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夏天融化的雪

夏天融化的雪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不融我们试探着向左拐,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十号是在哪边。化的雪人
??? 百货商场大门旁边有一个很高大的雪人:它由一大一小两个雪球组成,一个很长的红萝"啊,放了我,放了我,我的皮肤粗糙,还有纹身。"李明疯了样的对着前面的身着白色长衫的‘人’叫喊道。卜是鼻子,两个煤块是眼睛。
他犹豫了下又回到床上蜷缩在角打开mp声音放到最大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感到有些许安全感。??? 卢媛站在雪人身前,仰望着它的脸。温暖的春风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但吹到身上却让人感到寒冷。是的,现在已经是春天了,但这个雪人!你有没有再打听!"志强焦急的问。始终没有融化。
??? 去年冬天下了第一场大雪后,商场职工用门口的积雪堆成了这个巨大的雪人。可自那以后,无论天气变成什么样,它都没有融化半点儿。路人走到它身边时会感到阵阵寒意,犹如身处寒冬腊月。
??? 这个不会融化的雪人最初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很多人结伴来看。可日子一天天过去,好奇心变成了恐惧。原因是大家得知就在雪人堆好的那天,商场门口发生一起凶杀案:一个女孩子被人从后面捅死,当时明明是人潮如水的中午,却是没有人看到嫌疑犯是谁。
??? 人们议论纷纷,说那个女孩子阴魂不散,附身在这个雪人身上。它在怨,怨那个嫌疑犯,怨就算没有监控器,可当时那么多人,为什么没有人看到嫌疑犯?一个上夜班晚归的人说,在深夜里,他回家路过那个商场,衣袖突然被人拽住。他回过头,看见那是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女孩子,它那张惨白的脸上,流着两行血泪。
??? 卢媛正回想到小玲听到可以让她考试嗨趴这句话耳朵都竖了起来,连声音的主人是谁都还搞不清楚就赶忙准备了铅笔和纸。这里,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把她吓了一大跳。
??? “姑娘,你挡住路了,让开一点儿。”
??? 卢媛急忙让路,然后四个男人拿着工具走了过来。
??? “你们要干吗?”卢媛奇怪地问。
??? 一个男人回答:“它已经影响了商场的生意,我们得把它清理掉啊。”
??? 卢媛正想说话,男人已经挥起手上的铁镐,拍向雪人的身体。霎时间,卢媛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雪人被铁镐弄出的伤口里,流出鲜红的血。四个男人惊恐地扔下工具,失魂落魄地跑了。
??? 卢媛走过去,把铁镐拔了出来,鲜血才止住流淌。她仰头看着雪人红红的鼻子,轻声问道:“白茵,真的是你吗?”
??? 关于爱情
??? 卢媛回到学校后,一脚踢开了关朝所在教室的门。嘈杂的人声静了下来,卢媛脸色铁青地揪出了正在嬉闹的关朝。
??? 走廊里,关朝一脸的不耐烦:“有病啊你?”
??? 卢媛双眼冒出怒火,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关朝脸一偏,几秒后,他伸出舌头舔舔嘴唇,重新把头摆正,说道:“行了吧?那我回教室了。”说完就向教室走去。
??? “你还是人吗?”卢媛怒道。
??? 关朝站住,不转身不说话。
??? “白茵是你的女朋友,她出事后你去看过她一眼吗?”
??? 关朝脸上的肉抖动了几下:“我们已经分手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 卢媛深呼吸几下想忍住泪水,但还是没忍住,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
??? 白茵生前是卢媛的好朋友,没错,她就是那个被杀死在商场门口的女孩子。她们是一个寝室的,整天形影不离,很亲密。而关朝是白茵从高中起就喜欢的男生,她努力跟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终于鼓起勇气开始追他。
??? 就在几个月前,关朝同意和白茵交往了。但作为旁观者的卢媛看得出来,关朝之所以接受白茵,是因为他想气沈姚。沈姚是他的女朋友,最近却跟别的男生搞暧昧,两人就闹了分手。
??? 去年冬天,沈姚终于回心转意,要跟关朝复合。于是关朝把白茵约出去,想跟她说清楚,道个歉。
??? 那天下午,卢媛收到了白茵的短信:我们分手了。
??? 后来,关朝请白茵去那个商场旁边的咖啡店里喝咖啡。谁知两人刚出来不久,惨剧就发生了。
??? 卢媛相信白茵的鬼魂一定附在那个雪人里。它不走,是因为它不甘心。可卢媛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 想来想去,卢媛觉她莞尔笑,说,当然是朋友。得自己一定要帮白茵抓到嫌疑犯,好歹让它死个明白。
??? 晚饭时,关朝闷闷地吃着饭,闷声不语。
??? 对面的沈姚见他这副样子,不满地噘起嘴:“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 关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没有啊。”
??? 沈姚撇撇嘴:“你是在愧疚吧?如果不是你那天约她出去,她也不会出事。”
??? 关朝把目光转向餐桌上的饮料,不再说话。
??? “我听说商场那条街又有怪事出现了。”沈姚靠近一点儿,“昨天晚上,一个老太太回家,路过商场时看见街边蹲着一个女孩子。老太太走过去想问问她为什么在这儿,可走近后,她看见那个女孩子满手鲜血地捧着一个白色瓷杯,一口一口地喝着什么。”
??? 关朝打了个哆嗦,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
??? “她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儿就是跟你喝咖啡——你一定要小心啊,不要去那条街。她心有不甘,一定是想把你拉下去陪她!”
??? 水落石出
??? 这天晚上,关朝和沈姚看完电影后,关朝送她回了家。看着沈姚进了房门后,关朝一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 快走到校门口时,关朝才察觉到有人在背后跟着他。他刚想拔腿跑,可是已经迟了,脑袋被人用麻袋套住了。
??? 他被拖到一条小巷,几个人的拳头和脚雨点般地落到了他身上,还夹杂着咒骂声。就在关朝以为自己要被打死时,一个女声大喊了起来。几个打人者顿时慌了,连忙朝小巷另一头跑了。
??? 头上的麻袋被扯下。手电筒的灯光下,关朝看见是卢媛。卢媛急忙把他扶到医务室包扎伤口。
??? 医务室里,卢媛看着关朝鼻青脸肿的样子问:“他们是谁,为什么打你?”
??? 关朝感受着脸上的疼痛,摇摇头。他看见卢媛手上提着一个黑袋子,问道:“这么晚了,你去哪儿?”
??? 卢媛笑笑,说道:“我不是听说白茵会在晚上出现在那条街吗?我去看一看,顺便给她烧点纸。”说完,她看着关朝,“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 关朝刚想点头,却突然想起沈姚说白茵之所以一直不走就是想拉上自己那句话,然后又想起出事儿那天,自己是眼睁睁地看着她断气的。白茵临死前就那么看着他,用濒死的眼神。一股寒意爬上关朝的背,他犹豫起来。
??? 卢媛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我真是搞不懂,白茵为什么会喜欢你。”说完就像不想再看见他一样,转身向门口走去。
??? 刚刚走了几步,卢媛的眼睛猛地睁大,站在原地不动了。
??? “怎么了?”关朝见她突然停下来,疑惑地问。
??? 卢媛转过身,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我知道是谁杀了白茵了!”
??? 关朝一下子站起来,问道:“是谁?”
??? “就是刚才打你的那几个人。”卢媛为猜到的不也就是场梦么?管它梦醒后会如何,切都是过眼云烟。真相感到痛心,“那天,行凶的人可能是想杀你,可白茵替你挡了一刀……”
??? 关朝回忆起当天的场景:那天,他们从咖啡店里出来后,白茵一直向后张望,脚步也慢了下来。关朝有些心不在焉,等他被惊恐的人声拉回思绪时,白茵已经不在他身后了。再往后面两三米的位置看时,她已经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下了——当时白茵倒下的位置正是自己的正后方!
??? 关朝腿一软,一下子坐回床上,口中喃喃地说道:“不可能,不可能……”
??? 卢媛把手中的黑袋子砸到了关朝身上,大喊:“一定是这样!沈姚之前不是跟一个男生搞暧昧吗?一定是他得知沈姚要跟你复合后,找人去杀你,却没想到白茵发现了你身后有人跟着,她只好在关键的时候挡了上去……”
??? 卢媛把这一情况反映给警方。警方着手调查,果然很快就找到了线索。两天后,警察抓住了嫌疑犯,而幕后主使者正是那个曾经和沈姚搞过暧昧的男生许震。
??? 据嫌疑犯回忆,那天他一直跟在关朝和白茵两人身后。后来,他看准时机亮出匕首就打算向关朝的后腰刺过去。可嫌疑犯突然发现白茵在悄悄地看着自己,还张嘴想喊。嫌疑犯想起自己要是不完成任务,欠许震的三万块钱就得还。他头脑一热,一个箭步上前就朝关朝的腰上刺去。
??? 白茵没想到嫌疑犯知道自己在看他,居然还敢动手。她顾不得再喊出声,挡在了关朝的背后……说起来很长,可这不过都是一两秒钟的事。
??? 杀错了人,许震也被吓坏了。但他依然觉得不解气,所以那天晚上偶遇关朝的时候,才又和自己的狐朋狗友揍了他一顿,没想到被卢媛看出了问题。
??? 看着凶手锒铛入狱,卢媛心中的恶气终于吐了出来。
??? 咖啡店遇鬼
??? 店员小珂托着下巴,看着空荡荡的咖啡厅。已经将近两个月了,咖啡店的生意十分惨淡,原因自然就是商场门口那个不化的雪人。
??? 她听说有强大意念的人死后,鬼魂会找到一个寄身处。寄住在里面的鬼不能离寄身处太远,但在周边活动还是可以的。
??? 前几天有人声称看到了鬼,就把小珂吓得够呛了。现在她又想到咖啡厅离那个雪人这么近,会不会……
??? 正想着,咖啡店的门被推开,生意来了。小珂不再胡思乱想,抬头一看,是一个穿蓝色羽绒服的女孩子。
??? 还有几天就要到夏至了啊,她怎么还穿得这么厚?这世界上还真是什么怪人都有。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一笔生意。
??? 那女孩子低着头,慢慢地走到窗边的位置坐下。小珂走过去,把菜单递给她,问:“请问,要喝点儿什么?”
??? 那女孩子接过来,苍白的食以前总是习惯他抱着我入睡,可是现在却要独眠,这是种煎熬。指从袖子里伸出来,指向“蓝山咖啡”四个字。小珂突然感觉有些冷,说了句“请稍等”后就去准备了。
??? 小珂站在柜台处,一边摆弄咖啡机,一边打量那个奇怪的女孩子。她垂着头,长长的头发从两边散落下来,看不清脸……目光落到她身上的蓝色羽绒服时,小珂抖了一下——她想到了那个死掉的女孩子。
??? 她再看向门口,一条水迹从门口一直延"你怎么了?我马上过来"电话那边是他的声音。伸到女孩子的脚边——是融化的雪水!没错,就是它!小珂的手脚冰凉,她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要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只要等它走了就好了。
??? 小珂强定下心神,端着咖啡走了过去,放下咖啡颤声说道:“请慢用。”
??? 女孩子点点头,伸出毫无血色的手握住杯子,慢慢地喝了起来。
??? 十分钟后,女孩子喝子婉是家公司的普通职员,她的公司位于市中心的家写字楼的十楼。光了咖啡,把手伸进衣兜里不断地翻找着,似乎在找钱。小珂都快哭出来了,急忙说道:“今天搞活动,所有的饮品免费!”
??? 女孩子听后僵硬地点点头,站起身来缓缓地向店门口走去。它的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水迹。
??? 小珂跌坐在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可无论怎么样她也平复不了自己的心跳,心脏开始隐隐地疼起来……
??? 卢媛聚精会神地看着微博上的一则消息:今日下午,那家咖啡店内名叫小珂的店员突发心脏病,进了医院。她醒后恐惧地说去年冬天死掉的女孩子来店里喝蓝山咖啡……
??? 最后,微博上还出现了商场门口那个巨大的雪人,临近夏天的太阳对它一点儿伤害都没有。隔着屏幕,卢媛看着那个只有简陋鼻子和眼睛、没有嘴巴的雪人,全身都逐渐冰冷起来。
??? 它想要的
??? 咖啡店的事情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快到夏至了,雪人身上的雪却愈发坚硬起来。
??? 所有人都不明白,杀那女孩子的凶手已经被绳之以法,它为什么还是不走?
??? 卢媛去关朝的寝室找他,沈姚也柳姗什么也没说关上了隔板门,她转身离开厕所时,听到隔板里传出呼噜噜的声音,她知道那是女孩喝汤的声音,像动物喝水。在里面。
??? 卢媛态度很不好地对沈姚说道:“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跟他说。”
??? 沈姚挑挑眉:“他可是我男朋友,我为什么要出去?”
??? 卢媛不想跟她争辩,转头对关朝说道:“关朝,白茵一直待在那里不走,你不觉得你应该去看一下吗?”
??? 关朝脸色难看地张口想说什么,却被沈姚抢先说道:“是我不让他去的。卢媛,你不会不知道原因吧?她就是想让关朝陪她去死!”
??? “那又怎样?”卢媛毫不相让,“就算白茵拉他走又怎样,她本来就是替他死的!一命偿一命,不应该吗?”
??? “没人要她替!”沈姚大声说道。卢媛被这一句话噎住了,最后扭头对关朝说:“听说那个雪人已经引起恐慌了。那家商场的老板花大价钱请来驱鬼的道士,明天就要来了。要不要去见它一面你自己看着办。”说完,她就走了。
??? 卢媛走后,关朝捂着脸坐到了床上。沈姚看他的样子说道:“你别这样,一切都是她自愿的。”
??? “可是不能否认她是替我而死的。况且我还利用她气你……”关朝低声说。
??? 沈姚睁大了眼睛:“你不会是要去吧?”
??? 关朝没说话。沈姚生起气来:“我是为你好,你要是去的话我们就分手!”说完,她摔门走了。
??? 关朝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 这天晚上十一点多,关朝提着黑色的袋子来到商场门口,抬头看着这个高大的雪人。自从出事以来,他不知是出于恐惧还是愧疚,一次都没有来过。可他现在想通了,如果不跟它亲口说一声对不起,他下半辈子都不会安心。
??? 关朝蹲下身子烧起纸钱,小小的火堆燃烧起来。关朝抬起头看向雪人,说道:“对不起。”
??? 一阵阴风刮过,雪人背后走出一个穿蓝色羽绒服"我找你是来问你件事的。"的长发女孩子——是白茵。她一半身体隐藏在雪人背后,笑了。
??? 霎时间,屹立不倒的雪人突然塌了。散落下来的雪飞快地融化,化作一摊水。刚刚显出形的白茵也消失不见。
??? 关朝诧异地看着这一切,他此次来已经做好被它取命的准备。
??? “你还是来了。”他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是卢媛。
??? 卢媛从后面走上来,看着即将化完的雪说道:“我就知道你会来。因为我不相信我好朋友喜欢的是一个贪生怕死的男生。”
??? 关朝看着卢媛,说不卡达罗很快就回到家中了,客厅里收音机响着但却见不到露西的影子。他爬上楼,发现露西在她的卧室里。露西听到他的脚步声就急忙转身离开梳妆台。刚才露西在化妆,虽然她看起来漂亮了些,但在卡达罗眼里她仍然很丑。出话来。
??? 卢媛微微一笑:“我想它并不是想取你的命,而是在经过那么惊险的事情后,它想亲眼看看你是否平安。可这个雪人是它的寄身之处,它不能离得太远。所以,它等过了冬,熬过了春,只是想在你经过这里的时候看一看你。”说完,她从包里掏出几个本子,说道,“这是她高中三年写的日记,全是关于暗恋你的事情。”
??? “高中三年?”关朝一直以为她是上大学后才喜欢上自己的。
??? “你还不知道吧,她从高一军训时就开始喜欢你了。”
??? 关朝伸手接过日记,感觉这几本日记将是自己这辈子拿过最重的东西。
??? 夏至
??? 第二天是夏至,商场的老板带着驱鬼道士来到时,发现那个大雪人竟在一夜之间化得干干净净。
??? 人们都说这就是夏天的力量,只要到夏至了,再邪恶的鬼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 咖啡店的小珂仔细地翻了翻账本,发现那个叫白茵的女生在出事的那天和一个男生来这里喝过咖啡,蓝山。她怔怔地看着原本立着大雪人的位置,不知为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 寝室里,室友一脸兴奋地对关朝说:“你听说了吗?百货商场门口那个大雪人化了!”
??? “嗯。”关朝用本子挡着脸,闷闷地回答。室友撇撇嘴,拿起盆子去洗脸了。
??? 关朝放下挡着脸的日记本,泪流满面。

标签:朋友爱情恐惧警察

    上一篇:诡异的八病房 下一篇:人形疤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