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子夜琴声

子夜琴声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一、
??? 夏风徐徐,浓浓的海风不断变幻着它的味觉,缕缕咸意在扩散弥漫着这片海岸领空,对对男女,各式游人踏着浪涛伴着这震耳欲聋海涛击岸声响他们来到这里。
??? 有二个最醒目的游人也在这海边上散步,他们是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是某音乐学院的即将毕业的学生。
??? 男的叫冯楚宇,他的女朋友叫,李晓倩。
??? 冯楚宇挑起英俊的眉峰说,“晓倩,我为你写了首歌,没来得及谱曲。”
??? 美丽的眸子望着眼前这个高高帅帅,风流倜傥,要在音乐学院数一数二的高才生说;
??? “哦,是这样?你真有心,念出来听听。”
??? “你不可取笑我,不然,我只会唱给自己听。”
??? 是醇厚的有着磁性声音的回答,那个音节真好听。不知多少少女为他着迷,都想拥有他,自己真是荣幸,哪个诸多女孩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把丘比特箭儿射向了她,是校花的她李晓倩。
??? “小气,你不念?啊!”
??? 一个大浪打来,他二人早站在海水中里,李晓倩的裙子被浪花高高抛起,更把她玄幻的如凌波仙子生出水中一样美丽。
??? 李晓倩她笑吟吟的再听,更有一双含情脉脉的似醉如痴的眼睛望着她李晓倩在那里吟赋,吟赋着他从心底走出对她的爱。
??? “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 虽然,我爱奴,这三字它很庸俗,不是那么华丽,
??? 它还有几分平庸,那是我的真心。
??? 我想靠近你,把那悄悄话儿时时频临。
??? 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
??? “楚宇,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一笑的笑字、这笑字虽好,这句你没有在韵上?”
??? “噢,晓倩,你再听。”
??? “只,愿你我从此不在离分。”
??? “不行,楚宇,你好坏,你有备而来。这二句,楚宇我都喜欢,不管它们在不在韵上我都喜欢。你在往下吟赋。”
??? “我,不要你我做那纷飞的孔雀,东南的方向它没有甘霖。
??? 我是梧桐,凤凰于飞,就停在我们的馨衾。”
??? “楚宇,它的第二段,你再吟来?”
??? “晓倩,我突然来了新的灵感我,再作一首,想听吗?”
??? “楚宇,你真好,我,想听,想听。”
??? “晓倩,你听;
??? 一缕相思,我送上了白云。二地眷念,我对着高山轻吟。
??? 在河水的浪花里,只有,我对你的爱它会保存。
??? 它被河水拥有,它被鱼儿撷取,它,又被春风儿摄走,
??? 那爱你的吟赋,将会万物入沁,在它们的繁衍生息中,
??? 我对你的情,直至成为被爱的甘霖。”
??? “楚宇,你的心我收下,你的情我将谱上曲子为我们的爱燃烧。楚宇,你听着,我要用二种风格谱成。这,你对我的爱,我要让这美丽的歌曲在人间传渡,分享,我们的幸福。”
??? “楚宇,我爱你。”
??? “晓倩,晓倩,好,全听你的。你就为我们的爱,谱上更动听的曲子吧。让这爱情之花开满天涯海角。”
??? “好,楚宇,你听我说,这第一首,我要谱上古典音乐,我让它唱出化蝶般的美丽。”
??? “晓倩,真谢你,爱的真谛不只是在字里行间,是在它们有着生命的旋律中让它们再流淌,再升华。”
??? “好,楚宇,我这就给你谱,先给你哼唱,你听。不如意的地方你再更改。”
??? 一个美妙的音符在潮水腾空时,再海浪翻卷中,又在大浪击打着岸边时生成,最后真正成为了他们爱的永恒。
??? 海浪再度卷起,潮水长得很快,冯楚宇和李晓倩他二人温馨着站在海水里,他们笑着,沐浴着海浪的洗礼,惬意非常。李晓倩高兴着仰着脸问,“楚宇,就要毕业了,你的志向,你的去处,不然,我跟父亲说一声,让他帮忙?”
??? “不,晓倩,不用,人生的每一条路,都要跋涉。都有它需要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路的选择是不由自己"小姐!对不起!我们打烊了!"名小妹懒洋洋地虚应着。,但,自己的天空,需要自己来掌控。我相信自己,只要我有恒心,有毅力,定能达到我自己需要的环境。造就,不是人为,而是自我,这就是我做人的理念。晓倩,谢了,你的好意。”
??? 突然,还是阳光的笑脸的李晓倩,此时却是哀哀难禁纵有许多话儿要对他说,最后李晓倩还是咽回。她万般柔情带着哭腔说,“我信你楚宇,楚宇,你可要出息,你真的要有出息。要做出一番事业,我、我”
??? “对不起,晓倩,我,不是不接纳你的好意,可你,你不了解我这个人,我不喜欢那种裙带关系,那样,我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你的家人他们更会看不起我。农村怎样?我会用我的智慧和力量证明我行,我是一个好男人。”
??? “我知道,就是因为你有骨气,我,我。”
??? 李晓倩她再也说不下去,他们的恋爱,她的家人极力反对,她痛苦又不敢把实情在冯楚宇的面前挑明,知道冯楚宇有着傲骨,只要自己说分手,他冯楚宇定不会再度纠缠,所以她只表明他们恋爱遭受家的反对,自己是依然爱着他。
??? “晓倩,你懂我心,我要不卑不亢的做人,所以我不是,凤毛麟角,我定会把我所学来的知识积累,学到的知识它定会与日俱增,做我人生奋斗的基石,我要一快一块的踏上。这不是金子铸成的金字塔是我自己营造。”
??? 李晓倩听完冯楚宇的心声,更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喜悦在李晓倩心中升起,她她她,在又一袭海浪卷起之时李晓倩她扑进了冯楚宇的怀里,喃喃自语着说,“爱,就爱,像你这样有自信的人,冯楚宇,我爱你。”
??? “哗”海浪再度把他们洗礼,洁白的浪花顷刻顿化作美丽的白沙衣裙,披在了拥有骄傲的公主,李晓倩的身上。
???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他们的爱走向通往婚礼殿堂的时候,李晓倩的家生出诸多干扰和不支持,她的那个当着音乐教务主他的话不算很直接,但是聪明人都知道他的意思。任的父亲竟虎着脸下了最后的通牒,让,李晓倩与冯楚宇彻底分手。因她的父亲早为她选好了人选,此人是音乐学院院长的公子,张志强。
??? 对于青天的霹雳,李晓倩抗争过,但,没有结果,最后是母亲,她流泪满面着劝自己的姑娘,“晓倩,谁家的父母,都是心疼儿女,如果你真是同意和冯楚宇结成姻缘,妈妈我支持你,但,你要想好,不要有,追悔莫及的思想,哪吃苦的日子是你自己选择。到时候就不要怪罪你的父母?你的父亲也是为你好?你在想想,我们不逼你,我也是你父亲的意见,同意,张志强做我的女婿。”
??? 李晓倩顶着这沉沉重重的压力,每次和冯楚宇约会,看见了他在自己的面前是那样幸福满足,时不时,楚宇还筹划着小家庭的未来,李晓倩她在心里哭泣,并没有实言相告,她还是把家里的反对他们的相处吞回遮掩,没有实言相告。
??? 日子就这样度过,一天,李父一进门就高声的对自己的妻子嚷道,“明天是星期日,张兄带着他的夫人还有志强,道家做客,你明早准备准备。晓倩回来了没有啊?”
??? “干什么?你找她?”
??? “好事”
??? “是,晓倩的婚事?她会答应吗?”
??? “这可由不得她,姑娘是我养的,那个穷小子哼!他就别想,我让他及早死了这份心,我们要把姑娘早点嫁出去,免得这夜长梦多。哼!他呀,想都别想,你只管准备,晓倩的婚事一切有我。”
??? 她们的婚事就在第二天的酒席宴中定下,几次晓倩要插话,都被严父搪了回去,母亲则是高兴的脸上笑开了花竟帮助着父亲遮掩制止着李晓倩的反对,根本没有让李晓倩说话的机会。李晓倩看到这,对着客人说,“叔叔阿姨,对不起,失陪。”
??? 众人全当是晓倩姑娘害羞之意也不加理会,当他们夫妇二人怀着高兴的心情送走了客人,客厅里只剩下李父李鹏他自己,妻子则在厨房忙着整理收拾。
??? 仍然高兴的李父虽然夜很深了他根本就没有睡意,思想着是自己解救了女儿那不靠谱的婚姻,没有让这个金凤凰落入茅草屋。他欣然的坐在客厅品着茶,等候着夫人收拾利落在一起就寝。
??? 妻子她收拾完毕,高兴的对着自己的丈夫说,“我看晓倩她不高兴,不知她睡了没有,困了你先睡,我去看看她,再解劝解劝,去去就回。”
??? 母亲爱怜着姑娘推开了李晓倩的房门,
??? “啊”
??? 她惊叫,接着就是更大的一声凄惨的嘶嚎。
??? “啊!?女儿……”
??? 二、
??? 在客厅,在寂静的子夜,在兴奋的时候李父不亚于听见了是一声霹雳。他慌张跳起嘴里喊着跑向了这里,“怎么了?怎么了啊?”
??? “姑娘……”
??? 是妻子回答和再度惊叫和嘶嚎。在惊叫不止,凄惨的声音引来了李鹏跑上前询问,“怎么了啊?啊?”
??? 当他来到姑娘门口向着李晓倩的房间看去,李鹏失声大叫,“女儿,女儿。”
??? 惊得他连连喊着姑娘的名字瘫倒在地,他喊叫着,扭头去看妻子。
??? “女儿……女儿,都是爸爸我不好,我的晓倩。”
??? 母亲早昏厥过去,他二人双双瘫倒在女儿的房门外,眼前的景象是那样摄魂惊魄。
??? 女儿李晓倩的房屋里,在她的窗户前窗帘处,一个身体在那里悬挂,凳子倒在一旁。床铺是整整洁洁,收拾的干干净净。李父李鹏快速爬起摇醒昏厥中的妻子他直奔姑娘跑去,他边跑边狂喊着,“快快,拿剪子,你快快站在凳子上把绳子剪断,快,快。”
??? 母亲按照父亲的指挥慌忙跑出寻找着剪子,又快速跑回听从着丈夫吩咐,“你看好,你看好,你要看好看准,用一只手去剪,用另一只手你要先捏住姑娘的鼻子,不要堵上她的嘴,快剪。”
??? 李父李鹏早跑上前抱住自己的姑娘,则用一只手堵住了晓倩的肛门,大声喊,“捏住鼻子,快剪,剪,你快剪。”
??? 慈母按照父亲指挥一切照做,李鹏轻轻把自己的姑娘放到她的睡床上,自己小心翼翼调整好姑娘身子底下自己的手,则对着妻子说,“快把手松开,一二、松开。快快,快。”
??? 李鹏快速拿出堵在女儿肛门上的手看着妻子已经把捏女儿鼻子上的手松开,他冲上前给姑娘坐着脉搏启动高声大喊着,“你还傻愣着啥?看看她有没有气,试试她的鼻息,再看看她有没有呼吸?快快快。”
??? 在惊慌中,李母按照丈夫的指挥一切照做,姑娘,李晓倩她她她没有一丝气息,她她李晓倩,早已是,魂飞天国。
??? 母亲,李晓倩的母亲就愣愣的站在了哪里,她一动不动,最后是嚎啕大哭,是凄惨着狂喊。
??? “女儿,我的晓倩,啊啊”
??? 顿飞香魂天国去,一路悲愤相思习。等盼千年莲理会,轻烟却化南北西。
??? “怎样有气吗?有气吗?她还有气吗?你你……你是哭个啥?”
??? 明知故问的李鹏,得来却是妻子悲哀的嘶嚎,不加理会他。
??? “啊……啊”是父亲痛苦的嚎叫
??? 疯了似的李鹏用力快速的仍在做,做着脉搏启动,一切都晚了,李晓倩她的身体已经僵硬多时了。
??? 欲哭无泪,受到高度恐慌与惊吓的这对中年夫妇此时却慌了手脚,乱了心智,他二人双双都瘫坐了女儿李晓倩的床下。
??? “晓倩”
??? “女儿……是爸爸不……”
??? 死去者再不能复生。
??? 李鹏看着床上的女儿的尸体悲哀愧疚着对妻子说,“我,我,对不……我……”
??? 早有一只手掩住了丈夫的嘴,那噙着泪儿的眼睛在示意在示意着,“不要说,你不要再说了。”
??? 夫妇二人含着眼泪为姑娘料理着后事,他们心痛姑娘没有把李晓倩火化,在这里,有个风俗,有着不成条文的规矩,没有出阁的姑娘不能入殓,要是疼爱她入殓,那就葬埋的浅浅的,做上一幅薄薄没有底面的棺椁下葬。李鹏找了一个地界,再把自己的女儿李晓倩掩埋。
??? 当冯楚宇知道了这个噩耗,他病了一个多月,三个月以后,他跟踪了李晓倩的家人,知道了李晓倩埋葬的地点,他时常来到这里为她祭奠叙说自己对她的相思苦情。
??? 在李晓倩死去的一年过后,在一个夜黑人静的子夜,一个身影在子夜出现,出现在李晓倩的坟墓前。他在那里挖掘,挖掘。
??? 冯楚宇终于把葬了一年之久的李晓倩的坟墓挖开,不知他,哪里来的胆量,不惧怕,更顾不得肮脏,早用自己带来的床单把早已变成的骷髅似的遗骸包裹,她的衣服在风中和包裹中再度风化。冯楚宇慌忙又把坟墓整理好,看看不露什么破绽,不会被她的家人发现警觉,他就抱着这具李晓倩的骨骸回到了自己家里。
??? 他的家住在农村,这是老少七口之家,哥哥嫂子还有个小侄子,小侄子今年四毛岁他叫毛毛,他和爸妈三人住在东屋,他的爷爷奶奶住在西屋,冯楚宇自己则住进西厢房。
??? 冯楚宇他回到自己家中,把门窗挡好,一切整理完毕,冯楚宇颤抖着手把被单打开,他的眼前早已是一具完整的骷髅骨骸呈现,阴森恐怖,此时的他先是一惊,心儿在一紧又一抓,他的整个人全不见,也不是了当初挖坟茔的状态。他倒退着步伐,他浑身抖动,他毛骨悚然,当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里,战战兢兢,抖抖嗦嗦,再看着被自己带回来这阴森森的骨骸时,他被惊怵的连连后退着。伸出去的手就停在了半空,最后是哆嗦着,喃喃自语着说,“晓倩,晓倩你、你不要吓我,不要。”
??? 即刻,整个房间屋内,空阔阴森布满,整个房间似乎有寒冷阵阵袭来,慢慢悄悄盈布。寒冷骤间飙升,冷的他竟哆嗦着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儿。
??? “别吓我,你你不要吓我……晓倩”
??? 他怕着躲着连连后退着,没有退路他的身后是一面墙,冯楚宇的身体紧紧贴在了墙上,惊恐着说,
??? “晓倩、不要吓我。”
??? “你你你,不要吓我。”
??? “我想你,我……想你……实在打熬不过……才,惊动了你。”
??? “请你原谅我,我的举动,我想你,我想你,想你……晓倩。”凄惨的声音伴着哭声掩去了狰狞中的恐怖,那具白骨在日光灯的折射下不显得是那样阴森刺眼,这瘆瘆氤氲在慢慢退去减少,最后散尽。
??? 更有一个,连自己也感到吃惊的声音在鼓励着,回答着他此时的惊恐心里。“楚宇,不要怕。”
??? “你为什么要怕?楚宇?这是你的爱人,李晓倩,你不要怕,大胆着,你走上前。”
??? 楚宇顷刻间被这个声音,这番话语稳住,冯楚宇他不再哆嗦,身体的各个部位也不感有寒意袭击,更不感觉寒冷是从自己脊背蜂拥传来。
??? 那个声音再度明朗而又响亮,是带着责怪略有教训的口吻在他的耳畔响起洞穿,最后洞穿了整个房屋,那个声音还在慢慢散散。
??? “楚宇,不要害怕,眼前就是你爱的人,你要大着胆子看。”
??? “你看看,看看,看看她对爱的纯、对情的真。”
??? “楚宇,为什么,你,要害怕?你要害怕?这就是你的爱人,这就是,李晓倩的骨骸,你倒是怕个啥?”
??? “你怕,什么?冯楚宇”
??? “她,为了证明爱你,连死她都不怕,为你殉情?”
??? “你是,懦夫,你不佩,你,不佩,她,爱你。”
??? “你,不佩,她为你一死,懦夫,对爱不忠不义之人,冯楚宇,你不佩!”
??? 阴森浓重合着紧张略见寒冷的空气压的冯楚宇透不过气来,他,心头一酸,竟喃喃自言自语着叨念,叨念着。
??? “晓倩,晓倩,我,我不佩,不佩你对我的爱,对我的爱殉情。”
??? “晓倩,对不起,对不起你,晓倩。”
??? “晓倩,你你,你证明你的爱,因为爱,你断送了你年轻的性命,而我,而我?”
同学们都不说话,此时他们的心情既好奇又恐惧,像是等待着个严肃的时刻。??? 有一股谴责的更悲伤的情怀在他身体里燃烧。突然,冯楚宇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步步逼近那具遗骸,冯楚宇他,悲悲切切的叨念,顷刻,传出是凄惨的哀嚎,他哀嚎着说;
??? “晓倩,晓倩……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 古人云,人死赛猛虎,虎死赛绵羊。此时的冯楚宇肝肠寸断,早没有了惊恐失色之态,他的思念相思之情毫无保留的呈现,呈现为了爱,献出生命的李晓倩的遗骸骷髅前。
??? 冯楚宇他痛贯心膂,举手轻去抚摸眼前这具遗骸,早没有了惧怕,在哪个曾经是自己搂抱过无数次的遗骸上慢慢抚摸,寸寸抚去,她的心中沸油走过。他的缕缕柔情慢慢融汇,融汇这早已变作白骨的身上,他他他,声泪俱下,抢天哭地,悲愤嚎啕着,大悲填胸的冯楚宇仰头,谴天责地,怒嚎,怒嚎着。只有那,那不敢发出的高分贝是多么再吞回胸田,凄惨之状,吞血诉说,诉说着,他的爱。
???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 “天哪,天那?你你,你是这样,残忍?这样残忍?啊……”
??? 他竟昏厥趴在了李晓倩的遗骸上。
??? 是凉?是暖?是人鬼殊途哦?冯楚宇在万分悲哀中,又在爱的延续中醒来。他看着自己的心爱,看着心中升起诸多的美好都是来自这位眼前人,不,现已经成为了阴森森的白骨,他他重新扑倒在了那具白骨上李晓倩的骷髅上。
??? “晓倩,对不起,是我,是我,害了你,晓倩。”
??? 一年多的异地相思,生死相距,眷想此时在冯楚宇胸中燃沸,他,再也不能憋闷在他的心中,他悲情难止,竟管他哭罢多时,哀嚎声,声声在变,声声嘶哑,冯楚宇黯然销魂般在哪里呆呆看着,看着这,眼前他的最爱,横在自己眼前的这伤他入魄的遗骸。他吞声忍泪不忍自己的眼泪掉到李晓倩的遗骸上,那万箭穿心,零刀慢割的疼痛他他,再度禁忍,他慢慢举手在哪个早已失去容颜的颊骨骨上抚摸,抚摸那曾时美丽的容颜。
??? 油从心间过的痛疼,他含泪,不让它流下,惊了心爱人的魂魄。
??? 冯楚宇看着这面前他的最爱,李晓倩。他慢慢跪在了地下,跪在了他的爱人,李晓倩的遗骸前。
??? “咣咣咣”
??? 三个响头磕罢,一阵阵绞痛传来,他的心是无比的痛。眼前的李晓倩她虽然早已失去的容颜,他们现已是人鬼殊途,纵有那万语千言,他向谁人诉说。他泣涕如雨,就这样,只身孤影,对着这个早已不能讲话,就连拥上一拥的搂抱之人,他他他,最后是伤至心田,冯楚宇,欲哭无泪,最后是难以逝去的悲情。
??? 冯楚宇,自责自哀,呆呆呆呆,愣愣怔怔看着李晓倩遗骸说,“对不起,我现在追悔莫及跟谁人诉说?我错了?”
??? “晓倩,是去错了?是我害了你丢掉了性命,对不起,我错了,错了。”
??? 寂静静的房舍,连曾时的鬼泣也终止了他们的声音。只有哪个声音还在房屋的上空游走。
??? “晓倩,晓倩,纵然是爱你,就应,放你一条生路,我好自私,我好自私,我,好自私!”
??? “冯楚宇,你你不是男人?你,不是。现今可好,我不单单害了你的性命,我将成为这人间的,行尸走肉,过着这,是什么日子?我和谁?形影相依,我又和谁?形影相对,我的晓倩,晓倩。”
??? “啊!我和谁人?我和谁人,晓倩,晓倩。我好悔呀,我好不该,最后逼得你,把这性命葬送。”
??? “我的晓倩,晓倩,纵然还有你的生还,我定不会要你为我付出是这样惨重,惨重的代价,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我更不是一个男人,晓倩,晓倩。”
??? 形孤影单的冯楚宇,悲切难止的冯楚宇他满目凄凉着盯看着,这隔了一道屏障人鬼殊途的李晓倩。那个哭声好个凄凉如似那寒蝉凄切,鸣响在夜空的冯楚宇他仍然是凄泪滚滚而下,哽咽喃语着,叫着他心爱人的名字,“晓倩,晓倩,我,我怎样在苟活、苟活在这人世?啊,晓倩,啊”
??? 他,大叫着,他倾诉者,他,字字句句含血沁泪的相思与思念,如那,凄风冷雨,飘落扬洒在屋内各处,慢慢飘下钝化做温温痛股挚爱把个这李晓倩的遗骸紧紧再紧紧包裹。
??? 血泪盈襟,他这血泪盈襟的表白与思念,几度相思,浓情蜜意,他还在,血泪斑斑着表白,最后是,滂沱的,涕泪交下,眼泪却又如此的眷顾,眷顾着他……
??? 三、
??? 冯楚宇在悲哀中慢慢走出,他拿起了早就准备好的护理药水和一些药物把李晓倩的遗骸处置好。用个干净的床单包裹好,他把李晓倩的遗骸整理安放好,自己躺在了床上,因为过度悲伤,加上惊吓和劳累他慢慢进入梦乡。
??? 日子就这样度过,起先,冯楚宇他也想到了死,和李晓倩一切去殉情,他的眼前是衰老的爹娘,李晓倩又是独生子女,不像自己家,还有个哥哥,他死了爹娘就是几年间的难受,而她,李晓倩的父母,则不是这样,我要活下,替晓倩照顾好这可怜的二老,他们会接受,所以,冯楚宇他没有选择殉情。
??? 至从拥有了李晓倩的遗骸,冯楚宇的心情好多了,他早就毕业了,进了高等的音乐学院继续深造,这天他吃罢晚饭早早就回到"但你想过快乐可以维持多久吗?"那个苍老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了自己的房间,他对着停放的李晓倩的遗骸说,“倩,我又为你写首歌,我先弹给你听,等夜深了,你在出来弹给我听,看,有没有你不如年迈的校长对着小钟头部的着落点捶胸顿足涕泪横流,钟老师啊,你身为名堂堂的人民教师,应该懂得爱护学生,怎么偏偏到这里来闹呢?你怪我们让你身首异处是不是?先不说那是你自己的动手的,实在是找不到你的头啊。意的音节你在更改啊?倩。”
??? 美妙的钢琴响起,冯楚宇合着琴弦是忘情着唱着。
??? “我和你,在一起,今生不分离。
??? 花丛里,田埂上,你东我不西。
??? 多甜蜜,紧紧依,翩翩起舞在花蕊。”
??? 那个琴音突然终止,冯楚宇痛苦扑倒在钢琴上,
??? “晓倩,晓倩……我的晓倩。”
??? 顷刻那琴声又起,是激昂的和旋,更有个人儿是含着血泪再度唱起;
??? “在梦里,在天堂,你们不分离。
??? 我和你,我和你,永远永远,紧相依
??? 紧相依,相依。”
??? 子夜,在子夜西厢房时有琴声传出,爹妈,哥嫂谁也不会阻拦,阻拦这浓浓的爱。他们听惯了这种琴音,如似没有琴音传出,他们会耽心,耽心楚宇,是不病了起不来弹琴、歌唱了?
??? 又是一个子夜,人们都睡在梦乡,冯楚宇又起床,他走下地嘴里叨念着,“晓倩,急了吧?你等急了吧,来我抱你,我们去弹琴。”
??? 冯楚宇又同往常一切抱着这处理好的李晓倩的遗骸,把她安放在了椅子上,让李晓倩的骷髅坐到了钢琴前,冯楚宇再把李晓倩早已化成了只剩下骨骼的双手摆放到了琴的键盘上,他的手并没有离开,就扶在她的上面,奇迹发生,琴声响起。
??? “晓倩,你弹的真好,真好,你给我再弹一首,你听好,我唱念着谱子你再来弹奏。
??? 一首美丽的音符又在人与鬼的合作中诞生,冯楚宇还在忘情的擎扶着李晓倩的早已化作骨骸的双手上在那里痴情着弹奏,他们、她们的正前方正是冯楚宇明亮的窗户,此时被冯楚宇遮挡的是严严实实。
??? 那个好看的玉手,现在变的更为长长,不是原有的森森白白,是冯楚宇的精血浇筑,她转变了原有的颜色,是透着点点血色的黄白。
??? 子夜的琴声,子夜的琴声从此就再没有中断。
??? 一曲一曲,一首一首,子夜已经过去,钢琴早已没有人弹奏,那个不去的音节,它还在飘荡,渡着冯楚宇进入梦乡,睡梦中,有人喃语,喃语着,叫着又是谁了的名字,名字。
??? ”晓倩,晓……倩“
??? 四
??? 梦,依然是美丽,冯楚宇他仍然在做,这是李晓倩死去的第三年,关心他的哥嫂还有爹娘以及亲朋好友出来诸多给他说媒,都被他一一拒绝。
??? 夏季的一夜,明月正圆的时候,住在正房东屋的嫂子起来出恭。嫂子桂花方便完毕正走回自己门前,好听的琴声在弟弟楚宇的房间传出,嫂子桂花,她处于好奇,又怀有怜爱,一路走来嘴里不停的说,”不要命了,你明天不去上班,明天又不是星期日,夜,这深,你还不睡“
??? 她自言自语时,走到了弟弟冯楚宇的门下,桂花想推开门劝小叔子早点安歇,真好听的琴声,她就站在屋门外听着,听着,听着,桂花她听到屋里是小叔子冯楚宇在和别人说话声音,向是正教什么人学习弹钢琴,还叫着人家的名字,”晓倩,你的这个音节你弹的不对,你应该这样弹。“
??? ”啊,愿不得,几次给你介绍对象你都不看,却原来,你有了自己心上人,还,晓倩,倩的一个劲叫,待我看看你,那个姑娘她是谁,长得什么样。“
??? 桂花嫂嫂她,不回家睡觉,却生出来诸多的闲情逸致,走出房门前她不去敲门,竟走到了小叔子冯楚宇的窗前往里头寻看,也是合该有事,往日是夜冯楚宇把个窗户遮蔽的是严严实实,可今夜,今夜,却被嫂子望了个正着,她的眼前,冯楚宇站在骷髅身后正手把着骷髅的手指骨在弹琴。
??? ”啊“
??? 一声惊叫,琴声戛然终止。
??? 不知情的冯楚宇他,他还在那里手扶着李晓倩的手指骨骸弹琴,可那个手的骨骸早不似了从前,全不在了往昔。这只骷髅的骨骸的手在变化,包括她整个骨骸在转变,全没有往夜的状态全不在往昔之中那样随他摆布。惊得冯楚宇仔细查看,”咣咣咣“
??? ”开门开门,冯楚宇你给我出来?出来?“
??? 冯楚宇听见有人在叫他,是在窗外,传来是哥哥的声音,冯楚宇猛然一抬头,”啊!?坏了。“
??? 当冯楚宇抬头向着窗外看去时,他惊得慌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喃喃着说,”为什么没拉上窗帘,为什么我没拉窗帘。“
??? 冯楚宇快速的整理着李晓倩的骨骸,藏好,再望窗外看,他一惊非同小可。是哥哥的喊叫
??? ”桂花,你醒醒,桂花,桂花啊啊“
??? ”啊?是哥哥,嫂子怎么了?为什么她们在我的窗前?“
??? ”桂花,桂花,你醒醒,楚宇,你给我出来?出来你你怎么的你得嫂子了啊?出来,你给我滚出来。“
??? 屋中听见哥哥凄惨的哭声,冯楚宇的心里也猜出八九。他慌忙再回头观看确信自己把李晓倩遗骸藏好,藏妥,这才慌慌张张开房门走出。
??? 迎面就挨哥哥一个当胸重拳,”你把桂花怎样了啊?她她,她可是你的嫂子?是你嫂子?“
??? 寂静之夜,这悲愤的嚎啕声和吵闹声早就惊醒了爹娘,他二老不知何情也走出自己房屋来到了小儿子楚宇驻地西厢房一看是自己的儿媳她躺倒在地大儿子抱着她正哭泣,到时吃惊不小,”啊“
??? ”啊,桂花,儿呀,你你你的媳妇她怎么了?“
??? 愤怒中的冯楚强用手指向了弟弟冯楚宇说;
??? ”你你,你去问他。“
??? ”楚宇,你快说这是怎么了?“
??? ”我我,我“
??? 冯楚宇他不在楞,知道是自己刚才和李晓倩的骷髅弹琴把嫂子吓着,他再也不回答爹娘的问话,他问,”嫂子她好吗?“
??? ”不好,她她没气了。“是爹娘他们的回话,
??? 急切中冯楚宇来到嫂子桂花身边,他听到了是哥哥凄惨的哭声。
??? ”啊,桂花,你醒醒。“
??? 爹娘哭着怜爱着小儿子异口同声的逼问他们的大儿子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讲。“
??? 被逼问急的大儿子就抱着自己媳妇桂花是嚎啕大哭,任你们怎么个问他是一句话儿也不说。
??? 五、
??? 却原来,哥哥,冯楚强,左等右等不见媳妇桂花回来,不放心,自己出门寻找,茅房没有桂花的身影,自己走回自己家门,眼睛仍然在寻看,月亮地界在弟弟的窗前,他看见有一堆黑影儿,他的心儿先是一紧,几步他就来到跟前,越近轮廓越明显是一个人躺倒了弟弟的窗前,一看,正是自己要找的媳妇桂花。可是,他诧异着想,她桂花怎么昏倒在地,冯楚强他慌忙用手去试,没有了气息。他狂喊着,”桂花,桂花你醒醒,桂花。“
??? 愤怒中,他放下自己的媳妇桂花,又跑到冯楚宇的门前去擂弟弟冯楚宇的房门。
??? ”不要哭,你听听她有没有心跳,快快。“是妈妈王丽荣的吩咐。
??? 这桂花,怎仅得这众人大声嘶喊,再这一拥一抱,她的身体慢慢有了温暖。她,终于醒来。
??? ”你们是谁?“是桂花嫂子在询问。
??? ”快快,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你媳妇桂花抱回你们的房间。地儿多冷,快快放到炕上暖和暖和她。你这傻小子,快。“
??? 是母亲疼爱儿媳催促儿子冯楚强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是儿子吩咐母亲的声音。
??? ”妈,你给桂花漆上一碗姜水我怕她着凉,她的身子还没干净,她的精血还没有走净。“
??? 娘亲应着挪脚就要走,她还不放心回头看着大儿子,手儿指点着大儿子那意思是,”快快把你的媳妇抱回去,就不要与你的弟弟理论了。“
??? 此时的楚强也是连连摇着头他弯腰就要抱自己的媳妇回房,”你不要碰我,你们都是谁?“
??? 惊奇的楚强说,”咋了,桂花?“
??? ”连我你也不认识?“
??? ”你走开,你是谁?我怎么在这里?“说完她挣脱了冯楚强的搂抱。
??? 惊奇中的冯楚强连声相问,问着自己的媳妇桂花说;
??? ”桂花桂花你咋了?别闹了我们回家吧,我没有怪罪你,你和弟弟楚宇?我们走,一会儿毛毛醒了会找你“
??? ”你胡说什么?我还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孩子,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你是谁?“
??? 倔强的冯楚强再也不去理会自己妻子桂花她的胡闹,他再度弯腰把桂花抱起朝着自己的东屋走去,”放下我,你放下我,你是谁?你是谁?放开在阿卫后的不到个月里,有天阿强去朋友家喝酒,喝到很晚,也醉醺醺的,摇晃的。我……放开。“
??? 桂花似疯魔挣扎着,撕咬着,吵闹着,又是无助的哀嚎着,”我不认识你,我怎么会来到这里?你放开我,你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 ”桂花,你就别闹了,我也没有追究怪罪你和楚宇。我没回家。“
??? ”啊,啊,我不跟你走,快快放开我。“
??? 气急的冯楚强大声吼道,”干什么?桂花,人的忍耐是有限度,你不要不是抬举。再闹小心我会打你哼!“
??? ”啊啊,你放开我,楚宇你你在哪里?快来救我,救我冯楚宇。“
??? ”放下她“
??? 不大会工夫又从海里冒出头来:"徐叔!在!在!他们在水里找找到了!" 阿明和阿芳 现在 双双躺在了村中的祠堂里。徐叔站在他们的面前,神色有些悲伤。嘴里喃喃地道:阿明啊,是我害零哇徐叔从眼眶里掉下几滴浊泪,不知不觉天色渐暗。徐叔在叹息中脚步蹒跚慢慢离去,背影显得有些苍老。祠堂里亮着昏暗的灯光,还有忽明忽暗摇曳不定的烛火,莫非他们就这样安息了么? 不 知道 为何,徐叔在回去的路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奇怪?怎么阿明两个人就这么突然死在海里霖?那天晚上也没有大潮,切似乎都是如此的平静。徐叔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耳边明明吹过的是风,可听起来总像是有人在冥冥中幽幽地招唤,阴森森的。 夜已深,徐叔躺在床上,好象是睡去了。”放下她“
??? 听见有人喊叫他的名字冯楚宇时,冯楚宇向着了魔似,他一声断喝,向疯了似的冲向了哥哥冯楚强临到了桂花嫂子的跟前他他胆怯的收住了脚,停下了步,哪个冲动的精神似乎正在快速减退,他的眼前是嫂子,不是他的爱人,李晓倩,这这,冯楚宇他就僵僵站在了哪里,痴呆呆看着嫂子桂花,最后自己摸了一下脑袋,他不知如何对待嫂子,又不敢从哥哥冯楚强的怀中抢出嫂子,他他走也不是抢他又不敢,气急得哥哥冯楚强看着眼前弟弟冯楚宇所展示,在他的眼前所做出来的一切,冯楚强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抱着自己媳妇桂花继续往前走,”求你放下我,这位大哥,这位好心的大哥,我真的不认识你,你把我、你把我抱进你的屋里,我,大哥,我求你放了我。我以后是怎样做人?我还没有出嫁,大哥,大哥,我的浑身好疼好痛,我再没有力气……再和你挣扎,请你放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 ”桂花,不管你和弟弟楚宇做了什么,我并没有怪罪,你你要这样继续闹瞎去,别管我对你无情。“
??? ”大哥,大哥求你放开我,我真的不认识你。“
??? ”你再胡说,小心我现在就打你。“
??? 说着说着冯楚强真的把她放下,举起手就去责打自己的媳妇桂花。
??? ”啊,冯楚宇……你在“桂花呼着冯楚宇的名字自已吓得昏厥过去。
??? 早有一人横在了哥哥冯楚强的面前说,”把她给我,没听见吗?她喊得是我的名字。我的,名字。给我。“
??? ”楚宇,你你干什么啊?你你这是干什么?那是你的嫂子桂花,不是李晓倩,你醒醒,你,还不让开,叫我过去。“
??? ”好儿子,爹知道你思念晓倩,可她是你的嫂嫂。“
??? ”是呀,楚宇不要拦住门口快让你哥哥把你的嫂子抱进去啊。“是娘的责怪。
??? 楚强重新抱起早已经昏过去的桂花,走进自己房门,他把自己的妻子桂花放到了炕上,拉过了一床被子她给盖好,让她暖和丁刚是湖南益阳人,是个货车司机,开了许多年的大货车了,技术也不错,年轻的时候天南地北的跑,胆子大的很,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没我不敢走的路。着身子。清醒中的冯楚宇不好意思看了一眼哥哥,扭身走出了哥哥的房门。
??? 冯母对这自己的大儿子说,”看好你的媳妇,再不要责怪你的弟弟楚宇,我去烧一碗姜汤帮她去去寒,等她醒了,给我记住,听见没有?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听见没有?你听见没有,不,许你责怪她桂花,你给我记住。“
??? 冯母走出,冯父亲也是摇着头,思量今夜这诸多得蹊跷之事,跟在自己妻子的身后走出大儿子家。
??? 他们的屁户坐下还没有捂热,东屋传出吵闹混合着孙子的哭叫,”怎么了,这个死楚强,他又来难为媳妇,老头子你出来看着火,我去去看看,烧好了你再端去。“
??? 还没有等自己的丈夫允许,冯母早就抬腿走了,她急赶快行来到大儿子房门前,推开屋门直进里屋,”啊“
??? 噔噔噔,她,冯母跌坐在了儿媳他们的屋门外。
??? 只见自己的儿媳,桂花手里拿着一把剪子,比量着自己,正横在自己的脖子前,儿子楚强吓的乱扎着手不知怎样是好,嘴里是,说不出来话,不停的示意示意着自己的媳妇桂花,哪意思是,”你,不要乱来,有话好说,你,快快放下手里的剪子。“
??? ”走开,别过来,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 是桂花的拒阻,阻止冯楚强他再度靠近,靠近她桂花。
??? 六、
??? 冯楚强的母亲王丽荣快速站起,就僵着身子站在了大儿子儿媳家的门口心里琢磨道,”今夜是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纵然是桂花和楚宇有什么私情,不是这的样的神态?此处倒是蹊跷的很。桂花的嘴里一个劲喊叫着小儿子楚宇的名字,桂花她、她不想在遮掩着什么,他和小叔子的私情?这几天儿媳桂花的身上精血还没有走完,怕不事,真正的撞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是李晓倩的鬼魂灵来到我家?“
??? 吓的冯母不敢再往下想,她听到了自己的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是自己的老头子手里正端着一碗姜汤走了过来。
??? ”妈,你看桂花她,她今夜她是怎么了?碰又不让我碰,嘴里吵着要回家,还喊着弟弟楚宇的名字,妈,我?“
??? ”来桂花姑娘把剪子给我,你往哪儿走?家,这就是你的家,来,不怕,妈,在这,楚强他不敢把你怎样有我在,听话,快快把剪子给我。“
??? 冯母王丽荣边说边往桂花的跟前凑去伸手就要抢夺桂花手中的剪子,”你不要过来,你又是谁?你说谁?我不认识你?我妈?我妈?你不是。走开,让我回家,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是楼房,这是哪里?我我怎么来到这里?“
??? ”啊!这这?“冯母惊得倒退了好几步,正好撞到了丈夫的手臂,姜汤洒了一些,溅出的少许还烫伤了自己。
??? ”哎呀,你你离我那么近干什么?死老头子。“
??? ”你你不是让我给桂花送姜汤的吗?“
??? ”桂花来,把这碗姜汤喝了,是你爸他亲手给你熬制的喝了就和楚强你们两口子睡觉,我也累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啊?“
??? ”睡觉,和谁,睡觉?“愤怒的桂花手儿指着冯楚强说。
??? ”他他?大娘,我不认识他,大娘,你,你也是有儿女的人,你行行好,我求求你?大娘,我、我还没有结婚,如果我的恋人知道我睡在他的房间里,大娘,他不会再娶我,楚宇,楚宇他不会要我。冯楚宇,你在哪里?我好怕,我好怕,你在哪里。“最后是无助的,凄楚的哭声好个悲切。
??? ”啊!“
??? ”啊!?“
??? ”啊!?不不,姑娘,你你你是谁?“
??? ”大娘我叫,李晓倩。“
??? ”啊!你你真是李晓倩的鬼魂?姑娘这就是冯楚宇的家,姑娘,对不起,我知道你你……的冤枉,你你死的冤枉。你你等着我这就去找楚宇,你看是不你先把剪子给我,我给你找去。“
??? ”不给,不给,放我离开这里。“说着说着这个桂花又把剪子更近的凑到自己的脖子上只是几毫厘米的距离。
??? ”楚强,看着你的媳妇,等我去找来你的弟弟。你你楞着干什么?“
??? 此时的冯母在给儿子递着眼色,看看他能不能把自己媳妇手中紧握的剪子抢夺下来,示意完毕她走了。
??? 冯母王丽荣边走边琢磨,她越想今夜发生的事情越蹊跷,多少她也跟着父亲学过多少相术,占卜。她了定是李晓倩的鬼魂被自己儿媳桂花的精血撞上,所以李晓倩的阴魂依附在了儿媳桂花的身上,她思量起这前前后后,心里是有了半个谱,几步她就走到小儿子的西厢房举手就敲门,”呯呯呯“
??? ”谁呀,是我,你快快开门儿子。“
??? ”哦,“
??? 半天王丽荣也不见小儿子给她开门,急了的冯母说,”磨蹭个啥?还不快给我开门啊?你不知道吗?全是因为你,全家被你搅的不得安静,开门,你干什么那还不快给我开门。“
??? ”不知你招惹上了谁?啊,晓倩已经死了,那么久了,你你又是为何,你要是不是整日里思念念叨她,她,李晓倩的魂灵她能会附在你的嫂子身上不走啊?你竟躲在房里不出来?你去看看,你的哥哥屋里闹翻了天,还不快开门,你干什么?开门,开门。“
??? ”你怎么还不给我开门,你的嫂子正用剪子自己抵住自己的脖子,准备自己博脖子,你倒是好,你干什么?开门,你还不开门,要是你的嫂子桂花她真的抹了自己脖子,我看你怎么跟你的哥交待。你还不给我开门,快门。“在王丽荣的再三催出下。
??? ”吱扭,扭。“
??? 小儿子冯楚宇的房门洞厂,为母亲敞开。
??? 母亲王丽荣气囔囔的走进小儿子房屋,当她跨过门槛,激灵就是一个冷战,冯母她顿感浑身像掉进了冰窖。
??? ”楚宇,你搞什么鬼?你的屋里我怎么感觉阴森森?冯母王丽荣边说边往屋里进,“啊!?你你的火炕床你你自己没有点火?我怎么感觉我这身上更冷了啊?你个死小子,就是不让我省心?你就不会自己照顾着自己?生点火烤烤暖暖这个屋子啊?夏季的天,你的屋里为什么这样阴冷?走,跟我快走,”
??? “到哪里去?”
??? “你嫂子她又闹上了,不让你哥哥碰她。”
??? “哪我去好吗?哥哥他不会起疑?”
??? “我说楚宇,白天你真是应该买来些烧纸钱在十字路口”
??? “干什么?”
??? “烧呀,是给李晓倩,烧,你多多烧点,这不,桂花口中喊叫她就是李晓倩,她还呼着是你的名字,还,冯楚宇,冯楚宇一个劲的在念叨。
??? ”他,念叨我什么?“
??? ”她说,她还是个姑娘,还没有结婚,要是在你哥哥房间谁觉,她的恋人冯楚宇知道是不会娶她的。“
??? ”啊!是这样,妈,我也感到蹊跷,我回来后还一个劲的琢磨,要是晓倩果真依附在了我嫂子的身上那感情好,我这就去,妈妈,我真是想她,李晓倩。“
??? ”看看,你傻劲又上来了,人鬼殊途你不懂?我过来是让你劝你的嫂子安静,把李晓倩的魂灵送走,傻小子,你可不要给我胡闹,再生出是非,招惹她。听见了没有啊?傻小子,你给我记住。“
??? 说着母子两人走出房门,临走出西屋冯母说,”楚宇,记住回来后你要多烧些火,看你这屋里阴冷阴冷的。我总是觉得阴森恐怖似。“
??? 这冯老汉冯华山看见自己妻子走后,不知如何是好,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端着的姜汤碗,心里却没有了主意。看来今夜晚的事是非同小可,他不信什么鬼神魔道,可眼前她的儿媳就是这样癫狂,他无助着摇晃着头,一会看看儿子,张张嘴,喉结是来回攒动他又咽回了自己想说的话语,说了怕再激起儿媳桂花的再一番哭闹,他想安慰儿媳,慢慢渡步走了过来,”桂花,把剪子给我,看你娘,啊不,这位晓倩姑娘我们冯家知道你死的冤,等着让楚宇给你多多烧些纸钱,姑娘,你你走吧,不要再缠着桂花了?“
??? ”你是谁?你认识楚宇?
??? “楚宇是我的小儿子,我知道是她的不好着惹了你,你走吧。”
??? “他在那里我要找他”
??? “别别,你不要找他,他他知道自己错了,你你可怜可怜他,就放过他吧,我一定让他多多得给你烧纸钱,晓倩姑娘,你走吧,你走吧。”
??? 迎来是大声的喝问,“冯楚宇,他在那里?带我去找他,你,走不走?”
??? 激愤中的桂花一抖剪子,她哪雪白的脖子就被剪子刺伤,吓的冯老汉,高声应付着,喊着说,“这就去,我,这就领着你找他去,只要你不再伤害自己就行,姑娘你你快把剪子拿开别再划伤了自己,我这就带你找他去。”
??? 冯华山转身之际,正和自己的媳妇王丽荣撞了个满怀,“哪里去,老头子?”
??? “是是桂花,啊,不是,是是这,这位姑娘李晓倩,她她让我带她去找找楚……宇”
??? “是找,楚宇?是么?”
??? “你且站在一旁,这位姑娘,儿子我给你,不,是冯楚宇我给你带来,有什么冤屈你对他说,我们会给你多多烧纸钱。”
??? 七
??? 此时的桂花满眼含着泪,看着眼前的冯楚宇悲悲切切的大声喊道,“楚宇,楚宇,是你吗?你你怎么才来?你那里去了?我好怕,我怕。”
??? “楚宇,他他要我和他睡觉,楚宇,楚宇不是我拼死拼活我,我……你怎么才来,快快带我离开这里,楚宇,咱们快些走。”
??? 冯楚宇万箭穿心,欲罢不能,双手抬起又重落下,嘴角翁动着,愧疚的望着桂花说,“我,我嫂子,嫂子,你叫我带你是走向哪里走?”
??? “我不是桂花,连你也不肯认我?我是李晓倩,楚宇。”
??? “桂花嫂子,你别闹了,哥哥他你就不管了?还有小侄子,你的四岁的儿子毛毛他?”
??? “你说什么,楚宇,你,怎么管我叫起嫂子?孩子?楚宇,我们还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孩子?你真的不要我了啊?就是你看到我在你的哥哥房里?你就不想要我,楚宇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他硬……”
??? 悲愤填胸的晓倩她,她再也说不出来,“好,既然你这样绝情,我还有什么可说,还是死了好。”
??? 桂花那握剪子的右手早就离开了她自己的脖子她高高举起了剪子,狠命就向着自己的咽喉刺去。“啊,不要桂花。”
??? 当冯楚强喊叫时,早有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剪子夺下,把哪个几乎疯狂的桂花紧紧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喃喃的说,“晓倩不要,晓倩你不能死,有我,有我,别怕,别怕。”
??? “放开她,放开。”
??? “你这个畜生,她她,是你的嫂子,你,你,你给我看清楚。你看清,她,不是,李晓倩。你给我滚开。”
??? 冯楚强早把自己的孩子放到了炕上,跑上前和弟弟争夺自己妻子。他大骂着,推搡着,竟愤怒的抡圆了自己的拳头狠狠砸向了弟弟冯楚宇的胸膛。他的眼睛在喷火,用手指点着自己的妻子桂花对着冯楚宇说,“你,你小子?你看,你看清楚啊?你看清楚,你给我看清楚,这灭绝人伦的事你,你小子也敢做啊?她,是你的嫂子,她不是你死去的李晓倩啊?你这个畜生,她是你的嫂子,是嫂子,桂花。”
??? “楚宇,他说什么?谁死了?”
??? “这、这……”
??? “楚宇,谁死了?我好怕,快带我离开这里,我们走。”
??? 情急之处,冯楚强看着自己的媳妇一直是异样又看自己的弟弟被失堂叔的故事讲完了,我听完之后,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看着那堂叔那诚恳的眼神,我信了。去自己心爱所困的心智一直是混沌,他真怕自己的弟弟和嫂子做出什么样的错事,他一个健步冲上前就横挡在了桂花的面前。
??? “回家,你那也不行去,这就是你的家。”
??? 疯了似的冯楚强像旋风刮起似,早就跑到自己的儿子跟前一把抱起儿子毛毛说;
??? “看看,桂花你看,你看,这就是你的家,你的孩子毛毛。”
??? 他冯楚强再也止不住的泪水决堤横流,他哽咽难制伤心欲绝望着再也说不出话来。
??? “爸爸,我怕,我怕,她她不是妈妈,妈妈。”
??? 众人大惊,惊的冯楚强扭头看向了儿子毛毛含着眼泪问,“你说什么,毛毛?”
??? “爸爸我怕,怕,她不是妈妈。”
??? 孩子毛毛小手竟指向了旧日里的桂花。
??? “啊!?毛毛你你快快来告诉奶奶她……她是谁?是谁?”
??? “我不认识她”
??? “她是谁?毛毛,是你的妈妈?是你的桂花妈妈?你你再给奶奶我好好看看啊?”
??? 当众人再度向着毛毛,这个只有三岁多不到四岁毛毛时,这话儿还需是怎样再问他毛毛。
??? 只见毛毛双手搂抱着爸爸的脖子,他抽泣着,害怕着,那个流泪的小脸儿就贴粘在爸爸冯楚强的脸上爷儿俩人的泪水在交织在慢慢缓缓下流。“不不是妈妈。”
??? “啊”“啊”“啊”
??? “啊……啊……啊……”
??? 可是当众人从心酸中把目光再看向毛毛的妈妈桂花时,她的脸,没有慈母般哪疼爱孩子的神态,更没有撕心裂肺的情感掺杂,她只是愣愣着怀着另类情感融进,她吃惊着,诧异着扬起头问,“楚宇,她的妈妈,哪去了,她,不在这里?”
??? 那神态,那动举,分明不是自己的事。她只是怜悯或送去同情的心里。
??? “妈,妈……妈?”
??? “我,我怎办?妈妈……”是冯楚强无助的呼唤。
??? 冯母,王丽荣更证明自己的猜想是对的,儿媳早已不复存在,好个凄惨,真真是,好个凄惨,惨的自己凭空化去,就连一具骸骨也没有给自己的儿子毛毛,自己的丈夫留下……
??? 这个为情牺牲的李晓倩却起死回生依附在了自己儿媳桂花的肉体上,冯母王丽荣她,不敢再往下去想。含着眼泪说,“天就要亮了,桂花你跟妈妈去、不,这为姑娘晓倩,你同伯母先到我的房间,等天亮在送你回去,回家。”
??? “不,要去,我同楚宇走,不用麻烦你,让楚宇明早送我回家就行,楚宇我们走,去你的房间。”
??? “妈,妈?桂花,我的媳妇……她她就这样跟着弟弟楚宇走啊?啊?妈妈爸爸?”
??? 那来自哥哥冯楚强凄惨的哭声,纵有万般恩爱冯楚宇的他,他还是迟疑着不敢把桂花现已是李晓倩的人儿带走。他痴痴着盯看这位眼前人,桂花,还是,她的心上人儿李晓倩?
??? 只见桂花她看着冯楚宇,眸中传情,眼泪扑簌簌流下,“楚宇,带我走,我好想你,是好想好想。”
??? 她哽咽着,一字一泣,一句一泪对着冯楚宇吟赋,“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 虽然,爱,这个词语它很庸俗,不是那么华丽……
??? 它,……它还有几分平庸,那是我的真心。
??? 她,再也吟赋不下,只是抽泣着,悲哀万状着展在众人面前。再也禁不住的,似被某种催幻着,冯楚宇不自觉李灯明白了——她的病根本没好。他直认为,个人得了精神病,最好别送到精神病医院,交叉传染,那样往往会越来越糟。得的自己也接起吟赋了桂花嫂子不再吟赋的是他给李晓倩曾时作的诗赋。
??? ”我……我……
??? 我想靠近你,把那悄悄话儿时时频临。
??? 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
??? 我,不要你我做那纷飞的孔雀,东南的方向没有甘霖。
??? 我是梧桐,凤凰于飞,就停在我们的馨衾。”
??? 大惊过望的冯楚宇高兴着喊叫,高喊着,“妈妈,看,她不是嫂……是是我的晓”
??? “啊”
??? 疯了似的哥哥冯楚强,把自己的儿子往母亲的怀里一放,狂喊着跑出房门,狂奔院中。
??? “回来,你往哪里去?强儿。”
??? 是母亲的呼唤,梦幻中的大儿子慢慢在清醒。“妈,妈?我该怎办?我该怎办?”
??? “孩子,强儿我独自点了点头。连茶都给端来了,我却什么货也不定,觉得不太合适。我想,让它染染手绢怎么样,就把手插进兜里。这时,狐狸发出异常的尖声:,事儿摊上你要冷静,快跟随我到我的屋中我有话要对你说。楚强,你给我回来。”
??? 母亲的这番话语,震慑住了冯楚强。母亲早把孩子交给了她的丈夫毛毛的爷爷照管,哥哥冯楚强顺从着同母亲王丽荣回到了母亲的房间。
??? 母亲,王丽荣,则是,自己含泪说出自己的看法,最后她对着儿子说,“最后的希望,你今儿等到天明了,你就到岳父家,把他们俩人请来,看看事情是有否转机。”
??? “妈,妈,我,我这个家?”
??? “孩子,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连个尸首咳,桂花没有给你留下什么。最难是她父母这关,虽然我们摊上啊?我只能这样对你吩咐着,你去做。”
??? “妈,妈,我?我?”
??? “孩子你不要哭,你,不要哭。”
??? 她,母子二人早已经是抱头痛哭。
??? 八、
??? 临近中午,桂花的父母以及她的叔伯们一同来临。当他们、她们看见桂花时,心头生暖。不相信冯楚强那荒唐的说辞。桂花的房间依然是弟弟冯楚宇,还有爸爸冯华山,母亲王丽荣一同就坐。只是不同的是,桂花紧紧不离冯楚宇的左右。
??? 这个桂花她的父母亲人到来不亲不热,见到了自己父母好像与自己无关。当桂花的父母看到此情此景时,骤然心头一紧,再一抓。
??? 这个桂花见了自己娘家人进来也不招呼人,也不问候爹妈。只是寸步不离的粘着冯楚宇,生怕楚宇会瞬间消失离她远去。
??? “姑娘,为什么你见了妈妈不叫?”是桂花的妈妈紧张的问话,最后是母亲的哭声。她的爸爸走上前说,“桂花,你你真的不认识我们?我们是你的爹娘?”
??? 叔伯们仔细着观察,观察着,他们心儿都快蹦到了嘴边,各个颤抖着嘴儿说,“桂花,桂花,我是你的大伯。”“我的你的叔叔”
??? “他们是谁?楚宇,为什么他们、她们各个管我叫桂花?桂花是谁?他们又是谁?”
??? 突然,一个声音大声着喊叫,“拿来”
??? “拿来”
??? 只见桂花的爸爸从带来的兜子里拿着一个瓶子,递给了桂花的母亲,母亲快速把瓶盖子打开,“不要,不……要”
??? 一切话语都晚了,那一整瓶的,狗的血水都浇洒在桂花的头上,包括一身。
??? 王丽荣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儿媳桂花。嘴里仍然喃语着,“不要,不要泼下”
??? 当众"是吗....?先抄下来再说吧....接下来是填充题"人再盯看桂花时,这桂花先生一惊,再后来是一恐,半晌半晌她才转回神来对着冯楚宇哭着说,“楚宇,我,好怕,她她、他们是谁?为什么对我这样,楚宇,快快送我回家,我要回家。我好怕,楚宇。”
??? 那凄楚的哭声搅得冯楚宇大声吼道,“干什么?干什么啊?她她不是桂花。她,是李晓倩。”
??? “啊”
??? “啊啊啊。”
??? 血水的旁边是坐倒在地的桂花的母亲。她,擂地抢天,“天哪!天哪!”
??? “天哪,你睁开眼,啊?我的姑娘桂花她她活生生的就没有了?连个尸尸骨、骨也没有给我剩下。”
??? “天哪?天哪,你睁开了眼没有?你睁开眼看看啊?不,不,你不能走,李晓倩,你不能走,你就是我的桂花。”
??? 疯了似的桂花母亲一把拉住现已经是李晓倩的身体不放,哀求着,凄惨着,“姑娘你你好好看看我是你妈?我是你妈?是你的妈妈?”
??? 万箭穿心桂花的妈妈疼得昏死过去,冯楚强不得不接受这个悲惨的厄运与现实。他哭着去搀扶自己的岳母说,“妈,你不要哭,我还有最后一遭,桂花她不会弹钢琴,也不懂音律,我们再看看她,看看这个李晓倩是真的附体还阳了吗?”
??? “你怎样来试她,姑爷?”
??? “弟弟冯楚宇有钢琴,不妨让她弹奏一曲?”
??? “对,冯楚宇,你你说他不是我的姑娘桂花,是是李晓倩,你快快让她弹奏一曲我们听。”
??? 琴声响起,是哪个桂花她在那里边弹边唱。好听的歌声里是他们、她们陌生的声音。
??? “一缕相思,我送上了白云。二地眷念,我对着高山轻吟。
??? 在河水的浪花里,只有,我对你的爱它会积沉。
??? 它被河水拥有,它被鱼儿撷取,它,又被春风儿摄走,”
??? 众人都被这凄美的琴声歌曲打动,他们只是流泪,桂花她,不,是李晓倩她,用崭新的生命再歌唱,李晓倩她还在忘我的弹唱。悠扬的琴声传渡,传渡中,众人,众人……
??? 冯楚宇再也难禁歌喉,他含泪唱出他作的下阙,他合着李晓倩的歌喉,琴声在唱,他们的歌声是如此的悠扬悦耳动听。
??? “那爱你的吟赋,将会万物入沁,在他们的繁衍生息中,我对你的情,直至成为被爱的甘霖。”

标签:朋友弟弟哥哥阿姨

    上一篇:马屁精见鬼 下一篇:古代鬼故事之罗刹鸟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