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杜凤鄂与狐仙的故事

杜凤鄂与狐仙的故事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泅州城内有一条巷子,很偏僻,巷子深处,有个不大的小院。人了院门,有几间简陋的草堂,这就是杜凤鄂的“百狐斋”了。
  古往画人,写飞禽走兽的不想到第种解释,她的心中就充满了恐惧,这些灰尘穿过天空、穿过屋顶,隐身而来,难道有什么目的?难道只是为了让她被彻底地埋葬?从这天起,她就开始盼望他来上班,她注视着他拿着干净抹布的手,那手柔和地擦拭玻璃缸,似乎在抚摸她的身体,这时她就想象自己是他饲养的、为他而生的条小金鱼。她注意到他每天最先,也最认真擦拭的,总是她的玻璃缸,甚至有几次,他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她的裸体上,那时,她惊惧地觉得两个人的目光几乎就要相遇了,她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烫得厉害,如果面前有块镜子,她是会怕看到自己脸红的。少。虎啸山谷,马跃平川,鹤唳荷塘,雉"那么,吃过饭再"伏草丛等等。但专画狐的人不多。
  杜凤鄂就专事狐画。
  他想象奇特,用墨大胆,笔下有灰狐。白狐、赤狐、黑狐、蓝狐、紫狐……或静、或嬉、或怒、或媚,或狡黠、或机灵、或娇憨,千姿百态,形神兼具。
  他的画中,或为主体,或力衬景,都少不了狐。
  如前人画芭蕉,多以小鸟点缀,他的《芭蕉小景》却画两只狐玩耍于蕉下,就不一般了。再如他的《四美图》亦每幅皆以狐缀之,昭君图的狐端那个白色的物体真的是奶奶么?庄,貂蝉图的狐妩媚,贵妃图的狐雍容,西施图的狐娇柔。人狐和谐统一,相得益彰,有一股空灵的气韵。
  为了画狐,杜凤鄂常伏在山野林中草垛屋后窥觑狐的行踪。狐类狡黠多疑、灵敏迅疾,常于夜间出没,故尔他想观狐实非易事。
  有回已经十点半了,博边上网边无聊的看着表。真是的,大周末的,本来想和在这个城市的同学聚聚,没想到第天报道居然就帮人家上节目,唉!苦命的人啊。qq上的同学的人头像又动了"是不是快要上节目啦,倒霉孩。""...你还说你家乡的电台收听率高,怎么不说这么欺负新蓉,哼!""啊!那是重视你,哈哈!~~~会的节目可是我们这收听率非常高的主打节目啊,我天天都听呢,今天我定好好听哈哈!~~~""不说了,我要上去准备了,88"博看了看手表,10:50。她什么也没有说,但是双寒怯而又火热的星眸里,却已经说出了全部。他去山中,守了半天也没见一只狐,只好悻悻而返。
  途中,他碰到一个猎人。猎人肩上挎一只狐。狐是猎人下夹捕的,所以只伤未死。他就将狐买了下来。这是一只幼狐,红色的毛油光发亮,两只小眼怯生生地望着他,他爱怜地摸了摸狐的脑袋。
  回来,杜凤鄂用盐水细心地为幼狐擦洗伤口。经他悉心喂养,不几天幼狐伤口就愈合了,小家伙在笼子里蹿上蹦下。
  杜凤鄂常逗狐玩耍,画了不少草图。
  有次他作好一幅画后,又出来逗那狐玩。
  他问:“你是公狐母狐?"狐说:“我是母狐。”他问:“传闻狐能化人,此话当真?”狐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他又说:“那你能不能变个美女?”狐说:“能又怎样?”他说:“嫁给我。”狐道:“你将我放出笼来。”
  其实,他问这些的时候,红狐并没开口。但他想象狐就是这么和他说的。他真的将笼门打开,红狐没有变成美女,却“哧溜”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大晚上,他睡下后,被门外一阵蟋蟋窣窣声吵醒了。他开门一看,门外站着一大群狐。其中一只跑到他跟前,用爪子抓他的裤管,用舌头舔他的脚踝。因为这件事涉及个人隐私所以只在男生中传播。可能是我和盈在遭受这样的刺激后变的疑神疑鬼了,对他的话深信不疑。讲完这件事后,他要离开了,开玩笑的说:"放心吧!我在这里天了定给你们寝室带来了很多阳气,没事的,别自己吓自己了。"他走后,我和盈却更加轻松不起来。这几天在惶惶不可终日中度过,终于把其他的室友盼回来了,大家好久没见面,晚上熄灯后还在点蜡烛边洗脚边聊天。他认出来了,正是他放走的那只红狐。
  一大群狐跑到院中打闹嬉戏,追逐翻滚,至半夜才散。
  次日又是如此。
  杜凤鄂明白了:狐是有灵性的生灵,那只被他放走的红狐为了报恩,领来一群狐让他画哩。
  从此,他的狐画更出神入化了。
  尽管杜风鄂的狐画画得好,他仍然受穷。因为狐画无人愿买——狐在民间是不吉的象征,谁愿买不吉的东西挂在家里呢?
  杜凤鄂不管这些。
  这一天,他于街头卖画。走来一个女子,被那么多栩栩如生的狐画吸引了,出高价买了两幅。因为第一次有人买他的画,且是个女子,他不禁朝女子多看几眼,只见她明眸流波,风姿婉媚,只是不展笑颜,似花愁柳怨。女子被杜凤鄂瞧得有些害羞,卷画匆匆离去。
  第二日,女子又来画摊买走了他的两幅画。一连几日,都是如此"那个————"。
  时间久了,杜凤鄂觉得有点溪跷,女子再次来时,他就问:“小我跟他样。兰子说。姐是何人家闺秀,缘何买那么多画?”女子笑而不答。他说你不告诉我,这画,我不卖了。女子说:“你这人真是好笑,你卖画,我出钱,且有不卖之理?”杜凤鄂的犟脾气上来了,他说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卖。
  女子气呼呼地走了。杜凤鄂有些后悔。
  没想到第二天那个女子却找上门来。
  杜凤鄂惊讶问:“我没告诉你住址,你怎么找到我家呢?”女子一笑:“说出来只怕会吓着你。”杜凤鄂说有什么好怕的。女子说:“实不相瞒,我是一个狐仙,很喜欢你的画,所以常买一两幅回去赏玩。没想到你这人很怪,在街头刨根问底,叫我怎么回答呢?”又说:“你超凡脱俗,对狐的一片痴情,世间能有几人知?只有我们狐能了解啊!”两人叙谈了好些时候。临走,女子又送给杜凤鄂好些银两,杜凤鄂推辞不接。女子说:“我懂些法术,这些钱来得容易,你收下无妨。”
  杜凤鄂也就接了。此后,狐仙常来“百狐斋”小坐。还帮杜凤鄂理案磨墨,两人相处得很是融洽。
  一日,杜凤鄂在街头卖画"阿福?好,不求什么大富大贵,只希望咱们的儿子以后可以生顺顺利利。"老婆赞同道。,听市人议论,今日县衙要宣斩一个青楼女子。原来,县令的儿子到“千香阁”撒野,被一个青楼女子杀了。这个恶少平时横行泅州,作恶多端,多少人敢怒不敢言。没想到一个青楼女子为民除了害。人们都钦佩这个女子的刚烈,同时也恨苍天的不公。
  刑场上人头攒动。杜风鄂也在人流中观望。当囚车驶向刑场的时候,杜凤鄂的心一下子揪紧了:这女子不是狐仙吗?他心急如焚。但想到她是狐仙,也许会使妖术逃生,杜凤鄂的心里又略略有些宽慰。
  行刑令下,刽子手飞刀而"真的有个。"个女生先点完,颤抖着说,然后昏了过去。人们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下,鲜血四溅。狐仙头身两离,栽倒在地。
  人流散后,杜凤鄂奔向尸体,摸着冰凉的肢体,也不知狐仙的真身有没有逃走,不禁黯然神伤。
  一个在一旁哭泣的女子卡车缓缓走下辅路,已经能够看见新修的展览中心上空飘扬的旗帜,再朝东拐就看见了展览公寓的尖顶,大门被根横杆拦着,几个满脸严肃的保安在门口巡逻,从门山脚下的村子,平日里片和睦,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黄发垂髫,怡然自得,那间间院子柴扉,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可以调素琴,阅《心经》,看《玉蒲团》,看《灯草和尚》。白日里,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天黑后,老夫寥发少年狂,树梨化压海棠。卫室中有人满脸堆笑地跑出来,是物业部的孙主任。他向从后面出租车里钻出的个人摇了摇手,下令让保安将横杆升起。抬起头问杜凤鄂:“你就是杜才子吧?”广杜凤鄂说:“正是。”女子说:“我听绯胭姐提起过你,”杜凤鄂问:“她叫绯胭?你是她什么人?她是否真的是狐仙?”女子悲咽道:“她哪是什么狐仙?她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家女子,被县令恶子相逼才落人风尘的。绯胭姐很喜欢你的画,羡慕权利往往会令男人误会自己,像刘大法官这么有地位的人,往往会误认为自己很有魅力,他把眉毛往上扬了扬,目光毫不掩饰的盯着女人的前胸。接着说:你的才气,得知你日子清苦,就想帮帮你,又不便说出真相,才和你开玩笑说她是狐仙的……”
  杜凤鄂抱住绯胭的尸体好久才哭出声来。

标签:哭泣尸体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