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人形疤

人形疤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腿上的人头
??? 今天是好朋友周俊二十岁生日,陈超忙了一整天,又是为周俊订蛋糕,又是去给周俊挑选生日礼物,最后又到学校附近最火的大排档订了间雅间,准备晚上和同寝室的几个兄弟一起去喝酒庆祝。
??? 到了晚上,大家高高兴兴地来到预定的雅间,吃喝起来,好不畅快。谁曾想,就在这时,周俊突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抱着腿直打滚。
???"回家?打电话?小瑶?"张经理的黄乎语惊醒了梦中人,奇忙掏出手机,拨个熟悉的号码。 大家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放下手中的碗筷,过去围着周俊问长问短。
??? “我的小腿好、好痛,啊…”周俊痛苦地叫道。
??? 这时,突然响起“哧啦”一声。大家循着声源看去,见周俊左腿的裤管仿佛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撕开了,一个圆圆的包从周俊的小腿上迅速隆了起来。那个包越来越大,不一会儿,就足有普通人的脑袋那么大了。那个大包起伏不停,好像正在拼命地往外拱,弄得小腿上的皮肤像鸡蛋壳似的慢慢地破裂开来。
??? “你们看,有黑黑的东西露出来了,那是什么?天哪,好像是头发!”眼尖的陈超指着那个大包,惊恐地叫了起来。
??? 大家瞪圆了眼睛,果然看到一绺头发露了出来。我家乡有件过年必须要办的事情,就是死人也要过年,我们要逐上坟去扫墓,给那些沾亲带故的先人烧香放炮,整个山头跑下来,人已经累的快要散架了,何况还有耄耋之年的奶奶跟着起。
??? 周俊一惊,伸手抓住那绺头发就往外扯,结果竟然扯出一颗人头来。
??? 那颗人头长着一,说出来也定没人相信的,所以我的家人朋友同事都还蒙在鼓里,上司也可怜我,给了我个星期的假,我猜他定对我的样子感到害怕。张恐怖的脸,没有眼眶,两颗眼珠子挂在额头上。它的鼻子被什么东西削去了一半,嘴没有双唇,露出两排黑黄的獠牙。下巴没有了皮肉,只剩下森森白骨。
??? 人头被扯出来后,挂在额头上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儿,仿佛将所有人都看了一遍,然后不知为什么又缩进了周俊的小腿里。接着,那颗人头在周俊的身体里游走起来,弄得周俊的身体不断地隆起一个个大包,所过之处又将周俊的皮肤全部撑开。不一会儿,周俊全身就变得如龟壳一样,裂纹斑斑。
??? 周俊凄厉地惨叫着,在地上滚来滚去,撞倒了桌椅。桌上的碗碟纷纷落地, “那时候单位里和我们起上班的还有个叫做李心蕊的同事,和思雨样,也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不过两个人的性格确实截然相反的。心蕊的性格比较外向,对谁都很热情,见面没有说话就露出了分笑意,让人马上就对她产生了好感,不像是秋思雨整天冷着张脸,高傲的要死,就好像有谁欠了她钱似得。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仿佛在奏着恐怖进行曲。
??? 见此情景,朴允和高升都吓得夺门而逃。陈超不忍弃朋友而不顾,愣在原地瑟瑟发抖,不知如何是好。
??? “救我,阿超,救我……”周俊朝陈超伸出手求救。
??? “我、我该怎样救你呀‘”陈超急得快哭了,看着好朋友这个样子,他的心像刀割一样疼。他努力地想了想,说, “阿俊,看情形,你的身体里住着一个鬼,要救你,必须将你身体里的鬼弄出来杀死。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将这个鬼弄出来。不过,鬼魂都是烟状物,可散可聚。平常它散在你的身体各处,让你无知无觉,现在它聚成形了,随时都会撑破你的身体,让你死无全尸。所以现在只要打散它,不让它聚成形,也许可以暂时保住你的命。我老家的二叔公是个术士,懂点儿鬼魂方面的事情,他说鬼怕扫帚和柳枝。阿俊,你等着,我去找一把扫帚来。”
??? 陈超说完便冲了出去,过了没多会儿,拿着一把扫帚回来了。
??? “阿俊,你忍着点儿,我这就将鬼打散!”陈超说着,举起扫帚对着周俊身上隆起的大包就拍打起来。没想到这招果然有效,拍打了一会儿,那个大包终于不再隆起,一切又归于平静。
??? 三岁受伤
??? 陈超将扫帚一扔,身体一软瘫倒在周俊的旁边。他喘着粗气问: “阿俊,你的身体里怎么会有鬼?”
??? 听到陈超的问话,周俊开始思索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带着哭腔说:“你知道我胆子小,绝对不敢去偏僻、阴气重的地方。平时都是呆在人多、热闹的地方,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鬼盯上!”
??? “唉!”陈超叹了口气,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扶起周俊,仔细地查看了一遍周俊的身体,然后说, “奇怪,你身体上被大包弄出来的裂痕都自动愈合了。咦,你小腿上有个人形疤痕?这个疤痕的形状也真是够特别的,是什么时候、怎么弄的?”
??? 听了陈超的话,周俊立马低头朝自己的左小腿上看了看,随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疤痕是我三岁时摔伤留下的,可它一开始并不是人形的,也没有这么大。它是随着我长大而逐渐变大的,现在细看有点儿像一个小人儿,但先前是很模糊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清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 陈超皱着眉头思索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阿俊,你听说过’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这句话吗?其实,这是鬼魂的一种轮回。一些本身快要消散的灵体,找到某种方法潜藏起来,慢慢地休养十八年,到时就会重新成形复活。”
??? 接着,陈超不待周俊说话,便自顾自地讲了起来:“人在年幼时,特别是两三岁时,走路还不是很稳,很容易摔倒受伤。人一旦受伤,邪气就很容易从伤口处入侵。一些灵体受损严重的散魂进入到幼儿的体内,寄生在孩子的身体里,随着那个孩子慢慢地成长起来。受损的灵体在孩子体内汲取十八年的营养,才会慢慢地恢复成原形。等那个疤痕变成人形,也就表明那个灵体受损的鬼魂已经完全康复了。这时,鬼魂就会想方设法从那个孩子的身体里脱离出来,在阳间继续存活下去。”
??? 陈超接着说: “你这个疤痕是三岁时留下的,今天是你二十一岁生日,算起来刚好十八年。你体内的鬼恢复成形,刚才它想破体而出,幸好我用扫帚将它给拍散了,不然它会撑破你的身体,让你死无全尸。”
??? “难怪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原来是被鬼缠上了。感情我这么多年都是为这个鬼活了呀?我真不甘心。我不想死,阿超,你快想办法救救我。你知道我是因为你勇敢又讲义气才跟你做兄弟的,这次你一定要救我啊。”周俊可怜巴巴地说。
??? “放心,我绝对不会弃兄弟而去的。”陈超说, “你体内的鬼魂被我打了,暂时应该会安份下来。我们先回寝室休息,我再好好想想办法。”
??? 周俊点了点头,和陈超一起向学校走去。可当他们回到校门口时,却被高升和朴允拦住了。
??? 朴允和高升拦住他们干什么呢?
??? 激怒
??? “周俊,你已经被鬼缠上,可不能再回寝室了,那样我们也会跟着你遭殃的。这是你的衣物,你先到外面租房子住吧。”朴允说着,扔给周俊一大袋衣物, “对了,我知道陈超和你是难兄难弟,猜想陈超应该会陪着你,所以里面也有陈超的衣物。”
???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我们哪有钱去外面租房子住?再说了,你们有什么权利赶我们走?我们偏要回寝室去住!”陈超生气地边说边拉着周俊往学校里面走。
??? 这时,朴允突然扑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了陈超。
??? “高升,你赶快将周俊身上的钥匙抢过来,再过来帮我。”朴允朝高升大喊。
??? 高升听了,赶紧扑过去抓住周俊,很快就将瘦弱的周俊打倒在地,从周俊身上抢到了寝室钥匙。接着,高升又跑过去帮朴允一起抢陈超的钥匙。
??? 陈超死死地攥着钥匙,朴允和高升对陈超一阵拳打脚踢,打得陈超惨叫起来。
??? “不要再打了,你们太过份了!”周俊站起身,喘着粗气大声喊。看着好兄弟被打,一股怨气如气流般在他的体内迅速地游走起来,最后蹿上他的嗓子眼儿,逼得他不得我是无染原罪不张开了嘴。
??? 接下来,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周俊的舌头不受控制地从嘴里吐了出来,一直飞到了朴允的跟前,像蛇一样缠住了朴允的脖子,然后一点儿一点儿地收紧。
??? “啊,救……”朴允很快被勒得喘不过气来。
??? 陈超和高升看见这一幕,都吓呆了。不一会儿,朴允的脸就胀紫了,眼珠子开始往外凸。
??? 见此,高升从那袋衣物里翻找出一把剪刀,对着那条舌头就剪了下去。舌头灵活地一闪,随即松开朴允,改而缠向高升,紧紧地卷住了高升的身体。
??? “阿允,快救……我……”高升凄厉地叫道。
??? 朴允看到这情形,吓得不停地往后退,最后尖叫一声转身跑了。
??? “阿允,你这个弃朋友而不顾的无情小人,我诅咒你不得好死!”高升愤怒地大骂起来。
??? 这时,那条舌头迅速地收缩起来,不一会儿,竞生生地将高升的身体拦腰卷断。接着,舌头返回了周俊的嘴里。
??? 杀鬼
??? 眼睁睁看着高升惨死在面前,陈超一下子崩溃了。他一步一步地后退着,想逃离这个恐怖之地。
??? 这时,周俊边哭边喊了起来: “陈超,别走,帮帮我……”
??? 陈超不由得心一软,脚步顿了顿。最后,他走到周俊的身边,咽了口唾沫问: “阿俊,你怎么样了?张开嘴让我看看。”
??? 周俊张开嘴巴,陈超朝他嘴里仔细地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
??? “现在我要怎么办?我不想死,我是家里的独子,我要是死了,我爸妈也会活不下去的。”周俊既伤心又害怕地说。
??胡波没出来送她。? “来,我们去那边的石凳上坐一会儿,我打电话问问我二叔公,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救你。”陈超说着,扶着周俊走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然后掏出手机给二叔公"夏宇,我知道接下来我说的可能令你难以相信,但都是真的,张峰死后,我们的毕业照上面,张峰竟然消失在上面了。"打去了电话。在电话里,他将周俊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 和二叔公通完电话,陈超对周俊说: “我二叔公说了,杀鬼得顺着鬼的生存路线去杀,这样才能事半功倍。那个鬼是在你小时候,从你伤口处的血管进入到你的身体里的。现在要杀它,需要再将你的那个伤口刮开,然后将黑狗血从伤口处倒进去。黑狗血会顺着鬼当初进入你身体的线路,将那个鬼杀死在你的体内。”
??? “那我们马上去找黑狗血吧,我一刻也等不了了。”周俊说。
??? 陈超抬头望了望天,说: “我们先去网吧对付一晚,天一亮就去找黑狗血。”
??? 天亮后,陈超和周俊在一家狗肉店里弄到了黑狗血。接着,他们又去买了一把锋利的西瓜刀,一根粗绳子,这才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准备动手。为了防止周俊忍不住疼而挣扎,陈超用绳子将周俊捆了个结结实实。之后,陈超这才撩起周俊的左腿裤子,用刀去割周俊小腿上的那个人形疤痕处。
??? 周俊疼得浑身颤抖,惨叫连连。
???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陈超终于将周俊小腿上的人形疤痕刮开了一层皮。周俊的腿上露出一片血肉,陈超将黑狗血往伤口上一点儿一点儿地倒了下去。黑狗血顺着伤口慢慢地渗了进去,黑气不断地从周俊的身尽管如此,小丁对生活还是很乐观的。他念完初中之后,父亲也去世了,他便跟随村里些人到外面的工地干活。由于他肯吃苦,做事情又十分的勤快,因此包工头很赏识他,有新工程上马,他第个想到的人就是小丁。体里飘了出来。
??? “看来这办法有效。阿俊,坚持住啊!”陈超说着,加快了倒黑狗血的速度。
??? 周俊的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也会打鼾,太遗憾了。皮肤上不停地隆起一个个包,他痛苦地惨叫了起来,身体不停地抽搐。不大一会儿,他的五官里竟然流出了血来。
??? “不行,我受不了了,啊……”周俊惨叫着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 “阿俊,你醒醒。二叔公说了,你一定要清醒着,血液才能流动得更快,带动黑狗血杀死那个鬼。”陈超使劲儿拍着周俊的脸,想弄醒他,可周俊却毫无知觉。
??? “看来我得去找些凉水来泼醒你。”陈超自言自语地说着,站起身跑去找凉水了。谁曾想,当他捧着一大袋凉水回到原地时,周俊竟然不见了。
??? 墓地惊魂
??? 陈超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周俊,便掏出手机给周俊打电话,可对方的电话竟然一点儿信号都没有。无奈之下,他只得先回了学校。
??? 陈超又将整个学校都转了一遍,还是没找到周俊。他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只好先回寝室休息了。
??? 陈超一觉醒来,发现天又黑了。他随手拿起床头的手机再次拨打周俊的电话,没想到这次电话通了,但却没人接。他马上打开手机定位功能,一查发现周俊所在的位置竟是学校后山的墓地。
??? 陈超来不及细想,赶紧翻身下床离开寝室,朝后山墓地匆匆走去。他一来到基地,就看见周俊正骑在朴允的身上,手里攥着朴允的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 朴允杀猪般地惨叫着。
??? “阿俊,你在干什么’”陈超冲过去一把推开周俊,将朴允拉了起来。
??? “阿超,救我!”朴允急忙躲到了陈超的身后。
??? 周俊听到陈超的喊声,扭头看向陈超。他脸上满是鲜血,表情十分狰狞。他没有回答陈超,一把揪住陈超的衣领提起来就扔了出去。
??? 陈超摔在满是沙石的地上,疼得半天起不来。
??? 这时,周俊又去抓住朴允,右手手指狠狠地戳进了林允的眼睛。他一下将朴允的一只眼珠子抠了出来,朴允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惨叫不止。
??? “一定是你昨晚和高升不准周俊回寝室,惹怒了周俊。而周俊身体里的鬼和周俊是同仇敌忾的,所以它也记恨上你,想要杀了你。鬼都是很小气很记仇的。”陈超说着,再次扑过去死死地抱住周俊,对朴允说, “快逃!”
??? 朴允吃力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向前跑去,可没跑几步,又“扑通”一声跌倒在了地上。
??? 这时,周俊又甩开陈超,几步蹿上去,抓住朴允的脑袋就往一旁的石头上撞去。只听“砰”的一声,朴允的脑袋就被石头撞开了花。
??? 周俊发出一声胜利的欢呼,嘴凑了上去毫不客气的坐在人家大门口,还大喊大叫,这实在是太失礼了。我连忙去扶起冰鳍,迭声的向门里的人道歉。然而开门的人丝毫没有责备的语气,相反声音异常温柔,带着担心的腔调:"他的样子,好像中暑了啊"我抬起头正想说"是",脸却下子红了——很久没看过这样的古风美人了!她的年纪应当介乎"姐姐"和"阿姨"之间吧,容颜并不像如今常见的美女那般张扬跋扈,看就让人惊叹,而是即使看再久也不生厌的那型;在气质沉静的她的面前,我顿时感到自己举动都是那么的慌张唐突。, “吧唧吧唧”地吸吮起朴允的脑髓来。
??? 陈超看得腹内一阵翻涌,忍不住干呕起来。
??? 周俊吸完朴允的脑髓,抹了一把嘴上的血迹,转过身狞笑着朝陈超走了过来。
??? “阿俊,你想要杀我吗?我可是你最好的兄弟啊。你快醒醒,别让那个鬼控制了你!”陈超说到这儿,想起了什么似的,一把撸起上衣,露出肚子上一道长长的刀疤,对周俊说, “阿俊,你还记得吗?那次你遇到歹徒抢劫,是我冲过去替你挡了一刀。你看,这条刀疤就是这样来的!”
??? 周俊怔怔地看着陈超肚子上的刀疤,表情渐渐地变得柔和起来,捂着脑袋痛苦地说: “阿超,你快跑,那个鬼虽然在我体内成形了,但还需要杀几个人增强它的戾气才能渐渐地,他习惯了这种能力,也适应了色的世界,然而几天后的个清晨,他张开眼睛,世界只剩下了红色。他预测那是世界末日的凶兆,马上动身去超市买必需品囤积,不料在经过建筑工地的时候,条钢轨砸在了他的头顶,鲜血瞬间涌出遮掩了他的眼睛,世界片猩红,也分不清哪些是因为自己的血,哪些是因为上帝赐予的能力。独立出来活动。我控制不了它,你快跑I”
??? “我跑了你怎么办?”陈超揪心地问。
??? “别管我了,快跑!”周俊低吼一声,双眼突然暴凸出来,又红又肿,像两颗鸡蛋。他的鼻子歪到了一边,手上的指甲迅速地变黑、变长。接着,他咧嘴一笑,两边嘴角咧到了耳根下。
??? 尾声
??? 周俊猛地扑倒陈超,伸手朝陈超的心脏处抓去,只是手却僵在了半空。
??? “阿超,你快杀死我的肉身,让我的灵魂挣脱肉身的束缚,这样才能与那个鬼同归于尽。快!”周俊努力地控制着自己说。
??? “阿俊,我、我下不了手!”陈超摇着头说。
??? 这时,周俊的手终于落在了陈超的心脏处, “哧啦”一声抓破了陈超胸前的衣服。
??? 陈超一激灵清醒了过来,使出全身的力气将周俊从身上推了下去。接着,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进了旁边的柳树林。不一会儿,他就拿着一根柳枝走了出来。
??"不可能。"张迈摇头否定,"洪水不会替我们摆放行李,更不会摆放的那么整齐。"? 陈超走到周俊跟前,抄起柳枝朝周俊的身上抽了下去。
??? 周俊“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气若游丝地说:“抽狠点儿,抽死它…”
??? 陈超听了,眼眶顿时红了:抽死了那个鬼,周俊身体里自己的魂魄也会被抽散。可是,他没有办法……
??? 这时,陈超看到两团黑影从周俊的身体里飘了出来,周俊的身体“他发现,自己走在街上,抱着个冰糖葫芦蹦蹦跳跳的走着,街上有那么多的新鲜有趣的东西。他有些庆幸自己刚刚用个小花样甩掉了张妈。谁要让她抱?那么胖,热也热死了!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两个黑影在空中纠缠、撕杀,不一会儿就碎成无数光点儿,慢慢地向四面八方散去。但是,有一个光点儿却徘徊在陈超的面前,久久不愿离去。
??? “如果你是阿俊的散魂,那你就落在我的掌心上。”陈超说着,慢慢地摊开了掌心。
??? 光点儿竟真的落在了陈超的掌心,陈超合起手,紧紧地握住那个光点儿,眼泪夺眶而出…

标签:朋友幼儿灵魂成人恐怖

    上一篇:夏天融化的雪 下一篇:祖咒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