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茶馆夜话

民间鬼故事|茶馆夜话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虽然保持着晚十点准时上床的习惯,掌柜单云近来却总是觉得睡眠不足、精神不济,他把这归于茶舍的业务繁忙。门面搬迁后,客人多了许多,其中不乏百般挑剔的恶客,淡云整日疲于"啊啊啊!"宋小蝉放声尖叫。应付,脸上的肌肉都笑得僵硬了,偏生收银员崔影连招呼都不打就外营业员笑:"每天都来。有购物卡吗?"出,半个月还不见回来,收银的工作只好请二掌柜宛泪兼着。
  崔影走得奇怪,那天中午还在柜台上打盹,下午就不见了,也没谁看到她什么时候出去的,连算盘也带走了。
  “这个小崔,等回来非得把她明年的奖金都扣完喽!”单云愤愤地想着,顺手从正躬着身沏茶的茶舍店小二肩上拿过抹布擦了把脸,又搭了回去。小二缓缓地抬起头,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我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遥控器,按下关闭按钮,声音却还在继续,"啪"的声音越来越响亮。难道遥控器失灵了?随即提着茶壶转身去了。单云突然一个激灵,这才想起小二这样笑已经有很多天了,而且常常是一个人坐着,突然就笑了起来。
  茶舍店小二以前是从来不笑的,上个月茶舍开展“微笑服务月”时还点名批评过他,他为此赌气十来天没上班,正当茶舍准备另行招工时又回来了,似乎从那时就这样笑过,但是单云没很注意,现在想来,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看来工作压力太大,大家都有些承受不了了。”联想到自己的黑眼圈,单云愈发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决定明天和宛泪商量一"这,这是哪来的?"下,挑个日子放假出去郊游。
  打烊之后,照例要结算一下今天的盈余。夏日之夜郁闷无风,打着蒲扇算完账,单云已觉得口干舌燥,可又偏偏寻水不着,只得上大厅茶壶里倒了些残茶喝了,暗忖虽是过期的变质茶叶,那许多茶客喝了都没事,自己喝一点想来也不会有或许是心情压抑的缘故吧,我几乎不怎么和同学交往。我记得当时只有个朋友,他叫安子。——我总这样叫他。他总是成年不变的套运动服,胸前带着枚毛主席像章。他的打扮虽然有些土,却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多大问题。
  时至午夜,单云在睡梦里感觉腹中绞痛,心知是那两口残茶闹的,急忙拿了卷手纸跑下楼去。他住在二楼右手尽头,厕所却在一楼左手尽头,遇上闹肚子,确实需要一定的体力。
  一通河海奔流后,单云感觉舒畅了许"喂!"由于里面的声音很大,他不得不到外面去听。男的拍了拍女的肩膀说:"我到外面听电话,马上就回来。"女的朝他点了点头又看起来,正在看的精彩的时候,有个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把她吓了跳,看原来是郭风啊!这才没叫起来。多,正待起身,却听得隔壁传来隐隐声响。隔壁原是宛泪的房间,前阵子宛泪搬上了楼,小二便住了进来,从此任它酷闷难当,总是门窗紧闭,神秘兮兮的。
  单云本就有些好奇,眼下听得声响,更是按捺不住,便拨开壁板上虚掩的一块木片,露出一条缝隙来(这是单云私密,旁人都不知道的),凑眼望去。
  隔壁房中无灯,但明月当空,光亮透过窗纸,隐约也能见物,茶舍店小二正背对他,在做着什么。单云仔细看去,却见他凌空伸手好似抓着什么物事,随即用力向地上拍去,到得离地一尺便停下,而后举手再拍,如此反复几下,开始双手不住在空中抓下什么东西,整整齐齐地排在一起,倒似是将许多砖块安放堆叠一般,地板上却是空无一物。
  小二凌空抓了一会,双手比了一比,似乎认为够大了,于是双手作势在刚才拍过的地方捧起一件大物,向前塞了过去,凌空用力堆了几下,又作势从一旁拾起一个小些的物件,在手上拨弄了一番,也塞了进去,然后拾起地下空无所有的砖头砌起墙来。
  “砌墙?连城决!?莫非……莫非崔影……?”单云不由得毛骨悚然,小二方才凌空虚拨的手势,不正是打算盘么!
  正想到此处,小二身影端坐未动,头却倏地从左肩转了出来的时候,楚红因为确定怀孕的好消息欣喜不已,但嫂子却脸愁容,说胚胎的B超图像张邪笑的脸,是噩兆。楚红根本不相信这种无稽之谈,也就没把它当回事。过来,冲着他这里如日间般笑了一下,淡淡月影余光中,这张脸竟是苍白得毫无生气!笑容未敛,这脸竟顺着右肩缓缓地转了回去,眼见之下,单云不禁心胆俱裂,晕倒在厕所里……。
  苏醒过来,单云发现自己已被双手反绑,躺在小二房间的地上,小二关上房门,转身来到淡云跟前,行走之间,竟"我看到这情形脚都软了,叫也叫不出来,下子瘫倒在地上,只觉得胃里阵阵恶心,早上刚喝过的牛奶个劲地往上涌,你猜后来我怎么着?"似足不沾地、御风而来。单云欲待开口呼救,怎奈唇齿张动,却发不出声,焦急之下,又见小二从身后抽出一块板砖,砖上兀自鲜血淋漓,小二龇牙一笑,“嗖”地一砖向他头上拍来!
  “不要!”单云大叫一声,坐了起来,却发现已是次日清晨,自己仍好好的在楼上卧室里。
  “原来是南柯一梦。”单云轻嘘了口气。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外面走进来几个男人,径直走到他对面坐下,我想那是他的朋友。急促的敲打声,他擦了一把头当天整个十舍都成为了全校的焦点,所有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微博、贴吧几乎都被恐怖的氛围笼罩了。上的冷汗,问道:“谁呀?”
  “是我,崔影。”
  单"孙奶奶,您既然知道,为什么不对孙华说啊?"云听在耳中,急忙跑去开门,门外站的,却不是崔影是谁!
  舒了口气,单云道:“你没事就好!”
  “我很好呀!是家里有点急事,我不是要店小二帮我请假了么?”崔影见平时尖钻苛刻的掌柜突然变得热情起来,不由有些手足无措。
  “这个店小二!”单云想到刚才的噩梦,恨恨地说了一句。
  “你没什么事吧?脸色好难看!”崔影问道。
  单云自然不能说是作了噩梦吓的,掩饰地笑了一下,说:“没什么,你先下去做事吧,同居后,正是血气方刚的两人,自然少不了要番亲热!我洗漱了就下来。”
  崔影点了点头,走下楼梯,下了几级台阶,又转头问道:“真的没事?”
  “没事没事!”单云有些不耐烦地关上了房门。
  “没事就好!”崔影自言自语说道,看着关上的房门,脸上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吴泰若揉揉眼皮,见身边还有那盏油灯,微弱的火苗在不住的跳动着。他站起身来,想起刚才梦里的情景,心中好不是滋味,他来到地面上,感觉有股夜风吹来,使他清醒了许多。经过反复考虑后,他觉得自己的想法和做法都不妥当,最后他放弃了把母亲的遗体埋在此处的想法,急忙把石棺盖上,后又连夜添好土,把那里恢复了原状,此时,天已经开始亮了。,头从右肩转回,缓缓地下楼去了。

标签:午夜诡异

    上一篇:诡异的试衣间 下一篇:民间鬼故事|蔚玉娶妻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