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古墓危机

古墓危机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1】没有尽头的路
??? “嘿,二哥,这甬道没错吧?我们这都走两个多小时了。我快走不动了。”李田停下来对我抱怨。
??? 我扬起手中的狼眼向前照了照,厚重的青石板一直绵延到视线的尽头。我心里也没底,不知道是不是这条路。按理讲,我和大师兄师出同门,打出来的盗洞差别不会太大,可这一路走来,却没有看见大师兄留下的痕迹。
??? “喂,李田,大师兄真的有给你留言让你给我带信吗?”我的电灯照射着前方,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脸。
??? 其实,我们现在的盗墓贼都已经应用上了高科技,譬如,大师兄就在我的手机上留了一个APP,他的手机与这个软件直接连线,只要他的手机一关机,这个软件会自动提醒我。大师兄是个严谨的人,每次出发,他的手机都会充得满满的,一般待机在十天左右。所以他说大空中小姐都有禁忌,由於空中小姐的[空]与不吉利的[凶]字同发音,所以被认为邪门。因此空中小姐有个传统献,就是家中都要养龟,有[归来]的寓意,避免身在外地遭遇不测,变成游魂野鬼,客死异乡,无法[归来]!师兄被困在地下,我十分怀疑。
??? “二哥,你可以不信我,可你要相信大师兄的玉佩啊。”李田说的没错,这种玉佩是我们师傅留给我们的,世面根本没有出售的。
??? 我看了看手表,距我们下来已经过了三个小时,可我们现在连个门道都没有摸出来。
??? 李田紧了紧背包,“二哥,我们休息下吧,走这么长时间有点累了。”我狐疑地望了望他。他下地的次数比我这个每天坐在那不动看店的人多得多,现在我都不觉得太累,他竟然说需要休息。
??? 当然,疑惑归疑惑,我们还是在原地坐下了。李田从背包中拿出压缩饼干,递给我,两个人就着水吃着。
??? 我将手电筒向上竖起,光线将四周全都照亮,还是一样的青石板,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将我们困在中间。李田不小心打翻了放在一旁的水瓶,水一下子泄了出来。
??? “二哥!你看!这水的流向!”李田几乎是叫出来的,激动的声音在这个逼仄的空间回荡。
??? 我看见水是顺着青石板向左侧倾斜的,也就是说,右边的地势比左边高,这显然有悖古人的思维。我相信这不是工匠的失误,所以这应该唐静的表情更加狰狞了,嘴慢慢裂开,惊恐的双眼睁大到眼球突出,两只苍白的手臂以奇怪的角度弯曲着,伸向小诺。小诺转身要逃,却移动不了分毫,唐静手腕流出的血已经淹没了她的脚背。眼见着唐静越来越近,小诺感受到股异常难受的死亡气息向自己涌来,她害怕地大叫起来是某些特殊构造。古人墓地选址向来背水背风,不然古墓不会保存很长时间。这样来看的话,右边才是墓室的所在地。
??? 我招呼着李田背起装备,两人手贴着右边的青石板开始摸索。
??? 不一会儿,我发现了一块稍微凸起的青石板,按下去之后,右边的青石板缓缓开启。
??? 【2】棺材里的蛇
??? 我们顺着小门进入,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墓室,四周空荡荡的,只有中间伫立着一口石棺,石棺的对面有一道门,连接着下一个墓室。我没有看到任何别的痕迹,也许大师兄不是从这里进去的,如果我刚刚的分析没有出错,那这个古墓的入口绝对不止一个。
??? 李田有些吃惊地望着中间的石棺,从背包中拿出撬棍开始组装。我伸手拦住他,“我们这次下地是来找大师兄的,能少招惹麻烦就少招惹些吧。要是现在出现个粽子,我们的装备又不够,搞不好我们两个就栽在这了。”
??? “二哥,哪有土夫子下地不带东西的道理,再说我们的冷兵器也不错啊。大师兄从军队带回来的军刺威力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吧。”
??? 我拗不过他,也不好看着他一个人忙活,只好帮他一起开棺。撬棍轻而易举地插进了缝隙。我们拿出军刺,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棺材打开后,里面是看不见底的黑水。李田试探性地将撬棍伸入水中试探,他吃力地挑起了一团似下水管道粗细的白色物体。我有些疑惑,不知道这是什么。紧接着,他又将撬棍向前挑了挑。这下,我终于看清了棺中之物,那是一条白色的大蟒,身体蜷缩在整个棺材中。
??? 李田继续用撬棍戳了戳蟒蛇,一颗洁白的玉珠从它嘴里落入黑水中。突然,我看见撬棍下的蟒蛇动了动。“快把棺材盖上!这蛇是活的!”
??? 李田听罢,立即手忙脚乱地与我一起移动棺盖。没想到我们刚刚撬得时候容易,现在把它盖起来却十分费劲。没想到这么久不下地,一下地就碰到独龙戏珠的局,这墓主人绝对是神经病,这局是出了名的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把后世的好运都聚集到墓主人身上。
??? 水中翻动的水声越来越大,大蟒突兀地将头从水中抬起。没有丝毫犹豫,大蟒像一支箭直直地射在棺盖上,重达千斤的棺盖就这样被撞翻在地。
??? 紧接着,大蟒就冲出了棺材。
??? 【3】人蛇大战
??? 我们眼见形势不利,便开始慢慢地向小门靠近。大蟒整个身体爬出了棺材,身上的水在地上留下一道水渍。
??? 大蟒把头偏向我们,显然我们已经成为了它的猎物。
??? 我们握紧手中的军刺,和它对峙着。当然,这所谓的对峙,只是它没有发动攻击罢了。
??? 大蟒再次弓起了身子,然后"啊"梨惠脸失望地看着我,"那明天能给我带来吗?还好最近没有考试,不然我可能就死定了。"梨惠仰着圆圆的小脸向我哀求着。便像闪电一般弹了出来,一下子卷向我。我一直做好着准备,看见他射向我的蛇头,顺势一滚翻了出去。我一转身,手电直接照在了蛇头上,上面殷红的血迹在灯光的照射下,十分刺眼。显然,刚刚它那么用力地撞门还是受伤了。
??? 大蟒一击扑空,没有丝毫停顿,缩回头颅张开血盆大口,就朝着我咬来。这一次我避无可避,大腿被它咬着个正年后,消失多年的小裁缝也从外地回到了古镇,从此,再也没有踏出过古镇半步,这就是他们又次默契的约定。小裁缝继承了他父亲的裁缝铺,不过开的不再是传统的手工裁缝店(所谓手工裁缝店,顾名思义就是用手针线的缝制着衣服),而是开起了从外地学会的旗袍成衣店,并带回了古镇上的第家缝鳃。着。大蟒的咬力极大,顺势将我腰缠住,准备对我施行绞杀。李田见状,冲了过来,手中的军刺狠狠地插向大蟒。
??? 大蟒当时的注意力在我身上,根本没有料到李田这一突然袭击,所以李田才能轻易得手。被刺中后,大蟒吃痛,咬着我的牙齿松开,我的腿得到了释放。没有犹豫,我立即调整重心,让自己能稍微掌握平衡。手中的电灯在被大蟒攻击时,已经掉在了地上,灯光照射着门。黑暗中,我看不见大蟒的身体,只能照着记忆摸索。我使尽了吃奶的力气,将一直握在手中的军刺插进了大蟒的身体。这一下,大蟒将我狠狠地甩了出去。
??? 幸运的事情发生了,我刚好被甩在了门口。黑暗中,我听见一声巨大的声响,李田小心地用手电筒照了照,只见大蟒倒在了地上,头颅上插着我的军刺,血液还不停地向外渗出。
??? 希金探长听完他的叙述说:"虽然这起血案是大猩猩所为,但你是它的主人,总是与你有些干系,所以,你最好将它逮住,交出来,否则李田扶起受伤的我,一起走进了"楠楠。那脸我就不说了,身体非常棒看得我恨不得立即抱住他,可是也就是想想而已,非礼喂不敢。"林青不知何时站在了她后面。还没等莫楠反应过来,婆婆抢先冲到林青面前,狠狠地给了他巴掌:"这些天你死哪儿去了,楠楠最后面你都不见!"门内。
??? 【4】兵马俑阵
??? 门内是一条短小的甬道,灯光照到了尽头,一道石门伫立着。这样就可以解释这个墓的构造。这是一个墓中墓,刚刚外面的那个应该是第一个墓主的所在地,但他却被后进来的第二个墓主抢走了风水,再加上前面那个风水局,墓主起码是王爷级的。
??? 李田从包中拿出纱布等,帮我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就扶着我走进了甬道。甬道的右侧有一个盗洞,我仔细看了看,是大师兄打盗洞的风格。我们这一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所以我可以肯定这是大师兄来时的路。
??? 石门的右下角,已经被炸开了一个大洞,刚好可以容一人通过。因为大师兄来过,所以不用担心里面有危险,李田考虑到我的腿伤,让我先钻了进去。我将电筒含在嘴里,慢慢地向内爬去。因为我是躺着向里面爬的,所以正好可以看见洞的上部。我看见洞的上部刻着一个“田”字,我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会刻这么一个字。不一会儿,我钻进了墓室内,鱼贯而入的还有躺着进来的李田。
???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见墓室中站着黑压压的人群,不由吃了一惊。我从口中拿出电筒照向他们,发现是一排排整齐排列的兵马俑。这些佣完好无损,手里握着的兵刃没有一丝腐朽的痕迹。我用灯向远方照了照,远处还是密密麻麻的人佣,根本望不到尽头,不知有多少。
??? 李田拉了拉我的手,示意我快离开。这不符合他的性格的,我虽然不解,但还是听了他的建议,向前一瘸一拐地走去。
??? 李田带着我小心翼翼地穿越这兵马俑阵,并出声提醒“小心点,千万不要碰到这些兵马俑。”
??? 这时,我望见其中一个兵马俑的陶瓷掉了,里面是已经失去水分的干尸。突然,我意识到,这些数不清的兵马俑,是一个个活人被生生烧成了陶俑。我感到莫名的恐惧。
??? 突然,我那受伤的腿被兵马俑绊了一下,其中一个陶俑倒了下来。
??? “扯淡!快跑!”李田拽着我就跑。慌忙中,我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 【5】尸蹩潮
??? 匆忙间,我们手中的电筒都掉在了途中,我能听到后方不断的坍塌声和窸窣声。“那些是什么声音?”我问。
??? 我因腿受伤跑不了太快,慢慢落后于李田。我只能听见身后越来越大的窸窣声。突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跳到了我身上。我只能感受到这是个比较大的虫子,长着尖锐的钳子,因为这些钳子此刻就插在了我的皮肤中。
??? 疼痛开始蔓延,我能感受到又有许多的虫子跳到了我的身上,用它们的钳子刺痛着我。我的步伐更慢了,已经听不见前方的脚步声,耳边只有潮水般的虫子爬动的声音。
??? 我努力伸手从背上扯下一只虫子,背上的肉似乎也被拽掉。我抚摸到它们坚硬的甲壳,头部长着绒毛。我突然意识到这些陶俑里的尸体的作用,他们是用来养尸蹩的!而这数不清的陶俑里的尸蹩数量,让人心惊。
??? 这一刻,我心底泛起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终究,我们这些以古墓为生的人,还是会死在古墓里。
??? 越来越多的尸蹩爬上了我的身体,我索性放弃了逃跑,从口袋中艰难地拿出烟点了起来。打火机点燃的刹那,四周的尸蹩明显向后退了几步。这些尸蹩怕火,虽然我知道这一点,但我已不想反抗,师傅死了,大师兄也不知所踪,现在的我也真是没有什么牵挂了。死在古墓里,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 “咻”我听到一道破空声从前方传来,紧接着是一道亮光直直地射来,随即在我身后炸开。
??? “二师兄,快走!”李田从前方折返,架起我开始拼命地向前奔跑。借着照明弹的光亮,我们一路没有碰到什么磕磕绊绊而能迅速地向前移动。记忆中,李田一直是个贪生怕死之辈,现在竟然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跑回来救我,个中原因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当然,此刻从尸蹩阵中逃脱才是首要任务。
??? 数十秒后,照明弹的光芒消失,四周再一次陷入了黑暗。李田喘着气驾着我,尸蹩爬动的声音又一次传来。显然,它们开始了又一次攻击。
??? 这一次尸蹩来的范围更广,刚刚的尸蹩只是从我们的后方追来,现在我能听见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尸蹩爬动声。
??? “李田,还有没有照明弹?”
??? “二哥,还剩最后一个了,因为我们走得急,很多东西都没有来的及配齐。”
??? 在我和他说话的间隙,已经有尸蹩跳上了李田的身体。
??? “救命要紧!”说着,我从他装备包中拿出照明枪对着身后开了一枪,意外发生了,照明弹打在了身后的一个陶俑上,于是就在离我们不足百米的地方炸开,炽热的火浪从身后袭来。李田和我能感受到身后舐着我们的火舌,不由加快了步伐。
??? 终于,在照明弹的光芒消失的前夕,我们赶进了甬道。
??? 【6】血尸
??? 那些尸蹩似是惧怕什么东西,都在靠近甬道的地方止步不前。本来我和李田已经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手中拿着刚刚用衣服做成的火把。这下倒好,反而让我们节省了一些功夫。
??? 这条甬道十分狭小,仅容一人侧身通过,四周依然是暗青色的条石,一个接着一个,绵延到火光照到的尽头。为了照顾我这个这个弯拐居然拐到了个乱草坪前。月光毫不吝啬的投射到这整块的草坪上,但参差不齐的野草遮掩了许多的东西。鸿心里阵发毛,眼见那个白影在草之间自如的穿梭着,非常的矛盾自己到底要不要追上去!或许应该就此放弃了!伤员,我躲在李田的身后,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 甬道很快走到了尽头,我们进入到另一个墓室,李田爬到墙上点起了油灯,没想到,这些历经几百年的油灯依然能够发挥它们的功能,和现在的产品简直"让我来看看!"我过去抱过它,柔软的身体似乎稍用力就会弄坏样。不能比。当然真正让我们瞠目结舌的是随着一个个油灯照亮的区域内发出刺眼光芒的黄金,像一座又一座的小山,个同学好心地对镜子说道。分作四堆堆放在整个墓室里。目光所及之处,满是闪耀的金色光芒。
??? 这时,墓室正中央的青色棺椁在这奢靡的氛围中显得格格不入,瞬间将我和李田的目光吸引。陪葬品都这么奢华,那墓主人身上带的东西怎么也不会太差吧。这一刻,我已经被金钱蒙蔽了双眼,早就忘了自己下地的初心。
??? 我们从一堆堆的黄金的缝隙来到了这个棺椁旁,在这地底这么长时间,青铜做的棺椁竟然没有生出一点铜锈,依然光洁整齐。
??? 李田立即将撬棍组装起来,刚刚经历了与那条大蟒大战的我们依然没有丝毫放松,军刺都拿在手里。不一会儿,在我和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之后,棺盖被我们撬开。突然,墓室中所有的油灯连同火把一齐全都熄灭了。我实在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发生鬼吹灯这样的事,这有悖常情啊。
??? 我感觉有人在我的脑后吹气,热热的,像是人的呼吸。
??? “哒”李田打燃打火机,我能看见他急速收缩的瞳孔。很显然,我身后的这一位绝不是什么善主。来不及犹豫,我将军刺反插向身后,巨大的阻力让我的动作突然一顿。我顺势一个打滚闪到了李田身旁。
??? 我站起身,看

我身边的追求者忽然多起来,为了我身上那种神秘古典的纯女人气质。见了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 【7】祭尸
??? 这是血尸,我在师傅的笔记中看见过。以前我一直认为这种尸体不可能出现,但事情总是这样,让许多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 这血尸也不傻,立即向我们冲来。打火机的火光因长时间燃烧忽地熄灭了,我们像是两只老鼠般在这些空隙间小声地爬行。黑暗中,我们噤声背靠着棺椁。
??? 但我们显然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常识问题,血尸并不会因为视线的消失而失去方向感。在听见一声巨大的撞击声后,李田从我身边消失了。随即,远方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意识到靠着棺椁的危险,我匍匐着身子尽力向外爬去。但这是于事无补的挣扎,血尸的目标一下子锁定在我身上。我的肩膀被狠狠地冲撞力砸在了棺椁上,紧接着被抓离了地面,一下子举到了高空随着他抽搐,王老太太身子也有轻微的抖动。嗷的声,王老太太猛地挣脱开他男人站了起来。这嗓子可把大硷吓着了,老张我当时感觉裤子都是湿的,股暖流顺着大腿流到了拖鞋里。中。
??? 黑暗中有重重的“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我能肯定那不是我的。被举在空中的我,没有任何武器,背包也因为太过沉重被我卸在了棺椁旁。我只能胡乱挥舞着双臂,希冀能给血尸一点伤害。
??? 说来也奇怪,这血尸只是把我举在空中,并没有要置我于死地的意思。突然,我被甩了出去,怀中多了一团热烘烘的东西,外面还有黏液裹着。如果我猜的不错,这应该是血尸口中的东西。
??? 我被甩在了一块空地上,身下的装备包替我卸掉了许多冲撞力。我艰难地翻起身,翻着装备包。
??? 脖子上突然被架上了一道冰冷的东西,我能感受到那是匕首。“别动!”是李田的声音。
??? 果然,就像师傅曾说过的,墓中最可怕的不是粽子,而是人心。
??? 我发出一丝冷笑,“枉我一直把你当做是我的师弟。”
??? “二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他将一个布包和打火机塞在我手里,“你知道怎么做的。”
??? 他将布包蘸上我的血,用刀在我背后捅了捅,示意我向前去。
??? 布包里装着糯米,上面显然已经被他浇上了汽油和我的血液。血尸闻到血液的味道,果然向我扑来。
??? 我将糯米一下子撒在血尸身上,然后把点燃的布盖在他身上。血尸不停发出痛苦的呐喊,燃烧发出的光,将四周照亮。李田的眼睛闪着光芒,那是贪婪的光芒。
??? 我留下眼泪,“走好,大师兄。”我在心中默念。
??? 【8】真相
??? 我们看着血尸燃烧殆尽,化为齑粉。
??? “在我死之前,能告诉我你这么做的理由吗?”
??? “将死之人,告诉你也无妨。你也知道,师傅生前是X省四大盗神之一,可是这么多年我们也看见了,他盗来的宝物从没拿出来过。我有一次收拾师傅的房间时,发现在他床地下有一个暗格,里面有一把锁。锁芯很奇特,是圆形的。出于好奇,我将自己的玉放进去发现刚好是那个锁芯的三分之一。我想到那肯定需要我们三个的玉佩才可以打开,所以我找到了这个墓。然后在这里将大师兄杀掉,现在只要再杀掉你,拿走你的玉佩,我就可以打开那个暗格获得师傅留下来的宝藏了。”
??? 他再一次将刀架在我脖子上,“别了,二师兄。”
??? 一道匕首刺进皮肤的声音传来,我转过身,看着他带着惊讶的眼神倒下。拔出插在他胸口的匕首,我略带同情地看着他。
??? 终究,他还是太幼稚了。从一开始,我就怀疑这是一个阴谋,途中的种种见闻以及他的表现将他自己的内心暴露无疑。在看见血尸的一刹那,我一切都明白了,其实那就是大师兄,那跳动有力的心脏告诉了我他的身份。大师兄故意将我扔在了装备包前,我才可以拿出那把匕首,也才可以活下来。
??? 我小心地收集起大师兄的骨灰,然后沿着原路爬出了这个是非之地。
??? “轰”我点燃炸药,将一切埋在了地底。
??? 【后记】
??? 我将大师兄和师傅埋在了一起,每次过节都会去拜见他们。
??? 至于师傅房间里的暗格,我准备将它一直放在那里,因为我手中只有我和大师兄两人的玉佩。后来,一次偶然,我发现大师兄当时扔在我怀里的是李田的玉佩。
??? 暗格缓缓打开,里面是一个木盒子,里面躺着一张张博物馆的感谢信和一张纸鞋口处喷出鲜血来,散满了地,肖沐妸越看越害怕,便后退了几步,掉头跑进了客厅。条。上面写着师傅对我们的希望,“堂堂正正地做人”。

标签:意外恐惧手机尸体

    上一篇:寻骨记 下一篇:绝域盲珠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