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盗墓鬼故事之定昏侯

盗墓鬼故事之定昏侯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五星大酒店
??? 我和沈猩猩到达昌邑村的时候,已经快要晚上十点了,村子里不时地传来不太友好的狗叫声。
??? 沈猩猩是我的师哥。我不争气,学艺不精,而沈猩猩却是我们这行里出了名的“好手艺”。
??? 他指了指不远处一间亮着霓虹灯的破屋子对我说:“看见没,那就是我定的,五星大酒店!”
??? 我将信将疑地跟着沈猩猩来到这家五星大酒店,发现它除了名字够五星之外,其他的条件连农家乐都不如。
??? 这时候,从大门里面出来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小姑娘,她怀里抱着一条黄色的大土狗。小姑娘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说道:“这里就我这一家旅店,爱住不住。”
?赵瑜的脸缓缓地贴在了桌上,然后猛地抬了起来,开始了沉重的回忆。?? 沈猩猩早就一边赔着笑脸一边递过钱去了。小姑娘倒也还算实在,接过钱之后就给我们端了几盘已经凉了的菜。我和沈猩猩坐在院子里,就着那时候村子里都有献,小孩子身体比较弱,最好不要靠近什么丧事之类的,不然很容易被孤魂野鬼勾了魂。看着爷爷奶奶严肃的表情,我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去找隔壁家的小妹妹玩。沙土吃饭,小姑娘抱着黄狗坐在一边。
??? “我已经打听好了,明儿咱们就上山。”沈猩猩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沾了酒在桌子上给我画地图。之后,他指了指接近山顶的地方,“这儿叫老物数顶子,景色最好。”
??? 小姑娘往我们这边看了看,接过话茬:“我们这儿都传说,老物数顶子下面埋着一个皇帝,你们该不会是倒斗的吧?”
??? 我本想搪塞过去,没想到沈猩猩先一步和小姑娘聊起来:“怎么着,我们看着像?”
??? 小姑娘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上个月,也有你们这样的几个人住到我这里来,一直问我老物数顶子的事,结果他们上山之后,就再也没下来。”
??? 我一听便来了精神,赶紧问这小姑娘,那老物数顶子上面有什么玄机。
??? 小姑娘想了半天,只说:“这山上的土都是红色的,刮风也都带着血腥味儿。老一辈人从来不让我们上山,只是这几年,游客多了才开放一条步道。”
??? 一听说红土、血腥味儿,我和沈猩猩顿时来了精神,匆匆和小姑娘道了个晚安就赶紧回房间准备。
??? “说不定这下面是座血尸墓。”沈猩猩摩拳擦掌,对我说道。
??? 我心里有点儿犯嘀咕,虽然我们两个不是新手了,但要硬闯血尸墓还是非常危险的。
??? 沈猩猩看出了我的疑虑,拍了拍我的肩膀:“富贵险中求!干完这一票,咱俩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了。”
??? 我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只不过这个小姑娘的眼睛也忒尖了,总觉得她会是一个什么祸端。
??? 初探寝陵
??? 天刚蒙蒙亮,我就被沈猩猩拍起来了。他已经整装待发,背着一个大旅行包。我也赶紧爬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驱车不到十分钟,我们两"你不要生气。这真的不能怪我。"赌神急忙辩解道。个便来到了山脚下。
??? 沈猩猩打开了后备箱。我一看,这可不得了,小姑娘的大黄狗现在正被绑在后备箱里。沈猩猩微微一笑,解开大黄狗的绳子。那只黄狗就像是发了疯一样蹿出来,往山顶上跑去。
??? “我早就知道那个姑娘有问题。”沈猩猩得意洋洋地说道。
??? 跟着大黄狗,跑了约摸有半个小时,我们两个人来到了半山腰。说来也怪,这半山腰上竟然有一块像极了母猪的大石头。黄狗在石头前面死活不走了。
??? 我和沈猩猩对视一眼,知道就是这里了。
??? 沈猩猩挥着铲子,不到一个钟头一条盗洞就打好了。他蹲在盗洞口看了好一阵,突然啧了啧嘴,冲我挥了挥手。
??? 我赶紧凑过去往盗洞里面看,只见黑糊糊的盗洞里面正呼呼地往外冒风,并且带着浓重的血腥味儿。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好的预感瞬间充满我的脑子。
??? 沈猩猩一刻也等不得,腰上拴着绳子就把自己往下顺。我身量要比他矮小,所以基本上一矮身子就跟着进去了。
??? 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到了底 ,眼前的景象出乎了我们的预料。
??? 只见我们的面前,竟然是无数双大大小小、猩红色的眼睛。矿灯晃一下,那些眼睛便离我们更近一寸。我吓得连连后退,而沈猩猩却反而凑过去。
??? 此时,我也看清楚了,那些眼睛竟然是一只又一只的蝙蝠,它们倒挂在墓道的粱上面。
??? “不、不对啊。”沈猩猩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这些蝙蝠挂着东西呢!”
???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连忙仔细看过去。果不其然,每一只蝙蝠的嘴里都衔着一小块碎骨雕刻而成的镂空球体,那球体里面还装着什么东西。
??? “是小孩子的尸体!”沈猩猩说道,“那球里面是个把月的胎儿……”
??? 按照沈猩猩的说法,之前出土的“龙”和现在看到的是不一样的。那些龙像极了蝌蚪,其实本质就是个把月的胎儿,这也是最早、最血腥的龙崇拜。而这个墓主居然会用龙帮他看守墓门,可见墓主的身份地位之高。
??? 我一听,也当天晚上,渔民来到溪边,看水鬼又来了,就上前问:"义弟,今日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出苦呢?"水鬼应:"义兄,你看见溪边的婴孩吗?我要是把那个妇人弄死,丢下的婴孩能活吗?我不忍下害死两条命,所以,宁可再熬年苦。"渔民听了水鬼的话,敬佩地说:"你真是个难得的义鬼。"来了精神,看来这里面的宝贝可不止一件半件。
??? 沈猩猩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的动作轻一些。我们两个些心理学家曾无意中用催眠的办法探寻到人的"重生之前的记忆"。耶鲁大学的研究者布莱斯·韦斯曾在年时为个名叫凯瑟琳的年轻女性治疗焦虑症,当她发现凯瑟琳的病症很可能与童年经历有关,便尝试用催眠术帮助她找出症结,没想到却"催"出了凯瑟琳的"前世",也就是灵魂之前的肉身。人匍匐在地上,一点儿一点儿地接近墓门。但是当我们来到墓门跟前的时候,我们却发现,墓门已经被打开过了。
??? 在墓门的底部,被炸出了一个一人多宽的洞。沈猩猩拿着狼眼手电往里面晃了晃,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看来,咱们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 我还不明所以,沈猩猩便率先钻了进去。我回头看看那些蝙蝠,只觉得浑身发冷,也赶紧跟着钻了进去。
??? 借着手电的光,我终于看清了里面的样子。这场景用人间炼狱来形容,一点儿都不为过。
??? 这间墓室要比我们想象得大得多,应该是一个陪葬坑。墓室被布置成一条街道的样子,两边都是摊贩。起初我还以为这些只是陪葬的人俑,但是当我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它们都是活生生的人,现在已经风干。它们的头上无一不穿凿了一个洞,看上去应该是灌注水银的结果。摊贩们还保持着叫卖的姿势,只不过脸上的表情极度扭曲,感觉生前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 再往前走,应该是到了一处街口,那里跪着一个五花大绑的人,已然身首异处。
??? 我看得想吐,沈猩猩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墓主居然拉了一整条街的人来给他殉葬!”
??? 我有些不明所以,刚想开口问这是怎么回事,就突然觉得脖子后面刮过一阵阴风。紧接着,就是呼天抢地的哭喊声:“不要!不要啊……”
??? 昏侯现
??? “糟糕……”沈猩猩暗叫一声,顺势将我向后推了一把。
??? 我原以为这货就在这个时候,他家的猫不失时机地登台亮相了,好硷,比这条狗还大,灰色的,没有毛,脸褶子,跟老妖精似的。走过来,那条小狗显然很怕他们家的猫,赶紧往后退,这猫却不含糊,个阴白骨抓就抓到小狗的头顶,扯下撮毛来,那小狗疼的啊,抱着我的腿就嚎啕大哭。是打算过河拆桥,把我喂给这些起尸的粽子。刚打算张嘴骂他,却看见四周那些已经风干的尸体竟然动了起来。它们的关节有些僵硬,一动就发出“咔吧咔吧”的声响。
??? “千万别喘气!”沈猩猩朝我大喊一声,而后便往主墓室的方向跑过去。
??? 我捂住自己的鼻子嘴巴,努力屏住呼吸。只见那些粽子竟然绕过我跟着沈猩猩往主墓室去了。
??? 我这才明白过来,沈猩猩是打算引开粽子,让我从盗洞先跑。我自然不可能扔下他不管,正当我着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沈猩猩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 我也顾不得憋气,径直跑向沈猩猩,一手拿着匕首胡乱地砍了过去。
??? 第天上午没课,张恒睡到中午才醒来。醒来,他就看到刘涛在书桌前摆弄着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张恒非常惊讶,因为刘涛和他样都是穷学生,刘涛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去买手机呢?突然,他想起了夜里发生的事,觉得这里面定有联系。沈猩猩手里抱着一个黑驴蹄子,胸前的衣服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抓出来的伤痕赫然在目。血顺着他的胸口流下来,我也不知道他伤势如何,而他已经脸色惨白,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 我上前一把捂住他的鼻子,然后夺过他手里的黑驴蹄子,先是用糯米在我们周围撒了一圈儿,随后将黑驴蹄子插在中间。这叫定魂阵,以免我们被这些粽子侵扰,只是我学艺不精,这阵法也不知道能顶到什么时候。
??? 我们没带炸药,想要打开墓门有些困难。我急得满头是汗,直挥工兵铲。
??? “下、下面……从下面挖过去。”沈猩猩用尽全力吐出几个字。
??? 我一听,有道理,于是赶紧顺着墓门下面打洞。
??? 好在夯土不是很结实,墓门的厚度也不过一米多,打通一个一米多深的洞也只用了二十分钟而已。
??? 奇怪的是,这墓门下面竟然有一条铁链。
??? 那些粽子已经开始躁动不安,甚至有一些已经开始尝试越过糯米圈儿来攻击我们。
??? 我有些着急,一边将沈猩猩顺着那个盗洞塞下去,一边也尝试着往下探。
??? 好在沈猩猩还能动,我把他塞下去之后他就开始尝试着往墓门另一边爬。我也赶紧跟着他,将他推上去。
??? 就在我们两个刚刚钻过墓门的一刻,大批的粽子越过了糯米圈儿,开始疯狂地捶打墓门。那骇人的“咚咚”声着实听得我们心惊。要是再晚个一两分钟,说不准它们敲的就是我们的脑袋了。
??? 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我从包里翻出双氧水和纱布帮沈猩猩清理伤口。那些伤口虽然很深,但是好在没有尸毒。
??? 简单的包扎之后,我安顿沈猩猩靠在墙上休息。手电在刚刚的肉搏中也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我翻出一个小矿灯,打开后勉强能看清周围的环境。
??? 这间墓室的随葬品并不多,只有几件漆器矮几放在一边,应该是按照墓主人生前的习惯布置的。墓室的左右两边各有一扇门,估计就是放陪葬品的耳室了。
??? “别动!”沈猩猩突然对我喝了一声。
??? 我吓了一跳,愣在原地不敢乱动。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前面不远处竟然有一个穿着铠甲的人!那人跪坐在地上,手脚都被铁链绑住,眼睛瞪得奇大并且布满血丝。
??? “他、他死了没有?”我战战兢兢地问道。
??? 沈猩猩点了点头,又往前凑了凑:“估计这就是正主了。”他细眯起眼睛,“怎么就连最难保存的眼睛都没烂呢?”
??? “你还有闲心思管这个?赶紧找到陪葬坑,咱们摸几件冥器出去是正事。”我有些急。
??? 沈猩猩点了点头,想要扶着身后的墙壁站起来。可是,他一碰到墙壁就愣了。
??? “快点儿啊!”我焦急地催促他。
??? “不、不对,你来帮我照着点儿,让我看看。”
??? 渊源
??? 我依言将矿灯递过去。
??? 原来,沈猩猩靠着的是一块墓志铭。他借着灯光,仔细辨别着上面的文字。
??? 这个墓主生前残暴不仁,连天子都看不下去,削了他定侯的封号改为昏侯。这昏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仗着自己有军功在身,在封地大肆敛财,百姓民不聊生。他甚至以杀人取乐,将一整户人家的门窗封死,放"别把我当傻子!我对他那斜眼女儿嗤之以鼻!"火焚烧,老幼妇孺全都不放过。更严重的是,他甚至将个把月的胎儿从娘腹中剖出,放在蝙蝠口中,在建陵墓的时候为他守墓。
??? 百姓实在受不了了,有人提议推翻暴政,揭竿起义。无奈几次起义都被镇压下来,昏侯更加变本加厉。后来,有一个游方术士来到这里,说这里瘴气冲天,定然是有暴政。百姓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术士只说,这昏侯是天煞星,杀不得,只能把他镇在墓里,但是这代价巨大,需要一夜渐渐深了,沉老师有些不放心,他披上大衣,拿上手电走出值班室的门。"这些校警,都是白吃饭的,到晚上都死哪去了?"沉老师不满地说。整条街的人陪葬。出乎意料的是,自愿陪葬的人相当多,都说只要能推翻暴政,让妻儿老小过上安生日子就好。于是这术士便做法,将昏侯用十七条铁链困在墓室里,并且说铁链中有一条被挖断,那么昏侯便会出来祸害人间。
???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过来,原来那些干尸全都是看着我们这样的土夫子不要挖断铁链的,难怪它们会喊“不要”。
??? 铁邱吉得到了她,不会儿,只见吸血鬼王坐在了我的身边,他除了有张苍白的脸以外,我觉得他并没有什么可怕。他留着长胡子,去遮住他尖得有些过份的下巴,深陷的眼沟让你知道他已经是个老鬼了。他伸出手抱住了我,我就势躺在了他的怀里:"父亲,您来了,真好!"不过,我也得到了件东西——他的遗书。链!我的脑中灵光一闪:刚刚打盗洞的时候,我确实挖出来一条铁链!
??? 我被吓得一个激灵,而沈猩猩的反应则更大,他甚至开始颤抖了起来。
??? 我突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儿:我们的身后站着一个什么东西……
??? “别回头!”就在我即将回头的一刹那,沈猩猩厉声喝住我。
??? 我的脖子僵在原处,余光瞄见我们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铠甲的人,那正是昏侯!
??? “咔吧”,它转动了一下脖子,发出一阵像是很久没有用过的、机械的声音。
??? “怎、怎么办?”我问道。
??? 沈猩猩摇了摇头,颇有些听天由命的意思。
??? “师哥,搏一下吧!”我提议道。
??? 沈猩猩略微点了点头。
??? 还没等我做出什么反应,一只有力的手就捏住了我的脖子!那力道之大,我甚至能听到我颈椎发出的“嚓嚓”声。
??? 沈猩猩显然没想到它会突然动手,撑着身子径直朝那昏侯打过去。可惜沈猩猩伤得太重,还没等打到,就晃了自己一个趔趄。
??? “师哥你先走,这玩意儿我还能对付!”我逞着强朝沈猩猩喊道。
??? 沈猩猩摇了摇头:“门外那些殉葬的粽子都未必能挡得住它,更何况是你!”他的话音刚落"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女鬼回复。,眼中便闪过一道精光,“你拖住它!”
??? 我心里暗暗叫苦,一边做着无用的挣扎,一边叫骂。那昏侯似是意识到了什么,竟然扔开我直奔沈猩猩而去。我径直扑过去,死死抱住昏侯的大腿。
??? 那昏侯急了,抬脚就往我的背上踩。我的喉咙泛起一阵甜腥味儿。
??? 此时,沈猩猩已经打开墓门的机括,沉重的青石墓门缓缓地向两侧开启。在大批的干尸涌进来之前,沈猩猩已经连滚带爬地来到我的身边。
??? “往耳室逃,这里面有一个东西能镇得住昏侯!”沈猩猩大喊道。
??? 耳室逃生
??? 我拖着伤重的沈猩猩朝耳室跑过去,身后早已乱作一团。那些干尸有的扑向昏侯,有的抓着铁链,反正是没空搭理我们两个。
??? 连滚带爬地到了耳室边上。出乎意料的是,耳室的门竟然从外向里敞开着,门栓已经断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从里面冲开的一样。
??? 我也想不了太多,和沈猩猩一起钻进去之后便关上了耳室的门,还找了一个看上去很大的鼎将门堵住。终于能喘一口气了,但我也没闲着,环视耳室,这里面放着成堆的珠宝、玉石、漆器,哪样都是价值连城,带一样出去我们这辈子就吃喝不愁。我往我的背包里面胡乱塞了几件东西。
??? 耳室窄小,我们只能蹲着或者坐着才能勉强抬头。
???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激烈,我顺着没合拢的门缝往外看过去。只见昏侯将那些干尸要么拧断脖子,要么抓着扔出去,根本没有放在眼里。
??? 但是,干尸之中却有一个非常突兀的小孩子,个头只到我的大腿,却和昏侯一样,没有腐烂。
??? 那个小孩子死死地盯着我们藏身的耳室,我吓得连连后退,赶忙问沈猩猩该怎么办。
??? 沈猩猩脸色骤变,指着耳室的门,哆哆嗦嗦地说道:“就是、就是那个小孩子袭击我。”
??? 我下意识地再朝外面看去,那里竟然漆黑一片。不过很快我便反应过来:那是那个小孩子也正在往里面看着我们!
??? 我连连后退,赶紧摸着工兵铲想要打盗洞出去,但是周遭摸到的,竟然是一堆人骨。想必这就是那个小姑娘口中那些上了山却没有下来的人。
??? “快走。”沈猩猩小声对我说道。
??? 我一把抓住工兵铲,开始往上反打盗洞。就在此时,“咚”的一声,那个鼎竟然被撞了出去,耳室门被撞出一条缝儿。那个小孩子顺着缝儿钻了进来,扯住沈猩猩的一条腿就开始撕咬。沈猩猩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 我手下加快速度,一条盗洞眼看就要打通了,而沈猩猩的一条腿也几乎已小女孩低下身子,嘴角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两只尖锐的爪子向杜沫的眼睛抓取,在杜沫的面部,血喷了出来,就像那些人样,她也是血肉模糊的样子了。嘶——! 阵急刹车,仿佛想结束这场闹剧般,火焰迅速蔓延开来"最新新闻,在临沧大路的个车站发生车祸,辆路的公交车侧翻,导致车油泄露,车内起火,奇怪的是,车中只有个人,性别女,现已查明 死者名叫杜沫。经变成白骨。我挥着工兵铲,一下砸在那个小孩子的脑袋上。那小孩子被我砸得一愣,黑血顺着脑袋便流了下来。
??? 那小孩子冲我龇了龇牙,牙缝里还有碎肉。
??? 沈猩猩一见事情不妙,赶紧抱住那孩子,冲我喊道:“快走,你先走!”
??? “师哥……”我愣在盗洞口。
??? “我就算出去也活不了!”沈猩猩老泪纵横。
??? 我知道沈猩猩说得没错,他的伤太重了!于是,我只能自己顺着盗洞往外爬。
??? 我刚从盗洞露出脑袋,一只手就把我拉了上去。拉我的人正是山下旅店的小姑娘。
??? 我拍拍身上的土,她笑盈盈地看着我,冲我伸了伸手。我会意,从包里翻出一沓钞票给她。
??? 她仍旧笑着:“哎呦,我故意帮你放风这里有座墓,让你赚得盆满钵满,还顺便结果了你师哥,让你成为你师父唯一的传人,你怎么才给我这么点儿?”
??? 我点了点头,把身上剩下的现金都给了她。她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站在盗洞边上数钱。
??? 我杀心顿起,举起工兵铲照着她脑后就是一下,血喷了我一脸。她的身子软下去,我将她的尸身顺着盗洞扔了下去。这个小姑娘,果然是个祸患。
??? 尾声
??? 将那批冥器卖出去之后,我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每天喝茶看书,写写故事。但是,我的身体状况却越来越差,我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
??? 直到有一天,我家的门被人敲响了。我开门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沈猩猩。他的一条腿已经没有了,只能拄着拐杖。
??? “你、你……”我压抑住强烈的恐惧感,装出一副喜出望外的表情。
??? “没想到我还活着吧?”沈猩猩径直踱进我的屋子,“其实那个墓志铭还有下半部分我没告诉你。昏侯昏庸无道,实则是为了保护更多的百姓,那时的皇帝更加昏庸。昏侯要保住爵位,就必须牺牲小部分的人。其实暗地里,昏侯还让自己的小公子去给贫苦人家送钱。昏侯自撰墓志铭,说生前作恶太多,死后愿被万马踩踏不留尸骨。后来来了个游方术士做阵,困住的不是昏侯,而是皇帝,也就是你看见的那个小孩子。昏侯就是困住那个皇帝的阵眼。我是被昏侯救出来的,而它则和那个孩子一起长埋于地下了。”
??? “出来了就好,出来了就好。”我佯装激动道。
??? 沈猩猩转过头,颇有深意地看了看我:“我出来之前,昏侯把那个阵法教给了我,让我把你困死在这间屋子里……”

标签:恐惧腐烂杀人尸体血腥

    上一篇:祖咒 下一篇:怪谈之无明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