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绝域盲珠

绝域盲珠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救援
??? 上次收到一队从墓里发出的汇报平安的消息是五天前的事了,在墓外接应的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一队遭遇了不测。
??? 可是,这怎么可能就这样,原本欢欢喜喜的婚礼,由于新郎的突然出车祸而终止。呢?一队中不仅有盗墓泰斗,还有几位著名的洋探险家,这些人哪一个都是传奇。至于他们携带的装备,可以说比顶级考古队还何沅君退回房里,只见自己的床上被自己的汗水印出道人形,不禁失笑出声,可是转念,马上联想到刚刚站在书桌前的那个女人定是鬼,要不然怎堋会来无影、去无踪?要精良。不过事实就是事实:他们失踪了。
??? 我们经过讨论,决定下去救援,因为墓里的盲珠是比钻石还要珍贵的宝贝。
??? 像样我看见武鸣东全身赤裸蜷缩成团,暴露在阳光下。的装备都被一队带下去了,现在我们只能重新采购。刘专家开列了采购清单,让我开车去附近县城的黑市上购买。那个黑市的女老板和她的女儿看起来十分诡异,不过大家还在墓地等我,我来不及细想,买了装备就匆匆地回来了。大家把装备分了一下,就沿着"你妈的。"我用力反抗,用拳猛击,可是对方就是不放手,眼看就要死人了,我猛的想起来,自己裤袋里有钥匙这种硬物,伤害很大就抓了出来,下往对方的眼睛扎去。一队留下的盗洞进入了墓中。
??? 向前走了大约一百米,周围已经完全没了光线。谁都不说话,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 终于,盗洞到了尽头,我们来到第一层墓门里。好不容易能直起腰了,我活动了一下,继续前行。突然,站在最前面的人停住了。所有人都像触电了似的一缩身子僵在那里,猜测着前面发生了什么。我听到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声音极小。
??? “嗖”的一声,那东西竟然朝我蹿了过来。我头皮一奓,想挡已经来不及了。可是,那东西却没有攻击我。我一摸,笑了:“嗨,是雷四爷的猫!”
??? 雷四爷是一队的头儿,盗墓行的瓢把子,这只小猫是他从不离身的宠物。大家都哄笑起来,我却陷入了更深的恐惧之中:手上的触又是个漆黑的夜晚,罗杰夫人玛琳被阵奇怪的声音惊醒,从卧室出来,她路寻到小起居室停了下来,奇怪的声音是从里面传出的,仿佛有人在不停地开关着保险柜的门,"咔嚓咔嚓"的声音在夜里听得很清晰。玛琳握着门把手迟疑了下,十年前,罗杰正是在这里被杀的,她有些惊恐,但又不敢把仆人们叫来,只好横下心把门推开。感告诉我,这只猫身上沾了很多血,而且正弓着身子警惕地盯着前方,全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 猫只有在极度恐惧时才会这样,而雷四爷的猫是见过大世面的,面对它僵尸都犯怵。前面的黑暗中究竟有什么东西,居然能把它吓成这样?
??? 突然,最前面的一个伙计惨叫了一声,栽倒在地。我们能听到他脖子上动脉冒血的声音。随即,更多的人惨叫着倒地,一场混战开始。还好我站在墙角比较安全的位置,抱着猫缩了起来。
??? 僵尸,鬼?
??? 我渐渐地意识到,这种恐惧一半来自于黑暗。如果有光,不管怪物有多可怕,我们的恐惧还是有着落的。现在呢,只有近在咫尺的死亡威胁和能把人逼疯的想象。
??? “都给我住手!”刘专家喊了一嗓子,喘息着说,“大家先摸一摸周围的尸体,有没有怪物!”大家照做,纷纷说死的都是自己人。
??? 刘专家说道:“中计了!有人混到我们中间,杀了第一个人,让我们以为遭遇了怪物,然后自相残杀!”
??? 这话听得我后背一凉。说实话,大家都是觉得人多年级后,功课的压力变的很重,日子天天过去,我过着平凡的求学生活,只想在这个学期平安渡过,避免被的危险。胆壮才敢下来的,潜意识里把彼此当成了依靠。现在听说有内鬼,这种归属感顿时就没了。
??? 刘专家继续说道:“大家小心,你们身边的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内鬼……啊……”话到一半变成了惨叫,听声音就知道刘专家被割了喉。大家屏住呼吸,随时准备杀死任何靠近自己的人,恐怖在黑暗中弥漫开来。我躲在墙角,边发抖边安慰着自己:这是人吓人,又不是鬼,没什么可怕的!
??? 刚想到这儿,一只长着八根手指的枯手就捂住了我的嘴。
??? 祭祀
??? 那只手极长,是从上面贴着墙壁伸下来的。我刚要挣扎,枯手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拖到离地两米多高的地方。这时,我突然感到背后一空——原来墙壁上有暗道。
??? 枯手将我拖进了暗道。
??? 我在黑暗中被拖行了几米,雷四爷的猫从我怀里扑出去,撕咬起了那只枯手。枯手吃痛,松开我缩走了。我晕头转向,想沿着暗道退回去,谁知道这鬼地方四通八达,爬着爬着就迷路了。很快,我听到前面传来激烈的争吵声,仔细一听,其中居然有雷四爷。
??? 我居然误打误撞地遇到了被困的一队,谢天谢地他们还没有死!
??? 雷四爷说:“这是咱们被困在这里的第五天,干粮已经吃完了,必须想办法出去!各位都是行家,不用我说也该明白,这是鬼打墙!所以我认为,祭祀还得继续!”
??? 然后是一阵喧哗,一个洋人说:“那样太残忍了,已经杀四个人了!我反对!”
??? 另一个声音骂了起来:“放屁,大家干的是挖坟掘墓的营生,你装什么善男信女?我看今天不用抽签了,就用这个装蒜的洋鬼子祭祀!”
??? 很多人大声附和,没等雷四爷下令,已经有人把那个洋人捆了起来。
??? 我听懂了,他们这是被困住出不去,所以每天选一个队员作为祭品来祭鬼。盗墓之人有一套特定的祭祀方法,那就是把祭品吊到墙上,下面的人扔东西砸他,直到活活砸死为止。血在墙上溅得越均匀,说明鬼越满意。
??? 巧的是,那个洋人正好被吊到了我面前的暗道口。我心想还是救人要紧,就把他拦腰抱住,拖进了暗道。吊在墙上的人突然消失,雷四爷他们自然吓得不轻,一下子慌乱起来。人被困在绝境中,理智最多能保持三十六个小时,之后就会渐渐地陷入某种不正常的情绪。雷四爷这帮人恐怕就要崩溃了。我不敢多待,拖着这个洋人爬回了暗道深处。
??? 暗道在这一段没有分岔,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是原路返回的,可是却发现和刚才爬时完全不一样。我开始觉得这不是一般的迷宫,而是鬼打墙。正一筹莫展之际,那个洋人用夹生的汉语说了一句很熟悉的话:“双眼皮,单眼皮,眼睛夹在贝壳里!”
??? 几个小时前我去黑市买装备的时候,就听到过这句诡异的童谣。
??? 当时我开着破卡车来到破旧的商店里,老板是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不到一岁的女婴。
??? 她看我进来,不耐烦地说:“打烊了!”
??? 我掏出购物清单,说:“我知道你这里是黑市!我要这些东西,付现金!”
??? 女老板听完,换了一副表情,认真地看了看单子,说:“你这不对啊,怎么没有照明设备?”
??? 我拿过来一看,果然,枪、雷管,甚至画符用的朱砂和黄表纸都有了,就是没有灯。我虽然不解,但是知道刘专家定有理由,只好说:“你交货收钱,别管闲事!”
??? 很快,几个店员把货抬上了车。我转身要走,就在这时,女老板怀里的女婴突然唱起了歌谣:“双眼皮,单眼皮,珍珠夹在贝壳里……”
??? 这么小的女婴应该不会说话,可是她的声音和眼神分明和成年人无异。
??? 刺史
??? 洋人见我发愣,叹气道:“你果然见过她了!”
??? 一队里共有四五个洋人,都很狂傲,平常不太答理我们这些小跟班。现在我才听出来,他是那个叫“大卫”的冒险家。据说他曾经两次成功越狱,是一个狠角色。
??? 我问:“大卫,你也认识那对母女?”
??? 大卫说:“一队的装备就是我亲自去她家店里买的。”
??? 我问:“那女婴……”
??? 大卫冷笑道:“女婴?那孩子至少五岁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身体停止生长了。”
??? 我想到了一个问题,忙打断他的话:“等等!说到装备,刘专家给我的单子里没有照明设备,结果我们一进来就吃了没光的亏。不过,从他后来的表现来看,不像是要害我们啊!”
??? 大卫说:“他做得没错,这座墓里要光没用!”说着,他递给我一件东西。我一摸,原来是一个打火机。我大喜,再没光线我就要疯了,急忙接过来猛按。可是,打火机根本不起火。打火机坏了?我用另一只手靠过去,结果被火苗烫得叫了起来。
??? 我稍一转念,冷汗下来了:难怪不用买灯,原来进入这座墓之后我们就瞎了!
??? 我颤声道: “ 难道是因为‘ 盲珠’?”
??? 大卫叹了口气,说:“盲珠只是一种罕见的珠宝,没道理能让人眼睛瞎掉。”
??? 我不太相信他的判断,他毕竟是洋人,理解不了古墓里的风水秘技加奇门遁甲造成的诡异现象。不过,如果真是因为墓里有盲珠,导致人一进来就瞎掉,确实有点儿扯。
??? 大卫沉吟道:“我在北非的土著部落遇到过类似的事情,集体致盲一般是因为毒气,或者磁场。被困的五天里,我没有像雷先生那样慌乱,而是做了仔细的分析。如果是磁场之类的因素,我们带来的电子设备一定会受影响。所以不太可能是这些原因,而是毒气!”
??? “还能恢复吗?”
??? 大卫说:“把眼睛和空气隔离开来,很快就会恢复了。我这儿有一个潜水镜,你戴上吧,我用不上了!”
??? 我赶紧接过来,戴上。果然,几分钟后,那种黑暗渐渐地退去,打火机的火苗清晰了起来。
??? 我抬头正要道谢,却差点儿吓死过去——大卫的一双眼睛被戳瞎了,两个眼洞里血肉模糊,已经化脓了。难道是雷四爷他们干的?他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苦笑着说:“吓坏了吧?跟雷四爷没关系,是我自己用手捅的。唉,怪我贪财啊!”
??? 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知该怎么接话。
??? 大卫说:“唉,事情还要从那句童谣说起!”人们常说眼睛像珍珠,而珍珠最初是夹在蚌壳里的,那么眼皮就像蚌壳了。唐朝很多沿海墓葬的壁画里,人眼就被描绘成两只巨大的蚌壳。正常人的眼皮就像正常的蚌壳,会蕴育眼球这两颗‘珍珠’;盲人的眼皮则像变异了的蚌壳,只会不停地汇聚黑暗,最后生成……“
??? 听到这儿,我接口说:”就会生成盲珠!“
??? 大卫点了点头:”没错,我们所在的这座墓的墓主人就是一个痴迷于收集盲珠的人。相传,他本是唐代皇宫里的御用术士,平定安史之乱时立了大功,战乱结束后就被皇帝派到这里当了刺史。这是你们的历史,不需要我这个外国人来讲吧?“
??? ”我当然知道安史之乱。当年安禄山兵强马壮,唐朝军队难以抵挡,连都城都被攻陷了。可是很快,安禄山的眼睛就瞎了。瞎掉之后的安禄山性情暴躁,结果被自己的儿子杀死,安史叛军从此开始走下坡路。“
??? 大卫说:”对,书上就是这么记载的。不过有一种传说认为,安禄山的眼睛变瞎,就是这位御用术士搞的鬼。安禄山死后,人们从他的眼眶里挖出了两颗盲珠。“
??? 盲婴
??? 盗墓行的故事往往都是假的,不过这次我却有些相信了。首先,安禄山突然眼瞎的事是千真万确的。另外,这座墓中的诡异气氛让我觉得什么怪事都可能发生。
??? 大卫继续讲述:
??? 传说,从安禄山眼中挖出的两颗盲珠进贡到了宫里,皇帝非常喜欢它们迷人的光泽。那位术士为了唐门大少爷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大江南北,唐门手下以最快的时间赶到了林月儿和唐渊仁居住的山腰。唐门的公子唐渊义仔细地检查了唐渊仁的尸体后斩钉截铁地说:"大哥死于心脏的劳累,他太累了,让他安息吧。"讨好皇帝,当了刺史之后,就丧心病狂地用当地百姓作为材料来制作盲珠,孝敬给皇帝。
??? 不过,孝敬给皇帝的盲珠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绝大多数他自己珍藏了起来。他死后,那些盲珠作为陪葬品,也埋到了这座墓中。
??? 我说:”盲珠真有那么好吗?按照我的理解,那应该是人眼盲之后,眼球内部发生病变分泌出来的东西吧?就像结石那样。“
??? 大卫摇了摇头,说:”如果你看过盲珠,哪怕就一眼,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 我耸了耸肩,说:”你都说了,千百年来没人见过,当然随你怎么说了!“
??? 大卫抬起头,把食指伸进自己血肉模糊的眼洞里,轻轻地抠挖着,然后取出了一颗黑色的珠子。他眼睛里有盲珠,难怪他说自己因为贪财抠瞎了自己的眼睛!
??? 我颤抖着手接过来,发现珠子出乎意料地沉。不过除此之外,这颗盲珠黑乎乎的,并没有没什么特别。大卫取出激光笔之类的东西,示意我拿去照盲珠。我照做,激光笔的红点一移到盲珠上,立刻就消失了。我心中一凛:任何东西都会不同程度地反光,黑色也不例外。激光笔照到黑板上,也能看到光点!等等,除非……
??? 大卫说:”没错,盲珠把光线吸收了,一丝都反射不出来。所以它的质感是其它珠宝无法比拟的。“
??? 我不信,按亮打火机靠了坞身激灵,猛的回头看,道模糊的白影闪而过,我揉揉眼睛,只见身后的巷子黑洞洞的,我明明记得进来时巷子口有个卖烤玉米的大伯,摊位上打了盏灯,可灯光却丝毫不见。过去。椭圆型的火焰没有晃动,但是靠近盲珠的那一部分却凭空消失了。
??? 这时,雷四爷的猫又弓起了背,看向我的身后。之前我们遭遇攻击时,它就是这幅模样。我头皮一麻,转过身去。
??? 我身后居然出现了一群女婴!她们长而稀疏的头发垂下来,遮着狞笑的脸,一点儿一点儿地朝我们爬来。她们的指甲都有一寸多长,上面沾满了血肉。显然,我们之前就是被她们袭击的。这些女婴非常小,而且极其灵活,用锋利的指甲割破人的喉咙之后立刻落到地上就逃走了。我们的队员下意识地我赶紧去找c,c脸色苍白,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后来有个月不敢去层,白天也得有人陪着。当天晚上我们个先后被人叫去问话,我们都说不知道,实话实说没人会相信,而轻轻易地背上嫌疑。因为我们在那个女生死亡前个小时就回去了,所以没有再问下去。后来此事怎么处理也没人知道。回击,演变成了自相残杀,其实真正的敌人就在我们的脚边。
??? 大卫看不见,急着问:”发生了什么?“
??? 我颤声说: ” 一群女婴正在逼近!“
??? 大卫说:”她们是盲婴,是刺史抓来培养盲珠的原料,已经尸变成僵尸了。别怕,我们有优势!“
??? 我一怔,明白了大卫的意思——既然这些盲婴都是当年培养盲珠的原料,回到家,他发现它不见了。他暗说了声不好,脱了个光脊梁,见人面疮已爬到了他的肚皮上,他惊呼:"你想干什么?快停下来!"人面疮根本不理那茬,奋力向上攀登着,恶狠狠地说:"我算明白了,和你这种人没法和平共处!"霍老爷急眼了,对人面疮又是抓又是掐,甚至用针扎,可除了自己遭受到皮肉之苦外,压根儿阻止不了对方前进的步伐。它们一定什么都看不见。也就是说,它们们在明,我们在暗。我壮了壮胆,从包里取出一把双筒猎枪,对着爬在最前面的一个盲婴就是一枪。盲婴的脑袋顿时炸开,血浆四溅。
??? 不过这一枪等于暴露了我的位置,其它盲婴顿时嘶吼着朝我冲来。
??? 我下意识地用手捂住脖子,果然,一个盲婴扑过来就抓我的脖子。我的手背被抓得稀烂,我暗自庆幸,差一点儿就像刘专家那样被割喉了。
??? 我忙乱之中又打死了四个盲婴,她们的攻势这才稍微收敛了一些。同时,雷四爷的猫也发了威。这小东西十分生猛,动作又轻,盲婴根本听不到。十几秒的工夫,又有六个盲婴被它干掉了。
??? 盲婴们自知不敌,转身就跑。我杀红了眼,追了过去。在暗道里周旋了一阵儿,盲婴们发出了绝望的叫声。我跟过去一看,原来雷四爷的猫把它们堵在了一条死路里。三十多个盲婴挤在墙角,呜呜地哭着。别说婴儿,就是三十只小鸡崽儿缩在这里也很可怜啊。
??? 我正想放过她们,大卫循声跟了过来,一把拉住我说:”它们已经不是人了,它们眼里的盲珠可比钻石还贵啊!“
??? 贪婪是盗墓人的本性,我屈服了。我走过去提起一个盲婴,手指捅进它的眼睛里,抡起来在墙上砸碎了头骨。然后,我像掰螃蟹一样揭去它的头盖骨,摸出两颗圆润的盲珠。接着,我又走向第二个盲婴……
??? 蚌村
??? 掰到第十七个的时候,我看着满地的脑浆和血,忍不住吐了起来。
??? 我的眼泪不争气地落了下来。是的,我怕了,之前遭遇的任何东西都没有让我如此害怕,因为这次我怕的是我自己。
??? 其它盲婴趁我愣神儿的工夫,惊惶地逃跑了
??? 大卫斥责我说:”你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放跑的盲珠值多少栋别墅?你这个蠢猪!“我没理他。大卫继续喊,”你以为你是什么人,大英雄吗?醒醒吧,你就是一个盗墓贼!“
??? 这老小子应该是平时颐指气使惯了,越说越来劲儿。我一枪托敲在他的脸上,一字一顿地说:”我不管你以前多厉害,现在请搞清楚,我才是爷!“大卫擦了擦嘴角的血,悻悻地闭嘴了。
??? 我平静了一会儿,忽然注意到雷四爷的猫依然弓背竖毛地对着墙角。我心中一凛,转头去看,见还有一个女婴缩在墙角。我心中疑惑:这个怎么不跑啊?再仔细看看,我发现这个女婴与刚才那些不同,她有眼睛。我瞧着瞧着,竟然觉得她有些眼熟。
??? ”单眼皮,双眼皮,眼睛夹在蚌壳里!“
??? 我头皮一紧,老天,这是黑市里的那个女婴!我强作镇静,问:”你妈妈呢?“
??? 她抬起头,狞笑着说:”你是说卖装备给你们的女老板吗?她不是我妈,是我妹妹!“
??? 大卫估计她实际年龄差不多五岁,没想到其实她已经三四十岁了。那么,她应该是出生后不久就被抓进了墓里,准备用来培养盲珠。结果她幸运地逃了出去,但是身体受到墓中致盲毒气的影响而停止了生长。
??? 可是,制作盲珠不是一千多年前那位刺史干的事吗,怎么三十年前还有人被抓进来?
??? 联系起入墓之她越来越不敢想象,如果转过身,会是怎样的脸孔?后发生的一切,我渐渐地明白了:有人还在制作盲珠。
??? 女婴按了一块石头,前面的墙壁顿时响起齿轮咬合的声音。很快,墙壁向上升起,露出了一 个巨大的水潭。水潭上面用藤蔓倒挂着很多具尸体,有老有少,穿的都是几十年前流行的土布衣服。尸体的头部被浸泡在水中,眼睛都被弄瞎了。远处老年人的尸体比较多,越往近越年轻,最靠近我们的一排尸体都是幼儿和婴儿。
??? 女婴说:”你刚才和大卫说话时,我躲在旁边听到了。你说得没错,所谓盲珠,就是人眼部病变之后的异常分泌物的结晶,根本没有什么用处,只因为是有名的古董,就成了炙手可热的宝物。“
??? 盲珠的培育技术已经失传一千多年了,传世盲珠不过七八颗,所以价值连城。三十多年前,盗墓人发现了这座墓,就想在墓中重新制作盲珠。起初这些盗墓人只抓一些比较好抓的老年人,结果发现养出的珠子成色不好。后来他们越来越疯狂,一步步发展到了抓婴儿。
??? 这个女婴就是出生后不久被带进墓里的。仿制盲珠的人最终惊动了沉睡在墓中的邪恶——墓主人一千多年前制作盲珠时用的盲婴们尸变了。它们杀死了那批仿制者,找到了即将窒息的女婴。块块的青石板的墓碑,在个坟头上是双红色的高跟鞋,那个红色的高跟鞋的上面是双惨白的双腿和条黑色的旗袍,旗袍的上面是张印满血迹的脸,脸上的血在滴滴的落下来,滴在了地上,也映在了罗福英那张复杂的脸上。盲婴们把她当做同类,就带着她一起生活。一直到二十多年后,女婴的妹妹进山找看看吧,人间正道,鬼服神钦。恶鬼虽可怕,也有人性。到她,把她带了出去。
??? 女婴说:”我本以为事情结束了,可是发现村子里还是有人陆续失踪。这说明仿制者没有被消灭,而且又在死灰复燃。所以我和妹妹做起了枪械买卖,专门给进山的探险者提供帮助,就是为了消灭掉那些仿制盲珠的人!“
??? 话音刚落,她忽然呆住了,然后一把匕首的尖端从她的嘴里钻了出来。
??? 尾声
??? 杀她的人在阴影中,我看不清是谁。没等我开始猜想,身边的猫就亲热地钻进了凶手的怀里。大卫比我先反应过来,他长叹了一声,说:”雷先生,原来是你。厉害,把我都瞒过去了!“
??? 雷四爷走出阴影,笑着说:”没错,一切都是我策划的。年轻人,别这么看着我,你自己不也为盲珠掰开了那么多小孩的头骨吗?盗墓行里没有永远的秘密,迟早会有别的盗墓人嗅着钱味儿找过来。所以,我就想了这个釜底抽薪之计,亲自出面把有威胁的盗墓人聚到一起带进来,先下手为强!“
??? 大卫要反抗,那只猫扑过去一爪子割断了他的喉咙。难怪这只猫一直跟着我,原来是在为主人盯梢啊!雷四爷走向我,挑断我的手脚筋,摘掉了我的潜水镜。
??? 我什么都看不见了。黑暗中,我感觉自己被吊了起来,头泡到水里,顿时呼吸不得。
??? 雷四爷的手指伸进水里,按在我的眼皮上,一边往下抠一边说:”最近抓不到婴儿,小伙子的眼睛也只好凑合用了!“

标签:妈妈幼儿妹妹

    上一篇:古墓危机 下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双生棺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