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大鹏去哪儿

大鹏去哪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鬼公交
??? 上周的一个晚上,有个朋友突然找我去吃饭。我冲出寝室后,才发现那时连末班车都没有了。所以在发现门口还有一辆大巴车后,我便毫不犹豫地坐了上去。在空荡荡的车厢里,除了司机就只有一个女生了。我上车五分钟后,这辆车还没有开走的意思。那女孩显然有些焦急,仿佛赶时间一样催问司机为什么还不发车。
??? 那司机十分不耐烦,一边头也不抬地用手机看着连续剧,一边说要等个人。那女孩十分气愤地指着我对司机说:“这不是上来个人吗?为什么还要等?”
??? 司机恋恋不舍的放下手机,向后看了一眼,然后像刚注意到我上车一样,就要发动车子。而我意识到有问题,便趁着车门没关赶紧逃下了车,头都没敢回地跑了。
??? 丁涛皱着眉看着我:“你的意思是,这个司机要等的不是某个人,而是泛指‘活人’这种生物?”
??? 我点了点头:“我觉得那就是一辆鬼车,而这个鬼司老崔的舅舅当时在西藏也是跑运输,某次开车跑远路,当时土路人烟稀少,方圆几百里也没有人烟,这时发现路边躺着个老人,舅舅当时立刻停车查看,那年代的风气比较淳朴,路上遇到有困难的人必定给予帮助,舅舅下车看,是个喇嘛,岁数比较大了,看样子有多岁了,看随身着装,看着象朝圣的,在西藏,经常看到虔诚的信徒,走几步磕头,去拉萨朝圣,这些人都是比较有信念的僧侣。机是想等一个‘活人’上车。”
??? 丁涛拍了拍我的肩膀:“别想那么多了,谁一辈子遇不到几件怪事。这就跟吃苍蝇一样,咽了就得了,别嚼。”
??? 我听完后松了一口气:“你能这么想就行。”
??? 丁涛一愣:“你什么意思,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 我看着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因为你刚从那辆大巴车上下来。”
??? 他皱着眉回头望向渐行渐远的大巴车,然后说道:“大鹏失踪的这几天,搞得咱们全都疑神疑鬼的。我刚从他租的房子回来,跟他合租的小刘说他三天没回去了——你那那人向前倒在乔治汽车的后盖上,然后滚落到地上。边有线索吗?”
??? 我摇了摇头:“没有,看来他篮球比赛之后就失踪了。”
??? 三天前,学校举办篮球比赛。临近终场时,我最后那一球传给大鹏时有点儿歪,在场的人都看得出大鹏肯定接不到。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那球飞向场外的时候,它竟然忽然拐了一个小弯,正好落在大鹏手里。而大鹏凭借这个球最后“绝杀”了历史系,赢得了比赛。
??? 可大鹏投完这关键一球后脸色却异常地难看,连奖都没领就一个人走了。之后的三天里,他毫无音讯,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 这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来电话的是隔壁寝室的老六,我刚一接通老六就神秘兮兮地让我们赶回寝室。
??? 我们一到寝室门口,老六就迎了过来,问道: “有大鹏的消息吗?”
??? 丁涛摇了摇头:“都找遍了,没人知道他去哪里了——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
??? 老六一摆手:“我可能知道大鹏发生什么事了。”
??? 我一听就急了:“大鹏到底怎么了?”
??? “大鹏他……有可能是被鬼抓走了。”
??? 还活着
??? 我和丁涛对视一眼才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 老六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
??? 四天前的晚上,老六因为跟女朋友吵架,所以在宿舍楼外面打电话哄她。然后他远远地看见大鹏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不停地回头看,像是在躲什么人一样。老六以为大鹏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所以挂了电话迎上去打算帮忙。大鹏看见老六,好像心里有了底,一边转过身倒退着靠近老六,一边回头在寻找什么。
??? 老六不由得顺着大鹏的目光看去,然后就看见黑暗中有几个黑影在向这边张望,应该是正在盯着大鹏。大 随着陈林峰扑到纸人身旁,打火机点燃后火焰触到纸人的身体,纸人的角顿时开始剧烈地燃烧。接着,燃烧范围越来越大,纸人开始发出凄惨的叫声。鹏拍了拍老六的肩膀,然后上了楼。等老六再望向那几个黑影的时候,发现那里只剩下一丛灌木随风轻摆。
??? “其实当时我看得很清楚,那几个黑影不是人。”
??? “你怎么知道的?”
??? 老六看着我的眼睛,怕我不相信似的说道:“因为那几个黑影都有将近两米的身高,可身子瘦得好像竹竿一样。它们两臂全垂到膝盖以下,眼睛也都是红色的。最重要的是,其中一个一直"阮琪,你在么?"唐优继续问道,同时心里的不安开始迷茫开来。张着嘴,嘴里长了一排锯齿状的獠牙。”
??? 我听完一摆手:“也许是别的球队队员怕比赛输了,所以趁着晚上戴上面具想让大鹏挂点儿彩,比赛的时候就能占点儿便宜。”
??? 可我刚说完丁涛就身子一抖:“不对,老六说的是真的。”
??? 我和老六不约而同地看向丁涛,丁涛接着说道:“老六说的那几个鬼我见过,只是我没想到它们会跟大鹏扯在一起。”
??? 大鹏是队里的主力前锋,比赛前他一直在球场练习。五天前,丁涛和大鹏约好了,等他练完球一起去网吧。所以丁涛来到球场的时候,大鹏也正打算走。可当时大鹏显得有些心绪不宁,一直向二楼广播站的阳台看去。
??? 丁涛也注意到广播站阳台上好像坐了几个人。这时,恰巧一辆大巴车从楼前经过。车灯照过其中一个人的时候,丁涛注意到那个“人”正在张着嘴笑,而那“人”的嘴里也有一口锯齿似的獠牙。
??? “这么说……其实大鹏早就被这些鬼盯上了?”我有些震惊。
??? 老六忧心忡忡地点点头:“所以我刚才想说的是,大鹏很有可能被那几个鬼给害了。”
??? 老六说的其实就是我心里想的,可这话出了口,就变成了利剑,让人觉得说不出地刺耳。
??? 丁涛却猛地说道:“不对,大鹏没死,他应该是被绑架了!”
??? “为什么是绑架了,难道不应该是被害死了吗?”
??? 丁涛摇摇头,然后看着我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比赛之前大鹏在寝室跟你说过什么?”
??? 我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张大了嘴巴: “大鹏盯着我电脑上放的警匪片说:‘它们可别跟这里面演的一样撕票就行!’”
??? 消失的线索
??? “也就是说,大鹏其实在失踪之前就知道自己会被鬼绑架?”老六说道。
??? 我点了点头:“有这个可能。因为当时我看的片子就是一起绑架案,结局就是绑匪撕票了。当时我还纳闷儿,大鹏说的它们是谁。”
??? 丁涛皱着眉想了半天,说道:“你说,要是你们知道自己可能会被绑架,那会不会对别人说?”
??? 老六肯定地点了点头:“那当然,就算不能先下手为强,起码也能提早预防。”
??? 我看着丁涛不由得纳闷儿地说道:“可大鹏跟咱们一个字都没提啊。”
??? 丁涛晃了晃手指:“这就是重点。既然大鹏没对咱们说,就说明大鹏认为,要么咱们一点儿忙帮不上,没必要拖咱们下水,要么就是有鬼一直在监视他!”
??? “大鹏向来很讲义气,这确实像是他的选择。但我觉得他也不会让自己不明不白地……”
??? 说到这里,我抬头看向丁涛,而丁涛也正看着我。于是我继续说道:“他一定会留下线索,最起码他得让咱们知道他出了什么事!”
??? 于是,我们三个急忙赶回寝室。可一进寝室我们就傻了眼:寝室里好像来过贼,屋子里被翻得乱七八糟。在短暂震惊后,我们开始整理屋子,看看到底少了什么。可当我们把寝室里的东西清点好后,却发现我和丁涛的东西一样不少,但大鹏的行李箱和一些零碎东西却不见了。
??? 我盯着大鹏的床铺发呆道:“看样子是那伙鬼千的,不然为什么只拿大鹏的东西?”
??? 本来我们还打算找线索,可现在寝室被翻得乱七八糟,就算有线索也找不到了。也不知道那贼是为了破坏线索顺路拿点儿东西,还是只想找某样东西而已。
???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在窗户外好像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当我眯着眼睛仔细辨认出那是什么的时候,我被吓得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感觉整个人的血都凉了!
??? 退回原点
??? “怎么地扭曲,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颗硕大的眼球垂在腮边,就象枚摇摇欲坠的耳环。天哪,她就是跳楼而死的米芝!了?”丁涛吓得抓起了身边的一个暖水壶,“你看见什么了?”
??? 我扶着柜子勉紧追不舍强站着,紧张了半天才颤抖着说道:“鬼!”
??? 就在刚才,我不经意地瞥向窗户时,正好看见一个浑身漆黑、身材瘦长的黑影贴在窗户玻璃上向屋里张望。当我和它四目相交的时候,它居然冲着我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参差的锯齿状獠牙!
??? 丁涛急忙转身看向窗子,然后又猛地看向门口,之后才害怕地说道:“它们怎么又回来了?”
??? 老六被吓得不轻,也哆嗦着问道:“会不会是它们刚才少拿了什么东西,现在又回来取?”
???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我让丁涛盯着窗子,让老六盯着门口,又将整个寝室重新检"但是,我好久都没尝过新鲜的东西了!呵呵,今天,你能让我尝下新鲜的东西吗?嗯?哈哈哈"说完,我就听到阵"哗哗沥沥"地像是什么东西在沙石地上摩擦般的声音朝我这边传来,而且越来越近。查了一遍。这一次我注意到大鹏所有的运动护具都没了,不光打篮球用的没了,连滑冰护具之类的也没了。
??? “咱们先撤吧。我看着窗户有点儿害怕,总感觉那个鬼会再回来。”老六眼睛都没敢离开窗户地说道。
??? 这时候我开始后怕起来:就像老六说的,万一那鬼真的又回来了,我们三个肯定白给。于是我们决定离开寝室,去学校操场。一来那里比较开阔,无论逃向哪里都相对容易;二来操场上人比较多,鬼直接现身的可能性不大。
??? 于是,等我们气喘吁吁地坐在操场边上,看着人来人往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 大鹏被鬼绑架了,我在比赛中传出的那个会拐弯的球会不会和这件事有联系?这些鬼为什么不杀大鹏,它们的目的是"美女!"有些犹豫的声音。什么?除此之外,我和丁涛都遇到的那辆鬼车……
??? 想到这里我忽然一激灵,然后说了一句我本不愿意说的话。
??? 我问丁涛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之前说过的那辆鬼车?”
??? 丁涛有些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记得,它跟这件事有什么关系?”
??? 我指着校门口的方向接着说道:“你下午不是去大鹏租的房子了吗?回来时坐的就是那辆大巴车啊!说明那辆车会经过学校到大鹏出租屋的这一段路。我之前上"我能不开夜车吗?"当天晚上,小陆坐在出租车的驾驶座位上自言自语道,"我可是有几十万的房贷要还呢!再说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呢!"过一次那辆车,车上的司机说是在等一个‘人’,它等的这个‘人’会不会就是大鹏?”
??? 丁涛摇了摇头:“你说过,那司机是在等一个活人。也就是说,谁上去它都会开车。”
??? 我不由得有些泄气,因为丁涛说得没错。老六云里雾里地没听明白,我就简单地又跟他叙述了一遍。
??? 可老六忽然看着我俩说道:“你们说的那辆大巴车我也上去过,可那司机却把给我赶下来了!”
??? 推测
??? “你被赶下来了?”我惊讶地看着老六,“什么时候?”
??? “就昨天。我刚一上车那个司机就告诉我这车不载客,只接送球队内部人员。”老六纳闷儿地说道。
??? 这显然是一种推脱的说辞,只是不想让老六上……想到这儿,我脑子里忽然“轰”地炸响了一个天雷!然后我拽着老六躲到了旁边,死死地盯着丁涛!
??? “你怎么了?”丁涛不明所以地看着我问道。
??? 我瞪着眼睛一再打量丁涛后才说道:“什么叫内部人员?其实就是鬼!那是一辆只载鬼的车!而你今天就是从那辆车上下来的,你自己就是鬼!”
??? 老六恍然大悟地看着丁涛,可丁涛却气得笑道:“你是不是疯了?别忘了,你也上过那辆车,那你是不是也是鬼?”
??? 丁涛这么说完我就愣住他紧张的双手不停的搓动,脸上冒出了些许的汗珠,喉咙也有些发紧。踌躇了半天后,小李终于鼓起了勇气,步并作两步的来到了桃桃的身边,把抱起淘淘,两人滚到了床上。了,因为确实像他说的,我差点儿被那辆车拉走了"求求你,放过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有罪,我有罪。"花夏不断跪地求饶,头发散乱,害怕到了极点。。老六被我俩搞蒙了,所以干脆一摆手:“你俩现在都有点儿紧张。我看咱们还是从头捋顺,看看这几件怪事有没有什么联系。”
??? 联系?
??? 这中间唯一的联系……就是涉及的事都跟篮球有关:我和大鹏会打篮球;大鹏丢的东西里包括篮球护具;那辆载鬼的大巴车也声称自己只接送球队内部人员——什么球队?篮球队呗!
??? 我急忙说道:“咱们之所以一直搞不清状况,是因为咱们并没有将事情按照时间顺序串联起来。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我也好大鹏也好,篮球都打得很好。而且大鹏丢的东西中,篮球护具占了一大半,也就是说,整件事的起因就是篮个沙哑带着苍老的声音传入了小美的耳朵里,小美全身颤抖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声音是从地下室里传出的,她十分害怕,口里喊着:球!比如说,这些鬼不经意间看到了大鹏打篮球,从而迷上了这项运动,甚至将大鹏当成偶像去模仿,所以才偷偷地看大鹏打球。”
??? 老六接话道:“你说的是那天丁涛看见广播站阳台上那几个盯着大鹏的鬼?”
??? 我冲着老六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可有些技术光靠看是学不会的,于是这些鬼就决定绑架大鹏,让大鹏给它们当教练。这才有了那天你看见大鹏身后跟着的那几个鬼。但在那之后一定出现了一些事情,致使大鹏知道了整件事,也知道自己肯定会被鬼绑架。”
??? “是什么事?”老六不由得问道。
???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可三天前球赛里大鹏的那记绝杀,我猜我传得那个会拐弯的球,就是这些鬼搞的把戏——它们想让大鹏赢。在大鹏投中最后一球,他的表情变了,这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些鬼在一个大鹏能看到的地方欢呼,而它们表现出来的狂热超出了大鹏的想象。所以他知道,自己的状况恐怕比预想的要糟糕。”
??? 丁涛也点了点头:“要是按照你这么说,我觉得十分合理。”
??? “你当然会觉得合理,”我看着丁涛,亳不客气地说道,“因为这一切都是你一手策划的!”
??? 真相
??? “你这话什么意思?”丁涛对我怒目而视。
??? 我冷笑一声:“刚才在寝室检查东西的时候,我发现大鹏别的东西都在,唯独运动用具全都不见了。可我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你说的,大鹏没跟咱们说,要么是说了没用,要么是有鬼监视他。其实并不是鬼在监视他,而是你!”
??? 丁涛气得笑道:“你疯了吧?”
??? 我点点头:“好,我换一个问题。如果是鬼进了寝室,那么找到了东西就会走,可为什么还要用箱子把很多东西装走?”
??? 我笃定地说道:“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拿东西的人不懂篮球,分不清那些护具的区别。所以干脆把大鹏装衣物的行李箱腾空,然后将所有运动护具全都装了进去,最后把大鹏的行李箱一起带走——寝室里只有你对篮球一窍不通,分不清篮球护具和滑冰护具。
??? ”最重要的一点,刚才我故意说错一件事,误导了你。我说那辆公交路过大鹏的出租屋,其实是错的。你被我的话误导,下意识地顺着我说,可见你根本就没我歇斯底里地用拳头敲击着镜子,"我不管你们是谁,也不管你们要干什么,我只要我的小杰!请你们把他还给我!你们体会过亲人分离的痛苦吗?那如用刀剜下心脏般的痛苦你们知道吗?看着小杰躺在我面前,他有呼吸,有心跳,但没有思想、没有意志,象个躯壳。看着别人剜下自己的心脏,在手里把玩的情形,生命远远的离开了自己。我可以用我的命来换小杰的命,把小杰还给我呀!!!!"我将满腔的愤怒宣泄出来,双拳狠狠的砸在了镜子的中心处,镜子碎了,它的裂纹似乎有规律的向面方散开。去过大鹏的出租屋。我当时只看见你下车,就以为你是刚坐车回来,可实际上你只是上车把大鹏的箱子交给了车上的鬼,你压根儿就没坐过那辆车!“
??? 丁涛看着我摇了摇头:”不对。“
??? ”有什么不对的?“我反问道。
??? 丁涛冷笑着说道:”因为那些鬼是会打篮球的。而且最开始它们的目标不是大鹏,而是你!“
??? 我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丁涛却接着说道:”我偶然间上了那辆车,就被那几个鬼抓住了。它们让我找一个篮球打得好的跟它们组队打一场比赛。为了活命,我首先想到的就是你。可没想到它们在去抓你的路上看到大鹏打球,于是便换了目标。它们让我说服大鹏,只要大鹏帮它们赢了比赛,就会放大鹏回来。大鹏迫于无奈就答应了。没想到三天前在学校的比赛里,大鹏的表现让它们改了主意,它们需要大鹏这样的队友,所以决定永远留下大鹏。“
??? 丁涛看着我的脸继续说道:”那天你上了鬼公交后,司机会发动车子,是因为那天它们本来是要去抓你的。司机确实在等个‘人’,那个‘人’就是你。所以司机看到你后以为你是被抓来的,就开车了。“
??? 意外的结局
??? ”混蛋!“
??? 我怒吼一声就扑了过去,却被老六一下子拉住了。
??? ”它们既然抓住了大鹏,护具也让你给送去了,那为什么刚才它们又回来了?“老六拉着我问道。
??? 丁涛紧皱着眉头回答:”这我也不清楚。按照之前讲好的,它们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可是……“
??? 就在这时,操场上忽然传来一声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九个很高的身影陆续出现在篮球场边,而操场上早已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与此同时,一个身形瘦长的黑影猛然出现在我们身边。它那暗红色的眼睛下面,露着一口参差不齐的锯齿状獠牙。
??? ”我来告诉你吧,“那黑影忽然说道,”因为我们的比赛还缺少两个裁判!“
??? 我们三个吓得急忙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就发现自己再也动不了了。
??? 那鬼阴笑着看着我们三个人:”你们三个人谁愿意当裁判啊?“
??? 丁涛忽然高声喊道:”他俩都能,我对篮球一窍不通!“
??? 我忽然看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冲我点了点头,于是我咬着牙盯着那个鬼:”好,我们当。但为什么一定要我们来当裁判?“
??? 那个鬼耸了耸肩:”因为鬼是没有呼吸的,吹不了哨子。“
??? 丁涛用力地点头道:”对,对!那我可以走了吧?“
??? ”走?“那个鬼有些纳闷儿地说道,”你要是走了,那谁来当奖品?“

标签:朋友意外怪事手机

    上一篇:美容怨 下一篇:硕鼠之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