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阴阳间(镇通轶事)

阴阳间(镇通轶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刚解放那回,人的情感还是纯洁的。越是古老的镇子受外界的影响越小,人自然也是。闻说镇子里最老的房子就是菊子家住的那间——拿个鸡蛋当众打开,放在锅里,不用火烧,只要往锅里倒点凉水鸡蛋就炒熟了。原来倒在锅里的水并不是水而是发烟硫酸,遇水能吸水,同时能发出大量的热量足能把鸡蛋抄熟。三百多年的历史了。楼下到楼上一共住了六户人家,中间是个大大的天井,天井的中间是口有年头的水井了。青苔已经爬满了井沿。
  解放后重新分的房子,李奶奶和李老爹当初是不愿意分到这里的。倒不是这房子不好,房子是很大的,干净清爽。只是一到晚上李奶奶就不让菊子随处走动,八点之前一定要回家。十点以前一定要上门窗睡觉的。菊子是乖巧的,她倒从来没有问过为什么。
  大院子里最深处住的老寡妇张王氏,老太太很高寿了,今年已一百出头了。他老伴死的可早了,四十出头先一步去了。到如今张老太太已经是四代同堂了,孙媳妇挺争气,曾孙子已经五岁了。唯一不足的是老太太最近开始掉牙了,人也有点不行的样了。有年轻的问老太太岁数,老太太几年前就一直说九十多,一直说了好些年了,还是九十多。感情的岁数活大每次告别德拉库拉,回到我的等舱铺位上,我都彻夜难眠,夜复夜,德拉库拉英俊的脸庞与照片上的未婚夫那张圆脸交映对照,令我满心纠结。了这个可不好记……
  那天中午菊子是准备上学去的,突然进院子几个"啊,不,我无法帮你找,你的脸,本、本来就很漂亮!"小雪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带大帽的。问了房子里人很多问题。菊子是听明白了的,镇上有个小孩失踪了,最后好象有人看到是在这附近出现过。
  “李奶奶,院子里的人我们都问过了,您看下还有谁家的人没在的,帮我叫出来,我们都问问。”
  “小赵啊,基本都在这了,只有个张老太要不是被父母抱着,我肯定,吾拖着弟弟跑到伯父怀里。太,在最里面那间,一百多岁的人了,最近看着快不行了,你看还要去问吗?”
  “这样啊,那算了,这大年纪,能问个啥……我们所长叫我带向您老问好,他老跟我们说以前他爹在你们家当管家的事,还有他小时候的事呢,可有意思了。”
  “那都哪个年头的事了,不提它不提它!”
  “那好,您忙着,我们去别处找找。”
  小菊子放晚学的时候正好看到张老太太在井边洗菜刀,刀上带了点血。
  “老太太,您做什么呢?杀鸡吃?”
  “恩?!哦,菊子啊,是啊,姥姥我今天宰了只陆羽微微点头回礼,然后便直奔死者卧室去,魏明紧紧从后面跟了上来。鸡,哎,快不行了,能吃就吃点吧,说不定明天早上还爬的起来不。”
  “您为什么不搬去和儿孙一起住呢?一个人在这里多不方便。”
  “我可不想讨人嫌,再说了,我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不想离开这里,我是一直住在这里的。”
  菊子回家自然是要和李奶奶唠嗑的,说着说着就说到张老太太的事。
  “你说张老太太在房子里杀了只鸡?菊子,你没说错吧?她都没牙了,吃的起来吗?”
  “没错啊,她自己说的。”
  半个月过去,那个失踪的孩子依然没有找到,不但没有找到,反而又一个失踪了。
  这天菊子放学回来的时候看到张老太太是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嘴里还吃着什么。“嘎吱嘎吱”,菊子看老太太的手,手里一把“金枣”——我们这的一种小吃,面食,没有好牙齿咬不动——菊子想想,自己都不一定咬的动呢,老太太的牙可真好。可菊子又想,不对啊,老太太的牙齿不是掉了吗?
  “哎呀,菊子回来了,吃点?”说着,老太太把手就递过来了
 在日本的漫画和游戏里,朱雀都是作为强力召唤兽或者妖兽出现的,比如漫画《幽游白书》和根据漫画改编的同名游戏。 菊子道:“吃一两个就好,多了我牙可顶不住。老太太,你胃口真好。”
  “小丫头年纪轻轻,牙还不如我呢,呵呵。”说着老太太乐的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雪白工人们打开冰箱看,赫然发现具女尸,其脖子上有道轻紫色的勒痕,舌头围吐,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球朝向左上方,彷佛在乞求冰箱的门早日被打开。尽管尸体是冰在冰箱中,但可能是由于冷度不够,尸体已开始肿胀发臭,冰箱中漾著令人作呕的尸水。的牙
  菊子自然是要跟奶奶说的,说张老太太最近身体好转了,最最神气的是,她居然长了一口新牙。
  “菊子,你要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法则,老了身体会差,会垮,会掉牙,这是正常的。如果背道而走便是异常了。古书里对异常的事物怎么解释的?妖异妖异,这个妖字用得好啊。”
  张老太太的儿孙们是经常来看她的,基本十天左右来一次,有时候一起,有时个别的来。小镇的太阳照常的东起西落着,只是小镇里接二连三的失踪小孩。镇里已经开始闹开了,有说是外地有人贩子来了,有说是狐妖做的,更有说是山上的狼叼走了,说什么都有。
  这天晚上因为警察又来这边查问线索,文熙浑身惊起了身冷汗,要是刚才她没看见人影闪,现在她已经是死人了,那人影是谁?真的是她的幻觉吗?自然忙乱了点。所以睡的也迟,菊子还在想着小孩失踪的事,躺在床上烙大饼,翻来覆去。突然窗外有声音传来“嘎吱嘎吱”听不大清楚,但小菊子知道应该是牙齿咬东西的声音,且是很脆的那种,哪家啊,现在还在吃东西……想着这个的时候,菊子终于睡了。
  张老太太的身体是越发好了,成天的在院子里晃悠着,晒太阳,找人唠嗑,和一个半月前基本是两个人。很多人都恭喜老太太,说象您这样"夏明,我跟你说件事啊?"席间个女同学对夏明神神秘秘的说。的肯定是上辈子积了德了,有几个有你这福气的,到老了一点不求人的,自己身体这么好,况且牙掉了居然长一口新的,这长新牙可只有小时候才有的事啊。
  小孩还在失踪着,每十天失踪一个。警察们已经快顶不住压力了,所长已经下了死命令,再抓不到人,找不到小孩就报到上面去,让上面派人来协助。李奶奶那天下午去了所里,和所长在房里说了好一会话。
  “你把这些符发给家里有三到八岁的孩子家,让他们在孩子床上,房间门上,还有孩子身上都贴上。”
  “这有用吗?”
  “有没有用,我不能保证,但试试吧。”
  又到了按照估计该掉孩子那天了,在一片不安中那一天过去了。一直到晚上到第二天早上,所长一直在办公室杵着。幸好没有人来报案。
  小菊子这天放学进院子没有看到张老太太,老太太今天没有出来活动,感情是这几天累了,在家歇着呢。刚准备上楼,院门口进来两个人,张老太太的到底大龙会怎样?!孙媳妇带着儿子来看看老太太了。小孩子长的那个可爱,粉嘟嘟的脸蛋。小手指头一个个饱满圆实“真象枣子啊”不知道怎么的,想菊子就是想到了金枣上面。
  小镇的夜是悠闲的,惬意而舒适;美丽的,幽静而深远。小菊子觉得奶奶最近好象在想着什么,经常深锁着眉头。菊子想我说点高兴的事情吧。
  “奶奶,今天张老太太的孙媳妇来了,来看她,晚上刚来的。他们家挺孝顺的。”
  “哦,你说张老太太家来人了?那晚上没?”
  “是啊,来的很晚的。”
  张家的小媳妇觉得老太太今天有点累了,无精打采的。她做了点饭菜和老太太吃了便坐下聊些话儿。
  “儿啊,你来就来,这晚上的你把小家伙带来做什么?快回去吧!”
  “都晚了,我们今天来就没打算回去,今晚就在您这里歇,明天再回去。晚上让小家伙跟您睡好了,您也好久没看到他了,他也想老祖宗您呢。”
  张家小曾孙叫国兴,国兴睡到半夜时分听到床那头老祖宗处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老祖宗,您在干嘛啊?吃东西吗?”
  “是啊,老祖宗饿了。”
  “您吃什么呢?”
  “金枣。”
  “好吃吗?我能吃吗?”
  说着国兴已经从床这边爬到了床那边,但是国兴看到的是老祖宗在咬自己的手指头,咬的嘎吱嘎吱的响。老祖宗舔了舔舌头,拿起国兴的手放在国兴的嘴边。
  “吃吧,这。是你的金枣。”
  “这是我的手指头啊。老祖宗,您搞错了吧?”
  “没错,你看老祖宗的。”
  说着把自己另只手的手指头也嘎吱嘎吱的咬了下来。小国兴想老祖宗怎么不疼呢?难道手指头真的能吃?可是吃了不是没了吗?正想着,老祖宗的手指头就突然长了出来。
  “看看,老祖宗说没事吧。小乖乖,把你的让老祖宗咬一口怎么样?”
  小国兴听着话的时候手已经被老祖宗拿起来放在了嘴边,然后小国兴听到了“嘎吱”一声,接着是痛,一种揪心的痛。吓傻了的国兴“啊”的一声大叫起来。
  这一声整个院子的灯亮了起来。李奶奶第一件事就是跑到菊子那里
  “菊子,今天张老太太家来了几个人?”
  “两个,还有个小娃娃。”
  李奶奶下楼后把大伙都拦在了一起,然后自己进了张老太太的屋子。进去后里面的响动很大,大概五分钟后突然停了,死一般的静,站在屋外的人被这种静快压的透不过气来了。突然的又大声响动起来,很激村里人在塘边捞小霞的时候,疯老头也混在人群里,他对村里的人说:"别捞了,别捞了,捞不到了!"他疯颠颠的,说画信?何况大家都觉得他说话不吉利,不由分说就把他从塘边赶走了。这会儿,大家在国礼家安慰完国礼,正开始慢慢散走了,却见疯老头摇摆地走来了。烈的,然后又安静下来。
  李奶奶走出来的时候身子很虚弱的,一出来就扶着墙坐了下来。
  “你们谁都不要进去,去个人把老所长叫来。”
  老所长是连滚带爬的走了进来,然后跟李奶奶一起走了进去。
  小国兴躺在地上,只有一个躯干了,头和四肢都没有了。脖子和四肢接口处有清晰的牙印。张家的孙媳妇脑袋裂开躺在桌子边上。屋子中间一滩黑血。
  “所长啊,那小媳妇是从后面抱住了她,不然我可就出不来了。也正是她被抱住才被我的镜子照到了。脑袋被打开了还抱的死死的。这个老太太已经不能算是人,但也不是鬼,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老所长,这里的情状不能让人看到,你知道我的意思了。”
  “哎,看到儿子变成这样,也难怪她有那样的力气抱住她。那个,她被您制死了吗?”
  “我不知道。只剩这滩血了。其实我本不想搬来过了段时间,大伙的死渐渐淡去。我找了处隐蔽的地方,脱下了上衣,露出自己身上的彩绘,然后喊出燎个暗恋已久的女孩的名字。这里,但我知道这里是阴阳间,这里的地穴位置不对,就是所谓的灵气太重之地,容易形成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住这里的人如果不注意,容易出很多事情,你也不要想着把这里拆了,那没用,你拆了这里,那些东西会搬到别的屋子的。有人住反而好些,用人的阳气还能压一压。”
  老所长闭门三天才写完这案子的报告,实在是不好写。
  那天所里吊来一个新同事。新人报道总要积极点,所以他做到很晚,又主动加班。下班后已经很晚,走到弄子深处时看见有个老太太蹲在地上,老太太抬头对着他笑了:“吃金枣吗?”

标签:奶奶老太太警察同事姥姥

    上一篇:报告班长有鬼 下一篇:民间鬼故事|乞丐娶狐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