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龙骨草

龙骨草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层蒂花开
??? “大黄,不要!”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感觉自己像是火箭一般向前蹿去,试图扯住大黄的手。可惜,别说是手了,我连他的衣角都没摸到。我冲得太猛了,如果不是拐子在后面拉了我一把,连我都会跟着他掉下去。
??? 我们是从暗道一路退到这里的,现在暗道里正源源不断地涌出只能在地上蠕动的尸体来。它们无手无脚,是标准的人彘,只能无比费力地用僵硬的腹肌在地上挪动。可是一旦有人靠近,它们的后脑就会“砰”地一声爆开。令人感到恐惧的是,那爆裂的脑壳里竟然会“飞”出铁青色的枯手,直射到人身上。那手上沾染着猛烈的尸毒,只要擦破一点儿皮,就会在哀嚎中七窍流血,然后再晃晃悠悠地爬起来……
??? 这种怪物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层蒂花开”,但制作方法却是少见的残忍:它需要将活人的四肢剁下来,然后再在被害者的小腹部划开一个巨大的伤口,将他自己的四肢用力塞进去,最后再将身体缝合起来。它们的肚子全都诡异地肿胀着,这是因为双腿在它们的腹腔里占据了大半体积,甚至将尸体腹部的下半段活活胀裂,像是个吃了人的撑死鬼一样。经过这样处理的人彘,巨大的怨气会在它们身体内部产生并压缩,一旦被活人的阳气引动,就会像一颗巨大的爆竹一样将身体里的四肢直射出去。这种能当远程防御武器用的东西在古墓里极为罕见,更不要提同时出现这么多了,这座古墓的凶险可见一斑。
??? 我们现在被逼到了暗道的尽头,站在悬崖边上的一个石台上。而在我们身后的巨坑中,则有无数剥了皮的血尸像蚂蚁一样往上爬。我看着它们不停地扒着山壁,不由得头皮发麻。巨坑中的血尸层层叠叠,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只怕血尸脚下踩着的,还是血尸。
??? 本来我们已经用。石头在暗道口砌出一道半米高的石墙,以那些人彘的移动能力,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爬上来,可以说情况并不是十分紧急。可没想到大黄竟然在诡异地一笑之后,转身跳入了巨坑中。
??? 他的身上立刻爬满了血尸,那些东西可不像人彘那样行动迟缓,大黄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来一声,就被撕碎了。
??? “该死的,”我咬牙切齿地说道,“袁爷那个老不死的,竟然不告诉我这墓里还有这么可怕的东西!”
??? “他当然不会说了,因为他也是第一次来。”拐子看着下面层层叠叠的血尸说道。
??? 我翻了个白眼儿。我当然知道袁爷从一开始就说自己是第一次来,不然他也不会雇佣我们几个人给他卖命——但这可不是他替那老不死的开脱的理由啊。更何况,如果我随随便便就信了那老头子的话,还不如趁早金盆洗手算了。
??? 一周前,袁爷突然找上了我们三个,说是要来这后周古墓寻找一种叫做“龙骨草”的珍稀药材。虽然他有些支支吾吾的,不过我还是从他手下那里偷听到他的小女儿昏迷不醒的事情——想必他寻找这种药材就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吧!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我们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毕竟他钱给得足够多,而且还给了我们不一定要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的许诺。这样的话到时候我们三个随便找个借口自由行动就是了,反正古墓里面突发情况很多,所有人都能全程在一起的反倒很罕见。
??? 我回过头伸着脖子,向那堵矮矮的石墙后面望了一眼,那些人彘已经慢慢蠕动到了石墙边上。要不了多久,它们就会用自己的身体叠成一个坡道,以供后来者通过。
??? 拐子放下自己的背包,那里面装的是一台大功率超短频无线电发报机。在地下十几米深的古墓中,只有这种特制的超短频发报机才有可能正常工作。
??? “小丁爷,袁爷他们似乎走到了甬道尽头。”拐子在认真听了一会儿耳麦之后,然后停了几秒钟,突然叫了起来,“他们在安装炸药,要将面前的死路炸开!”
??? “他们疯了?!”
??? 血尸坑
??? 在古墓中使用炸药绝对是疯狂的举动。因为古墓至少也有几百年的历史,在人工挖掘之后,岩壁多会变得较为脆弱,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塌方。拿不到宝贝还是轻的,埋葬整支队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摸金校尉虽然大多会带着炸药,但绝对不会轻易使用,除非是在拼死一搏的情况下。
??? 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想起用炸药开路?墓道是死路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至于赌命玩儿啊!
??? 就在我诧异的时候,巨坑对面突然“轰”的一声,脚下也一阵地动山摇。紧接着我看到对面的山壁上“哗啦、半夜两点不可以照镜子,否则会看到自己以外的人当张成看到我后,身体松懈了下来低声问道:"陈阳,你怎么在这里?"。啦”地落下一大片岩石,然后就露出一个一尺多宽一米来高的洞来——原来他们就在巨坑对面,暗道和主墓道的区别只是绕着这巨坑转了半圈而已。
??? “袁爷,你们在作死吗,”我愤怒地大吼道。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死在友军手上。
??? “哼,你们两个还没发觉吗?东西就在这下面!”癞子从洞里探出头来,伸手指了指下面。
??? 我一愣,虽然我知道袁爷要找龙骨草,但谁也不知道龙骨草在哪里,更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而且为什么探头的是癞子,这个时候应该是袁爷出头才对!
??? 对面的癞子脸上突然露出极为贪婪的表情,紧接着就扔下去两个沾着血的纸包。坑底的那些血尸闻到了鲜血的味道,疯狂地扑到了纸包上。那两个纸包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紧接着炸开了一大片赤红的沙尘——那是特质的朱砂炸弹,对于血尸这种没了皮肤的怪物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 被炸到空中的朱砂“沙沙”地落了下来,将怪物烧得青烟直冒,它们最开始还剧烈挣扎着,但很快就渐渐安静了下来。
??? 癞子用狼眼手电扫了一下巨坑底,然后就扔下去一根尼龙绳,一个接一个地滑了下去。他"吱哑"门突然开了,进来个头发凌乱的女子。曹建辉猛地个后退,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你是人是鬼?"们的行动太鲁莽了,根本不符合摸金校尉“出墓之前都一定要警觉”的原则。更让我不安的是,我身边的拐子竟然也显得有些焦躁了,盯着我的背包不放——尼龙绳装在我的背包里,他身上没有!
??? 癞子已经滑到了坑底,而剩下的六个人也快要落地了。然而,癞子竟然摸出了一把微型冲锋枪,将一整梭子子弹射到了那几个人身上!
??? “哈哈哈,”他疯狂地大叫着,随后就将枪口对准了我俩。
??? “咔哒咔哒”,他不停地扣着扳机,却不知道将打空了的枪换上子弹。
??? 就在这时,他的脚下“轰”地一声响,那血尸当中就喷射起了无数暗红色的残肢断臂。紧接着我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红色人影从他脚下冲天而起,又在落下的一瞬间抓住了他的头,像是垂直跃出水面的鱼一样跳出来又落入血尸的“海洋”里,顺带着把他也抓了进去。
??? “小丁爷,不行了,快要挡不住那些人彘了!”拐子突然叫了一声。
??? 我猛地一回头,正好看到一颗铁青色的脑袋露在矮墙上。我当机立断,立刻拿出尼龙绳,滑了下去……
??? 蛊惑
??? 坑底到处都是一股子尸体被烧到一半时散发出来的焦臭味,异常难闻,我不禁捏住了鼻子。虽然刚才那从地下钻出来的巨大血尸很恐怖,但我认为它出来之时不可能没有任何征兆,所以危险性要比上面的人彘低很多。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它竟然在血尸的尸体堆里留下了一个完整的坑洞。那坑洞边缘处血肉连成一片,甚至还有少量黑色的结晶。
??? “那东西看起来是血火"别说了,可恐怖了,那个,在你对面卖鱼的那个王长生,死了,就在这庙里,而且听说啊,血流的地都是啊!那场景老恐怖了啊!"身旁的哥们惊悚的说道。尸啊!”
??? 我叹了一口气,如果它不是温度极高的话,是不可能在血尸海里烧融出这样一个大洞的。
??? 我用手电小心翼翼地从它留下的坑洞向下照去,结果发现那洞竟然通往另外一条甬道!
??? 上面的人彘已经爬到了平台上,很快就会从上面滚落下来。我和拐子没有选择,只能赌运气进入另外那条甬道了。
??? 值得庆幸的是,下面这条甬道并不如何高。所以在我两腿发麻地从地上站起来之后,便看到了癞子的尸体:他的肚子被豁开了,所有脏器都不翼而飞。而他那粗壮的四肢被人用死人肋骨死死地钉在了墙上。我用狼眼手电仔细照了照尸体四周,结果发现地上有一行新鲜的血迹,从癞子脚下一直延伸到甬道深处。
??? “之前我以为癞子中途反水,干掉了袁爷,现在看来事情可能正好相反。说不定癞子是被袁爷追着跑,险些被斩尽杀绝,才冒险使用炸药的——那也不对啊,癞子的表现不像是被人追赶的样子。”我沉默了两三秒,这样对拐子说道。
???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这个!”刚跳下来的拐子双腿已经被震麻了,但还是跌跌撞撞地要向甬道里跑去——我甚至能看到他的眼珠子都开始发红了!
??? 他这不是逃命,而是被什么东西蛊惑了。
??? 我一把抓住拐子的衣领,狠劲抽了他两个耳光,大喝道:“清醒它本来还想神气活现地施展下水中的功夫,然而让我目瞪口呆的幕发生了:只见它惨叫声、全身痉挛,痛苦地挣扎了会儿就动不动地飘在水面上。这时,我老婆走了过来。我不解地看着她,老婆头发甩,满脸得意地说:"傻鬼个,还水中无敌呢,看老娘给你表演开水煮水鬼!"点儿!这古墓是袁爷布下来的陷阱,我们是他这陷阱里的肉!你想想,癞子是被血火尸拖下来的,可是他尸体却没有多少烧焦的痕迹,这说明动手挖他内脏的是个活人,而且这活人还能指挥血火尸——除了带咱们进来的袁爷,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有这种本事!”
??? 拐子突然咧嘴笑了,那笑容诡异得可怕:“小丁爷,你想过没有,从他被血火尸抓下来,再到你双脚落地,不过间隔两三分钟。换成是你的话,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癞子一声不吭,然后挖出他的内脏再把他钉在这里吗?”
??? 我的心如坠冰窟一样凉了半截。是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 拐子打开我我只是企盼它们伸出枝桠时不要戳穿我的身体,因为我希望白暮出现的时候还能认识我,而不是把我当成棵树,虽然以驱经常夸我玉树临风。抓着他衣领的双手,然后慢慢地说道:“但如果他的内脏是自愿跟着袁爷走的,那这就说得通了。”我一愣,什么叫“内脏自愿跟着袁爷走”?可是拐子根本没给我留下想明白的时间,竟然一把夺过我的狼眼手电关掉,然后便冲入了黑暗当中。
???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身后“扑通”一声响,竟然是一个人彘掉进了甬道当中!
??? 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能一边跟着拐子冲进甬道深处,一边在自己的背包里摸索着应急用的火折子……
??? 奇异的香味
??? 就在我刚掏出火折子的时候,脚下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如果不是我没敢跑得太快,肯定会摔个半死。
??? 我稳住身形,点亮火折子一看,才发现绊倒我的竟然是拐子的腿!他靠坐在甬道边上,双眼无神,肚子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肚中的内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 我从未感觉古墓里这样可怕,到底是什么东西下的手?
??? 就在这时,我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噜噜”响了起来。我一愣,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墓中保持高强度的运动很久了。可是人在精神紧张的时候,一天一夜都感觉不出来饿也是正常的,为什么现在我……
??? 漆黑的甬道尽头飘来一股奇异的香味,竟然将我的饥饿感全都勾了上来。我强忍着肠胃中传递给我的信号,捡起拐子扔在地面上的狼眼手电,又熄灭了火折子,在黑暗中一步步向前摸索着。
??? 我有预感,这座古墓中的所有诡异事件,都和这奇异的香味有关。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其他人是被这种香味所影响的话,为什么我到现在才闻到它呢?
??? 我身后的人彘依然在慢慢向前爬着。我早已经算好了它们的速度,然后用几乎和它们一样的速度前进着,它们爬行的声音反倒成了对我的掩护。
??? 香味越来越浓了,很快我就走到了甬道的拐角处。我能看到一道血红色的光照射在墙壁上,也就是说,在拐角后面等着我的很有可能是那具血火尸。
??? “不管你是谁,出来吧!”
??? 是袁爷,他在拐角后面等着我!
??? 我慢慢地走了出来,看到袁爷正跷着二郎腿坐在一口棺材前。那是一个残破不堪的主墓室,一口黒色漆皮棺材端端正正地摆在了正中间——看那漆皮的颜色,这是口新棺。而那发出血色光芒的血火尸,则背对着我蹲在墓室的角落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警觉地问道。
??? “我都听见那些人彘孙东星又问道:"你看看,我未老先衰的怪病,你们能治好吗?"爬过来的声音了,如果这墓里还有活人的话,肯定差不多走到这墓室门口第天早,班长婉如打电话给我,"小凡﹗快、快!快来学校!学校发现具女尸!"我顿时像得了心脏病样,我现在知道死去的奶奶心脏病发时的感觉了。了。”袁爷耸耸肩,一脸的轻松。
??? 我瘪着嘴,没想到刚才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其实都没逃过袁爷的手掌心——想想也是,他带来的人都死了,而我们又被人彘驱赶,幸存者当然只可能在这个时间点逃过来。
??? “你是怎么不动声色地杀掉这么多人的?”我问道。
??? “以小丁子你的博学强记,一定认出了你身后的东西是‘层蒂花开’。但你想过没有,既然这些怪物的四肢被塞进了肚子里,那他们的内脏哪里去了?”
??? “被挖出来扔了呗。”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随后便想起了拐子问我的最后一句话。一片鸡皮疙瘩爬上了我的后背,我不由得慢慢地回过头去……
??? 利用
??? 在我身后望着我的,是拐子。只不过他的四肢已经没有了,和其他“层蒂花开”一样用腹部慢慢向我这边挪着,时不时地抬起头,像是在寻找我的气味……
??? “你明白了吧,这种怪物是人死了之后自己变出来的,可不是别人将他们的四肢塞进去的。”袁爷站了起来,轻轻地抚摸着面前的那口棺材,“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龙骨草的抵抗能力那么强,但你也死定了。”
??? 我很想问龙骨草到底是什么东西,更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
??? 我被人彘逼得一步步后退,和它们慢慢与袁爷呈三足鼎立之势。
??? 突然,我用余光看到袁爷身旁的棺材盖居然向上拱了一下,像是里面的东西要出来一样。"阿丽啊,你不要走,不要走啊,今年我算出你有劫,很难逃过去的,不要出去了,在家好好待着吧!"旁的妈妈正在苦口婆心的劝着收拾行李的阿丽。可是袁爷非但没有躲开,表情反而变得更加温柔了,还低声对着棺材里的东西说着什么。
??? 我突然知道那棺材里面装的是谁了!我一咬牙,打算破釜沉舟地拼一把。
??? 于是我大喝一声,向血火尸冲了过去。那怪物听到了我的声音,扔掉了手中的东西,向我飞身扑来——原来它蹲在墙角里是在吃内脏,癞子他们的内脏!那些内脏被它身上的火焰烧得“吱吱”作响,散发着焦臭的味道。
??? 然而我的目标并不是要干掉它,因为我根本打不过这个力大无穷又极为敏捷的怪物。我甚至只是叫了一声吸引它的注意,接着又做出了一个要向前冲的动作,然后便斜着向主墓室深处跑了过去。
??? 这间主墓室并不大,所以我几步就跑到了那口棺材后面,而血火尸则绕了一个极小的弧度,直奔我而来。
??? 夹在我和它中间的,是袁爷和那口棺材!以它的体型和力气,只怕一下子就能将那棺材撞得粉碎。
??? “不!”刚才还得意洋洋看着我的袁爷大惊失色,竟然趴在棺材上企图保护它。也不知道这老头子是通过什么办法指挥血火尸的,那怪物竟然慢慢向后退去——然后它就踏入了人彘的攻击范围!
??? 只听得一阵令人胆寒的爆裂声响起,那些人彘的脑袋纷纷炸裂开来。血火尸被打得连连后退,然后发出一声吼叫扑了过去……
??? 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 我抽出匕首,一把抓住袁爷的头发,将刀尖顶在他的下颌上,喝道:“老东西,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能引得那东西来毁这棺材一次,就能引两次三次!”我知道,他这种心狠手辣的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的——但如果是他女儿的命呢?
??? 袁爷惨笑了一下,便指挥那血火尸冲进了甬道。
??? 袁爷能在墓里弄出这么个大家伙当帮凶,并将癞子等人逼入绝境,说明他早就来过这座古墓,而且熟知古墓里的一切。在这种情况下第个发现黑雨死了的人是某小报的版面编辑小冯,她十天前要黑雨画个刊头画,当时说好是天交货,结果到时间却没有收到意料中的电子邮件(黑雨与报刊的联系都是用电子邮件,收费也是采用银行划账的方式)。这对于黑雨来说是件不寻常的事,因为黑雨的守时在界内是出了名的,小冯边大骂黑雨放鸽子边只好临时找人补做,好在版面如期排好,要不非被总编猛训不可。,不难猜出那棺材里装的就是他的女儿——古墓里面阴气「只是为什麽又不让我们知道?」极重,用来保存尸体是很常见的事情。只不过袁爷对他女儿的爱很畸形,即便它已经尸变,却还是对它疼爱有加,甚至宁愿让自己身处险境也不肯伤到它分毫。我真不知道利用了这一点的我到底是机智还是卑鄙。
??? 引诱
??? 我用匕首逼着他,慢慢地一起走进了甬道。那血火尸虽然厉害,但终归还是抵挡不住无穷无尽的人彘,倒在了人彘海的尽头。而在它的周围,则是一圈人彘的“尸体”。
??? 走出了甬道之后,我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匕首却又往上顶了三分。
??? “把龙骨草给我!”我命令道。
??? 袁爷哆嗦着手,从裤兜里摸出一个散发着异香的小盒子来——没错,我在墓道里闻到的就是这种古怪的香味!
??? “你为什么把我们骗进这座古墓里?”我问道。
??? “我想让我的女范小雅大颗的眼泪"啪"砸在李阿多的手背上,其实,去天国的路上,晚步早步是样的。儿‘活过来’,所以把她的尸体运到了这座古墓里。但是我还需要人在死亡的时候释放出来的大量阴气,所以……”袁爷艰难无比地说道。
??? 我没有让他把话说完,因为迟则生变。我一把抢过盒子,然后就将匕首捅了上去。鲜血顺着他的下巴喷了出来,他的身体也软倒在地。
??? “下辈子再见吧!”我恶狠狠地说道。
??? 我将袁爷的尸体推到一旁,用两根手指抹掉了匕首上的血迹,却有些惊讶地发现袁爷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我很纳闷儿,他在笑什么呢,是因为他女儿的棺材盖子动了吗?我不认为他女儿真的活了过来,她应该只是起尸了而已。如果我现在打开他女儿的棺材,看到的大概是一个四处乱撞的粽子,而不是一个活人——能动就是复活了,真是畸形的父爱。
??? 不过,宝贝已经到手了,当务之急就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我揣着这个小盒子,飞快地向出口跑去。
??? 跑着跑着,我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儿:我的胃里火烧火燎的,心跳得又快又沉重,感觉像是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一样。而且我的脑子也开始混乱了:一幅幅支离破碎的画面异常混乱地出现在我的脑子里,让我有一种要把肠子掏出来送给身后袁爷的冲动——我终于明白之前拐子、癞子他们的反应为什么会那么反常了。
??? 我颤抖着摸出那个小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个似玉非玉、似草非草的东西——这就是龙骨草吗?
??? “砰、砰、砰……”
??? 我觉得自己的胸口快要炸开了,甚至能看到自己的胸骨向上一拱一拱的。突然,我的腹部传来了一阵剧痛。
??? 我低头一看,我的肠子竟然诡异地从肚皮上挤了出来,而且还在不停地向外涌着。
??? 我想叫喊,但却根本喊不出来声音。
??? 但是我又想明白了一件事,龙骨草引诱“活过来”的,并不是整个尸体,只是人的内脏而已。
??? 我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了,它竟然试图去捡地上的人彘断肢,但却因为剧痛而动弹不得。所以我只能惊恐地看着肚皮上的伤口越裂越大,里面的内脏像是一个怪物一样向外拥挤着。
??? “砰!”
??? 我的肚子上爆起了一阵血雨……

标签:恐惧恐怖尸体诡异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