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狐三娘

狐三娘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柳桐镇上有一家酒庐,铺子虽小,名气却大。酒庐本无名,只因酒旗一展香飘十里,十里香的名号便在南来北往的客人中传开。每日宾客盈门,热闹非凡。若问这酒究竟有多香?言词万难明状当时医生交给我本母亲在住院期间所写下的日记同时也建议我去做个全面的身心检查,我用无力的微笑拒绝了然后我从医生的手里接过那本冰冷的黑色日记本。。只说一碗下肚,便觉身轻体健,快活似神仙。十里香的酒人着迷,十里香的人也叫人牵肠挂肚。酒庐的老板娘无人知其来历,生得娟秀无双,风华绝妙,人称三娘。
??? 窈窕佳人君子羡之,小人垂涎。远近的公子哥儿和屠户莽夫都来求亲,门槛都踏破了好几条。或好言央求,或蛮力强抢,竟都不能叫三娘点头。
??? 有一王生,生性浮浪风流,颇具才情,又有万贯家资。自去十里香喝了一盅酒便沉迷三娘,志在必得。先遣媒人携重金求秦晋之好,三娘冷眼以对;后亲往做诗以表用情之深,三娘一笑置之。王生方知三娘非浅薄女子,金玉不能博其青睐,才情不可动其蕙心,唯有精诚相待。便日日都去十里香喝一盅酒,问一句话:“今日,姑娘可愿允了在下。”三娘不笑不恼,放下美酒一盅便去了,每回如是。
??? 转眼已满百日缺点:携带不方便,而且容易被人说迷信。威力中等。。王生又至。三娘你看见了,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你知不知道那里有多冷啊,既然你不救我,我就要拉你下去陪我。玉立庐中,莞尔"何苦呢,雪!这是命定的呀,注定,我是你命里的第朵台。注定,我们相爱却要生死两隔!可只要你心里有我,我就会陪在你身边,我不去轮回,我选择了陪伴你生生世世,晤在你的心中,记得,好好活着,为了我们两个人!好好活着!"说完,他迎着天边的第屡阳光,消失了!"不要!!硕!!"飞雪心痛难当的昏了过去!一笑,暖似杨柳风,柔似杏花雨。众宾客都看得醉了,王生更是魂荡九重宵。
??? 三娘道:“公子连日来百折不挠,妾身都看在眼里了。如今妾身只有一事相求,公子若能依了,妾身便与公子永结同心。”
??? 王生大喜过望,连忙问:“何事?莫说一件,就是百件千件,但凡从姑娘口中出来,在下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 三娘不语,从袖中摸出一把尖耳牛刀,众人吃了一吓。王生只觉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底,出了一身冷汗。心道,莫不是要我剖胸剜心,叫她瞧个明白?三娘笑道:“公子莫怕,这刀不会用在公子身上。且听妾身细细说与你听:妾身家乡流传着一种陋习,凡女子出嫁,需断一指,由良人吞下。夫妇恩情不断便罢,倘若夫君移情或负心,必遭断指穿心而亡。”
??? 王生先是一惊,后心想:哪有此等匪夷所思之习?想必她故弄玄虚,好叫我知难而退。即便真有此习,常言道十指连心,断一指何异于心头割肉?料她弱质女流,断不敢为。遂抖擞精神道:“姑娘之命,在下岂敢不从。只怜惜姑娘身娇体弱,怎经得断指之痛?”
??? 三娘舒眉而笑道:“区区一指可换一生真情,何痛之有?”言罢,手起刀落,骨断如裂帛,溅起飞红数朵。有胆怯者手不能执酒,破碎之声响成一片。
??? 王生面如土色,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三娘神色不改,用切去一指的右手,捡起浸在血水中的玉白断指递到王生面前道:“公子,请。”王生一眼瞧见三娘手上断指处,鲜血泉涌,隐着白生生的骨头,登时肝胆俱裂。惨叫一声,夺门而逃。
??? 三娘眼神一暗,似笑非笑。旋而高举断指道:“今日有谁敢与我三娘结断指之盟,三娘便与他厮守一生。”众人面面相觑,无人敢上前,也无人肯走。
??? 三娘断指招亲之事须臾传遍柳桐镇,十里香外人声鼎沸,挥汗成雨。
??? 忽有人在外叫道:“在下愿与姑娘结断指之盟。”人群起了一阵骚动,渐渐让出一条道。三娘闻声望去,原来是张生。cctop.cn
??? 柳桐镇上无人不晓三娘,也无人不晓张生。一个因绝色无双,一个因貌丑难寻。张生凸晴暴牙,肤黑如土,生就一副夜叉相,众人见是他,耻笑连连。
??? 三娘眼中只有一个张生,视众人如无物,径直走到他面前递上断指。张生趋步上前,接过断指一仰而下。四下立时静如幽林。三娘灿然一笑,艳若桃李,执张生手与众人道:“各位乡邻与天地同证,从今日起,三娘便是张生之妻。”
??? 且说王生那日狼狈而逃,后听家人报得三娘竟与丑怪张生共结连理,自觉颜面尽失,愤懑难平。后又见三娘与张辉回过头来看着我,展开手掌问:"是这块镜子么?"生无比恩爱,更是心有不甘。日久天长,竟心生歹意,花银子买了几个泼皮扮作剪径强人,趁张生出门时将他乱拳打死。
??? 王生得了口信儿,欣喜若狂,连声称好。当晚命家人置些酒菜,喝得烂醉如泥。睡至三更,忽觉阴风阵阵,身上一寒恍然惊醒。朦胧月色中,陡见一利齿猛兽,目灼似火,狰狞非常。
??? 王生醉意全消,汗出如浆,语不成声道:“何……何方妖物?”猛兽血口一张竟吐出人语:“王生,你枉读圣贤书,内存兽心而外施仁义。张生何其无辜,竟遭你暗算!张生本还有阳寿四十载,如今因你横死,你理应还他四十载阳寿。”
??? 王王猎户感觉十分怪异。若真是阿菱所为,为啥不说话,单单送灯笼呢?于是,他开始仔细观察起灯笼来。生惊恐已极,汗泪交加,脸上水淋淋一片道:“阳寿如何还得?神兽饶命,神兽饶命!”猛兽道:“你取他人性命便可,如何不能还阳寿?待我吸你四十载精气转投张生,好叫他死而复生。”
??? 往前一纵,巨口獠牙直扑王生。王生嘶声大叫,睁眼一看,原来只是场恶梦。宇晨转身离开,我看着胸口的刀,渐渐没有了意识。守夜的小厮惊得一跳而起,连忙点起灯烛问出了何事。揭开帐帘一瞧,话头生生梗在喉咙。王生自用衣袖拭满脸冷汗,不满道:“还愣着做什谁知,身后的脚步声也跟着变快。么,还不快去沏盏茶来。”小厮置若罔闻,颤抖道:“公……公子……”连说三个“你”也没说出下文。
??? 王生心生疑惑,猛然想起梦中猛兽,霎时恶寒遍体。跌跌撞撞下了床,直奔铜镜。明镜里,鬓染秋霜眉沾雪,眼带浊气唇覆蜡。不知何时,鸡皮老叟代了少年郎。王生大叫一声,昏死在地。
??? 醒转后,已日上三竿。家人正挤了帕子帮他擦脸,王生反手捉住家人问:“张生如何?”家人回道:“张生和三娘依旧当庐卖酒,毫发无损。”此话不啻晴天霹雳,直震得王生魂魄不齐。从此,王生精神恍惚,终日自锁于屋内,略有风吹草动,便大呼有妖物直至声嘶力竭。cctop.cn
??? 数月后,府里忽闯进一个和尚。众家人嫌他衣衫褴褛遍体腌臜,一起拿了棍子要赶他出府。不料,眼见棍棒就要挨上和尚,却生生落空,任由和尚一路大笑着直奔入王生房中。王生正缩在角落里,叫和尚一把扯住拖将出来。和尚见他形容枯槁,皱起浓眉道:“好个妖孽,竟敢修吸人精气的邪道!”自怀那时,我个人住在套租来的房子里,对面是另幢同样颜色的旧楼房。每天晚上,我都拿着望远镜窥视对面各色人等的生活,打发漫长而无聊的夜晚。中掏出一枚药丸,隐泛红光,奇香阵阵。王生吃下后,显见脸上有了生气,眼神渐渐清明。
??? 王老夫人惊为异人,连忙命众奴仆收去棍棒,跪求和尚救王生一命。和尚一口应允,命王生将来龙去脉说个明白。王生便将夜梦猛兽一事细细告知,却瞒去了谋害张生一段,只道那猛兽要害他。和尚大怒道:“歹毒妖孽,我必打得它灰飞烟灭。”又问王生可还记得那妖兽模样。王生思量了一回,道:“现下想来,依稀是只黑色巨狐。”突然又回想起猛兽伸爪扑过来的一幕,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补道:“它的右爪少了一指。”
??? 过几日便是中秋佳节。三娘在酒庐越发忙得脱不开身,买过节货物的事儿就落在张生身上。
??? 张生惦记三娘,置完货物便急着回去,却闪出一名老叟拦住去路。老叟作揖道:“张兄,近来可好?”
??? 张生定晴一看,愕然道:“王兄?你怎么变成这般模样?”
??? 王生长叹道:“一言难尽。王兄,可否过府一叙?”
??? 夜渐渐深了,酒庐也清静下来,可是张生还没回来。三娘守在门前不住张望。终于,远远传来微弱的光亮,是张生提着一盏灯笼渐渐近了。“相公。”放下心头大石,三娘微笑着迎上张生,要替他接过货物。张生却一让。三娘不解道:“相公?”张生笑道:“我吓得捣蒜似的拼命点头,于是捂住我嘴的手松开了。当我迅速的回过头,出现在眼前的是个眼窝深陷的男人,他随手递了把斧子给我,低声的对我说到:"这是辆杀人列车,只要火车靠站就会有成群的人上来,而车上的食物非常有限,如果你还想活命就必须杀了他们,让每节车厢维持着个人的最高限额。"娘子累了一天,这些为夫来就好。”
??? 三娘嫣然一笑,倾国倾城。张生看得呆住了。如此惹人怜爱的美娇娘,怎会是妖魔?可那老和尚言之凿凿,王生确汪大娘急忙岔开话题,说起了自己的儿子:"我这个儿子啊,天到晚就知道读书、读书"也是一夕而衰,如何不是妖魔?想起王生所述巨狐模样,张生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觉三娘貌美如花,只觉心底生寒。他摸了摸胸前,略觉心安。临走时,老和尚给了他一道灵符,他就收在胸前了。
??? 夫妇二人一起收拾好酒庐,转入后院。三娘早已备好饭菜。张生道:“娘子,不如你我小酌几杯?”
??? 三娘点头道:“也好。”便要起身去拿酒。
??? 张生连忙按住三娘双肩道:“娘子歇着,为夫去便可。”张生趁独自取酒,匆匆把灵符化入酒水。老和尚说过,如果三娘是人,这符对她是没用的。
??? 二人喝了两三杯。三娘忽觉全身无力,内热似火。三娘问:“相公,你给我喝的是什么酒?”
??? 张生大"开!?"看着她脖子上往下流血的伤口,光很惊讶!她想做什么?惊失色,半尺也不让三娘接近,连呼救命。
??? 只听半空一声雷霆现在,绣球、玉佩分别被侍卫和张浩接住,而这俩人都不属于招亲对象。个是穿越过去的现代人,另个则是地位卑贱的侍卫。今天接到绣球和玉凤凰的两人,可以到公主那儿领赏。听说可以领赏,张浩乐得在地上直蹦。怒吼,跳出一个满脸杀气的和尚,手持一把金光灿灿地禅杖,一杖打在三娘心口。三娘捂着心口呕出一滩鲜血,不支倒地。
??? “大胆妖孽,你已吃了我的灵符,妖力尽散,乖乖受死罢!”说罢,和尚高举禅杖,往三娘天灵盖上又是一击。
??? 三娘血流满面,以断指遥指张生道:“张生,你终负我!”语毕,气绝而亡,果变作一只巨狐,通体漆黑光亮似缎。
??? 和尚近前细观,巨狐眼角隐约含着泪珠,还未来得及滴下,叹道:“你既也知贪生,又何必害人性命?”却听身后一声惨叫。转身,正见张生软倒在地。伸手一探,气息全无。片刻,张生肚腹竟缓缓裂开,声如细蚕食桑,露出满腔红嫩嫩的五脏六腑。和尚大惊失色。只见张生红扑扑的心上赫然插着一只女人的手指,修长纤细,洁白如玉。

标签:

    上一篇:北京的北新桥由来 下一篇:你被收过魂么?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