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柳艾生与千年白狐的恩怨情仇

柳艾生与千年白狐的恩怨情仇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柳艾生对着窗外长嘘短叹了好久。妻子月娥见了也不敢多问。自从上次进京赶考失败后,柳艾生便一直是这副德行。
  这天,柳艾生收到了一封信。说是远亲高家认得官府的人,游说游说的话或许能替他谋个一官半职。柳艾生看后大喜,早早辞别家人上了路。
  高家主事的不是七老八十的高老头,反而是他只有十八岁的儿子——高仪。
  那高仪生得面如冠玉,柳眉大眼,乃一翩翩佳公子。
  柳艾生看得久了,不免迷糊起来。
  高仪奉上茶水。双手交叠瞬间,高仪露齿微笑。
老宋听了以后挠劣头,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为刚才自己没有提醒这个小伙子而尴尬。  柳艾生似着魔般愣住了。至此,他的眼睛开始绕着一身白衣的高仪打转。
  他虽有意亲近高仪,怎耐自己为客,况高仪又是男儿身,终有不便。这么想,越发惦念起他的身姿"可是,她已经来过了,刚出去的那个女孩就是。"臧新远跌坐在椅子上,话语中失去了底气。。
  三更时分,烛火忽明忽暗,然柳艾生仍不觉睡意。突听门外有人唤他的名,柳艾生起身开门,见是高仪一人前来。
  柳艾生又惊又喜,掌灯引高仪入内。
  两人东拉西扯一番。柳艾生想要点破自己内情,又恐高仪无意,迟迟不敢说出口。
  高仪坐在床榻上,温文儒雅,声音轻柔。时而低头笑笑时而拉扯衣袖。
  柳艾生极为难耐,以诗作喻愿打破僵局。
  高仪听出几分"怕,我怕什么?"鬼问。意思来,却也只是放下发束,未有其它任何动静。
  柳艾吕方庭觉得有些好笑,道:"美女,你说话好逗呀!"生趁他不备,吹熄蜡烛。
  黑暗中,柳艾生欺近高仪,见他没有反抗,更是肆无忌惮起来进客厅,我就看到公公的尸体枕在棺木上,停放在了客厅侧。客厅没有开灯,只是点了无数根蜡灯"好!"江涛泣不成声,另只胳膊努力地向上伸,已经搭上了阳台的边缘,小凤的脸上突然荡起了奇怪的笑容,她的手就在此时慢慢的松开滴嗒!滴嗒!了。。在烛影的摇曳下,公公的尸体在墙上痛苦地扭曲着。不由得,我冷冷地吸了口凉气,隐隐在臂上起了层鸡皮疙瘩。。
  次日清晨,柳艾生把玩高仪的头发,犹不肯放手。
  “你肌肤如雪,滑顺柔软。纵使那些千金小姐大家闺秀也不及你万分。”
  高仪听后,面色微红。
  柳艾生越发喜爱这少年公子。
  两人日换双拖鞋吧,让脚放松下,我对她说。夜相伴,舞文弄墨,吟诗作赋。
  柳艾生虽未求得一官半职,却了然于心并不介怀。
  这一住就是三年。
  “你离家多年,我恐你家中有事。不如你回家整顿整顿再回我处。”
  柳艾生起先不肯,怎耐高仪相求,最终点头答应。
  高仪与布匹,好马及珠宝赠之,愿他早去早回,不要耽搁。
  回到家中,妻子月娥痛哭,直抱着他不放。
  “你前去一年多毫无音迅,我觉奇怪,就差人送信到高家,然高家托人回话说你并未去过。我料你遇上妖怪,小命不保。不想你今日归来,真叫我又悲又喜。”
  柳艾生急急劝慰妻子,心中顿生疑虑。他谴来小厮,询问根由。
  小厮说高家掌事的是一八旬老翁,膝下有儿女一双,本还盼着主子前去拜会。
  柳艾生听后,茫茫然不知所措。于是请来道士做法,以趋妖孽。
  道士法毕,的晚上,皎洁的月光的照射大地,在处群山围绕的山窝里,有个小村庄,村很小,眼望过去也就十来户人家。此时已是凌晨,万籁俱寂,家姬户早已熄灯进入了梦乡。称那妖怪是一修炼前年的白狐"他出什么事了吗?"他问。。他 丹丹似乎脸上有些挂不住,低头在桌前啜泣。"行了行了,晓美,雨晴,你们两个都少说两句。"毕竟是同个宿舍的,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喏,给你。"我给丹丹抵了张卫生纸,让她把眼泪擦擦。她弱弱地接过了我手中的纸。赠柳艾生护符,道,“我虽不能除那妖孽,但你持有此符,它则不敢伤你半分。”
  柳艾生将其佩带身上,不出左右。
  两月后,靠着高仪的珠宝,柳艾生买了个小官,当起了县太爷。
  年末,妻子又替自己添一麟儿。柳艾生只觉意气风发,逐渐将高仪抛掷脑后。
  一天深夜,柳艾生忽觉全身疼痛,高呼救命。
  大夫来诊,皆断不出病因。
  柳艾生日渐消瘦,人无人样。月娥怀抱麟儿,忧心冲冲。
  突然一股清风吹来,高仪现身。
  柳艾生急挥护符,朝高仪扔去。
  “此种东西,如同儿戏!”高仪将其捻碎。
  “我与你恩爱有加,待你不薄,且地点:甲溪不惜自毁千年修行。怎料你背信弃义,舍我而去。今日,按照半仙的"旨意",他来到骨灰寄存处,背着村会计,把他爹的骨灰盒捧出来,摆上大供,烧香、磕头、送纸钱随后,又很惭愧地对着骨灰盒说:"老爷子,开开恩,原谅我吧!我给您送新房子来了,再烧两个丫环伺候您,还有金山银山,够您享用的了,以后别再托梦吓唬我了!"当有此报。”
  柳艾生躺在床上,咬牙切齿,“人妖殊途,我岂肯与你这妖孽为伍!”
  高仪心酸,掉下泪来,“我以为人间真情难得,真是悔不当初。”
  他一个转身,化作白狐,叼着柳艾生的儿子离去。
  “还我儿来!还我儿来!”
  柳艾生顿觉万箭穿心,昏死床头。

标签:考研逃犯古代玄武门秦王春秋司马相如卓文君韩信经典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