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冥月逐人来

冥月逐人来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兄弟,快跑
??? 迷迷糊糊中,冷子枫听到耳边传来一丝微弱的说话声。他慢慢地扭过头,发现身边趴着一具赤着上身、背上长满了紫褐色尸斑的男尸。冷子枫悚然一惊,全身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了。
??? 男尸突然抬起一只手,动作僵硬地拍了拍冷子枫的右肩,口中发出嘶哑的声音:“兄弟,快跑!”
??? 冷子枫头皮一麻,猛然惊醒,扭头看了看身边,什么也没有。
??? “梦,一定只是梦!”冷子枫使劲儿摇了摇头,试图甩去噩梦的恐惧。他随手拿起手机,发现自己建的同学QQ群里的周诗瑶发了个QQ红包,红包上写着:闭门推出窗前鬼,求下联。
??? 冷子枫知道这句诗原句,周诗瑶只是将原句中的“月”字改成了“鬼”字。冷子枫不想抢女生的红包,等了良久,群里还是没人回应。
??? 此刻已近午夜十二点。又过了片刻,群里又有人发了个QQ红包,红包上写着下联:投尸击破水中天。发红包的是冷子枫的同学石青云。石青云喜欢周诗瑶,在班上已是公开的秘密。
??? 冷子枫急忙点开红包,只有一分。 “小气鬼!”冷子枫嘟嚷了一句,在群里回复:“月”改“鬼”,“石”改“尸”,果然绝配。混蛋,还在网吧玩命呢?
??? 石青云回复:石已成尸,没命可玩了!
??? 冷子枫想再调侃几句,却收到了石青云的退群消息。冷子枫急忙查看QQ好友列表,居然也没了石青云。
??? “这家伙居然把我拉黑了!”冷子枫气得脸都绿了。琢磨着石青云的下联,他心念一动,移动鼠标点了一下刚才周诗瑶发的那个QQ红包。红包打开,一张表情痛苦、顶着一头水草的女生脸立刻跳了出来。
??? 冷子枫吓得一激灵,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却见红包又恢复了原样。他仔细地琢磨那副上联,随即倒吸了一口冷气: “闭门推出窗前鬼,‘月’改‘鬼’,难道在暗示段小月已遭不测?”段小月是冷子枫的女友,昨天和他大吵了一架,今天一整天没见人。刚才红包里跳出的女生脸,正是段小月。
??? “周诗瑶是小月的闺蜜,她发这个吓人的红包,究竟是什么意思?”冷子枫不敢再点红包,在QQ上给周诗瑶发消息,也没得到回应。
??? “吱呀……”窗子开了,一股寒流随风涌人,屋子里的温度一下子降了下来。与此同时,窗外飘进来一片枯黄的柳叶,在半空翻了几个身,刚好落在冷子枫的床前。冷子枫俯身拾起,只见柳叶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快来明月湖。
??? 冷子枫猛抬头,只见窗外慢慢地伸进来一只惨白、枯瘦的手,指间缠满了湿淋淋的水草。冷子枫“啊”地惊叫一声,窗沿上的手迅速地缩了回去。
??? 冷子枫全身一阵恶寒,心慌慌地跑出了出租屋。
??? 凶地,往哪儿逃
??? 出租屋离学校不远,冷子枫一口气跑到教学楼后面的小竹林边,抚着狂跳的胸口停下了脚步。
??? 明月湖位于学兴许是知道有人直在暗中观察他,那人曾有次回头瞥过躲在那棵千年古松下瑟瑟发抖而又紧张激动的人们。可他没有停下脚步,依旧再次越过松树,风驰电掣般飞向菩提寺。校后面不远处,穿过小竹林就到了。站了片刻,冷子枫忽觉左肩一沉,好像被一只冰冷的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一阵阴寒入骨。他霍然转身,身后空空荡荡的。他下意识地摸了摸左肩,竟是湿淋淋的。
??? 冷子枫头皮一麻,慌忙加快了步伐。
??? 湖边竖着一块大青石,上面刻着鲜红的“明月湖”三个大字。望着湖面,冷子枫脑中短路似的“嗡”了一声——湖面上,居然没有映出他的影子!
???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三盏灯,就是左右肩和头顶。两灯一灭,阳气已经削弱,影子也跟着被灭了。”一个嘶哑的声音在冷子枫身边微弱地响起。
???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冷子枫浑身毛发“刷”地一下就竖了起来。他转过头,只见湖边的石椅上直挺挺地趴着一个“人”。那个“人”的头缓缓地扭动了一下,又发出那嘶哑的声音: “你知道吗?咱们俩合租的那间屋子,其实是块凶地,所以我叫你快跑。”
??? “凶地?我以为你说的是兄弟!难道那不是梦?还有,什么叫咱们俩合租?”冷子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颤声问, “你究竟是谁?”
??? “你的好兄弟啊!”石椅上的“人”一骨碌为了不让这种紧张的感觉传染给赵亮,呜了句:笨蛋,天快黑了,气温下降,当然会冷啊。坐了起来。
??? 冷子枫吓得猛退了一步: “石、石青云?你到底是人是鬼,你的声音怎么了?”
??? “阳气不足啊。唉,刚才我想爬窗进屋,你也不拉我一把。”石青云慢慢地挽起袖子,露出长满尸斑的枯瘦手臂,手指间还缠满了湿淋淋的水草。
??? “你、你……鬼啊……”冷子枫如中魔咒,转身撒腿就跑。狂奔了一会儿,听身后没有了动静,他终于气喘吁吁地停下了脚步。
??? “兄弟,你真这么怕我?”石青云嘶哑的声音又在背后幽幽地响起。
??? 冷子枫打了个寒战,双脚像被冻僵了,迈不开半步。此时,空气中飘来一阵若有若无的腐臭味。冷子枫慢慢地扭过头,只见石青云木木地站在身后,一张没有表情的脸迸裂开来,绽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裂缝间纷纷翻出了腥红的血肉。
??? 冷子枫脑中“轰”地一下炸开了,瞬间忘了身在何处,扭头就跑。他慌不择路,鬼使神差地翻过岸边围栏,一头栽进了明月湖。
??? “扑通……”湖面水花四溅,冷子枫直没至顶。
??? “投尸又一次击破了水中天。兄弟,其实明月湖才是凶地啊。这凶地,看你往哪儿逃!”石青云喃喃自语着,脸上的裂缝一隐而没,恢复如初。
??? “言之过早,冷子枫会游泳,淹不死的。”石青云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白衣女生,容颜清秀,但面无血色,像生了大病。
??? “你什么时候来的?”石青云一惊,抬手摸了摸恢复正常的脸颊,叹了口气说,“诗瑶,你忘了,到了晚上,这里可就是冥月湖了。段小月不是也会游泳吗?人落冥湖,怎有活路?当然,这次没有咱们俩的红包对联,冷子枫也不会自投罗网。”
??? “但愿如此。”说话时,周诗瑶双眉紧蹙,一直在用手指揉着眉心,身子如同一棵没了生命力的细柳,摇摇欲倒。
??? “放心,你的头痛病会好的。”石青云伸手扶住周诗瑶,望着犹在水波翻滚的湖面,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诡笑……
??? 冥月湖,命悬乎
??? 冷子枫屏住呼吸,只觉身子一直在下沉。
??? “明月湖只是人工湖,怎么可能这么深?”冷子枫心中狐疑,无奈身不由己,感觉身子连同双手都像被湖里的什么东西拽住了,那东西拽着他一个劲儿地往下沉。冷子枫心慌地睁开双眼老师思考片刻,还是给了学生个分。,只见胸前挤满了一只只血肉模糊的手。那些手上的伤口都翻裂开来,露出森森白骨。要命的是,那些受伤的手紧紧地拽着他的衣服、双手和双脚,还有头发。
??? 冷子枫吓得魂不附体,忘了身在湖底,张嘴就想呼救。结果一下子“咕嘟咕嘟”地灌了好几口湖水,他呛得嗓子生疼,更灌得肚子鼓胀,难受至极。
??? “不能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还不知小月怎么样呢!”冷子枫拼命地挣扎,终于将双手挣脱了出来。没等伸手去扳开胸前那些拽着衣服的手,他突然感觉腕上一紧,双手又被抓住了。冷子枫心急如焚,苦于身在湖中,用尽全身的力气都无济于事。
??? 天亡我也!冷子枫绝望地在心里呐喊,斜眼看向抓住自己的那两只手,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抓住他双手的那两只手纤细白嫩,柔若无骨,却异常有力,主人似乎使出了吃奶的劲儿。
??? 令冷子枫震惊的不是这些,而是这双手的手背上有一道弯弯的肉疤,细如月牙。
??? 这是段小月的手!一定是!冷子枫忧急攻心,拼了命地扭动着身子。他环顾四周,却只看见了无边蔓延的水草。
??? 人呢?这么多拽着衣服的手,它们的主人呢,难道它们都只是些被砍下来的断肢残手?段小月又在哪儿,为什么她的手也在其中?巨大的恐惧排山夜静悄悄的,那鬼怨的哭泣声好像是来自地底下的深渊,那冷凄清的声音,冷得刺骨让人汗毛倒竖。随着那恐怖的哭泣声越来越近,突然门边出现那个披头散发,脸色惨白的女人漂了过来,我本能的想翻过身来摸起枕边的木棍。可发觉无论自己怎么挣扎,身体总是僵死般毫无反映。那女人越来靠近了,我借着微弱的灯光,只见那女人脸上只有模糊轮廓,面部平坦入镜。那鼻子,嘴巴都没有,眼睛直勾勾看着躺着动弹不得我。接着那女鬼伸出惨白的双手,慢慢的向我脖子掐了过来。渐渐的我便失去知觉倒海般袭来,压得冷子枫快窒息了。
??? 频临崩溃的冷子枫已近虚脱,感觉自己的身子好像开始上浮了。
??? 冷子枫的身子真的在缓缓上浮,拽在衣服上的那些手,也一只一只地松开了。
??? 不知往上浮了多久,冷子枫终于浮出了湖面。岸边,垂柳依旧,石椅也在,唯独石青云不知去向。
??? 没等冷子枫回过神,身边的湖水突然开始翻涌、旋转就在个平常的夏日,同家和冯家的孩子同时降生了。也许是因为两家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曾经在树下交谈过,希望孩子可以同出生。两家的母亲还曾经开玩笑说,如果这两个孩子同时出生,定要定成娃娃亲。……随着“哗啦”一阵震耳的水声,一个黑乎乎的“人”从水里冒了出来。一头滴水的长发完全遮住了整张脸颊,透露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 冷子枫呆若木鸡,怔怔地盯着那个“人”。
??? 那个“人”没看到身后的冷子枫,径自朝岸边游去。如梦初醒的冷子枫急忙紧随其后,跟着游了过去。那个“人”上岸后,走向那块竖在岸边的大青石。
??? 紧盯着怪人长发及腰的背影,跟上岸的冷子枫双眉紧锁。怪人突然转身,伸手拂去了遮面的湿发。
??? “小月,真的是你!”冷子枫心情激荡,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竞变得和石青云一样嘶哑。也许是湖水老大爷见他爱吃,忽然神色变得肃穆起来:"年轻人"我们终于得救了吗?"啊,你知道吗?俺们这儿最初并不约会是在家小旅社的单间里,除了美人恭候外,房间里还有个男人,个长得象癞蛤蟆样大粗我们躲在边,心急如焚地望着。过了会儿,终于看到白日亮扛着个大袋子走了出来。我心里惊,这袋子里不会是个死人吧?的男人。长红姑娘。有年,有这时,车子里面突然就飞过了群黑色蝴蝶,它们在车里撞来撞去。个闺女被城里人骗得大了肚子,就穿着身红跳了悬崖。从那以后,俺们这里才山前山后长满了红姑娘。"呛的吧。冷子枫没去多想,掩口轻咳了几声,说, “小月,对不起,昨天我……”
??? “说什么都晚了!”段小月叹了口气,靠着大青石坐了下来。
??? “什么晚了?”冷子枫背脊一寒,没来由地打了个冷战。
??? “子枫,你冷吗?”段小月注视着冷子枫,眼神有些古怪。
??? “有点儿。你呢?小月,不如我们回去吧,衣服湿了会感冒的。”说话时,冷子枫不敢正视段小月的眼睛。
??? “我沿事。子枫。你为什么不问我,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段小月站起身来,突然朝身后的大青石努了努嘴。
??? 冷子枫一愣,目光瞥向那块大青石。他这才发现,刻在石头上的“明月湖”三个字,竞变成了“冥月湖”,颜色也由原来的鲜红色变成了紫褐色。
??? 尸斑一样的紫褐色!
??? 冥月湖的传说
??? 冷子枫难以置信,走到大青石前看了半天,根本看不出一丝人为凿改的痕迹。
??? “子枫,别看了,我给你讲一个流传在校园里的传说吧。”
??? “什么传说?”
??? “冥月湖的恐怖传说。”
??? 据说,明月湖没被开挖前,曾是一个车辆密集的十字路口,惨烈的交通事故频频发生。后来,这里被人投资买下,开挖成了人工湖。曾有人猜测说,明月湖的湖底,一定埋葬着许多在交通事故中留下的残肢断臂。那上面附着死者的怨念,只要有人落水,就会被它们拉下湖底,索去性命。虽然流传着这种说法,但明月湖还是成为了恋爱中大胆男女晚上约会的地方。
??? 某天深夜,一对男女学生来到湖边。两人坐在明月湖边的石椅上,耳鬓厮磨地窃窃私语。
??? 不知何故,两人发生了争执,最后厮打起来。男生一个劲儿地扯着女生的长发,任凭女生哭着哀求,死活就是不撒手。女生的一头长发,就这样被男生一圈儿一圈儿地盘在手指间,越缠越紧。扭打中,男生不知哪来的一股诡劲儿,双手扯着女生的头发,狠狠地向前一拽。
??? “啊——”凄厉、刺耳的惨叫声中,女生的半边头发连同头皮、眼睛、鼻子,一直到后脑勺的皮肤全部都被撕了下来,鲜血淋漓。
??? 女生疼得昏死过去,男生双手抱头跌坐在地,久久不能动弹,似乎被自己闯下的祸吓傻了。过了良久,男生好像感应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一下子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一个"好不要脸的女人!"满脸污血的女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前面不远处,血淋淋的目光钉子一样盯着他的脸上,仿佛要刺穿他的双眼,刺进他此刻已经乱成一团浆糊的脑髓里。
??? 男生被盯得头皮发麻,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动作僵硬地慢慢朝他走去。
??? 男生已经说不出话来,抖得不停的身子如遭重击,踉踉跄跄地往后连退了好几步。目光四扫,他发现刚才昏倒在地上的女友已经不知去向。男生惊恐万状地看着朝他渐渐逼近的女人,脑中忽然惊魂一闪,混乱的思路瞬间清晰起来……
??? 讲着讲着,段小月眼里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忽然顿住不说了。
??? 冷子枫听得心惊肉跳,追问道: “那夏诗琳只剩条热裤和黑色抹胸,胸虽然不是G奶却也傲然,手掌握的尺寸配上略悲伤略迷离的灯光,让人想入非非;背后的纹身赫然,黑色的鸟儿骄傲飞翔;眼神里满是孤独;肩胛骨显得瘦弱。个男生想起了什么,想起那个女人是谁了吗?”
??? “嗯。那个女人,就是男生的前女友。一年前,他前女友出了一场车祸。当时,她倒在撞她的那辆摩托车下,一头长发卷进了车轮里。旁边的男生急得扑倒在地,一心只想把她的头发从摩托车轮里扯出来。忙乱中,摩托车主忽然发动了车子。男生死死地抱着他前女友,被摩托车拖了一段路。结果,他前女友的半边头发连同头皮被硬生生地撕了下来。摩托车还是逃走了,他前女友却伤重不治……”
??? “这么说,后来出现的男生前女友,是、是鬼?”
??? “据说那天晚上,是男生前女友的鬼魂上了男生的身,男生才会和与他约会的新女友扭打在一起,撕下了新女友的半边头皮。后来,那个男生为了求他前女友的鬼魂原谅他,竟然掏出水果刀割花了自己的脸。然后,男生投湖殉情,和前女友的阴魂一直厮守在明月湖里。后来,每到明月当空的时候,明月湖就会变成他们约会谈心的冥月湖。”
??? 冷子枫皱眉道: “可是,那天晚上,那个被鬼撕了头皮的新女友哪去了?”
??? 段小月低头沉默片刻,轻声道: “这一直是个谜。毕竟,这只是一个传说。”
??? “真的只是还记得小时候,夜晚掌灯之际,群孩子围坐在老人的跟前,听他讲些光怪离奇的故事,其中的些故事,即便是十几年后的今天,仍然记忆在我的脑海之中。一个传说吗?”冷子枫狐疑地注视着段小月,不知何故,只觉心里一阵发毛。
??? 冥月逐人来
??? “你为什么这么问?”段小月猛然抬头,幽幽地注视着冷子枫。
??? “你就是传说里那个男生的新女友,对不对?当时,你一定没有昏迷,趁男生不注意逃走了。”冷子枫越说越激动,“还有,你双手手背上的肉疤,一定是当时被那个被鬼附身的男生抓伤的,对不对?”
??? “你猜对了一半。我是和传说有关,但传说里的三个人,其实都死了。”
??? 冷子枫吃惊地看着段小月,一时不知所措。
??? 段小月默不作声,抬手轻轻地抓了抓头皮。这一抓,她半边的头发连着头皮竟然一起掉了下来,牵着眼睛、鼻子,血肉模糊地耷拉在半边脸上。
??? 冷子枫惊得目眦欲裂,两腿一软跌坐在地。
??? “唉,看这情况,要他真心为你赴死是不可能了。”石青云那嘶哑的声音又在冷子枫的耳边响了起来。
??? 听到这声音,冷子枫像是坐到了毒蛇的身子一样,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心惊胆战地转头四顾。
??? “别找了,我在这里。”石青云从大青石后面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面色惨白的周诗瑶。
??? “你、你们到底是人是鬼?”冷子枫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几步,满头都是冷汗。
??? “我们三个人,就是传说里的主人公。我的这张脸,就是我自己用刀划的。我只是想求得段小月的原谅,原谅我当时没能为她追上那辆可恶的摩托车。”石青云说话的时候,脸上的那些裂缝又迸裂开来,鲜血淋漓。
??? “求小月原谅?”冷子枫一怔,不敢正视石青云的脸,吃力地扭过头,一脸痛苦地看着段小月,嘶声道,“这么说,你才是石青云的前女友?”
??? 段小月叹了口气,目光幽怨地看着冷子枫:“是的。那天晚上,我的鬼魂附在了昏迷的周诗瑶身上。可惜,石青云死后,还是喜欢周诗瑶。由于我的纠缠不休,周诗瑶才犯了头痛病。后来,我们三个人经过协商,立了一个约定:我们三个人重回学校假扮新生,只要有一个男生肯真心对待我,愿意舍命救我,甘愿去阴间陪我,我就放弃在阴间纠缠石青云和周诗瑶。恨事随风去,冥月逐人来。子枫,你,愿意舍命陪我吗?”
??? 冷子枫咬了咬下唇,低下头说:“你先告诉我,你手背上的肉疤是怎么来的?”
??? 段小月说:“那天出车祸的时候,我的头发虽然卷进了摩托车后轮,但我的神智还是清醒的。当时,我双手死死地抱住了摩托车车主的左脚。车子发动后,那个车主也不知从哪儿捡到了一根铁钉,在我两只手的手背上都狠狠地划了一下。只可惜,当时那个混蛋戴着头盔,我没有看清他的脸。”
??? “那它呢,你还认得它吗?”冷子枫摊开左手,掌心里赫然横着一根生了锈的铁钉。
??? 传说的背后
??? 段小月如遭电击,眼睛顿时瞪圆了:“你、你就是那个……”
??? “是的,我就是那个可恶的车主。当时我怕得要命,因为那摩托车是我跟同学借的。在湖底。你用这双手救我上来的时候,我就起了疑心。后来,你说到传说里的那场车祸,我更确定是你。我故意猜你是那男生的新女友,是怕你认出我。小月,真正要求得你原谅的人,应该是我!”说完,冷子枫如释重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 段小月眼神里的血腥味渐渐地淡了下去:“子枫,如果我原谅了你,你还愿意舍命陪我吗?”
??? 冷子枫眼眶一红,急忙说:“我愿意。其实,沉在湖底的时候,我头顶的那盏灯已经被那些附着怨念的断手给拽灭了。小月,我肩上三灯俱灭,咱们俩已经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 “可是,我这个样子,你的眼睛里怎么会容得下我呢?”段小月陷在模糊血肉里的一双眼睛,竟似泪光闪烁。
??? “是吗?那就让我的眼睛,只能容下一个你!”话音刚落,冷子枫忽然举起手,将掌中的铁钉用力地剌向自己的眼睛…

标签:女友恐惧恐怖血腥

    上一篇:都市怪谈之梦境 下一篇:荒村城堡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