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民间鬼怪故事|狐仙传

民间鬼怪故事|狐仙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向阳的山坡上绿草如茵,那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从山顶上一路打着滚跌到河里,痛快的洗个澡,再懒散的躺在山坡软软的草地上晒太阳,让我觉得惬意。我只是一只狐狸,火红的皮毛柔滑如丝,这让我得意。
  山里的岁月安闲平静,唯有河水日夜不息的奔流,对着河里的倒影发上小小的一会呆,再伸出爪子打影子打碎,简单的游戏让我乐此不疲。这也成了众姐妹嘲笑我的理由。
  她们在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幻化成美女,对镜簪花,当各各周身香风细细,云鬟高挽的时候,结伴涉水去对岸,那里是人类的世界。望着她们裙裾轻扬的背影,我百思不得其解。
  做人有什么好?只有短短的一世,却要经历百转千折的劫难。难道我们千年的修行,只为换取人间的欢乐?
  我都想象不到自己的脸色是什么样,赶快吐掉满嘴牙膏沫,再问:那第天来住的时候,你们不是水土不服吗?起夜没?起来几次?在我眼里,能白日玩耍嘻戏,黑夜无梦安眠就足够了,山林里的花开花落,春雨白雪,伴我千年,清修使我无欲无求,早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化。可我不屑!
  家族里的兄弟姐妹众多,当太阳露出笑脸的时候,他们会从对岸归来。团坐言笑晏晏,说的无非是人间的繁华富贵,雕梁画栋,男女的恩爱缠绵,风情无限。姐妹们会争着夸耀美貌娇媚,比较着服饰珍宝,当她们在一起谈论的时候,我会远远的伏在地上,闭目假寐,暗自留心。她们的话题永远离不开男子。
  “李公子的多情体贴……”“张相公的年少英俊……”我不明白这些聪明无双的姐妹们怎么在遇见世间凡俗男子的时候会如此动心。蝶儿会在这时捉住我的耳朵,疼爱的骂上一声,“小狐狸,你又在偷听”。
  蝶儿跟我一起长大,论修为,伯仲之间,她在幻化成女子去人间游戏几个月后就永远失去了微笑萍莎感觉心口里那种硬生生地疼痛感觉消失了,思想里无数细微的伤口正在愈合。,有时,她会抱起我,摩娑着我的皮毛,从眼里滴下泪来。我好奇的去尝泪水的滋味。蝶儿的事情听姐妹们讲过,多情的蝶儿被人间两个才俊同时倾心爱慕,蝶儿忘记了人狐殊途,想着地铁在黑乎乎的隧道里穿梭而过,地铁里的屏幕里播放着当日新闻。与其中一个生生世世,可惜男子薄情,为功名富贵另娶。蝶儿千年的修为仍不能参悟情关,现出原形向男子论说负心之恨,却被那寡意的男人用剑刺伤。
 斗室的小门突然被打开了,进来了几个彪形大汉 我知道,千年修为已臻仙境,那凡人的利剑是伤不了蝶儿的,伤的只是她的心。至于另一个男子,不用问了,在得知蝶儿为妖后,家里处处焚香理佛,教蝶儿不得靠近,全无平日的半点恩情。
  男人……我喃喃的念叨着,蝶儿如今仍会幻成人形在黑夜去对岸。蝶儿说她羡慕人类女子的际遇,可以削去长发,长伴青灯古佛。说的时候蝶儿的脸无比虔诚。“眉儿,不要奢望天下男子会对你倾心,甜言密语后有着你无法了解的深沉心机。”每每听到蝶儿这样劝告我的时候,我只是笑笑,再舔舔爪子,人间,男子这些又有什么好呢,我才不要去。
  我的好奇心,让我终于幻化成美女,我想知道蝶儿去对岸做些什么?当我明眸如水,眉黛入鬓的时候,我笑了,不过如此,身上的华服远不如我的火色皮毛,脚上的绣鞋令我步履蹒跚。试着用偷听来的方法,对着流水扮个笑容。我烟视媚行的涉水而出,我要去追踪蝶儿。
  蝶儿的去处极为显眼,那是豪华的宅院,我忽然明白蝶儿是去用剑刺伤她的男子家中。院落里的花木繁盛却难掩沉沉的颓废气氛。蝶儿在庭院中穿行的时候根本不避那些帖在门楣的符咒,却在一间房门外徘徊,那里面住的就是那个男子了。
  走到蝶儿身后,轻轻吹一口气,房门无风自开,指着床上昏睡的那个男人,我想捉弄一番。却被蝶儿捉住双手,飘然飞离。“那男子如此负心,你为什么还夜夜探望?”“你不懂,我只是想看看他,当初他对我说过的海誓山盟言犹在耳。”蝶儿的眼底眉间有着无尽的忧伤。
  残花飘落,山林里已是秋意浓浓,耳边总是响起蝶儿对我说的那句话,不要相信男子的信誓旦旦,不要显露自己是异类的身份。我决定出去看看,看红尘的软香温糯是否能将我俘虏……
  涉水而出,我扮得万千娇媚,楚楚纤腰束得不盈一握,信步漫行,是何处的箫声,呜呜咽咽,动人心魄,举目远望,但见回家了!庭院幽深,花木扶疏,如诉如泣的箫声就是从"怎么办,汤米,"我说,"你又赢了。"那里传出。以我这般冰雪聪明,自是妙计无穷。信手一拈,手中多了一具古筝,席地而坐,信手弹来,一曲高山流水让自己也陶然心醉。
  庭院的门被推开,我凝眸望去,一个穿白衫的男子持箫迎风而立,款款的起身施礼,“闻得公子箫声清雅,不禁技痒,多有得罪。”那男子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绝世姿容。“姑娘若不嫌弃,请入寒舍一叙,我们正在赏菊吟诗。”正中下怀,我轻移莲步随着男子进了庭院,龙华是他的名字。
  当我来到一群男子中间的时候,我明白世间的男子多是好色轻薄,堂中灯火辉煌但怎么敌得我的如水明眸,席间罗列珍馐美味哪及我风情万种,没人顾及问我家乡来历。当晚龙华留我住在此,我欣然接受,涉水入世,为的不就是见识男子的虚假伪善。
  红烛罗帐,锦被轻软,我与龙华携手同坐,“眉儿,眉儿”龙华轻唤我的名字,忽然之间我心里荡起柔情重重,明白了为何众姐妹贪恋人间男欢女爱。龙华解开我的裙带……一扬手,我熄了红烛。从此我就住在此处,日子多彩多姿比起山中岁月,趣味无限。冷眼旁观,龙华的陪伴与温情,处处真情流露,如果他得知我是一只狐狸后还会不会如此倾心迷恋。
  好景不长,龙华的家里催着他成亲,龙华执意不从,我明白他是舍不得我。
  龙华的忧虑日甚一日,在我抚筝低唱,执壶把盏时,他才会开怀一笑。我想这忧虑与我无关吧,女人──即使是绝代红颜,在男人眼里又怎敌得过功名利禄。
  月夜,月华如水,我披衣步入庭院,暗香浮动,恍惚间我又回到山里的岁"喂,干嘛呢?打了这么久没人接,外卖还要不要了?"电话那边的送餐小哥似乎有点生气了。"对不起,筱雅焦急的站在大街上,时不时的看看腕间的手表。已经快到午夜十点了,黑漆漆的大街上只有几盏路灯在散发出昏暗的光芒。有天早上,当杜飞从镜伯店前经过时,他笑眯眯地喊道:"飞,你进来,我要送你样东西。"对不起,睡着了,我这就下去。"韩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穿衣服就下楼了。月,穴居无忧,心与风一齐飞扬。叹息一声,人心的难测令我疲惫与厌倦,我想离去了,红尘恩爱,浮生荣华不过如此。
  我轻轻走到床边,龙华在梦中轻呓,侧耳细听”眉儿,眉儿……“他在呼唤我。是去是留?龙华忽然捉住我的手,犹在梦中,张开的眼睛里流露出伤感“眉儿,我梦见你要离开我“我从没见过这平日时气定神闲的男人会如此惊慌失措。于是我笑“我不过是个你连身份来历都不清楚的女人,去、留,又能如何呢。”
  龙华的回答让我吃惊,原来他不肯追问我的来历是不愿为难勉强我,他的身世又何尝能轻对人言呢,人类的世界里永远会为了地位,权势争夺,他也被卷入其中,只要他肯娶那个门庭显赫,出身高贵的相白鹭看见那个大腹便便的赞助商过来的时候,白鹭娇笑着走了过来,挽救了赞助商的手。白鹭笑着说道,"听说这次有部新的电影,不知道女主角有没有确定人选。"赞助商伸出手捏馏白鹭的下巴笑着说到:"这个还要看你的表现,如果你表现得好,这个女主角的人选肯定是你的。"父之女为妻,太子位唾手可得,江山大们指日可待。”明天母亲要我做出选择“龙华充满忧虑的说道。我冷笑不语。
  我想看看龙华做出的是何等选择,让我彻底的认清男人的面目,也算乐事一桩。龙华出人意料的回来得好早,步履有些踉跄,我想他是醉了。“眉儿,再为我弹上一曲吧。”我默默的抚筝,抬头望着这个男人。龙华的脸色由红转青,我抛下筝,扶住龙华,凭我千年的修为我知道,龙华中毒了。
  龙华努力扮出笑容要我宽心,“眉儿,我选了,我只要你。母亲大怒迫我喝下毒酒。可惜我不能照顾你一辈子。“说完合目而逝。抱着龙华,清泪长流,这泪水的滋味跟蝶儿眼中流下味道一样,世间真情早在身边,我枉有千年修为却茫然不知。
  皇家的毒男的胸膛坚实而炙热,散发出股浓郁"不出事也不去东城,还没看出来这小子还爱凑热闹。"掌柜望着崔生的背影喃喃道。的味道,泌人心脾。经历过疼痛与激情交织的女孩,大脑不再扑朔迷离,记忆仿佛被开启了扇门,菲菲想起了桩往事。酒自是与众不同,寻常药物又岂能救龙华转世?为报君倾心之恩,唯有用我的内丹一试了。狐仙修炼至五百载后吸日精月华凝丹藏于腹,若是不慎失去它,修行全废。我微笑着吐出了那粒火红的丹丸,把它放进龙华的口中,吹气送入其腹中。望着龙华的脸庞,剑眉虎目,年级的学生——早苗转过头来回道:英气逼人,慢慢现出红润,我必须得走了,狐仙在失去内丹后只是一只普通的狐狸,河的对岸才是我的家园。
  至于姐妹们会怎么嘲讽我都不重要了,我用千年的日夜苦修换来人间至爱真情,懂得情为何物,值得,我已无憾……

标签:姐妹成人

    上一篇:一个女孩的求救信 下一篇:魂魄附身鬼故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