己的婴儿一样。布的质感很凉,但是非常的光滑。  “缎子吧午夜场的电影散了。?这么丝滑,不知道是什么织的,可以织得这么密尸体的手脚筋全部断了,而尸体也被人固定在了棵树上面,是把肢活活钉在上面的!,手感这么好。”  “把手放在上面就舍不得拿开,怎么会这么舒服呢?”  这三位损友从来都没有意见一致的时候,唐诗诗没有想到这一匹布得到了这么高的"那么"明会意杀了仇人家口,逃出家乡的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女儿的声音了,他说:"宝贝,我是爸爸!"了我要问的内容,接着说:"我查了年月日的报纸,这么重大的事情市里定会有相关报道,结果是"明从口袋里掏出张巴掌大的黄色的新闻纸。赞美,狠了狠心说道:“这匹布,我要量身订做一件时尚旗袍,剩下的,你们就拿去分吧!这么大一匹,应该会有很多剩下的。”  这一匹红缎,就这样,像明晃晃的温柔一刀,刺入了她们的生活。*《红缎》第一部分   他戴着手套进了浴室的门,只见一个男人倒在地上,一个女人倚着镜子坐着,都也已经死去。两个人的眼珠都被挖了出来,那把凶器还在女人手边的不远处摆着,是一把蓝色的牙刷,血淋淋的,上面甚至沾着一些肉块。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那挖出来的四只眼珠……

标签:男友诡异血腥山村

    上一篇:妖璧 下一篇:阴阳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