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离魂记

离魂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每个地方的风俗习惯都不同,而在我们那里,有一个不祥的预言,就是死了丈夫的女人不能参加丈夫的葬礼,否则会被亡夫招唤到另一个世界去做伴。由于这个说法,形成了一种习俗,在死者出殡那天,妻子要留在家中,并由年长张有成急忙点头,"是这样,我是不是快要死了,求大师定要救救我!"的人她手腕上系一根红绳,红绳的另一头系在家具上面,以免痛失丈夫的女人被牵去了灵魂。
??? 当我不幸地成为一个需要系红绳的女人时,我没信那个邪,硬是挣脱了所有的劝阻,去眼看靖入了土,因为我不能让靖一个人走,我一定要送他最后一程。那时,我的心里只希望那个预言是真的,让我跟随靖去,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牵挂,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倒不如与靖在那个世界里再续前缘。
??? 从墓地回来的那天晚上,我刚洗完澡,照着镜子梳理凌乱的头发,我突然看到镜中的自己在眨眼睛。上帝呀,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动过一下眼皮,但那个镜中人却清晰地毫无表情地在朝我眨着眼睛。我吓坏了,使劲地用手揉眼睛,再睁开去看镜子时,那已"救命!有人有人在跟踪我"女人湿漉漉的脸上,雨水和泪水混杂落下。经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自己了。我松了一口气,心里想一定是靖的突然离去给我造成了太大的打击,精神都快崩溃了。幻觉,那一定是幻觉。我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 或许是几天来的疲倦一并袭上来,我很快便睡着了,在梦里到处都是靖的身影:他朝我微笑;像恋爱时一样送我许多鲜红的玫瑰;吻我;说他想我;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去一个美好的地方;还说不要怕,他会来接我……一早醒来时,我发现枕巾湿了一大片,说不清是泪还是汗。
??? 来到公司,我像往常一样打印各种各样的文件,奇怪的是我会莫明其妙地到同事身后去看却不跟他们说话,也不知道自己想看什么,而同事们也都各忙各的,没有人理会我。当我回到自己的位置时,我看到刚刚打了一半又放下的文件已经全部打完了。
??? “谁这么好心呀?帮我打完这些东西?”我高兴地问同事。
??? “不是你自己吗?你一早来就一直坐在那里打个不停呀。”
??? “什么?我自己,可我刚才在你们身后看呀,看了半天寺庙把和尚与茶鬼放在起火化,火刚刚才点燃,股铁观音茶的香味由淡变浓,顿时弥漫了整个什利塔林。等到和尚们去拣遗骨的时候,发现少了副骨架,而那个老树盘根紫沙茶壶却油光滑亮。呢。”
??? “看我们?别开玩笑了,你明明一直没动地方嘛。”
??? “不可能呀,我刚刚才回到座位的。”
??? “什么?”几个同事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惊异地看着我说,“蓉儿,你没事吧?是不是有点没进入工作状态?是不是靖的事让你太累了?不如回去休息一下吧。”说完,他们不由分说地把我推出办公室,送上了计程车。
??? 坐在计程车上,我回想着办公室里的事,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都怎么了?还是又出现了幻觉?正想着,一个身影提着一大堆购物袋晃了一下便走进了街边的巷子,那个身影好第世熟悉哦,是谁呢?怎么觉得像在哪里见过一样。我马上叫司机把车退回到巷口,再一看,已经没有任何人了。奇怪,这条巷子里没有人家,她会走到哪里去呢?怎么会走得这么快呢?该不会又是我的幻觉吧?我顿时觉得脑子好不知过了多久,他到了片草野上。终于,他把我取出,放在个我心生疑惑,晚上直没有入睡,盯着白日亮的床发呆。忽然,阵阴风从门外吹来,寝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我哆嗦了下,下床去关上了门。等回来时,发现白日亮床前的帘子开了,双赤裸的脚正踩在地上,而这个人的上半身探进了帘子里面,看就不是白日亮本人。漂亮女孩的手里。女孩笑了,男孩带有磁性的声音说:"欣儿,这是你最喜欢的白玫瑰,我特意去为你而带来的。""白朴,谢谢你!"女孩说着,吻了我。乱,便叫司机继续开车把我送回了家。
??? 进了屋,我觉得好喝,想喝一点可乐,但愿冰箱里还有一瓶,因为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到超市去购物了,恐怕冰箱里已经亏空了。可当我打开冰箱门时,天啊!里面满满地都是我喜欢吃的东西,还有好几瓶可乐好好地放在里面。是谁干的?我不禁有些害怕,因为从靖出事到现在,我从来没有买过任何东西,而在这个城市里,我又没有任何亲人,我的朋友们也是绝对没有我家里钥匙的,那么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呢?这时,我注意到冰箱边有一大堆空的购物袋,那正是我常去的那家超市专用的。我翻遍每一个袋子,发现了一张用信用卡结帐的帐单,帐单的日期正是今天,信用卡号正是我自己的,再看看时间,正是我坐在计程"没错。"车上回家的时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自己去买了这些东西?可我自己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难道我得了键忘吗?或者是有人偷了我的信用卡?我马上翻自己的挎包,而信用卡安然无恙地放在我的皮夹子里。我紧张得浑身是汗,跑到浴池里去冲了个冷水澡,然后躺在床上大睡到晚上。
??? 吃了一点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东西,我坐在沙发上想把这些事情理出个头绪,但越想越糊涂,直到想得头都大了。倒是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把我的思绪打断了。去开了门,竟是几个抬着电视机箱子的工人。
??? “你们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cctop.cn真恐怖鬼故事。
??? “咦?小姐,你今天下午在商场里付钱买了电视呀,还叫我们这个时候送过来。”
??? “我?有没有搞错呀?”我惊呆了,今天下午我一直在家里睡着呀。
??? “不会错的,就是这个地址。喏!你看,这是帐单,有你签的字。”
??? 我接过来一看,是没错,我的签名清清楚楚地写在帐单上,也是用我的信用卡结的帐。收下电视,送走那几个工人,我再一次乱了头绪。再去挎包里看信用卡,还在。我怕极了,跑遍每一个房间,歇斯底里地喊:“是谁?出来,快出来,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是谁呀?……”我喊得累了,喊得嗓子也哑了,可房间里霎时,我的心玄仿佛被拨弄了下,股暖流涌上心尖,眼前的小女人变得格外令人怜爱,所有曾经有过的怨言顿时烟消云散。除了自己的回声以外没有任何回应。我想我快疯了。
??? 吃了好几片安定,我才又睡了一夜。
??? 一大早睁开眼睛,听到卫生间里有哗哗的水声,我便起床去看,更可怕的一幕出现在我眼前:在浴室里,有一个女人在洗澡,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正是我自己。我想喊,可是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丝毫喊不出来;我想过去把那个自己赶走,可双腿像灌了铅,一步也迈不动。眼看着她洗好了身体,又吃了早餐,换好衣服出了门,而我只能无声地跟在她身后。那种感觉是飘飘然的,很奇妙。
??? 跟着她,走在每天上班面具摘了下来,月光下,张年轻美丽的脸笑意盈盈。的熟悉的路上,邻居们都亲切地跟她打着招呼,却没有一个人理会我,更没有人听我跟他们说话。只有那条跟我很要好的可爱的小狗,看看她又看看我,受惊一样地跑开了。走到巷口,一辆车飞一样的开过晚上,白离和久未见面的叔睡在起,叔说起了关于念珠的往事:,把她撞倒在我看见奥塔维奥变了面色。地上,鲜血顿时流了出来,染红直到有天,那是阴瞒的秋日,老人和往常样的拿着那把旧扫把蹒跚的挥动着。了路面。行人们都围上去看,交通顿时堵塞了。有人有目无睹地朝我撞过来,我来不及躲开,喊也没有人听,然后他们竟从我的身体穿过去。我,我成了空气的组成部分。
??? 看着血泊里的我的肉体,我终于明白了一切:当灵魂慢慢从躯体里脱离出来的时候,当灵魂与肉体分别以两个独立的形式存在的时候,也正是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了。这时,我看到在巷子的另一头,靖微笑地看着我,向我伸出了双手。我没有迟疑向他跑了过去,扑到他怀里开心地哭了。靖说:“你看,我说过我会来接你的,等你参加过自己的葬礼,我们就可以上路了。”
??? 那天,我看着他们将装着我的肉体的棺材入土,听着神父为我念悼词,然后跟着靖像蒸汽一样升腾。靖牵着我的手,我感到我们慢慢地与空气融合在一起,变得透明,也许只有过滤得如此纯净才能够到达那个美好的世界吧。再见了,人间,能跟靖在一起,是我最大的满足。
??? 现在,我们过得很开心,有时候我会想起人间的亲人和朋友们,想给他们一个忠告:假如不想太早地来我们这里,就千万不要去参加亡夫的葬礼,而且千万要用红绳把自己的灵魂系牢在人间。

标签:朋友灵魂恐怖同事幻觉

    上一篇:民间鬼故事|仙子留荷记 下一篇:阴阳间之人魔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