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祖咒

祖咒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枯骨叫魂
??? 我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而且浸透了汗水。我攥紧手里的尖刀,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躲在我后面、一脸紧张的林老鳖。
??? “跟紧我。”我说道,然后,摸索着慢慢地向墓道的深处走去。
??? 林老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紧紧地跟在我的身后。
??? 昏暗的手电光在这漆黑的墓道里,缓缓地向前延伸着。洞壁两侧的泥土不时地被我们碰落到地上,无数的潮虫爬上我们的鞋子,但更多的还是被我们踩死在了脚下。
??? 距离地面已经很远了,墓道依然没有尽头。但从浓烈的腐臭味上,我断定,我们已经深入到了这座墓穴的中间地带。
??? 忽然,身后的林老鳖一把拽住了我的衣角。
??? “明子,等一等。”黑暗中,林老鳖的声音带着颤抖,“你听,前面好像有什么声音!”
???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在这只有死亡和腐烂的墓穴里,任何一点儿异常的现象,都有可能要了我们的命。
??? 我停下脚步,尽量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着。
??? 一阵阴冷的风从深处刮过来,风里果然带着一阵轻轻的“刷刷”声,我知道,那是变异的虫子爬过的声音。正要责怪他的大惊小怪,忽然,一个听起来还很遥远的声音骤然间钻进了我的耳朵。那是一个略带沙哑却又异常尖利的女人的声音,好像是在呼唤着什么。
??? 这声音从墓道的最深处、那无边的黑暗中清晰地传过来,叫我差点儿就摔倒在地上。
??? 一股冷意顷刻间袭遍了全身。
王老头和王老头的闺女被带走了,她被送进了医院,还好她和宝宝没事,夜又来了,她躺在病床上沉沉睡去的时候仿佛感觉双冰冷的手轻轻地柔柔摸着她的腹部,鼻子酸酸我又流泪了。??? 我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把身体"糟老头,看什么看!是酒啦!人血不会给你的!"我不耐烦地说:"真没想到,你个人还真敢进我这鬼窝子!"紧紧地贴在洞壁上,关掉手电,用力地揉了揉耳朵,再一次仔细地倾听起来。
??? 没错,果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这声音来得极快,几乎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最可怕的是,那声音居然是在叫着我的名字。
??? 风越来越冷,声音也越来越大。一条晃动的白色影子从黑暗中慢慢地走了出来。不对,那根本不是在走,因为它的双腿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就这样低低地悬浮在低空中。
十岁的静子只是微笑地看着好朋友们争余光后怕,捡起掉在地上的客户资料。余光无心饮食,和阿宁说了刚才的事。阿宁说他是太累了,做的梦,余光坚持刚才确实看见了。吵,贯地沉默。唉,她们真是幼稚。电影里的事情可以相信吗?死神无意间遗落在人间的笔记本,被A拾到,写上B的名字,B就会死。写上C的名字,C也活不成。果然有这样神奇的事情吗?当然不。??? 这是一具根本没有皮肉的人的枯骨,惨白的骨头在这阴冷的黑暗里,发出令人恐惧的冷光。从那略显矮小的体骨和那一头还没有腐烂的长发上,可以断定,这是一具死去千年的女尸。
??? 此时,女尸那尖尖的下巴骨轻轻地开合着,从那满是泥土的嘴里,发出令人魂飞胆裂的声音。
??? “是枯骨叫魂!”我身后的林老鳖忽然惊叫一声。
??? 冷汗一瞬间再次浸透了我的衣服。
??? 封住自己
??? 作为一个倒斗老手,我当然知道这“枯骨叫魂”的厉害。
??? 其实,女尸呼唤的根本不是我的名字,墓穴的设计者也不会知道后来者的名字。但可怕的是,每一个进入墓室的人都会误以为它在叫着自己。这是一种无法解释的现象,叫人在短时间内产生幻觉,而这种可怕的幻觉,会叫人的灵魂从身体里钻出来,从而死亡。
??? 我大叫一声,急忙从口袋里掏出一瓶药丸,飞快地倒出两粒,倒进嘴里。希望借助这种定魂丹来封住自己的灵魂。
??? 这时,林老鳖忽然惊叫着抛下我,转身就向来路上逃去。
??? 那具女尸显然被林老鳖吸引了,身上的骨头发出一阵“吱吱嘎嘎”的声音,从我的身边飞掠而过,径直向他追了过去。
??? “老鳖!”我大叫一声,从背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一支朱砂铁笔,迅速地追了过去。
??? 女尸的动作很快,声音也越来越大。
??? 就在林老鳖的身影靠近出口的一瞬间,他忽然停了下来,表情木然地转过身来。我吃惊地看到,一个半透明的人正从他的头顶慢慢地爬出来。
??? 人体很软,几乎是趴在他的头顶上,但动作却很快,眨眼间已经钻出了大半个身子。
??? 就在女尸张大嘴巴,试图吞下林老鳖魂魄的时候,我跳到她爸爸妈妈在学校当老师,当然,我爸爸妈妈也是老师,但是我爸爸妈妈是中学老师,她爸爸妈妈是大学老师,这就奠定了她智商比我高的基础了,不是个档次的。了它的身后,挥起铁笔,恶狠狠地戳在了它的额头上。
??? 女尸的身体猛地一震,僵立在了原地。
??? 而我则飞快地把手里的丹药强行塞进了林老鳖的嘴里。林老鳖头上的影子慢慢地缩了回去,他就像烂泥一般地倒在了地上。
??? 我长出一口气,然后,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嘴里恶声恶气地吼道:“你跑什么!”
??? 林老鳖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在打官司的过程中发生了许多的奇怪的事件,最後直接影响了这件事情的结果。瞪着一双茫然的小眼睛看着我。
??? 我不再理他,回过身来,咬破自己的食指,把鲜血滴在女尸大张的嘴里。血液很快就浸入了已经有些风化的骨头里。女尸硕大的眼洞里顷刻间闪起两道寒光,身体也微微动了动,人偶一般地跟着我转过身来。
??? 为了保证它会完全听命于我,我又在它的头顶滴上了几滴鲜血,这才放心地靠着石壁坐下来,稍事休息。
??? “明子,还是你厉害!”好久之后,林老鳖才彻底清醒过来,讨好地对着我挑了挑大拇指。
??? 我狠狠地吐了他一口。
??? 略略休息了一下之后,我站起来,示意林老鳖打开手电筒,然后,用手向着墓道深处一指。女尸沿着我手指的方向,笨拙地晃动着身子,缓慢地“走”进浓重的黑暗之中。手电光照在它有些弯曲的脊骨上,闪着一团诡异的白光。
??? 我和林老鳖紧紧地跟在女尸的后面,再一次钻进沉沉的黑色里。
???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先前停留的地方。
??? 前面的女尸忽然停住了,缓缓地把身体转向凸凹不平的石壁,然后,它忽然向前一扑,竟然“唰”地一声钻进了坚硬的墙壁之中。
??? 我大步赶过去,伸手在冰凉的石壁上摸索着,我吃惊地发现,原来这石壁的中间竟然有一条宽宽的缝隙。随着我双手的探入,缝隙居然慢慢地向两边开启,另一条长长的甬道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 女尸的身影依然在前面晃动着,我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
??? 然而,就在我的双脚刚刚落进墙壁里的地上时,忽然,一阵冷风劈面袭来。紧接着,从墙壁里猛地伸出了一条已经生满了铁锈的链子,铁链就像一条长长的毒蛇,灵巧地绕过我的身体,“呼”地一声把我紧紧地缠了起来。
??? 滴血墙
??? 铁链冰冷而坚硬,亳不费力地勒进了我的皮肉。没等我做出任何挣扎,它已经猛地缩回了墙壁里,而我,则被紧紧地贴在了墙上。
??? 我听到自己的骨头和坚硬的墙壁撞击时发出的声响。
??? 我惨叫着,把手里的朱砂铁笔用力地向身后戳去。随着“噗”地一声闷响,朱砂笔竟然折断了。而就在我回头的瞬间,我惊恐地看见在这厚重的石壁上,竟然镶嵌着一张满是碎骨的人脸。
??? 这根本不能称其为脸,每一块骨头都已经破碎,上面满是针鼻儿一样密密麻麻的小孔,就像一个挂在墙上的巨大蜂窝。而在这小孔的里面,翻滚着无数条小虫子。错落的脸骨不时地发出吓人的声响,居然堆积出一丝无比狰狞的冷笑。
??? 我奋力挣扎着,一边大叫着林老鳖。
??? 林老鳖好像已经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傻了,站在那里好久都没有动一下。等他回过神来,高举着尖刀冲过来的时候,我的身体几乎被铁链勒断了。
??? “刺它的脸!”我吃力地对他喊道。
??? 尖刀刺人脸骨,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林老鳖用力地把尖刀翻转过来,狠狠地在脸上搅动着。
??? 随着骨头和虫子的迸溅,那张脸渐渐地消失在墙壁里。而我身上的铁链也好像忽然间变得十分柔软,最后竟然慢慢地松开了。
??? 我贴着墙壁滑落下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抬起头来,我的脸一瞬间又变得惨白如纸。因为我看到从那张脸消失的地方,正有几条细虫子一样的血流慢慢地渗出来,几乎是笔直地流向我和林老鳖。
??? “快走,这是滴血墙!”我大呼一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头撞进了甬道那浓浓的黑暗之中。
??? 滴血墙里的血越流越多,最后已经把整个墙体都掩盖了。刺鼻的腥臭充满了墓道,叫人一阵阵地头晕目眩。
??? 我跌跌撞撞地跟在那具女尸的后面,身后的鲜血一直紧紧地跟着我们流淌着,就像一条条被越拉越长的小蛇,有几次差点儿“爬”上我们的双脚。
??? 这滴血墙里的血含有毒素,要是蘸上了,人就会骨松肉散。
??? 据说在设计这种机关时,要用很多活人的鲜血搅拌泥浆。这样那些被杀死的人的冤魂,就会被封闭在墙壁里,用来对付照片上的黑雨穿着黑风衣,戴着大墨镜,长头发被风吹得有些乱,行色匆匆的样子,不知道要到哪里去。黑雨很少照相,这是她唯的张照片,只随随便便夹在两本书中间,并没有受到主人的重视。我们这些倒斗的家伙。
??? 我和林老鳖不敢大意,用尽力气向前奔书生背上那女子,慢慢走下通往山脚的崎岖的小路,走的路越长,手也就越发的不老实,在她的身上不停摩挲,那女子红了脸颊,小声喃喃道,公子莫要如此,直放那礼仪与廉耻于脑后。书生狂笑道,哈哈,那礼仪与廉耻又值几个钱,今日我便是在此地要零,想是也无人发觉,不如你委身做了我娘子,我便放于你。那女子脸颊更是红了,小声道,任凭相公处置。那书生狂笑,在附近找寻了个山洞,放下身上的女子,解衣宽带,那女子轻喘,夜销魂。跑着。
??? 甬道终于到了尽头,一扇笨重的石门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那具女尸站在石门跟前,似乎在等待着我们的帮助。
??? “明子,这家伙靠谱不?”林老鳖有些不放心地问我。
??? 我不屑地白了他一眼,在这生和死的交界线上,有时候死人比活人更值得信任。
??? 石门已经风化,脚下满是细碎的石屑,一股腐臭味从后面冒出来,我推断这后面应该是一间墓室。
??? 我挥起铁锤,几下就把石门撬开了。就在石门开启的一瞬间,一块几乎遮挡了我们全部视线的巨大石板,带着强劲的阴风劈面向我们砸来。石板的后面,一个足有两米高的人正挥动着手臂紧随而来。
??? 古尸出棺
??? 在石板接近身体的一刻,我和林老鳖同时跳了出去。可那具女尸却被石板严严实实地压在了下面,只露出一只满是枯骨的手臂,不停地抬起、落下。
??? 几乎是在同时,那条无比巨大的黑影已经从墓室里扑了出来,疾风一般地扑向我们。
??? 这是一具已经高度腐烂的古尸,身上的衣服已经腐烂殆尽,大块大块的皮肉颤微微地倒垂在骨头上面,随着它的移动,不停地向下掉着黑紫色的碎肉。
??? 古尸的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
??? 手里的朱砂笔已经被我扔掉了,我慌乱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符,就对着它的脸拍了过去。
??? 纸符稳稳地贴在了它腐肉横飞的脸上。可没想到,这些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法宝却对它毫无作用,竟然被它一把撕了下来。
??? 我下意识地向后疾退,却把身后傻愣在那里的林老鳖撞倒在地上。他一个翻滚爬起来,双脚上立刻沾满了急涌而来的鲜血。几乎就在一瞬间,他的鞋子上腾起缕缕白烟,滴血墙的鲜血转眼间就腐蚀了他的双脚。他再次惨叫着,一屁股坐到了黏稠的血泊里,又像屁股上安装了弹簧般骤然弹了起来。
??? 我现在已经顾不了他了,子午着急地问:"我都等不及了,你在这发什么呆呢?"面前的古尸那簸箕一般的大手,正对着我的脖子疾抓而来。
??? 我惊呼着,俯身从古尸的双臂下钻了过去。
??? 这古尸的身体过于高大,加上长年累月地僵立不动,骨头和骨头间的连接处已经锈蚀,所以转起身来极为缓慢。我借此机会挥起铁锤,用力砸在了它的后背上。
??? 锤头陷进骨头里,一股令人作呕的黏糊糊的液体从它的后背上飞溅出来,溅了我满脸。可这却丝毫没有阻止它的行动,它就像一台被外力操控着的机器,缓慢而笨拙地回过身来。
??? 我顾不得拽出被骨头夹住的铁锤,急忙转身就向身后的墓室逃去。
??? 刚刚跑出几步,我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墓室的中间位置,放置着一口很大的棺木,棺材盖已经掀开了,一具比身后的古尸更加高大的尸骨,正从里面缓缓地爬出来。而在棺材的外面,还站着两具通体焦黑的老千尸,正瞪着一双满是黑色血丝的眼睛,凶狠地盯着我。
??? 我再次惊呼一声,身体紧紧地贴在了墓室的墙壁上。
??? 转眼间,四具尸体就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我已经无计可施了,咬着牙再次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纸符,向着它们抛了出去。然后趁着它们略略一顿的时候,沿着墙壁向里面逃跑。左肋被一块凸起的石头刮出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子,鲜血沾满了墙壁。
??? 也许是血的味道吸引了四具尸体,我看到它们争先恐后地扑到了那块石头上,俯身开始舔舐着上面的血渍。
??? 我的双眼一亮,急忙用手从伤口处挤出更多的血,涂抹在墙壁上,然后看着它们贪婪地跟着血迹慢慢地移动着。
??? 此时,外面墓道里,林老鳖的叫声已经很微弱了。他的双脚和屁股被毒血腐蚀得几乎看不到鲜肉,连骨头都已经发黑了。
??? 我试探着向他移动着,打算把他拖离那毒血。
??? 就在这时候,那块刚刚被古尸扔出来的石板,竟然猛地被掀翻过来。那具被砸得骨断筋折的女尸,居然慢慢地复合了,而且很快就从深陷的地上爬了起来。
??? 我一阵狂喜,急忙用手一指林老鳖,示意它把他拉到我这里来。
??? 女尸听话地转过身子,僵硬地向他走去。
??? 然而,就在它即坐车的时间是漫长的,转眼就入夜了。将到达林老鳖跟前的时候,忽然,从林老鳖一旁的墓壁里,倏地伸出了另一条满是枯骨的手臂,一把就将林老鳖的肩膀抓住, “呼”地一声缩回了墙壁里。连同林老鳖那佝偻着的身体,一同消失不见了。
??? 真假老鳖
??? 女尸大概也没有料到这一切,身体猛地一震,忽然极快地向墙壁扑去,就像一根半截的木桩一样,笔直地深入到墙壁里。
??? 我被惊呆了,还没等反应过来,身后的四具尸体已经舔干净了墙上的血迹,正向李梦悲哀的说:"是我们错了, 这颗心脏还给你吧,这本来就是应该属于你的东西。"说完,她拿起茶几上的把刀,插进自己的胸膛,把心脏挖了出来。她看了这颗鲜活的心脏,慢慢的倒了下去。我再次扑来。我不敢再犹豫,紧跟在女尸的身后,一头钻进了墙里。
??? 四周寒冷如冰,两侧的墙体拥挤着,几乎压碎了我的身体。我不敢停留,拼命地向里面挤进去。
??? 不知道究竞走了多远,身体忽然一轻,就如猛地撞碎了一块厚厚的玻璃,我从墙体里一头扑了出来。
??? 我踉跄着站稳脚跟,出现在眼前的,是另外一间保存得非常完好的墓室。令我奇怪的是,这墓室里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一口几乎看不出一点腐烂迹象的棺木,横陈在墓室的中央,几根粗粗的寿钉倾斜着插进木板里,连上面的铁帽都还闪着晶亮的冷光。
??? 那具女尸站在距离棺木不远的地方,两个漆黑的眼洞,死死地盯着棺木的一角。那里,满身伤痕的林老鳖正紧贴着木板,浑身哆嗦着,趴在地上。
??? 我再次从伤口里费力地挤出几滴鲜血,滴在女尸的头上,然后指着林老鳖的身体。
??? 女尸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不禁更加奇怪,莫非自己的法力已经失去了效用,还是……我猛地一抖,忽然间想到了什么:这口棺木里根本不会有什么宝贝,而是有一种令女尸感到恐惧的东西,否则它绝不会违拗我的命令。
??? 刚刚想到这里,棺木猛地一阵摇晃,深深钉在木板里的铁钉被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崩飞了起来,骤然弹到了高高的墓顶上。紧接着,沉重的棺材盖被“呼”地一声撞飞了起来,一个浑身上下生满了霜花一般白色霉斑的巨大人形怪物,从棺材里探出头来。
??? 一瞬间,我被完全吓傻了。
??? 这个人形怪物活脱脱就是另一个林老鳖的翻板,如果不是那满脸的霉斑,我几乎会认定它才是真正的林老鳖。
??? 一直在痛苦挣扎着的林老鳖,好像也被这情形惊呆了,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棺材里的“自己”。
??? 怪物的眼睛在我和女尸的身上扫视着,慢慢地探出半个身子,僵直的身体把沉重的棺材也拖得倾斜了过来。巨这哪里是个什么美女!那女的两个眼眶巨大,可眼珠子不过小指尖大小,其它都是眼白,张血盆大口里长着满口獠牙,脸上烂烂的感觉,像是被硫酸泼过。最恐怖的是,那女子见他在看"那就是阿牛嘛!!!"朋友们边惊恐地把他从里面拖拽出来边拍着他身上的泥土:"喂!喂!喂!阿牛,你还好吗?"自己,居然咧嘴笑起来。大的棺材口,就像一张吃人的大口,正把这没有生命的人体缓缓地吐出来。
??? “老鳖,快逃!”我大喊一声。
??? 几乎就在同时,那具女尸笨拙地转过身子,连滚带爬地躲到了墓室的一个角落里。由于浸润了我的鲜血,它现在已经初步具备了活人的意识,正被恐惧紧紧地攫住。
??? 我也不敢怠慢,慌忙地向另一处角落里飞跑。
??? 可就在这时候,一件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林老鳖居然艰难地站了起来,摇晃着向那个怪物走了过去。
??? “老鳖,你疯了!”我喊道。
??? 我的声音还未落地,林老鳖那满是血污的身体忽然间挺得笔直,一条淡淡的黑影猛地从他的头顶钻了出来,犹如一团浓雾,“唰”地一声钻进了怪物的身体。
??? 先祖墓
??? 看着倒在地上的林老鳖尸体,和那个已经从棺木里爬出来的人形怪物,我好像忽然间明白了什么。
??? 其实,林老鳖早已经被滴血墙上的鲜血夺去了生命,只是他的魂魄一直被我的定魂丹封在身体里,无法挣脱出来。现在,随着我法力的减弱,定魂丹失去了作用,他的魂魄才会钻出来,被这怪物吸进体内。
??? 由于吸食了林老鳖的魂魄,那个人形怪物已经变得异常灵活,小船一般的大脚踏在地上,发出震耳的声音,径直向我直逼过来。
??? 我退无可退,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防御的武器,大叫一声蹲在了地上。
??? 奇怪,那个怪物并没有袭击我,而是站在了距离我不远的地方,定定地看着我。忽然,它大张的嘴里发出一阵冷冷的笑声,紧接着,一个我非常熟悉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发了出来: “明子,没想到吧,我们居然误打误撞地摸了我先祖的墓。”
??? “你的先祖?”我大吃一惊,我知道,老鳖的魂魄在这个怪物的身体里,已经成功地控制了它。但我却没有丝毫的欣喜,惊问道,“老鳖,你是说这个怪物是你的先祖?”
??? “是的。”林老鳖的声音从怪物的口里发出来,显得异常微弱,却又极其恐怖, “开始的时候,我就一直觉得不对劲儿,这墓道里的机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我不愿相信,直到看到了先祖的尸体,我才最终确定了这一点。”
??? “这也就是你今天显得异常胆小的原因吧?”我终于明白了,缓缓地站起来,说道。
??? “我也是没办法,先祖墓是进不得的。”林老鳖叹了口气,说道, “进墓者必死,这也是我这个不肖子孙应该遵守的。”
??? “可我并不是你家的后人!”我惊恐地喊道。
??? “没办法,谁叫你和我一同下这趟斗呢。”林老鳖似乎无奈地回答。
??? 话音刚落,怪物的一只大手已经重重地压在了我的肩上,几乎没容我挣扎,身体就已经被高高地举了起来。
??? 与此同时,墓室的墙壁发出一阵剧烈的抖动,那四具古尸正从墙壁中挤进来。大概是因为我的法力已经彻底消失了吧,那具一直被我控制着的女尸,也狞笑着向我飘了过来。
??? 我徒劳地挣扎了几下,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对于我和林老鳖来说,生存和死亡本就没有分明的界限,也没有本质的区别。

标签:灵魂吃人恐惧恐怖腐烂

    上一篇:人形疤 下一篇:盗墓鬼故事之定昏侯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