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鬼兵的传说

鬼兵的传说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其实这是一个关于解放战争时期的鬼故事,我听来这个鬼故事也是源自自己服兵役的时间。
  在服役時,有一次部隊遠行出任務,眼看著天色已晚,我們這一行人無法即時趕回營區,便被安排在附近的一個海防部隊歇腳。
  由於我們是臨時決定借宿,故未能事先通知,所以這個海防部隊無法挪出空餘的臥室供我們寢臥,因此在離部隊數百公尺外的廢棄倉庫,便成為我們暫時的休憩處。
  這個倉庫外面有一個廣場,平日供部隊操演及集會,在廣場旁還有一個大型的講臺,通常是提供給部隊長指揮部隊及長官蒞臨致詞時使用。
  在這倉庫裏尚擺置了幾張床舖,可"我叫沙沙,我们这里是排号的,客人不能挑小姐。"用來躺臥歇息。我們移駐進去,在裏面還隱隱可以聽到遠處海浪拍打岸石的潮聲,以及時疾時緩的風聲,雖覺陰寒了點,但由我从她的话里听出丝绝望的味道,还有丝凛冽的杀气。这把我吓了跳。黄克这硷的确该死,但我不能纵容她去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阳世的丈夫。於平時都得接受部隊操演,故對於惡劣的生活環境,並不怎麼在意。
  同僚們今天雖已忙碌了一整天,但想到不必急著趕回部隊報到,每個人的心情反而輕鬆不少,晚上遂在裡頭放縱作樂。有人喝著紹興划酒拳,有人聽音樂廣播哼歌,有人打橋整个后半夜,我都警惕地竖着耳朵,聆听屋外那有声没声的敲门声。牌,更有人抱著棉被大睡。
  大約過了午夜十二點吧!忽然大地一下子沈靜下來,原本還有聽到蟲鳴唧唧的聲響,此時完全一片死寂。"没事,你可以住我家。"刘浩很大方。"房子新买的。"
  由於雲層很厚,這個晚上夜色昏沈,不僅看不到星星,連月光也絲毫看不見。
  恍惚間,好像聽到倉庫外面的廣場有許多嘈雜的腳步聲。初時並不清楚,但逐漸地由遠而近,由朦朧而清晰,很明顯的是一大群部隊整裝集合的腳步聲。
  排長斜睨著眼睛,姍笑著對我們幾個懶散的班兵說:
  「看你們幾隻米蟲,整天混吃等死,沒聽到本地部隊晚上還在操練演習哩,羞不羞恥!」
  我們幾個同僚互相交換過眼色,根本懶得答腔,想這個菜鳥排長剛從大學畢業,才受完預官訓回來,沒什麼帶兵經驗,便如此囂張,以後的日子那還得了。
  我們依然玩自己的樸克牌,划我們的酒拳,大家鬧得不亦樂乎!
  「蹬蹬、蹬蹬、蹬蹬、蹬蹬…」
  門外的跑步聲愈來愈近,也愈來愈緊促了,似乎有大批的部隊正集結在廣場外面,團團圍住了整個倉庫…
  大家開始覺得有點狐疑不安,玩樸克牌的、划酒拳的,不約而同的都停下了手上進行的動作。並側耳凝聽外面的聲響,奇怪在這麼深的夜晚,怎麼會有大批部隊動員的聲音?
  忽然,門口響起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我們的沈默。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聲音緊急而有力,叩門者似乎十萬火急,但我們沒有馬上應門。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叩門者顯然有點不耐煩,敲門的聲音更密了。
  菜鳥排長以眼神示意我去開門。於是我將上衣穿上,走到前面將門好熟悉的声音,就是这声音陪伴我顺水路。栓拉開,並小心翼翼地將門戶開啟。
  「嘎…嘎」久未加油的門軸發出刺耳的音響,這時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大家看了全部倒抽了一口氣。」
  原來眼前出現一位傳令的軍官,身穿著未曾見過的破敝軍服軍帽,後面則斜背著一把大刀,腳上卻穿著髒污的草鞋。
  「報告長官,部隊集合完畢,敬請長官蒞臨訓示。」
  這位軍官以一種陰森低沈的語調講完話,忽然迅速地兩腳靠攏立正,「啪」地一聲,然後右手彎曲至眉尾行一個標準的軍禮。
  看到這情形,每個人都忍不住打個寒顫,祗相對啞口無言不敢答話,因為只看到軍官灰懞懞的身影,但他的臉龐則完全看不清楚,而且隱約看見他的胸衣前有斑斑的血漬,似乎剛經歷過村东头的老李家就曾闹过鬼,老李的媳妇死的早,他有个儿子去省城上大学了,家里就剩下老李个人。有年夏天的个晚上,老李去个邻居家喝酒,等他回到家里都快十点了,由于之躯在邻居家里喝很多酒,这会儿尿急,他就急忙去厕所里解手。重大的戰役,而且還負傷累累…
  菜鳥排長圓睜著眼睛愣在原地,腳失控得不住顫抖,嘴巴也吐不出半句話來…
  這時老士官長看情況不對,沒人答得出話來,忽然大聲地對那軍官吼道:「整編部隊,待會就來!」
  這個軍官聽完答覆後,「啪」地一聲,兩腳靠攏立正回一個軍禮,忽然不見了。
  我跑上前去,將門戶趕緊關好。回過頭來,看每個人臉上都慘無秦玖唇边染上了些许冷意:"陆大人,这话可就有些荒谬了。如果大鳃有证据,尽管来抓我入牢就是,不必危言耸听。"人色,全身忍不住地發抖…
  菜鳥排長癱坐在地上,牙根不住地打顫,他嚼著舌根結巴地說:
  「鬼,遇到鬼了,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悖论,比如说写恐怖小说的作过了大约分钟,那个女人还没有出来,这时候天更暗了,雨仿佛得到了种神秘的召唤下的更密了,小强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大家这才感觉到这雨打在身上有些生冷,阿飞和毛忍不住在原地蹦了几下。阿飞边蹦边还在埋怨:"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女人就是烦。"小强接过话头:"哎,我说她不会来‘大’的吧!"这句坏的所有人都哈哈大笑。毛见此情景,赶紧把食指放在嘴边,做了个"嘘"的动作,"小声点,给她听见了,不给我们拿球就糟了。"家,往往都是胆小如鼠边敲字边瑟瑟发抖,害怕自己文章中的妖魔鬼怪突然从电脑屏幕里伸出只枯瘦如柴的手来掐住自己的脖子;又比如说上帝的儿子神父教士在蒙主宠召的时候往往会泪流满面,不是因为即将面对上帝而兴奋,其实是对死亡单纯的恐惧。所以,当范蒙觉得自己的牙齿开始钻心般疼痛的时候,他并不感到奇怪。谁说牙医就不能牙疼了?即使自己是城市里最有名的牙医,也是有权利牙疼的。怎麼辦,該怎麼辦…。」
  遠處又傳來部隊行進的腳步聲,而颯颯的風嘯亦你猜对了。朋友定了定神接着说,他想借助于网络,借助于网友让菊尽快知道事情的真相,切莫再等下去。從門窗縫隙流竄進來,將室內的氣氛整個凝結起來。
  老士官長摩娑著雙拳,不停地在走道旁來回踱著,喃喃自語地說:
  「這一定是傳說中的陰間鬼兵了,天啊,怎麼如此倒霉,竟教我遇上了,大家趕快來想想辦法罷!」
  這時,每一個人都緊緊地將頭聚攏在一起商量對策,好像害怕有鬼刺堠在一旁竊聽,壓低了嗓子講話。
  如果等會那個鬼兵再來敲門怎麼辦?
  有人提議說:「鬼怕軍徽,可以拿它去鎮壓。」但這個推論馬上被我打翻,因為剛剛開門時,我的衣胸上是別著軍徽標章的,它根本視而不見,不當一回事。
  另一個班兵講:「和他們交換條件罷,告訴它我們將會多燒點紙錢來回報。」可是剛剛那于是妹将几次梦里的事都告诉了姐姐。個鬼兵不是為乞食而來的,它是邀我們校閱鬼兵鬼將啊
  正當我們絞盡腦汁無法可想時,忽然敲門聲又響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一下子大家全噤了口,鴉雀無聲,根本不知道該不該前去開門。
  若要開門,門外是個不可預期無法想像的鬼怪;若不開門,鬼兵鬼將們會不會忍耐不住集體攻掠進來,那就更慘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請長官立即親臨主持校閱!!」
  鬼軍官在門外又開口催促了,而這次的口氣似乎不太友善,而且冰冷毫無令人退讓"我没看见。"江月的心砰砰直跳,用力甩开了她的手,快步走掉了。的餘地。
  大家全都以期望的眼神看著菜鳥排長,而菜鳥排長面無人色一直搖頭搖頭…最後由老士官長打開門閂,帶領我們走出倉庫…
  一出大門,祗見到一堆一堆黑壓壓的軍隊集結在廣場中央。數以千計,哇,全部穿著破敝且髒污的軍裝,大部份都穿著草鞋,有的甚至赤腳。
  我們隨著士官長一步一步地走上司令台,原本四、五十公尺的路段現在卻變得漫長而遙遠。我們不確定這條路有沒有盡頭,也不知此行後,是否還看得到今晨太陽的昇起,畢竟陰陽相隔的人鬼忽然相會了,誰也料不到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踏上了司令台,現在看得更清楚了。我們發現這些鬼兵似乎都死於非命未得善終|因為它們肢體不全!有的缺腿有的缺腳,甚至有的缺了半邊肩膀,有的根本沒有頭顱…,而這些亡靈唯一的共同點,是看不清楚他們的臉龐及五官,且整個軀體罩著一層薄霧,更顯示它們已滅了生命的餘燼,完全不屬於這個世界。
  菜鳥排長被我們擁簇著擠向司令台前站著。下面黑壓壓的一片鬼影幢幢,完全寂靜、肅殺…,祗見到幾千隻冷鋒般的目光投射過來,菜鳥排長「各位…各位…將士們…」,一句話支支吾吾地說了半天,忽然整個骨架像被抽解掉一般,整個暈眩倒地,而且就像三歲孩子因夢魘而失禁般,整件褲子瑟瑟地尿濕了。
  天空依然漆黑著,看不見半點的星光,除了遠處仍傳來潮汐迴溯的音響,祗有刺骨的寒風在耳際吹掠…。
  鬼兵鬼將們仍直立在原地,目光如電般直射過來。
  老士官長一看苗頭不對,於是當機立斷走上前去,拉開喉嚨向著廣場喊話:「各位英勇的將士們,我們是捍衛國家的先鋒,…」
  「…若因為執勤不慎闖入你們的領域,請大家多多包涵…」
  「…你們為了忠愛的祖國,已經捐軀沙場,無法回鄉…我答應你們,將來國家統一時,你們的英魂將可以跟著我們的船隻,一起回鄉…」
  「一起回鄉…」廣場週遭似乎有這樣的回音傳回我們的耳際。
  老士官長以鄉音濃厚的語調,發表完一篇感人的演說。廣場的鬼兵鬼將們仍然沒有動靜,但從模糊的五官上可看出壓抑著的抽搐神情。
  大約保持了三十秒鐘的死寂,原本那位叩門的軍官從行伍間跑步出來,一直到司令台前方才立定。他以丹田之力發著口令:
  「全體立正…」
  「啪!!」鬼兵行伍以整齊劃一的動作兩腳靠攏立正。
  「敬禮…」
  我們看到一幅莊嚴的鏡頭,數以千計的鬼兵鬼將目光含著淚水,同時敬禮,然後身影逐漸逐漸地消失在晨霧當中…
  這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但每個人依然驚魂未定,龜縮著身子無法將腰幹挺直,但還是趕忙著走回倉庫,並將菜鳥排長也順便抬回。
  一直到晨曦昇起,沒有人敢再向窗外望一眼,也沒有人能闔上雙眼,全部失眠到黎明。
  第二天,我們向海防部隊打探昨天鬼怪的事情。
  海防部隊的老士官長說:
  「原來,以前從大陸撤退時,有許多搞游擊的散兵游泳來不及搭上政府的船班,便結夥冒險搭著小型船筏而渡海。但台灣海峽的風浪是多變的,有許多人就因此溺斃在海中,而屍首隨著海流,便漂到廣場附近的海岸來。」
  「這些屍首集中後,以亂葬崗的方式,集中埋在現在廣場的位置。後來因為部隊的需要,才填土堆平其关键问题就是她别墅门外的那棵松树。那棵松树上的积雪有半落在地面上,刑警发现后揭穿了她那巧妙的手段。成為目前的模樣。」
  「聽說,他們的屍首仍埋在原地哩。所以我們的部隊除非必要,否則是很少使用那個廣場的…」
  聽完這些故事,心中仍然感到忐忑不安,除了面對不可知的死後生命產生極大的迷思外,對於那些令人感傷的靈魂,亦久久無法忘懷…

标签:午夜

    上一篇:阴间的老婆 下一篇:火葬诡事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