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诡异的八病房

诡异的八病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黄初发是S市医院的外科主任,更是做手术的第一把好手,可是最近在他所管辖的外科部门里,却接连发生了几件令人费解无法去用科学解释的事情,令他感到很是棘手。
那是三楼单病室的房间第8号病房,本来它不过只是一间普普通通的病房而已,但是在发生了那些事情之后,它就已经不再是普通的病房了。
这还要从一个月前八病室里死"这孩子!"张梅嗔怪地笑了下,转身走进厨房。的第一个患者说起,按说医院里死了人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这个患者死得却很是奇怪。
在这之前,这位患者的手术很成功,而且恢复的也很好,在黄初发进八病室查房并检查完患者的身体之后,还曾对患者说过。
“你的身体恢复的很好,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其实,那个时候,这位患者的身体已经无碍了,而且这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阑尾炎手术而已。
但是,奇怪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黄初发检查完患者之后的那天晚上,病人悄无声息的死了,没有挣扎正在这时,王子超听到门外响起声大吼:"小心身后!",也没有伤痕,只是瞪着双眼,嘴巴张的大大的,脸上写满了惊恐。
据当班的护士讲述,那天晚上除了她去换点滴之外,是没有任何人进因为现在已经是夜晚十点半了,这个时候网上的人特别少,而我除了无印个网友之外便没有别的网友了,如今却连无印都去睡觉了哎!看来真的要让位给姐了。入那个病房的,所以就不存在谋杀。
经过检查之后,也证实了患者的死与病情无关,可即便是这样,院方也难辞其咎,在承担了一部分的赔偿之后,才算平息了这件事。
本来黄初发以为这只不过让李单想不到是,本催着李单要结婚的男友突然提出与她分手,而枪明确表示他喜欢另个女孩,而且那人也爱他,那女孩就是李单的姐姐李双。是一场意外,可是在这之后,就在这八现场所有的人都慌了神儿,出现这样的意外令他们始料未及。院长拼命地用医用棉球给李大爷止血,可是血流得太快总也止不住。过了片刻后,院长放下手术刀,呆呆地说了句:"他已经不行了病房里,第二个患者,第三个患者,相继死去。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这几个患者都是即将恢复,而且都是经过黄初发查过房之后的当天晚上死去的。最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三个病人的死,都是在星期天的晚上,时间大概其都在午夜十二点左右,并且他们死时的表情的都如出一辙,都是脸上写满了惊恐。
这已经打破了科学的解释,尽管黄初发一直以来都不太相信那些荒诞的阴邪之说,但现在他不得不接受这些残酷的事实。他查不出那些病人的死因,更无法用他一直以来信赖的科学去解释,现在的他也有些摇摆不定,甚至于他更愿意相信那些患者都是被不知名的神秘力量给带走了。
医院里传得沸沸扬扬,外科病房的护士们更是这样对外描述的。
“那天晚上我值班的时候,我明明看到,在八病房的门口前有一条白影在我面前闪过。”
“我也是,那天晚上我就觉得我的后脖颈那天外面下着小雨,我在店里看本书,何南不南的恐怖小说《怨妇的头发》。一阵阵的发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我后面吹凉气。”
十月份的个晚上莉莎和安东尼被阵冷风吹醒,原来锁好的门,都是字大开,他们还听到从艾莉房间传来的沉重脚步声,他俩看,艾莉仍在床上熟睡。然后声音又转移至厨房,莉莎说:"锅经常自己砸到地板上,餐具抽屉也翻倒在地上。我们盛菜的瓷盘也个接个地掉到地上。我们忍耐了几个星期,找些理由来安慰自己,比如风,或者是我们家狗干的好事。"之后,艾莉在她的房间内又听到声音。“你们说的都不对,我明明看到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去了八病房,她好像是飘着进去的。”
…………
众说纷纭,更有甚者居然说是黄初发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这是那东西在报复黄初发,这就让黄初发陷入了被动的局面,好像患者的死都是因为他的原因。
这一下,死去的病患家属纷纷将矛头指向了黄初发,黄初发有口难辩,院方无奈之下也只能暂时停了黄医生的职,其实也是给他放了假,也算是给了病患的家属一个交代。
这让黄初发很是憔悴,他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蒙受冤屈,那些病人的手术虽然都是经过他的手,但是他们的死的确与他无关。他很想拿起法律的武器去捍卫自己的权利,可是他拿不出证据,就连警方也查不出导致这些病患死去的“罪魁祸首”,他又怎么去查。
可是,他不甘心,也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如果他任凭这件事随波逐流而置之"不错。"我道:"只有你死了,这梦才不会实现,我才会活着。"不理,不就间接承认了是自己的原因导致整个事情的发生,这将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这是他不容许的。
于是,他想到了一个看起来极佳,却也很危险的办法,那就是由他住进那间神秘的八病房里,他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神秘的东西让他的病患纷纷死去。
当他将这样的想法讲给院长听的时候,院长是断然拒绝的,因为院长实在不愿意他去冒这个险,尤其他还是院内一流的外科主治医生。
可是,黄初发既然已经决定了的事情,又怎能改变主意呢?即使是院长不答应,他也有别的办法。
星期天的晚上,已经休假的他趁着护士去给病人换点滴的时候,他偷偷的拿了钥匙打开了已经暂时封闭的八号病房。
黄初发走进了八病房,这间病房他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蓝色的窗帘,浅橙色的衣柜,挂在墙上的灰色钟表,一切熟悉的事物。可是如今他再次进入病房,心头却莫名的涌现出一种陌生的感觉,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他也说不清道不明。
黄初发没有开灯,因为他不能被人发现,他也没敢躺在床上,他怕躺到床上之后会睡着,跟那些患者一样毫无反抗的死去。床边有一把椅子,他摸索着坐了上去,即使这样也难以掩饰他此时紧张的心情,因为他不知道接下来迎接他的会是什么,他坐立不安,脑子里胡思乱想着。
病房里异常的安静,黄初发很久没有感受到
如此寂静的环境了,但这种安静、初吃饺子说为‘捏小人’而说其实是给阴间的位死者过生日,那位死者叫做‘弓美’让他感到苏幕哥说道:"这个没问题!"愣看见女孩失望的目光,他连忙摇头说:"不,不是的,我很确定,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这样疼你,爱你。"很沉闷,心里极度的压抑。墙上的钟表内,分针与秒针交替着旋转着,发出哒哒的声响,他觉得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马上就要十二点了,他的手心里已经全是汗水,他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即使是做非常困难的手 我犹豫了下,咬咬牙说:"阳光公寓。你要能在分钟内赶到我就租给你"术时也没有过。
当分针刻不容缓的踩到十二点的时候,黄初发的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窗帘的后面传出哗啦哗啦的声响,吓的黄初发紧张的缩了一下身子。
那是什么声音,犹豫了片刻,黄初发站起了身子,缓缓的朝着窗帘走去,他有些紧张的伸出了颤抖的手,轻轻的掀开了窗帘的一角,漏出了一条缝隙,透过缝隙他看到,原来不知何时外面已经起了大风,吹动了树上的树叶,而刚好树叶离着窗户很近,树叶随着风的吹动,不停的拍打在玻璃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响。
黄初发心下稍安,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可就在此时,他惊恐的看到,挂在墙上的液晶电视居然自己启动了起来,发出沙沙的声响,而且竟然在不停的切换着画面。
窗外的树叶依旧不停的拍打窗户,电视依然在自行的切换画面,这一切诡异的现象已经颠覆了黄初发的认知。
他害怕了,此时的他已经跳到了床上钻进了被窝里,整个身子已经卷缩起来,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发抖。
就在这个时候,黄初发就感觉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向床上攀爬,虽然隔着一层被子,但他也能感受到刺骨的凉意,此时的他浑身抖动的更加厉害了。
他脑子里胡思乱想着,那会是什么,血淋淋的怪物,狰狞的面孔,他不敢想象了,干脆闭上了眼睛,只感觉到那东西离自己愈来愈近。
霎时间他只觉得自己的面门一凉,但是那东西好像没有进一步行动。尽管他怕的要死,他还是小心的睁开了眼睛,呈现在他眼前的竟然是一张稚嫩的小脸。
他清晰的记得这张熟悉的小脸,那是在三个月以前,一个患了脑瘤的小姑娘来到了医院里,她非常可爱,大家都很喜欢她,她叫余小鱼,大家都叫她小鱼。但是令人惋惜的是小鱼朋友很奇怪,如果都砍人了,怎么他所谓的门外听不到点动静呢?我朋友就说想找到这个人,这个人就说,你问问菜市场开茶馆的张妈妈,就在他们家楼上。尽管做了手术,但她也撑不过几天了。最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孤寂的病房里只有小鱼一个人,除了护工,没有人陪她,她的爸爸据说是做生意的,忙的不可开交,而她的继母除了送她到医院的第一天来过,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而最为悲痛的是,就连小鱼最后离开人世的时候,他的爸爸也没有到场。就因为没见到她的爸爸,因为这份执念的存在,小鱼在死后魂魄竟然没有离去,而她死去的那天刚好就是星期天。
据小鱼所说,每当午夜时分,她只不过是觉得无聊想找个人聊聊天而已,哪曾想他们都受不住惊吓而死。
黄初发自然是没有死的,因为小鱼本来就无心去害他,在这之后,黄初发找到了小鱼的父亲,让他们父女见了面,算是遂了小鱼的心愿,然后又找人超度了她的亡魂,使得小鱼最终能够转世投胎。
即便是这样,自此之后八号病房还是空置了下来,没有人敢再进去,直到彻底拆除,砌成了墙。

标签:爸爸手术午夜诡异医院

    上一篇:鬼遮眼 下一篇:夏天融化的雪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