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灵魂转世

灵魂转世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黎先生,手术之后,诗蕾小姐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以后定期过来复诊就可以了。”病房里,主治医生将病例交到黎永的手里。
???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这孩子心脏一直不好,希望这次真的能够彻底痊愈。”黎永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感激不已。
??? “没事,只是分内事而已。我还有活要忙,那就不打扰了。”医生点了点头,然后很快便转身离去了。
??? 看着忙碌而去的身影,黎永终于松了一口气。
??? 前几天,诗蕾因为心脏病发倒在了家里,幸亏佣人及时进行了急救,才挽回了她的生命。其实在出生开始,她的心脏一直不好,这次能够逃过一劫,也算是祖上的庇佑了。
??? 想到这里,黎永欣慰地笑了。诗蕾是他唯一的孩子,虽然自己的生意蒸蒸日上,但在的繁忙的工作中,却经常忽略了她的生活。对于这次的意外,黎永感到十分地愧疚,但实际上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尽量地去弥补了。
??? “爸,你还在想什么呢?我已经没事了啦。”诗蕾俏丽的脸庞在他眼前晃动着,“你不是说给我准备了丰盛大餐的吗,怎么还不走?”
??? “好,那我们马上回家,爸今天不上班了,就在家陪你吃饭。”
??? “嘻嘻,太好了。”诗蕾高兴地牵起他的手,在护工的陪同下,两人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
??? 虽然诗蕾已经20岁了,但在黎永看来,她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在刚出生的时候,母亲就因为难产过世了,她一直生活在孤独之中,可惜自己为了生意经常要外出奔波,能够陪她的时间的确是少之又少。
??? 但为了她的生活能变得更好,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 转眼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医院门口,柔和的阳光倾泻下来,带给他们的温暖的感觉。
??? 红色的玛莎拉蒂已经停在了外面,司机看见他们出来,适时地打开了车门,同时为他们扫出一条可行的路。
??? “诗蕾,你的手术刚刚才好,现在还需要好好静养一段时间,所以我在郊外找了个房子,现在带你去看看,怎么样?”将女儿送上车后,黎永也坐到她旁边,说道。
??? “郊外的房子?这样的话,那我不是不能找朋友玩吗?好无聊啊。”诗蕾有些不满地嘟起了嘴。
??? “当然啦,现在你是病人,医生刚才跟我说了,至少要静养一个月,所有这段时间就不要外出了,忍一下很快就过去了呀。”黎永摸着她的脑袋说道。
??? “那好吧……”诗蕾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 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现在身体初愈,的确是不适合外出活动,看来也只能好好待一段时间吧。这其实是无所谓的,她最想并不是到处逛,而是家的感觉。
??? 母亲从小就离开了自己,在成长的过程中,她学会了独立,学会了应对外来的敌意,但这真正是她想要的吗?
??? 诗蕾看着两鬓斑白的父亲,心中荡起了特别的感觉,如果他能够多回来,那该多好啊。
??? 在短暂的奢望后,她的视线投向了窗外。城市的风景飞速而过,很快,车子驶入了一条偏僻的小路,经过一小时的车程,他们终于到达了黎永预定的房子。
??? 这是一幢老式的四合院房子,看上去古色古香的,中间有一个小型的庭院,翠竹清幽,的确是个适合静养的地方。
??? “黎老板,你终于过来了,请进请进。”房子中介早已经等在了门口,一看见几人过来,他马上打开门欢迎。
??? 诗蕾跟随着中介的步伐走进房子,一股清新的感觉扑面而来。
??? “黎老板,这幢房子已经有百年历史了,虽然看上去比较陈旧,但周围种植了不少树木,空气非常好,最适合病人静养了。”中介一边打开门,一边向几人介绍道。
??? 黎永四处看了一下,问道:“这里环境是不错,可是好像旧了点吧……”
??? “虽然房子历史比较悠久,但房主在出租前已经收拾过了,里面的生活用一应俱全,我带你们进去看看吧。”说罢,他推开了里厅的门。
??? 两人缓步走了进去,里面的摆设很简单,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之外,几乎都收拾好了,看不见任何杂物。
??? “这里虽然看上去比较复古,但现在不是正好流行这种风格吗?”中介继续说道,而两人也在一旁连连点头。
??? 诗蕾轻轻抚摸着大厅中间的红木桌子,心中似乎荡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 不知为何,她感觉自己好像来过这里,这些家具、这些摆设,似乎带给她一种熟悉而温馨的感觉。
??? “其实这里还有前院和后院,要不要带你们去看看?”中介说着已经让开了道路,黎永跟着他走了出去,而诗蕾却还待在原地,她似乎还在回忆着什么。
??? “诗蕾?怎么了?”黎永疑惑地看着她。
??? “哦,没事没事……”她摇了摇头,迅速跟了上来,“爸,我想上个厕所,你们先去看房子吧。”
??? “黎小姐,洗手间在走廊右手边。”
??? “好的,谢谢。”诗蕾点了点头,然后独自走向了房子的另一边。其实就算他不说,诗蕾也知道洗手间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她自从踏进房子之后,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 诗蕾一路走了过去,忽然,她听见了一阵音乐声,似乎是从走廊深处的房间传出来的。
??? “奇怪了,这里怎么会有音乐声呢?”诗蕾沿着声源处找过去,她摸到了门柄,声音很明显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 思考了片刻后,她打开了房门。
??? 里面应该是书房之类的地方,两排书架整齐地摆放在两旁。诗蕾打开了柜子的门,发现声音竟然是从一步坏掉的留声机发出来的。
??? “怎么回事,坏掉了应该不会再有声音的呀?”正当她疑惑的时候,周围的音乐声又消失了,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
??? 她摇了摇头,正想离开的时候,墙上的镜子忽然出现了异象。
??? 里面映照出的并不是她,而是一副从未见过的场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孩走进了房子,就像是搬到了新家一样,她高兴地四处参观,而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似乎是她的父亲,虽然两人都背对着她,但看起来就像是民初时候的人。
??? 诗蕾惊讶得捂住了嘴巴,她使劲揉着眼睛,但镜子里的场景依旧在继续,她感觉就像在看电影一样,十分神奇。
??? 就在她惊叹的时候,只见镜子里的女孩忽然转过身来,这差点令她尖叫起来,因为那人和自己一模一样。
??? 诗蕾看着那张熟悉的笑靥,心里十分讶然。
??? 世上怎么会有跟自己这么像的人?而且看这装扮,根本不像是现代人。难道说,这是之前生活在这里的人吗?那她怎么会跟自己这么相像?
??? “诗蕾,你怎么去了那这么久?”正在这时,父亲推开了房门,他诧异地看着一脸愕然的前者。
??? “爸,镜子……镜子里面有人影!”她伸出颤抖的双手,指了指面前那张古老的镜子。
??? “什么?”黎永就像听见了世上最奇怪的笑话,他凑过去一看,镜子清晰无暇,很明显是经过房东悉心的擦拭。
??? “诗蕾,你到底说什么呀?这镜子不是好好的吗?”
??? “不对,我刚才看见有别的人……”她转过身,视线再次集中到镜子上,但之前的场景早已消失无踪,上面倒映出来的,只是脸色苍白的自己。
??? “你看看,哪有什么人影呀?”黎永拍了拍她的肩膀,“诗蕾,你是不是大病初愈,身体还有点累,出现幻觉了?”
??? “我没有!”诗蕾斩钉截铁地反驳道,“我敢打赌,刚才真的看见镜子里出现其他场景,而且是以前的时代,最奇怪的是,那人长得跟我一模一样!”
??? 黎永摇了摇头,他知道那肯定是诗蕾的幻觉,之前医生已经跟他提到过了,只是想不到会忽然出现。
??? “黎老板,怎么样,对这里还满意吗?”正在这时,中介从走廊走了进来,他没有察觉到两人的异样。
??? 黎永摩挲着下巴,沉思了一会,终于开口道:“我总感觉这里比较陈旧,像诗蕾这种女孩子应该不会喜欢的,还是换一个吧……”
??? “不,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我就要这幢房子!”诗蕾打断了他,其实她也并没有特别喜欢,只不过刚才的镜子里的景象实在是太神奇了,她决定要留在这里,查清楚房子的秘密。
??? 黎永无奈地叹了口气,最后只好答应了。
??? “好吧,既然你喜欢,那就这间好了。”说完之后,他跟着中介出走了出去,交代了一些房子的细节问题。
??? 诗蕾又看了几眼镜子,然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 黎永并没有说谎,在午饭之后,他整个下午都陪着诗蕾看电视聊天,这种时光很久都没有出现过了,后者一直都显得很高兴。
??? 直到晚上的时候,公司来了一个电话,说是出现了紧急情况,立刻需要他回去处理。黎永没有办法,只能不舍地和女儿告别,并答应一搞定事情,马上就回来看她。
??? 在离开之前,他还特别嘱老和尚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摇了摇葫芦,葫芦里突然传出了小烟的声音,她大喊:"放我出去,还我身体"咐了护工雅洁,好好照顾诗蕾的生活起居,以及提醒她吃药之类的事情。
??? 后者是其实是诗蕾多年的朋友,一听见她出事之后,黎永马上就请她过来陪伴女儿,一方面她是这方面的老手,而且还跟女儿很熟,正好可以陪她解解闷,这是最好不过的了。
??? “好吧,那我走了。”黎永向两人道别之后,司机便发动了汽车。
??? 看着渐渐远去的父亲,诗蕾只能叹了口气,然后在雅洁的陪同下回到了房子里。
??? “雅洁为什么不接电话呢?发小脾气?难道她知道是我?,真是不好意思,要你陪我住在这么古老的大屋里,你一定很不习惯吧?”走到没过多久,卫豪的母亲在城里安定了下来,便把卫豪接了回去,卫豪离开了这个小山村,走,就是十多年。小庭院的时候,诗蕾抱歉地说道。
??? “你说得是什么话呀。”雅洁没好气地瞥了她一眼,“咱们不是好朋友吗,那用计较这么多,再说了,我也没所谓呀,正好这里挺幽静的。”
??? “可是……你的家人和男朋友都在市区那边呀?”
??? “没事啦,我周末还是可以回去的嘛。”卡达罗浑身阵哆嗦,这使他感到呼吸困难。最后他突然喊道:"你、你是个疯子,你明明看到了,她是自杀。"雅洁摆了摆手,“而且我照顾你可是有工资的呀,这是工作,要是你再客气的话,我回去就要叫你爸加工资喽?”
??? 诗蕾噗嗤地笑了出来,她轻轻推了雅洁一把:“你这家伙,从小时候开始一直都是那么调皮。”
??? “笑一个不就好了。”雅洁捏了捏她的鼻子,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也真是的,样子性格样样都好,就是这身体,总是弱不禁风的样子。以后得好好养好它,知道吗?”
??? “嗯。”诗蕾使劲点了点头,然后跟随着她走进去大厅。
??? 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涌上了心头,诗蕾又想起了镜子里的那个人,难道她也是这里的住户吗?在多年之前,她是否也带着这种奇妙的感觉住进这里?
??? “对了,诗蕾,其实我真的有点好奇,为什么你坚持要这幢房子呢?按照你的喜好,这些古旧的东西应该是不入流的呀?”雅洁忽然问道。
???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踏进这里的时候,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以前来过一样……”诗蕾闭起了眼睛,就像在怀念着什么回忆一样。
???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刚才在书房的镜子里,竟然看见了以前的场景。”
??? “以前的场景?”雅洁疑惑地凝视着她。
??? “没错,我看见了跟我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她似乎也刚好搬进这里,但看上去却像民初的时候。”
??? 雅洁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
??? “这是真的,不信我带你去看看。”诗蕾说完拉着她的手,来到了书房里面,可奇怪的是,这次她并没有看见早上的情景,镜子里映出的正是他们两人。
??? “你看,镜子里哪有什么奇怪的场景?”
??? “不对,我早上真的看见了,怎么连你也不相信我呢?”诗蕾不服气地争辩道。
??? “好啦,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可能根本就是幻觉啊,医生说了,这是药物的副作用,你不要太当真了。”
??? 铛铛……
??? 正在这时,大厅里的挂钟响了起来。
??? “已经9点了,今天正好出院,你一定很累了,快点休息吧。”雅洁一边说一边拉了她出去,诗蕾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早上看到的难道真的只是幻觉吗?
??? 在雅洁的陪同下,诗蕾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然经过一整天的四处奔波,但她却不觉得眼困,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 无奈之下,她干脆从床上爬了起来。诗蕾想起书房那面奇怪的镜子,不禁又想过去看一眼。
??? 这时应该已经是深夜,整个大厅都是黑漆漆的,她估计雅洁应该已经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地穿过了走廊。
??? 在书房的那边,竟然又传来了早上那阵奇怪的音乐声,她心头一凛,马上走了进去。
??? 出人意料的是,古老的壁镜上出现了异变,以前的场景再次浮现在眼前。诗蕾看见那个跟自己一样的女孩子真的搬进这幢房子了,她带着几个仆人,安静地收拾着房子。无独有偶的是,她也在仆人的服侍下服药,而且脸色也不太好,难道她身体很不好吗?
??? 诗蕾不禁想起今天早上的自己,同样不也是相似的情况吗?
??? 正在她思考的时候,只见镜子里的场景出现了变化,她看见一个青年男子出现在镜头里,他应该是过来探望女孩的。
??? 而两人似乎是一对情侣,举止只见显得十分亲昵,正当他们准备做饭的时候,男子不小心被刀子划伤了手指,鲜血直流。
??? 同一时刻,诗蕾也惊讶得捂住了嘴巴,因为那男子转了过来,她的样子无比熟悉,正是自己早已订婚的未婚夫裕凡!
??? “为诗蕾病愈出院而干杯!”
??? 第二天午饭的时候,几人在席间高兴地碰杯畅饮。
??? “裕凡,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这里了?”诗蕾抿了一口苹果汁,好奇地问道。
??? “因为最近搞定了一单大生意,所以你爸放了我一天的假。那肯定要第一时间过来看望一下我的未婚妻了。”
??? “太好了。”诗蕾高兴地笑了出来,但很快,遗憾的神情又在她脸上绽放出来,“要是爸也能过来那就好了。”
??? “董事长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一时间可忙不过来呀。”裕凡捏了捏她的脸蛋,解释道,“不过他说过了,一抽出时间马上就会过来陪你的,好吗?”
??? 诗蕾只能点了点头,没错,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习惯了,但他毕竟是为了自己而已,这总是令她无言以对。
??? “要不咱们先把蛋糕切掉吧,这是在你最喜欢的店铺买的。”裕凡忽然指了指餐桌上的包装精美的纸盒子。
??? “嗯,我去拿刀子过来吧。”诗蕾刚想站起来的时候,裕凡却拦住了她。
??? “还是我去吧,你刚刚昨晚手术,尽量不要接触刀子和剪刀之类的东西,这是风水大师特意嘱咐的。”
??? 说完,他起身独自走进了厨房。
???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雅洁不禁感叹道:“诗蕾你真是太幸福了,要是我男朋友有裕凡一半体贴就好了。”
??? 诗蕾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平心而论,裕凡对她的确是不错的,虽然两人相识的时间不算太长,但从他平时的行为可以看出,这的确是个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
??? “来了来了。”不多时,裕凡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将纸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加大的巧克力蛋糕。
??? “诗蕾,这是我特意为你订造的,里面可是你最喜欢的法国巧克力,希望吃过之后,你的身体早已痊愈。”
??? 说着他举阴天,下起了小雨,潮湿的空气充斥着整个车厢,张强心里更加愤恨不已:看来明天又要起大早刷车了。看了下表,这是下班的高峰期,为了赶时间上车下车的人也都抱怨连天。车厢里的人越来越多,很拥挤,每到个站都有很多人上车、下车。所以需要通过后车门上的监视器来看乘客是否下完,这样既快又安全。又到站,当张强要关后车门的时候,忽然从监视器里看到后车门边上站着个很漂亮的女人,在拥挤的车厢里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脸色苍白。张强想:诶,这么漂亮,又是自己个人,她在前门上车的时候我怎么没注意呢?起了刀子,就在切下去的时候,诗蕾忽然想到了什么,她尖叫着阻止前者。
??? “快停手!不要切下去。”
??? 两人讶然地看着她,裕凡手中的刀子悬在半空,不明所以。
??? “诗蕾,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雅洁关切地问道。
??? “不,我没事!”她摆了摆手,示意裕凡先将刀子放下,“你们别问了,先听我说吧。”
??? 裕凡拗不过她。只好照她的话做了。当那把水果刀彻底消失在眼前,她终于松了口气,如蒙大赦地跌坐下来。
??? “诗蕾,对不起,难道是我哪里做得不对吗?”裕凡有些忐忑地看着她。
??? “第天,李颖没有起床,他的身体冰凉,已经气绝多时了。张小北联想起昨天晚上恐怖的幕,急忙去图书馆查找关于鬼怪的书籍。不……”前者摇了摇头,然后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 “这有什么关系吗?”裕凡奇怪地看着她。
??? “你别管了,先回答我好吗?”诗蕾的语气很认真,一点也不想开玩笑的样子,裕凡确实想不懂她想说什么,只好勉强点了点头。
???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之后,诗蕾用尽量简洁的语言解释了自己的感觉,以及房间里镜子里出现的场景。
??? “你是说,你在书房的镜子里看见了你的前世,而且还看见了我和雅洁?”裕凡使劲眨着眼睛,好像听见了世上最荒谬的笑话。
??? “没错,而且我还看见你的手被刀子刺伤了,所以刚才才那么着急。”诗蕾解释道。
??? “可这听上去也太难以置信了吧?”裕凡摸着下巴,视线又回到诗蕾身上,“会不会只是你的错觉?”
??? “没错,昨天我也已经告诉过你了,这只是药物副作用而已,你又何必这么执着呢?”雅洁也过来劝说道。
??? “不对,我的感觉一直很准的,我总觉得这不是幻觉,因为我的前世生活在这里,所以这些景象也只有我能看见,一定是这样子的。”
??? 裕凡和雅洁只能叹了口气,他们没想到前者竟然会如此执着,这种虚幻的东西又怎么可以当真呢?
??? “算了,我还是给你倒杯水吧。”过了半会,裕凡率先起来,他向雅洁使了个眼色,然后独自走向了厨房。
??? “雅洁,难道你也不相信我吗?”诗蕾忽然抬起头,看着她问道。
???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正当她说到一般的时候,只听厨房里传来一阵玻璃破碎声,紧接着是裕凡痛苦的叫声。
??? “出事了!”诗蕾心头一凛,马上冲了过去。
??? 在厨房的里面,只见裕凡手上插满了碎玻璃,鲜血不断地溢出来,地上染成了一片血红,旁边还散落着破碎的杯子和热水。
??? “太不幸了,刚才倒水的时候杯子爆了……”裕凡小心地剔去手上的玻璃碎,然后望着两人道,“我想大概是杯子质量不好,冷热交替之下就碎了,你们不用担心,包扎一下就好了。”
??? “那我马上去拿药箱。”雅洁点了点头,会意地走了出去。
??? “果然……果然成真了。”诗蕾看着他伤痕累累的手掌,瑟瑟发抖地呢喃道。
??? “什么成真了?”裕凡忍住疼痛,疑惑地问道。
??? “镜子里的场景,我看见你的手流血,结果真的实现了。”
??? 裕凡回想起刚才大厅里的对话,心里不禁凉了一大截……
??? 客厅里,三人心情凝重地相对而坐,裕凡的手刚刚包扎好,但仍有血迹从胶布边缘渗出,令人触目惊心。
??? “诗蕾,你刚才说这些事情都从镜子里面看到的,对吗?”裕凡忽然问道。
??? 前者点了点头,摊开了双手:“现在你们终于知道,我看见的不是幻象了吧?”
??? 裕凡沉思了片刻,然后向她问道:“那你能带我们过去看看吗?”
??? 诗蕾嗯了一声,然后带着三人走进了书房。里面依旧是古色古香的样子,其中那面壁镜倒映出他们的身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
??? “就是这里了,我昨晚才看见的,只不过每次有其他人进来,那些场景便会消失无踪。”诗蕾无奈地解释道。
??? 裕凡走上前仔细地查看,只见他轻轻摆弄了几下,然后惊讶地咦了一声。
??? “怎么了?”诗蕾和雅文不约而同地凑上去。
??? “这镜子里面好像是空的。”裕凡简单地解释了一句,然后拿起螺丝刀将旁边的螺栓拧下来,当镜子取下来的时候,三人都吃了一惊。
??? 原来里面竟然藏着一个小小的空间,几本早已被尘封的笔记本码放在上面,看上去很久都没人动过了。
??? 裕凡疑惑地看了两人一眼,然后翻开了本子。
??? 里面是一个叫心蕾的女孩子的日记,从她搬进这幢房子以后,每天几乎都写了主要的事情,他们不断翻看着日记,脸上的惊讶之色越发浓郁。
??? 因为这个女孩子刚好和诗蕾相隔70年,而且她是因为心脏不好而住进这里,两人都因为家里人外出经商而带来了看护,而且最奇怪的是,她们的未婚夫名字都是裕凡。
??? 三人蓦然发现,日记本里女孩的经历竟然跟诗蕾十分相似。
??? “怎么会这样,难道她真的是诗蕾的前世?”裕凡一边惊讶地说道,一边加快了翻阅的速度。
??? 就在下一刻,里面调出了一张黑白的照片,这更加肯定了他的猜测。因为上面的女孩子竟然跟诗蕾一模一样!
??? 原来她真的没有胡说。
??? “天呐,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过了良久,雅洁终于发出了一声惊叹。
??? “没错,那个女孩的确跟诗蕾长得一模一样,而且他们从小到大经历的事情都很相似,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裕凡咋舌道。
??? “诗蕾,这是真的吗?”
??? 后者点了点头,解释道:“我们都在这座城市出生,母亲同样因为难产而死,一样心脏都不好,而且都住进了这幢房子,也有一个未婚夫叫裕凡,这一切实在是太相像了。”
??? “而且最奇怪的一点是,她们的生日都在同一天,只是中间相差了70年。两人的人生实在是太相似了。”
??? 雅洁皱起了眉头:“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想到了之前看过的一些帖子。”
??? “听说每个人真的会有前世今生,而每经过一段时间,这些灵魂就会重新回到人间,重复着之前的人生,在一段段往复循环之中发展着。”
??? “美国总统林肯和肯尼迪就有很大的相似之处,他们的当选和被刺都极其相似,而且不仅是这样,身边的人也都很像,所以很多学家都在研究其中的奥妙。”
??? “那么说的话,连其他人的人生都在重复着。”诗蕾若有所思地说道,“可惜那个女该的日记只记录到19岁,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
??? “我真的很想知道。”她一边说一边着急地四处寻找。
??? “诗蕾,你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好?”裕凡紧紧握住她的手,想要好好安慰她,“就算那个女孩真的是你的前世,那也说明不了什么呀?放心吧,你们相隔了那么多年,人生不可能完全一样的呀。”
??? “没错,我觉得裕凡说得对,这或许只是巧合而已。”这时,雅洁也走上来安慰道,“就像我刚才提到的林肯和肯尼迪,他们的相似经历也有很多是虚构的啊,这些都是一些好事之徒的杰作,根本不值得相信的。”
??? “可是……这么多事情发生在里面,你们还觉得是巧合吗?”
??? “而且,我还在镜子里看到了幻象,这又怎么解释?”诗蕾摊开双手反驳道,两人对了一眼,都是无言以对。
??? 深夜的时候,诗蕾偷偷爬了起来,她趁着雅洁睡着的时候溜到了书房里。
??? 早上的事情实在是太蹊跷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难道她的一生真的跟自己一模一样吗?即便大部分的事情都相似,但这只是一些广泛性的东西,她真的每一件事都一样吗?
??? 诗蕾想不明白,于是来到了书房里。她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 在早上的时候,虽然几人看过了那几本日记,但也只是粗略地浏览了一遍,其中很多细节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诗蕾相信自己能在里面找到答案。
??? 因为害怕雅洁发现,她不敢打开灯。接着不算明亮的手电筒,她轻轻地把镜子取了下来。
他的家在百里之外,很穷,穷得娶不上媳妇。??? 那些日记本就这样码放在面前,到了这时候,诗蕾的心情却变得莫名紧张,她很担心自己的命运和她一样,如果这是真的话,那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 诗蕾顿在了原地,手指不由自主地摩挲着尾指的边缘,那里有一道小小的伤口,自从那件事之后,她没到紧张的时候,总会下意识地去抓。
??? “好了,一切都应该揭晓了吧。”她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打开了日记本。
??? 随着页面的翻动声,诗蕾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直到某段文字出现在她眼前,所有的疑惑都在瞬间解开了。
??? “不……不会的,这竟然是真的……”那"人""嘿嘿"冷笑着,双手僵硬地穿针引线,苏祈婆的脸上很快绣满了红线,看上去像是被蜘蛛网包裹的蚊虫。诗蕾忽然捂住了心脏的位置,一阵剧烈的疼痛感席卷了她的全身,她几乎说不出话来。
??? 诗蕾踉踉跄跄地后退着,身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打击击得她溃不成军,很快,伴随着极度的晕眩感,她倒在了地上。
??? 同一时刻,手里的本子啪的一声掉落,上面的文字跃然而出。
??? “上个月终于切除了天生的第六根手指,但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它还在,每次紧张的时候,我都会下意要说这农村没有月亮的晚上,真的是黑漆漆的,只有王大胆手电筒的亮光,要是别人。恐怕是脚都吓软了,但王大胆却很淡定地躺到了老刘家也不知道多少辈儿的祖坟上。老刘家的坟不像别家都是荒草,他家是砌了水泥的。睡了会儿,王大胆觉着吴溜子还真是没说错,这里的确是没蚊子啊,终于可以美美地睡觉了。可是刚闭上眼,迷迷糊糊间,竞听到个苍老的声音怒道:"怎么跑我家来睡觉了,快回去!"还推了他下。王大胆惊,周静悄悄的,哪儿有人啊?"谁啊?"王大胆嚷嚷了嗓子,隐隐有回声传来,吓得他拔腿就往村里跑。识地去拨弄伤痕,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戒掉这种习惯呢?”
??? ……??? ……??? ……
??? 翌日早上,市区第一医院。
??? 作为市里最出名的医院,这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人头攒动的,医生和护士在众多病人中间来回穿行,忙得焦头烂额。
??? 但在五楼的特别病房里,这些热闹的景象却荡然无存,因为这里是医院里最贵的病房,一般人可住不起。
??? 此时,在其中一间面朝花园的房间里,一位年轻姑娘正语重心长地对床上的病人说道。
??? “诗蕾,你怎么能这么任性呢?昨晚要不是我发现得早,事情……事情还不知道会糟糕成什么样,你叫我怎么跟你爸交代?”
??? “雅洁你放心吧,我没事,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诗蕾握住了她的双手,认真地说道,“我已经确定世上真的有前世今生的事情,那个女孩不仅经历,就连一些小习惯都和我一模一样,你知道吗,这已经不是什么简单的巧合了。”
??? “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呀?”
??? 雅洁无奈地叹了口气:“诗蕾,你怎么那么地死脑筋呢?”
??? “我已经说过了,这些都只是一些人胡说八道的事情而已,就算是林肯和肯尼迪,也不肯能每件事都一样啊?再说了,你们相差那么多年,时代都不一样了,怎么会重复呢?”
??? “可是事实上真的就是一样啊,我也知道的,我之前曾经切掉了第六根手指头,而她刚好也是,而且我们都有一个相同的习惯,在紧张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抠那里。”
??? “雅洁,你觉得这还有可能是巧合吗?”
??? 后者咬了咬嘴唇,确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想不通诗蕾为什么会这样深信不疑,这已经远远比身体的病症更严重了,她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将事情告诉黎永呢?
???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诗蕾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次偷偷地爬了起来。
??李伟豪是跑上去的,张超是慢慢走上去的。等他走到层时,李伟豪的脚步声似乎已经到了层。张超喊了句:"伟豪,你在干嘛?"? 在出院之后,雅洁还是将事情告诉了她父亲,后者几乎没有多想,马上便下了命令要帮她找新的房子,今天晚上,也就是她待在这里最后的一晚了。
??? 诗蕾很不服气,她总觉得这事一定是真的,她已经察看了日记本上所有的内容,但不幸的是,后面的几页被酒喝得也差不多了,我们打道回黑鱼府,歪倒地把自己摔在他家沙发上。撕掉了,她无法得知自己之后的情况。
??? 但不知怎的,她总觉得那些缺页就在房子的某一处,但无论如何又找不到,这一度令得她坐立不安。
??? 时钟刚刚敲过12下,她从床上爬了起来。
??? 由于担心她会再次出事,雅洁已经将房门锁了起来,诗蕾没有钥匙,她只能在房间里无奈叹息。
??? 不过幸运的是,她早已将那些日记本藏到了床底下。借着昏暗的台灯光芒,她将那些尘封的日记拿了出来,在这几天里,她已经看过了很多遍,毫无疑问,那个女孩跟自己的经历是一模一样的,根据她的叙述,住进来这里之后似乎也出现了幻象的的情况。
??? 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 诗蕾觉得重点应该是在被撕掉的缺页上,可到底在哪里呢?
??? “可恶,怎么到处都找不到?”诗蕾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地寻找,结果还是一无所获。而且现在她也出不去,难道真的永远都不能知道秘密了吗?
??? 她着急地来回踱步,就在这时,桌子上的日记不小心被她撞翻了,在捡起来的时候,她忽然发现日记本的封面裂开了"我来取我的肉的"说着把遮住左腿的破布撤开,发着臭气的干腿肉之间确实有个洞。,有一点纸的边缘漏了出来。
??? “难道这就是那些缺页?”诗蕾喜出望外,她连忙拿起剪刀,将封面彻底划开,果不其然,里面藏着日记本撕去的几页,上面还可以看见撕掉的痕迹。
??? 诗蕾马上将那几页摊开,她的心情随着书页上的文字不断跳跃着,那里只有短短的几页纸,但仿佛记载着一个重大的秘密。
??? 诗蕾一边看一边掩着唾沫,她的手几乎在同时战栗不已。
??? 几分钟后,她放下了日记,脸庞变得极其苍白,因为上面记录的最后一日,正是70年前的今天。
??? 诗蕾的心脏开始技术跳动着,这很不寻常,而其中的味道几乎也是昭然若揭。她无法想象,那个女孩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事情竟然都是‘那个家伙’搞出来的!
??? 铛铛……
??? 不知过了多久,时钟再次响起了敲打声。
??? 诗蕾如梦初醒,她想起来了,这是信中提到最后的钟声,如此一来的话,她的生命或许只剩下……
??? 啊!她的心脏忽然急速跳动起来,一种比之前痛苦无数倍的感觉蔓延而开,她紧紧抓住了胸口,但难以想象的是,诗蕾并没有立即打电话求救。
??? 她只是不动声色地拉开了抽屉,那里面放着一把水果刀,她尽量不发出声音,然后拿起刀子,向着自己尾指的伤痕划去。
??? 在鲜血溅出来的时刻,她几乎痛得失去了意识,但在最后,她还是爬到了门前,做出了匪夷所思的事情……
??? 诗蕾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大早了,死因是心脏病发,这对于她这种心脏长期有问题的人来说也许不算奇怪,但现场却发现了几个疑点。
??? 一、她如果是心脏病发的话,完全有时候打电话向护工雅洁求救,为什么她没有这样做呢?
??? 二、她为什么要将自己尾指划伤,并且用鲜血在门上写字?门上写着的是一个‘他’,这是诗蕾的遗言吗?她到底想表达什么?
??? 三、日记本全都散落一地,上面记录的是之前住在这里的一个女孩我说给我朋友听,他们也只会敷衍下我,所以我把它写了出来。的日记,但奇怪的是,日记本上几页缺了,搜查组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这几页到底去了哪里呢?里面记载的就是事情的真相吗?
??? 根据上面的线索,你知道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标签:朋友灵魂尸体未婚妻

    上一篇:新聊斋之游地府 下一篇:化金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