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掘怨

盗墓鬼故事之掘怨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他要开溜
??? 何铁头用力地把身上的背袋扔在了地上,里面的工具哗啦一声散落了一地。那把尖刀深深地刺入泥土,刀柄还在不停地摇晃着,我抢先一步把它拿到了手里。
??? “你疯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要开溜?”我摇晃着手里的尖刀对他吼道。
??? 何铁头用力地咽下一口唾沫,闷声闷气地对我说道: “我铁头摆弄过的死尸就像是个巨人在上面突然拉动了绳子,电梯急速的上升,我个站立不稳坐在了地上。比你见过的活人还要多,什么时候退缩过?可现在眼看着自己的兄弟死在眼前,我们竞不能去救,这还叫人怎么活?”
??? 他的话叫我也不由地打了个激灵,我抬头看了一眼依旧被吊在墙边的老拐子。
??? 说实话,我们三个人已经合作了很长时间,从没失手过,这座古墓也是我们事先探听了很久才进来的。可没想到,刚刚进来不久,老拐子就着了道儿。
??? 老拐子的胸口处被一根足有半尺长的铁钉横穿过来,铁钉已经锈蚀得不成样子了,沿着他的肋骨一直探出了身体。令我奇怪的是,那根铁钉本来是从墓室的墙壁上这天,王大锁的生意特别好。晚上,他得意地开了瓶小酒独自庆祝起来。弹射出来的,但现在却高高地脱离了墙体,把老拐子吊在空中,就像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用力地把钉子举起来。
??? 老拐子身体的重量把铁钉都压弯了,肋骨被掀起来,露出了里面鲜血淋漓的内脏。我清楚地看到老拐子的那颗心还在猛力地跳动着,血液汩汩流出。
??? 剧痛叫他不敢再老吴装得很像,口咬定什么都不知道。挣扎,只是不停地对我们眨着眼睛,
??? 可我们真的不能也不敢靠近。
??? 我咬了咬牙,对着老拐子低下头去。
??? “兄弟,不是我心狠,你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无法走出去了。要是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情谊,等我们找到了宝贝,就帮我们走出去吧,我们会永远记得你的好。”话音未落,我头也不抬地把手里的尖刀抛了出去。
??? 尖刀准确地刺人了老拐子的心脏,我看到那颗如血般的肉团骤然间萎缩下去,连接着肉团的血管被拉断了,鲜血飞溅而出,溅了我和何铁头满身满脸。
??? 老拐子努力地瞪大双眼,奋力地动了动,就再无声息。
??? “你这是……”何铁头惊恐地看着我,不停地向后倒退着。
??? 我对他摆了摆"那好吧,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样来。"老孟看甩不掉男人,干脆停下来让他算下。手,不想做出任何解不,喂没死,怎么会这样?雾出去了,我大声喊道:释。然后俯身从地上捡起工具,装进袋子里,示意他背起来。
??? 何铁头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嘟哝声,无奈地把背袋背在背上。
??? 我头也不回地走出这间墓室。
??? 这间墓室里面什么也没有,除了几具殉葬的尸体以外,连一件像样的冥器都没有找到。但却有着这么厉害的机关埋伏,这叫我感到了此行的凶险。
??? 墓道很窄,我和何铁头只能侧着身子向里面摸索。忽然,身后的何铁头发出一声惊呼,我被吓了一跳,急忙扭过头来,在手电昏暗的光柱里,我吃惊地发现老拐子的尸体居然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一摊还在流动着的血迹,和那颗已经萎缩得很小的心脏。
??? 定魂板
??? “要不,我回去看看?”何铁头脸色铁青地看着我,探寻地问。
??? “不行。”我一把拉住他,然后侧着身子从他的身边挤过去,蹲在地上,尽量调整好手电光,以图看清楚更多的地方。
??? 墓室里根本没有任何变化,黑暗紧紧地包裹着颤抖的光线,那根铁钉在无任何牵引的情况下,诡异地漂浮在空中,上面还残留着老拐子的鲜血。老拐子就像被一股神秘的高温融化了,连衣服都被烧尽了。
??? “不要出声。”我小声地叮嘱何铁头。
??? 我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静静地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连眼睛也不敢眨一下。
??? 很久之后,我预料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 墓室里的一面墙壁开始缓慢而沉重地移动起来,很快就裂开了一条足有半米宽的裂缝,黑糊糊的墙体里面,不断地向外喷涌着刺鼻的腐臭味。一块看上去和我们现在用的水泥板差不多的灰色石板,从裂缝里露了出来。吓人的是,它的四周根本没有任何活物。换句话说,它是自行移动出来的,或者是在一种我们根本看不到的外力的控制下移动出来的。
??? 石板大概已经在这墙壁里封闭了千年,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凹陷,有的地方甚至开始生出了青苔。
??? 石板移动得很慢,渐渐地移到了墓室的出口,手电光在上面形成一个怪异的光圈,就像一个硕大的人头,发出一道惨白的冷光。
??? 忽然,我的眼里射出一道恐惧的光芒,我分明看到在这已经风化的石板上,流出了鲜红的血。
??? “不好,是定魂板,快跑!”我大叫一声转身就逃。
??? 可是墓道过于狭窄,何铁头刚一站起来,就被我撞到了,我们两个人一同扑倒在地上。
??? 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那块石板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大力猛地一推,旋转着笔直地向我们砸了过来。
??? 石板接近身体的一刻,我清楚地看到上面已经溢满了鲜血,几条血柱犹如弹射而出的红色小蛇,向我们疾扑过来。而石板的后面,老拐子那鲜血淋漓的尸体紧紧地贴在上面,骨头已经被石板压碎了,只能依稀地看出一个大致的人形。
??? 我拼命地向一边滚动,终于滚到了何铁头的身上,我们摞起来,紧挨着冰冷的墙壁,几乎同时伸出手去,用手中的铁锤去支撑急落而下的石板。
??? 石板很沉重,带着一股巨大的惯性,差点儿就把我们压在下面。
??? 我们用尽力气伸直手臂,听到骨头被这股大力挤压时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声响。
??? 石板就像被人在上面用力地压迫着,越来越沉重,我们的胳膊几次被迫弯曲下来。石板上面的血柱不停接着,它爬上床来了。地流到了我的身体上,黏糊糊的液体就像滚烫的开水,"走,走,走!赶快走!"只见王麻子急忙拿着张傻就要走,张傻还脸茫然,"怎,怎么回事啊?还没付钱呢!"在衣服上腾起团团烟雾。
??? 这种定魂板是古墓中极难遇到的一种机关,用活人的鲜血灌注进石板里,再用特定的符咒镇住里面的人体或者魂魄,鲜血在人体和魂魄的作用下生成灵性,只要沾上一点儿,就能够致命。就算侥幸躲过毒血,里面的千年怨魂也会要了我们的命。
??? 我知道,我们今天算是遇到大麻烦了。
??? 千年“活人”
??? 身下的何铁头已经被我和石板压得呼呼直喘,我甚至听到他骨头断裂时的声音。
??? 手臂已经发麻,我再也没有力气了。
??? “你快走。”我忽然听到身下的何铁头发出微弱的声音,“我把它支住,你快爬出去。”
??? “这……”我愣了一下,想要回头看他一眼,可就在这时,我听到石板发出一阵声响,紧接着石屑开始飞溅。我知道,被封在里面的魂魄正在奋力挣脱,如果再耽搁下去,我们两个都会被撕成碎片。
??? 我紧咬着嘴唇,和何铁头一起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石板高高地举起来。然后,我飞快地抽回双手,一个翻滚,从下面滚了出来,伸手就去拉还在下面的何铁头。
??? 可还是晚了,我听到石板落地时发出的闷响,看到何铁头的一只胳膊从石板下面露出来,其余的身体顷刻间成了肉饼,骨肉飞溅。
??? 还没等我彻底清醒过来,石板已经断裂了,一条几乎和石板的颜色相同的人体,从里面缓缓地爬了出来。
??? 人体在这石板里被封闭了千年,利用石板本身的冷气和鲜血来维持其生命特征,使之一直处于休眠状态。换句话说,它其实是一个被我们无意中激活的千年前的“活人”。
??? 我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高举铁锤,准备和面前僵尸一样的人体做最后的搏斗。可是,就在这时,石板再次发出一阵声响,一团看起来极为浓廖杰在商业街经营着家不大不小的火锅店。生意还不错,因为廖杰的祖辈就是做这行的,经过多年摸索和钻研,小店在锅底和蘸料方面都有自己的独门秘方。口味独特。很多人都喜欢来他家吃火锅。但是最近,店里的生意却天比天冷清。因为,就在离廖杰火锅店不到百米的街道对面,新开了拣锅店。厚的黑色烟雾从里面钻了出来。
??? 烟雾好像很沉重,刚刚钻出来的时候,差点儿就挨到了地面上,正好把何铁头的那条断臂包裹了起来。我被吓得浑身发抖,那条断臂的手里还紧紧地握着铁锤,可是眨眼间,断臂连同铁锤就像被融化了一般,只剩下一摊浑浊的血水。
??? 这千年怨魂一旦挣脱了石板的束缚,其危险程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 我再也没有勇气和它们纠缠,转身就向墓道深处逃去。
??? 墓道越来越窄,而且脚下的泥土也很松软,这无疑减慢了我逃跑的速度。就在我看到不远我是外科大夫,而这里的外科病人就好像护士白大衣上的灰尘样少。医院里就好像迷宫,打开记扇门发现个面色昏黄的病人对我来说就好像中奖了样。我的例行公事不可能给这些病人点生机,他们有气无力的回答我的问话,我有种走在停尸间的感觉。处的另一间耳室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彻骨的寒冷。那个千年前的“活人”,已经大步追了上来,一只皮肤紧致、肌肉焦黑的手臂从后面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
??? 这千年前的“活人”在石块里被封闭得太久了,身体明显有些笨拙,但力气却很大。它根本没有自己的意识,它的头脑还被下葬时那特制的符咒控制着,任何胆敢进入坟墓的活人,都是它必将致死的敌人。
??? 我的肩膀好像已经被它撕裂了,一条肩胛骨从里面支了出来。
??? 我忍住剧痛,挥起铁锤就对着身后猛砸。
??? 锤头深入到“活人”的头部,发出“扑哧”的一声响,一股腐臭味直钻鼻孔,一条已经凝结成块状的脑浆从里面冒出来。
??? 可怕的是,这“活人”并没有倒下,只是身体略略摇晃了一下,那条手臂用力一拉,只听到“嘎巴”一声脆响,我的肩胛骨被拉断了,胳膊顷刻间垂了下来。
??? 我惨叫着向后倒退了几步,顾不得疼痛,另一只手挥起手电筒就再次对着“活人”砸了下去。手电筒深入它头骨的一瞬间,我飞快地从腰间抽出了尖刀,用力剌入了它的脖子。然后向外翻转刀锋,用力一推……
??? 这千年前的“活人”那已经很脆弱的脖子被尖刀割开了,如一个椭圆形的皮球耷拉到了胸前。它立刻就像一只无头的苍蝇,胡乱地挥舞着双手,却再也找不到攻击的目标。
??? 我趁此机会,从地上捡起铁锤,转身继续向墓道深处逃去。因为我看到那团千年怨魂凝聚而成的烟雾,距离我已经很近了。
??? 冰“箱”
??? 我快步跑到另一间墓室的入口,回过头来,那团烟雾正从千年“活人”的身体旁边掠过。我吃惊地看到那已经石化了的身体被烟雾吞噬,转眼间那满是褶皱的皮肉就如燃烧的蜡烛般开始融化。
??? 烟雾中忽然伸出来无数双鸡爪般的手骨,每一只都没有皮肉,每一只却都灵活异常。 “活人”那已经开始腐烂的内脏从被撕裂的腹中流淌出来,发黑的鲜血流了一地。
??? 这同样被封闭在石板里、相守千年的“伙伴”,最后竟然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
??? 我再也不敢看下去,趁着它们争斗的机会,一头撞进了墓室。
??? 这是一间比刚才的墓室略大一些的墓室,里面除了一口封闭极好,挂满了灰尘的棺材以外,竟然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我的心不由得一沉,慌忙地打算退出来。因为从刚才的情形看,既然那间墓室里布满了机关,这间墓室就不可能如此干净。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里的东西我根本就看不见。
??? 双脚尚未抬起,忽然,那口巨大的棺木发出一阵奇怪的声响,居然“砰”地一声从中间裂开了。与此同时,一阵看不见的寒风劈面而来,我只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犹如一只巨手,将我死死地抓住了。
??? 寒风就像一只柔软而透明的箱子,把我紧紧地关在了里面。任凭我如何用力,就是难以挣脱出去。
??? 我慌乱地挥动仅有的一只手,用铁锤猛砸,只听到身边发出“当当”的巨响,铁锤就像砸在了颇具弹性的胶皮上面,一次次地被弹回来。寒意就像无数条看不见的虫子,拼命地撕咬着我的身体,衣服上面瞬间结满了霜花。冷汗从额头上流下来,竟然很快就被冻成了冰珠。
??? 就在我无计可施的时候,我惊恐地看见从那已经破裂的棺材里,伸出来一只生满了白色长毛的大手。
??? 这是一具千年老尸,僵硬的身体上生满了霜花一般的白毛,两只空洞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眼珠,糨糊样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散发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 我的身体几乎被冻"奶奶,世界上真的有鬼吗?"僵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我扔掉铁锤,绝望地看着那具老尸缓缓地向我走来。
??? “砰”地一声巨响,包裹在我身体上面的透明物体被老尸击碎林飞其实是喜欢旅游的,这是他第次前来日本,虽说语言有些不通,但是鉴于他英语说得不错,又有陈爱玲的陪同,便也同意了。了,一股暖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我的身体不由得一晃, “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我在这极短的时间里看到了生的希望,急忙奋力地向一边翻滚。
??? 一直滚到了墙角,肩膀上的剧痛叫我差点儿昏厥。但我却分明感觉到自己已经可以活动。我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来,抽出了尖刀。
??? 刚才的物体只是一团无法看到的冷气,就像一只用冰块做成的箱子。本来这冷气被封在棺木里,用来保存尸体,一旦和外界的热流接触,就会立刻凝固起来。如果不是这老尸打破了冷气团,我就已经被冻成冰块了。
??? 老尸的身体艰难地转动着,向我靠近。
??? 我挥起尖刀狠狠地刺了过去,然而,锋利的刀锋却像扎在了铁板上, “啪”地一声折断了。
??? 我踉跄着退到墙边,正要用力向一边跳开,忽然,身后冰冷的墙壁一阵剧烈的抖动,紧接着,墙体竟然毫无征兆地裂开了。一根足有我大拇指粗细的铁钉从墙里激射而出,无声地穿透我的肋骨,把我吊了起来。
??? 活僵尸
??? 我的身体被巨大的惯性冲击着,不停地摇晃着,肋骨被高高地挑起来,好像马上就要折断。难以忍受的剧痛叫我的头脑一瞬间昏眩起来。爱好者,听到有这样刺激的事立马精神起来,刚刚还愁暑假没地方去旅游呢,现在可好了。
??? 铁钉就像被一根绳子牢牢地拴住了,并且不停地向上拉扯,很快,我的身体就距离地面三米高了。
??? 那具老尸已经来到了我的身下,吃力地举起双手,向我抓来。
??? 我顾不得疼痛,拼尽全力地把身体绷得笔直,以防被它抓到。我想起老拐子就是这样被杀死的,看来我今天也难逃一死了。
??? 老尸的双手一直举着,有几次都是从我的小腹上面划过,留下好几条深深的划痕。
??? 我已经无力再和它争斗,抬起那条没有受伤的手臂在身体的上方摸索着,希望能够碰到那根看不见的绳子。可是,我很快就失望了,那里根本没有任何东西,那根铁钉真的就是这样凭空悬着的,诡异得可怕。
??? 我尽力使自己冷静下来,目光掠过墙壁上的那条裂缝。忽然,我看见在裂缝里有一块凸出的石块,我的心里一阵狂喜,这也许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 我拼命地伸出手,终于抓到了石块,用力地把自己拉过来。身体挨到墙壁的一刻,我知道自己得救了。
??? 双腿分开,蹬住裂缝的两侧,我闭上眼睛,猛地拔出了铁钉。铁钉离体的一刻,一根肋骨发出一声脆响折断了。我摇晃着差点儿从墙壁上滑下来,但我几乎没有停顿,双腿交替着向上面爬去。
??? 一直爬到了裂缝的顶端,低头看着那具老尸还在那里胡乱地挥动着双手,我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回头向裂缝里面看去,我吃惊地发现,这里竟然又是一间墓室。
??? 一间看起来十分巨大,并保存完好的墓室。
??? 墓室的四个角落里,分别摆放着胳膊粗的烛台,上面的蜡烛已经燃尽,但还残留着黑糊糊的蜡烛油。每一个烛台的下面还放着一个制作粗糙的瓷碗,里面居然还有已经凝成了固体的燃油。可怕的是,那些燃油居然仍在燃烧。
??? 淡蓝色的火苗在这黑漆漆的墓室里,就像一只只瞪大的鬼眼,冷冷地看着我。
??? 墓室的中间,一个高高的石头平台上,摆放着一口比正常棺木要大很多的朱红棺木。棺材盖子居然敞开着,而里面坐着一个比刚才那个千年“活人”还要完好无缺的“人”。我甚至看不到它的身体有任何腐烂的迹象,就像一个刚刚睡醒的老人,吃惊地看着我这个贸然闯进来的不速之客。
??? 我知道,我遇到了更加难缠的活僵尸。
??? 而那些瓷碗,其实就是凝聚僵尸魂魄的守魂灯,在这深埋地下的古墓里,它们一直孤独地燃烧着,以保证这活僵尸灵魂的完整。
??? 我一动也不敢动,手里紧紧地攥住那根铁钉,和这具活僵尸对峙着。
??? 很久之后,僵尸大概失去了这种无声对峙的耐心,它开始慢慢地站起来。我惊讶地发现,经过了千年的沉寂,它的行动居然还是十分灵活。
??? 我的目光开始巡视那几个瓷碗,因为我知道,只有打破这燃烧的守魂灯,它的魂魄才会被打散,才会变成真正的僵尸。而和这几乎和活人同等智慧的活体相比,我宁愿选择和真正的僵尸搏斗。
??? 三个伙伴
??? 就在这活僵尸距离我已经很近的时候,我抛出了那根铁钉。
??? 活僵尸没有想到我还有反击的能力,慌忙地向一边跳开。我抓住机会,从墙壁上跳下来,所幸我的双腿还是完好的,几步就来到了一个瓷碗前,飞起一脚把它踢翻。
??? 随着一盏守魂灯的熄灭,活僵尸忽然发出一声惊恐的大叫,转身就向我扑了过来。
??? 我迅速地向旁边躲开,断裂的肩胛骨和肋骨影响了我的行动。身上的衣服被活僵尸抓到了,我用力一挣,衣服被撕破了。来不及思索,我就飞身跳向了另一盏守魂灯。
??? 第二盏守魂灯熄灭了,活僵尸再次发出一声哀嚎,疯狂地向我猛扑。
??? 我捡起地上的瓷碗,顾不得手指被灼痛,就对着它扔了过去。然后,以更快的速度奔到了第三盏守魂灯的跟前。
??? 仅剩下一盏守魂灯了,活僵尸大概也意识到了危险,不再如野兽般地追逐我,而是跳到了第四盏灯的旁边,瞪着一双浑浊的眼睛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 我借机站在那里,打算稍做休息。
??? 可就在这时,墓门口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那团已经被我甩在后面的千年怨魂凝聚而成的烟雾,竟然从外面飘了进来。刚才的那具僵尸被紧紧地困在烟雾里,就像一只人形气球,转眼间就萎缩了下去,很快连骨头都融化尽了。
??? 那具活僵尸也意识到了这团烟雾的巨大威胁,大叫一声就向墓室的另外一边逃去。
??? 我顾不得多想,随手捡起一块石头,打翻了最后一盏守魂灯。随着光芒的消失,活僵尸的身体摇晃着扑倒在地,一团黑色的烟雾从它的头顶冒出来,很快就四散消失了。
??? 看着活僵尸逃跑的方向,我的脑中忽然灵感一闪,趁着活僵尸还没有完全变成真正的僵尸,我飞跑到它的前面。
??? 不出所料,这里居然又有一条宽宽的裂缝。
??? 我憋住一口气,一头钻了进去,这才发现,这竟然是一条通往地面的通道。这一定是那些当初修建此墓的工人们,怕自己被作为殉葬品,而偷偷留出来的逃生的通道。
??? 我拼尽最后的力气爬出刘辉是个暴发户,手里有不少钱。他看别的有钱人都开跑车住别墅,觉得自己也应该向别人看齐,但又合不得花那么多钱买豪宅,于是便买了处郊区价位低些的小别墅。洞口,连滚带爬地跑出很远,确认那团烟雾没有跟上来之后,这才一头扑倒在地上,可刚刚翻过身来,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 两条黑影就像幽灵般地跟在我的身后,居然是已经死去的老拐子和何铁头的魂魄。它们就算死了,也不愿留在那漆黑冰冷的墓穴里。
??? 我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凄惨的笑,看来我们三个伙伴真的要永远在一起了……

标签:灵魂恐惧腐烂死尸

    上一篇:灵体共振 下一篇:撼龙穴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