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移动地宫

盗墓鬼故事之移动地宫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空墓
??? “四叔,您确定那个墓是在这里?”张宝指着面前一片被挖空的沙矿现场向四叔问道。
??? 四叔大口吸了口烟,边吐烟边说:“你四叔我好歹也是道上有名的人物,还会骗你们一群小辈不成?这里以前是一座山,只是被采空了而已,但是底下却依然保存良好。我已经提前派清水来这里探路了,难不成你觉得你四叔还会骗你不成?”
??? 张宝眯着眼看着四叔,笑道:“怎么会呢?四叔您可是连我爸都称赞不已的人物啊。那这次下地全靠四叔指点了,四叔,您放心,只要侄子能立此大功,保管不会亏待您!”
??? 听完他的话,一直板着脸的四叔才笑着打趣道:“你小子跟着我,还怕失败不成?”
??? 这时,六子拉了拉张宝,指着远处枯树上悬挂的红布条说道,“宝子,我们好像到了。”
??? 听到这句话,张宝不禁内心激动起来,虽说张家是远近闻名的盗墓世家,但张宝却从小娇生惯养,这次要你们想不到吧?我是孟艳!今天我把实话告诉你们,请你们不要怕——我已经在年抢去了,现在你们身边的坟冢里面埋着的就是我不是他父亲重病在床,可能他都没有这次出来历练的机会。张家所有人都知道,如果这次张宝能成功盗墓,就会接手整个张家。
??? “的确是我们张家的标记,六子,过去看看。”张宝招呼从小照顾自己的六子,让他去查看附近的地形,自己却拱起手,站在一旁。
??? 果不其然,标记正对的下方就是盗洞,洞口的泥土已经板结了,由此可见,盗洞已经开凿了很长时间了。四叔用手摸了摸盗洞打的纹路,说的确是曹清水打的。
??? “四叔,看样子曹清水已经提前下地了,您看我们三个是不是就直接下去?”张宝提议道,因为曹清水在前面已经下地了,而曹清水是这一行的老手,所以就没有必要再检验墓里的氧气含量了。
??? 四叔弯腰抓起一把沙,看着沙从指缝溜走说道:“下地!不过在墓里要注意,这上面是细沙,如果墓顶的夯土层塌了,那我们也别指望出来了,流沙会把我们一起埋葬在下面。”
??? 说完,四叔打头王越便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寺庙的后面,只见有颗苹果树样的枣树,上面却只有几个和大枣样的水果,红的仿佛像心脏。阵走进了盗洞。张宝刚准备尾随四叔进洞,就被六子拉住。六子向他比了个注意四叔的手势,而张宝却微笑示意他多心了,就一头钻进了盗洞。
??? 盗洞的尽头直抵墓室,张宝到达的时候,四叔已经打亮了灯光,正在四处寻找曹清水。
??? 看到这个情况,张宝索性站在那儿等六子下来。
??? 六子刚下来不一会儿,四叔也无功而返。
??? “看样子清水已经先我们一步进去,可我刚刚在墓室转了转发现并没有别的出入口,换句话讲,整个墓室是封闭的,而且空无一物!”
??? “四叔,有没有可能这里只是一个假墓,就像衣冠冢一样,只是为了迷惑盗墓贼的?”
???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四叔话锋突转,“也在想是不是整个墓是一个空墓?”
??? 正在张宝跟四叔讨论的时刻,六子指向他们的后方说道:“那是什么?”
??? 诡事
??? 听到六子这么一问,张宝不禁觉得有点好笑,我们后面有什么?除了自己刚刚下来的盗洞和一堵石墙,难不成还会有金子?
??? 但当张宝转身看到眼前的场景时,刚刚在心里所有的腹诽,都变成了震惊。
??? 刚刚还存在的盗洞和石墙突然就这么无声无息地凭空消失了,转而出现的是一道深不见底的深坑,从中不时传来窸窣的声响。
??? 张宝当即愣了神,揉了揉眼睛,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一幕就是真的,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大腿,强烈的痛觉告诉他这不是错觉。
??? “四——叔——,我们,这是不是有点,不是真的吧?”张宝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 四叔眯着眼,仔细盯着坑中,任凭头上沁出的汗液慢慢凝聚,“慌什么谎!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也没有退路,大家四处看看,能不能找到进入坑底的路。”四叔终归是老江湖,简单的分析了当前的情况后,就做出了最合适的决定。
??? “那边有台阶,应该是通向下方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如果在天堂遇见你,你是否还像过去?的。”六子眼尖,一眼看出了不远处的台阶。说是台阶,其实就是几块破损的石块堆放出来的通道,十分狭窄,还不及一只脚宽,人走在上面,稍有不慎,就可能坠入到深坑中。
??? 六子身手最好,走在最前面打头阵,张宝负责断后。三个人小心翼翼地沿着台阶一路向下。
??? 张宝因为从小娇生惯养,体力有些不支,渐渐落到队伍的后面。停住脚步喘了喘气后,张宝发现自己已经找不到四叔和六子的身影了。
??? 人处在黑暗中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更何况是身在什么都可能出现的古墓中。冷汗已经浸湿了张宝的衣服,两腿发颤的他不禁小声喊道:“喂,六子,四叔,你们在哪儿?”
??? 他不喊还好,一喊声音传出去后,在四处回响,“在哪儿啊?”声音被拉高后又传回到张宝这里,因为没有料到有回声,张宝脚下一滑,整个人呈平躺状掉了下去。
??? 人头乱
???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宝醒来后,发现自己正处在水中,这也让他知道了,在上面时听到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其实就是水流声。
??? 原本呈平衡状态在水中漂浮的张宝,因为醒来后失去平衡,在吸了好几口水后,终于抱住了悬浮在旁边的球状物品。
???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不远处传来巨大的破水声。
??? 有东西靠近过来了!张宝立即用右手从背包中抽出了军刺,横在自己的面前,左手依然死死地抱住悬浮物。
??? 声音越来越大了,张宝甚至都能想象到那东西的巨大身姿,握着军刺的手不禁又紧了紧。
??? 这时的张宝有点后悔来到古墓了,自己不愁吃,不愁喝,继承不了张家的家业,也能衣食无忧,干嘛非要跑来逞这个能?
??? 然而,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一个巨大的黑色物体,突然从水中冲出,一下子将张宝的手锁住,握在手中的军刺就这么滑落水中。
??? “宝子!你没事吧?”张宝已经闭上眼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却听到袭击自己的不明生物喊出了自己的小名,而且听声音还像是六子的声音。
??? 睁开眼一看,还真是六子。这一刻,张宝终于放松下来,抱着六子大哭,“我还以为这次再也见不到你了。”
??? 六子拍了拍张宝的背,说他刚刚走在台阶上听到了他的喊叫声,刚准备答应,却听到了一道落水声,就肯定他掉了下去,于是,就和四叔加快速度下到坑底,用了好长时间才发现他的身影。
??? “还不扔掉那颗头?你是准备带回家是吗?”在与四叔汇合的路上,六子打趣道。
??? 六子这么一说,张宝才注意到自己一直抱着的是一颗人头,人头已经腐烂得十分严重了,脸上的腐肉正不断地掉入河中。
??? 不掉到河里还好,这一掉,张宝竟然发现自己游荡的河里,漂满了人头和腐肉,而且整条河的河水是红色的。
??? 看到这些,张宝胃里一阵翻腾,张口就吐,恨不得将前天晚上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低头吐的一刹那,张宝看见自己刚开始抱着的人头,眼睛突然红了一下,而后又熄灭了。
??? 刚开始,张宝以为是自己眼花,但随着周围的人头眼中都开始出现红色的光芒时,张宝开始慌了,催促六子快点带他到陆地上去。
??? 但还是晚了,整条河都开始搅动起来,一个个人头竟然一下子活了起来,从河中跳起来咬向他们。
??? 由于在水中他们不得不用双手划水,所以他们俩儿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只能被动地承受人头的撕咬。
??? 感觉到自己身后不断传来的疼痛感,张宝只能更加死命地在水中游,没想到,一颗人头竟然直直地向他的头颅咬来,张宝只能扎了个猛子,险而又险地躲过了人头的攻击,但他的耳朵还是被咬伤了。
??? 终于,张宝看到了不远处的陆地,而此时陆地上的四叔似乎也发现了张宝他们的难处,从背包中拿出符文扔向水中,同时口中念念有词。而那些落入水中的符文,也立刻发挥作用,符文所落之处,人头都像见到天敌般避开,有些来不及避开的,一接触到符文,就化为一团黑烟。
??? 吃人壁画
??? 张宝一路险象环生,终于进入了这片安全水域。但当他回头查看六子的情况时,却发现落在后方保护自己的六子却被人头围在其中,一颗颗人头前仆后继地冲向六子,而每一颗人头从六子身上落下时,都会从六子身上带下一大块肉。
??? 看到这个画面,张宝感觉自己血脉愤张,不顾身上的伤,就准备折返回去,将六子救出来。
??? “别过来!”六子用他那已经嘶哑的声音对张宝吼道。“宝子,你敢过来,我就敢杀了你!”
??? 听到六子的话,张宝惊呆了,六子其实不比他大多少,却像他的亲哥哥一样,对他照顾有加,即使他对他颐指气使,也丝毫不抱怨。
??? 眼泪不自觉地从张宝眼眶中奔出。六子看到张宝停在原地,奋力地将他自己的背包扔了过来,最后带着微笑葬身在人头的撕咬中。
??? 张宝站在那愣着神,看着那些人头将六子瓜分完后,一哄而散,只剩下六子还粘着肉的骨架孤零零地漂浮在水中,过了一会儿,骨架也沉入水中。升起的水泡,是六子曾经活过的见证。
??? 张宝捡起六子留给他的背"小静她出事了。"包,将东西都装进自己的背包, 背上后,安静地走到四叔身边。
??? “四叔,走吧。”他的声音很冷静,似乎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 四叔看到他的样子,将准备好的安慰话语憋在了心里,刚准备走过去拍拍他,却惊讶地发现刚刚下到坑底的台阶和悬崖都消失了。
??? 看到四叔震惊的眼神,张宝顺着四叔的眼神看到自己刚刚走的台阶和悬崖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巨大的壁画。
??? 再次发生这样的事,张宝也就不那么震惊了,跟在四叔身后就走到了壁画附近。
??? 壁画呈弧形展开,简单地讲述了墓主的生平。从壁画上看,墓主是北魏时期的一个大将军,一生赫赫战功,获得了无数财富,但其中却画出他只将了一颗珠子带入了自己的墓中,并且请一位法师装扮的人,为自己的墓请来了天神庇护,将所有的修筑者困死在墓中。
??? 张宝提前看完后,发现四叔正拿出军刺准备靠近自己。想到六子曾经给他的提醒,张宝上前一步,指着壁画上珠子样式问四叔:“四叔,这颗珠子是什么?”
??? 四叔听到张宝突然的出声,赶忙将军刺藏在自己的背后,然后抬起头,眯着眼看了看壁画,而后激动不已地说道:“这是定魂珠啊!没想到这次误打误撞,竟然发现了这么一个宝贝。”
??? 张宝斜眼看了看四叔,看出来这并不是装的激动,就继续问四叔什么是定魂珠。
??? “这个定魂珠嘛,《葬经》中记载古时候生前杀戮太重的人,死后会受到曾经惨死在自己手下的冤魂骚扰,而这个定魂珠的作用就是安抚冤魂,温养灵魂。其实说白了,按我们现在的说法来说就是一颗纯天然的紫水晶,这次你要是能拿这个回去,张家家主的位置非"姐?你睡着了?"杨琳惊,定睛细看,分明是杨峥端着热茶过来,哪里有妈妈的影子?杨琳接过茶,握住杨峥的手。杨峥意外惊喜,用力紧紧反握住她的手。你莫属!”
???说炎帝,不能不说精卫。精卫是炎帝的小女儿,本名女娃。可能大多数人都会记得在小学课本上所看到的"精卫填海"的故事,也被"英英哎!英英哎!快回来吧,娘想你啊",黄大嫂哭得稀里哗啦的,白花花的头发散在空中撮撮的,嗓子都喊哑了,还要她男人拖拽着才能走。过了桥,那擂鼓弄钹的打得更起劲儿了,哐当哐当,把女人哭天喊地的声音都给湮没了。秦抖了抖脑袋,牢牢捂住耳朵,等这阵势过去好会儿了才松口气。"到底咋了这是?"秦望了夫妻俩走远的身影,愣了下。英英这个孩子她记得,是老黄家的独女,长得水灵水灵的,经常晃着两条小辫子在村儿里跑来跑去。前几天听说这孩子出去玩儿,到大半夜都没回来,那夫妇俩可是发疯样挨家挨户地找,现在看来,估计这人是没肇来了。那天真少女化成的精灵那份执着感动过。在考察炎帝遗迹的过程中,我得到了个意外的惊喜:神话传说"精卫填海"的所在地"发鸠山"就在长子县城西公里处,那里也是"浊漳河"的发源地。我闻讯立刻赶到了长子。站在发鸠山顶,遥望东方天际,我好像看到燎身轻如羽的小小精卫鸟在渺远的天空中展翅奋飞,又似乎见到了女娃姑娘那可爱的面庞在对我微笑。我想:在那刀耕火种的旧石器时代,人的生存十分不易,而许许多多挑起生活重担的女人们岂不正和这精卫鸟样,在奋力地与环境的艰难和林照抬脚刚要往下走,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嘿嘿地笑了两声。他扭头看去,大约米开外的段水泥台阶上,坐着个十岁的女人,天色昏暗,女人脸色显得更加黯淡,她穿着身蓝衣蓝裤,笑模笑样地望着他。危险抗争,寻找生存的机会吗? 张宝手摸在壁画上,刚准备回话,却发现壁画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吸力。没有丝毫准备,张宝的手臂就被壁画吸入其中。
??? 张宝反应过来,想要使劲将自己的手臂拔出。然而突然用"现在我也弄不清。"力导致他的手臂快要断裂了,于是只好挣扎着将手臂慢慢地抽出。四叔见状也立即过来帮忙,抱着张宝的腰,用力地将张宝的手臂向外拔。慢慢地,只剩下手还没有从壁画中拔出来了。
??? 突然,壁画中的吸力消失了,与此同时,张宝发出一声惨叫。只见,张宝的手被什么东西一口咬下了,此刻正血流不止。
??? 而由于壁画的吸力突然消失,张宝和四叔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 简单地止血后,张宝就和四叔起身准备离开。
??? “壁画后有东西,能通过感知我们等到警察走了阿山赶忙跑到洗手间,想要把小美喊出来。可是阿山打开洗衣机的那瞬间,却被吓坏了。小美躺在堆衣服和水里,已经血肉模糊了。的温度来定位我们。快跑!”四叔的话还没说完,壁画就开始蠕动起来,紧接着,壁画中间破裂了,从中爬出了突然间,我又能动了。一条巨大的蜥蜴。
??? 蜥蜴有十多米长,站定后眨着巨大的眼睛盯着张宝他们。
??? 张宝以为蜥蜴只能看到静物,所以它一出来,张宝就跟四叔立即站立在原地了。然而,蜥蜴扬起自己巨大的头颅后,突然加速向他们压来。
??? 张宝忙不迭地就地向后一个翻滚,剧烈的动作牵动了刚刚愈合的伤口,鲜血再一次绽放而出。
??? 看样子,要是不解决这个大蜥蜴,张宝和四叔算是走不脱了。于是,张他赶紧捡了块石头,丢出去,石头落地上了。宝从背包里拿出六子留给他的军刺,灵活地刺向大蜥蜴。
??? 与此同时,四叔也拿出军刺吸引了大蜥蜴的注意力,将它牵制在一边。张宝见此空隙,握紧军刺就冲了上去。
??? 原本碰一下就可以让人皮开肉绽的军刺,却无法给大蜥蜴带来任何伤口。张宝的攻击没有给蜥蜴带去任何伤害,却彻底地激怒了它。只见蜥蜴抬起腿,将张宝一脚踢飞。
??? 四叔见无法用军刺突破它,便边向张宝掉落的地方后退,边跟大蜥蜴游斗。
??? 张宝心想自己又要掉在那条河里了,这下子可以跟六子死在同一个地方了,却没想到,自己却被狠狠地砸在了青石板上。
??? 主墓室
??? 四处看看,才发现刚刚的河也消失不见,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青石板广场,不远处,还有一个通道,不知道通向何处。
??? 硬着头皮向前走,总比给蜥蜴喂肚子强。想到这一点,张宝招呼四叔向通道的位置跑去。
??? 全身伤痛难忍的张宝逃跑的速度根本快不起来,渐渐地,就要被四叔和蜥蜴追上了。张宝心里清楚,自己这个伤员,在现在的状况下并没有什么价值了,所以四叔很可能抛下自己不管。毕竟就算他作为蜥蜴的食物,也可以为四叔争取到不少时间。
??? 所以,自己必须要赶在四叔前面进入通道。从背包中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两颗燃烧弹,张宝点燃其中一颗,直接抛在了自己的身后,巨大的火浪直接将他炸飞,而且不偏不倚地落到了通道里。
??? 过了一会儿,四叔才骂骂咧咧地跑进了通道。跟在他身后的蜥蜴,也将头冲进了通道,但由于它体型巨大,身子根本进不来。这下倒好,蜥蜴的头卡在了通道口里,于是四叔拿出军刺,插在了它的头颅上,鲜血染红了通道口。
??? 然后,张宝和四叔走进了通道。
??? 通道并没有很长,没要多久就走到了尽头。
??? 张宝和四叔进入了一个狭小的墓室,虽然墓室大小只有篮球场大小,但中间出现的石楠木棺却令他们移不开视线。
??? “看样子,这里应该就是正主了。”四叔点起一支烟,“我们先恢复下体力吧,这个墓颇有古怪,最后的正主一定不好对付。”
??? 听完四叔的提议,张宝喝了点水,靠在墓室的墙壁旁,将自己的伤口又重新包扎了一遍。
??? 休息好后,张宝和四叔拿起撬棍,撬开了石楠木馆,只见墓主身着盔甲,腰间挂着青铜宝剑,而在墓主头旁边放置着一个制作精良的石楠木盒,如果不出所料,定魂珠应该就放在盒子里。
??? 看到盒子后,四叔两眼放光,伸出手将盒子拿在手里。就在四叔将盒子拿到手的那一刻,墓主起尸了,号称万年不朽的石楠木裂成了漫天碎屑。张宝来不及躲闪,被碎屑扎中后,摔倒在地。
??? 墓主拔出青铜宝剑,就向摔倒在地的张宝砍来。张宝见事不妙,就地向右一滚,堪堪躲过了这一剑。
??? 这时,四叔也反应过来,抄着黑驴蹄子就向墓主砸去,但没想到,这被奉为盗墓界神器的黑驴蹄子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墓主被砸中后,反手拍在四叔手上,然后拿起黑驴蹄子向四叔砸去。
??? 张宝看这一幕看呆了,虽然他第一次下地,但是他也听说过不少关于粽子的事情,这么聪明的粽子真的还是第一次见。
??? 不得已之下,四叔只能掏出军刺和粽子纠缠起来,但粽子力大无比,四叔哪里是他的对手?眼看着四叔在粽子的攻击下余光后怕,捡起掉在地上的客户资料。余光无心饮食,和阿宁说了刚才的事。阿宁说他是太累了,做的梦,余光坚持刚才确实看见了。节节败退,张宝急了,爬起来单手拿着军刺从背后袭向粽子的后脑勺,但由于粽子盔甲过于坚硬,军刺只是从上划过,将粽子脸上的面具刮了下来。
??? 接下来的一幕让张宝惊讶不已,只见所谓的粽子原来就是四叔的手下曹清水,只是他已经尸气攻心,变成粽子了。
??? 看到自己的手下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四叔于心不忍,实在是不忍心让他继续痛苦下去,从背包中拿出符咒贴在他脸上,而后用军刺刺穿了他的心脏。
??? 奇门遁甲
??? 等到一切都结束后,张宝早已瘫坐在地上了,本来已经受了很重的伤,再加上刚刚剧烈的运动,他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
??? “没想到,我张老四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真正的奇门遁甲,而且还收获了一枚定魂珠。”
??? “四叔,什么奇门遁甲啊?”张宝还准备再问下去,就发现原本佯装慈祥的四叔终于露出了他的真面目,拿着军刺抵着自己的后心窝。
??? “大侄子,看在你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份上就给你普及一下吧。奇门遁甲的奇门之术可以根据地理方位变换排列方法,而显然我们进入的这个墓就是采用了这个帝王之术,所以我们才会发现位置不停变换。这可以解释为什么这跟我上次来的不一样。”四叔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这个墓我来过,这次带你下地,就是想借这个墓来除掉你,然后外面的人也差不多除掉了你爸,张家的家业就会由我来继承,那个血池就是很好的证明,我略施小计,就让血池大阵运行起来。路上要不是六子不断阻挠,你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 张宝瞪圆着眼睛,盯着这个四叔,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就在四叔讲自己的计谋讲得十分认真时,张宝将自己最后的一颗燃烧弹丢向墓顶,并借势从四叔手中抢到了装着定魂珠的宝盒。
??? 强烈的爆炸,让整个墓顶坍塌下来,上面的细沙立即奔涌而下,张宝看到四叔还没来得及逃脱就被流沙吞没。
??? 最后张宝侥幸活了下来,站在坍塌而出的巨坑旁,张宝用仅剩的一只手拿着定魂珠。想到六子因为保护自己留在了地底,张宝再一次流泪,将定魂珠扔到沙坑中,仍凭流沙将定魂珠掩埋其中。
??? 既然古人说,定魂珠具有温养灵魂的作用,就让它代替自己陪着自己亲如手足的兄弟——六子吧!

标签:灵魂吃人哥哥恐惧

    上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地笼 下一篇:谁来七楼救救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