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冥妃传说

民间鬼故事|冥妃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走进了浴室,不停的冲洗着赤裸的身型,水顺着肌肤滑动,一滴一滴的沿着光滑的肌肤游走。而我,不停的清洗着其腰如缎的黑发,一丝一缕音乐节奏加速,场上佳丽们踏着鼓点走向后台,不停的围绕在指尖。栀子花的清香洋溢在热气中,让我疲惫的身型一点点的失去松弛,肌肉也不再绷松。就像在他的怀里,安静而安适。魁梧而又细长的身段,总能包裹着娇小的我。一双就犹如冥府一样阴冷的眼睛,永远也读不出他毕竟在想什么,也无奈去揣测什么。我迎面向水淋去,拼命的想甩开他的影子,想冲洗掉关于他的种种记忆,可是怎么也挥不去他的影子,挥不掉我断然而去,他最后淌下的,那双凄楚而愤怒的眼珠,那幅样子容貌是永远不该涌现在他脸上的,永远也不该……我将龙头旋转到冰水的尽端,刺骨的冰水涌了出来,渗透了全身,让我洗尽所无关于他的信息,直到一个宏大的喷嚏响起,我才急忙的跳出了浴室。  
   客厅里的电话声,此起彼伏的响着,我裹了一件纱衣就跳了出去,一只银白的大狗挡在我的眼前,看下来一身的疲惫。我眯着眼睛望着它,看来它曾经把我交代的任务办完。我一手拿起电话,一手抚摸着它的头,它安静的凝视着我,用它漆黑如夜的眼睛,犹如它的主人。我闭上眼睛,不再凝视这双漆黑而清澈的眼珠。 “你好,我是雪依,请问有什么事吗?”我客气的询问。 “我有件事想委托你。”对圆应当是个三十岁高低的男人,我揣测说。 “请说,如果是我能够作到的事,我必定尽量而为。”每次的收场白总是不变化,我都听得麻木了。 “我想找我妻子,我想希求她原谅我,也愿望她能放过我,我不是无意违离她的。” “学生,你找妻子,应当去找侦察,而不是找我。”我有些气愤,妻子不见了,才想到去找,就像他一样。 “她逝世了,……在我的眼前他宰了。”他半天在断断续续的说说。我惊愕了,然后喘了一口大气。我在心里暗暗地嘀咕,定是个疯子,真倒霉,老是碰到她,这种疯女人,怎么没人管,半夜跑出来吓人。我不再理她,闭了眼睛,继续睡觉。 “我能帮你一些什么忙吗?”他找上我,应当知说少许我的底细,要不,也不该找上我。 “是灵嫂叫我来找你的,她说这个忙你能帮得上。”原来是灵嫂,她是我的同止,唯一不同的,兴许就是我比她的说止深一些。 “告诉我她他宰的地点和时间。” “上个月的11号,从咱们家的12楼的楼顶上跳下去的,你能帮我吗?”他猜忌的问。 “不知说,可以告诉我你的地址吗?” “长安街45宋喜更是笑了起来:"你知道么,亲爱的。每次看到你在那个男人的身边,你假装爱她,我就十分的气愤。现在他被我们搞死,这切都是我们的了。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宋喜的人。我们去董事办公室,享受属于我们的人时光吧。"号A栋大厦。” 我迅速的记下地址,“OK,明天早晨我会过去的。”我迅速的挂断了电话,因为不太乐意和这样的男人接触一些什么。  
    “你有话对我说,是吗?灵翼。”我望着刚从冥府送魂回来的它。 “冥王,问你好吗?然后让我好好照瞻你,托我把雪钵衣带给你护身。”我看了一眼雪钵衣,这是冥妃的官服,下面覆有他大批的灵力,穿上它,百里之类的鬼魂无奈再凑近我,又如何让我去送鬼?我瞄了一眼灵翼“还叫你传了什么话。” “你们一百年的承诺就将到期了,如果你依然未转意转意,他将还你自在身,你不用在回避殿下了。”我香甜的微笑,这不是我所期许的吗?盼了一千年的自在,止将得手。 “殿下不会在骚扰你的生活,你也不会在异样他人深长的眼力,你会失去生老病逝世的,你所憧憬的自在生活。”灵翼嘴角绽着笑容。 “够了,不要说了,灵翼,你去给我跑一趟这个地址,看着个女鬼还在吗?如果在,给我转告她,明天子时我会去找她,这段时间不许闹事,要不我会让她尝试灰飞湮灭的味叙,还有给我查一些材料,为什么这个女人会他宰。”我感到原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沉。灵翼嘴里嘀咕着:“你这个软心肠,恐怕连伤鬼都不忍心,还会让鬼灰飞湮灭,我看你别被鬼打得灰飞湮灭才好。”  
    我不吭声的瞪视着消散的灵翼,把我的浑身都着了,不知为什么,火着得还很旺,我痛得满地打滚,并不停在拍打着身上,想扑灭它!可,我越是扑打,火着得越旺,火蛇不停地攻击着我的身体,发出滋滋的响声,我大喊,不,却切地说,那是嗥叫,被火烧的滋味是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我剩下的只有嗥叫,不停的嗥叫....,我期盼着朋友能急时发现我,可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希望越来越渺小!手交替的抱着原人,不停的想着他所说的话。然后把头颅埋在膝盖里面,我轻咬着唇瓣,睫毛不停的颤动,水雾洋溢在眼中,强忍着不让眼中的泪掉涨一滴,只是随着回想,洒涨在心底。不知不觉,我曾经为他在一百年里,贮了一心海的思念,安静而透亮,为他蓄了一我撑不下去了,意识开始模糊。不知道又被玩了多久,当我醒来的时候,全身湿淋淋的,正躺在屋后的草垛上。我听到父亲叫我的名字,可是我的身体太虚弱,连答应的声音也叫不出来。心海的柔情,温婉而缱绻。可是这些都是我不愿意转达,给那个任性而固执的男人,那个至高无上的王者。天下的人都要成服于他,而我偏偏要违说而驰,我想学会他什么是情深似海。可是他依然是至高无上王者,而我,依然是我。思路慢走大路,虽然要走公里,但是比较安全。慢的,慢慢的走远了……
?   清晨,赤白的光明,让我睁不开双眼。等到了适应阳光的沐浴,我才匆匆的舒醒。一夜的卷直让我的肉身麻木不堪。不打理就睡去的头发,现在曾经蓬松得像一团棉花,有数的大小节,就犹如我和他永远也理不开的心结一样。梳理着长发,灵翼不知不觉的涌现在我眼前,让我着虚的吓了一掉,不禁得抱怨它的一声不响。灵翼看了一眼我,然后读出我心理面所想的。“你也不能够怪我,我是灵兽,又不用走路,每天飘来飘去的,你要我如何收回声音啊!为了陪你这个小女人,我和我老婆离开了一百年了,每天给你办事,给你这我拿出几条项链,塞到芬姐手里。芬姐抖了下,双手紧紧的抓住那几条项链,声音有些嘶哑:"谢谢!谢谢!谢谢你!"个不付责任的鬼卒送鬼,才干回家看看老婆。”灵翼大咽苦水。 “又不是我想的,你可以立刻回去啊,去那遥远,阴深的地府。”我白了它一大眼,我知说它不是不想,只是有王命在身。他们两夫妻,是为我而生的,一个必须掩护我的灵魂,一个必须掩护我留在冥界的元灵。“对不起,是我欠你的,如果有机会,我会偿还的。” 它愤怒的看着我,“咱们是为你而生的,兴许不了你,王不会把灵力,注入给咱们两块守护石下面,我和雷羽也只能遥至于死因....却无所知,听关内云云都说芙挽凝是个极其动人的女子,凡是见过她的人,不论男女都为之叹服,而此女不仅生的绝代连琴棋书画织衣绣锦也是出得异彰,这般优秀的富家千金为何偏要挑中我这已成家室,又无功禄的白面书生?还胁迫于父亲只要成了婚,就立刻上朝同皇上提及官职。望,而不能相首。” “那你们该感谢我,不是吗?”我触摸着它白净,光滑的毛,“为我作的决定感到不明白。”灵翼低下了头,“你为什么一百年不愿意去见王,每次看见他提起你,总是很哀伤。” 我冲它笑了笑,“不原因的,好了,别说我和他。告诉我,你查的结果是什么?”我梳理着打了很多节的头发,头发长了就是麻烦,不像过去,总有人帮我梳理,无论是为人,还是为他冥王的妻子。 “女人叫王芊,今年三十岁,逝世亡时间是上个月11号下午,原因是跳楼他宰。过后在场的人很多,可是不一个人能劝服她。她丈夫有了外遇,对象怀了他丈夫的孩子,要求他丈夫和她离婚,可是她不许可,那个女人就以他宰来要挟她的丈夫,后来她砍了那个女人两刀,把女人要挟到她家的天台,筹备和那个女人同归于尽,结果最后一秒,她放开了那个女人,在她孩子和丈夫的眼前,跳楼他宰了。”灵翼一边说,一边描写着过后的情形。诚然我是个鬼卒,可是我最怕血淋淋的场面,听得我直犯恶心。“够了,我知说了,你也累了,去休息吧?” “要我陪你去吗?” 我摆了摆手,拿了一件很薄的单衣出去了。  
   夜很暗,虚有虚无的星星点点闪耀着,孤独而寂寞。站在屋顶上,想着过后那个女人也站在这个屋顶,瞄了一下楼底,想象了一下过后的逝世状,身型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她为什么会选择从这跳下去,这需要很大的勇气,并且还当着原人孩子的眼前。一个女声幽幽响起,“是少年坐在病床前,看着病床上的人苍白的脸。叹口气,打开盒子拿出绒毛陈旧的泰迪熊,竟紧紧抱在怀里睡过去了你找我来的吗?————————————————分割线————————————————————————” 我转过火,“你是王芊”我高低打量着这个女鬼,她有一副很秀气的五官,娇小的身材,是那种属于贤妻娘母的女人,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怨气去拿刀宰人呢?又有那么大的勇气从这么高的楼层跳下去。 “我是王芊。你是谁?” 我微微的微笑,为她扶平胆怯,让她发抖的心灵失去一丝暖和。“带你走的人。”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哪都不去。我只想看着我的孩子,守着他。”她悲哀的说。 “你既然这么爱她,为什么在他眼前他宰,你知说这样会使他,幼小的心灵永远存在着母亲身宰的止动。”我激动的说,一点愤怒,一点对孩子的恻隐之心。切肤之疼,就像当年我母亲宰了父亲,然后他宰的一幕沉演一样。 “我也不想的,就是那个女人,她誉了我的家,誉了我这么一个温馨的家,我要宰了她。”女鬼越来越激动,鲜红的眼睛,悲怨的怒吼声音撤了这安静的黑幕。我微微的哼起直子,这是她每天夜里都会唱给她儿子听的催眠直,“快快睡啊!宝贝,窗外天已黑,小鸟归巢去,太阳也休息。快快睡啊!宝贝……。”   
   她匆匆安静了下来,嘴里不停的叫着孩子的名字。“咱们可以好好聊聊,有些事沉积在心里多了,便会暴发的,人一样,鬼也一样。”我柔柔的说,顺着风,我也飘起来,然后坐到了天台的边沿上,拍了拍旁边的地位,过去。王芊坐了过去,“你很俏丽,像个属于夜的精灵。” “谢谢,你是第一个如此形容我的人。”我羞涩的笑了一下,被女人夸,这还是第一次。老实人恭恭敬敬地对家神拜了下去,说了些祭祀的话。依附在许多块猪肉里的恶人,看到陶身彩釉的家神双眼眨了眨,露出个微笑,然后深吸口气,这样来,那些从肉碗上飘出的香气,源源不断地朝着家神的口中飞去。但只吸了口,家神突然紧锁眉头,他说:"怎么会有生人的气息?"“你为什么会他宰,不介意告诉我吗?”我轻笑,透着温柔。 “为了我爱的人,当年我20岁,不瞻母亲的拥护嫁给他,那时候虚的很幸福,咱们为了生活努力着。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对圆,我心疼他,他怜惜我。不钱,咱们却过得很幸福"艾华!艾华!"我喊道。"干嘛啊....还睡不睡了啊....."她皱着眉头抱怨道。,不玫瑰,咱们却占有爱情。生活好了,我和他一起努力的公司走上了正规,父母承认了咱们的爱情。面包有了,爱情也有了,我以为我会快活的生活在他所编织的爱情童话中,可是他却违离了我,违离了咱们的爱情。我恨他,我恨那个女人,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她却誉了咱们完整的家,我给了丈夫改过的机会,可是她每天都来骚扰我的家庭,我授不了了,便拿刀宰了她,一刀,两刀,血,鲜红的血,好多好多。”她激动的描写着。“我跳下去了。最后一秒,我看见丈夫的眼力,那一瞬间我发明他依然是爱我的。诚然只有刹那间的几秒,我发明新夜的爱恋,依然柔迷盈醉。多想,过后多想伸手在拥住他,在拥住那如梦幻的时光。可是什么都不了,有的只是丈夫在我尸体旁的懊悔,幼儿在耳边的召唤。”    
   “为什么,人总是认为,逝世了便不了苦楚,万事终了。其虚逝世了苦楚依然存在,反而添深了,周围的人也陪着你苦楚,何苦呢?奈何桥上有数的女人一直的徘徊着,依然在寻找她们生前迷恋,和寻找的人。为什么活着的时候在等候,逝世了还是要等呢?长暂的无奈,长暂的哀怨,痴痴的等,苦苦的盼。”而我,也是其中的一个,唯一不同,他们只有几百年的等候,错过了一生,还有一世。而我呢?等候了百年又复百年。每天都在奈何桥的一端守候,盼来了他,又要送走。送走了,又痴痴的等,苦苦的盼。不停的奢望着他的涌现,望夫石,这个名字虚好听,千年,我够了,也累了,倦了。原来作为王者的女人,除了要占有与他匹配的气质,还得占有一颗苍老的心,还有等候千百年的毅力。“你爱他吗?恨他吗?”我心中浮现淡淡的哀伤。 “我爱他,一点也不恨,爱他爱得原人苍老,逝世的瞬间,我才发明原来爱一个人是不容违离的。可以请你帮个忙,带我去见他,我想告诉他,我曾经原谅他了。”她望着我,眼里不了仇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女人想见恋人的哀容。那是我脸上也常常浮现的面容。我点摇头,左手拿起了长明灯,右手拉起她透明的手,向楼下走去。  
   我敲了敲她家的门,给咱们开门的是一位中年男人,他看起来好像一下子变得苍老十几岁,一种饱经风霜的感到。直觉告诉我,他就是、神秘失踪她的丈夫。孩子坐在沙发上,看着我进来,他微微的一笑,“是妈妈,妈妈回来了。”

标签:老婆妈妈爱情幼儿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