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订魂钉

订魂钉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身后的人影速度很快,江威全力奔跑着,依旧很难甩掉它,汗水已经浸透了内衣,他不敢回头,生怕再看到那张恐怖的脸。
??? 江威是在从网吧回来的路上,遇见这个鬼的。
??? 其实,早在今晚之前,他就听同学们说过它的存在,只是见过它的人都说,那只是一个影子,根本不会伤害任何人。可他终于还是为她溶化。是今晚,江威却觉得它想要了自己的命。
??? 本来,江威是和室友袁刚一同去的网吧,回来的路上,袁刚忽然内急,跑进了路边的公厕,而这个黑影就是从公厕的窗口飘出来的。
??? 起初,江威并没有在意,还以为会和同学们传言的一样,它只是一个影子。直到黑影几乎贴到了他的身上,忽然间露出了一张异常可怕的脸,而且对着他伸出一只满是碎骨的手臂时,江威才意识到了危险。于是,他转身就逃。
??? 终于跑到了学校的围墙边,江威顾不得去寻找二人出来时的那个缺口,就从围墙的上面翻过来,一口气逃到了一盏路灯的下面。
??? 昏暗的灯光拉长了他的身影,忽然,他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后面拉住了。战战兢兢地回过头来,他吃惊地看到,身后的人影正把一根长长的铁钉样的东西,插在自己的身影上。随着奔跑,自己的影子被越拉越长,好像马上就要被撕裂,身上也莫名其妙地传来一阵无法名状的疼痛。
??? 疼痛随着他的奔跑越来越剧烈,忽然,“剌啦”一声,肋骨上面的皮肉,就像被一把看不见的尖刀割开了,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 后面的力量骤然间消失了,江威被惯性带着扑向地面,然后摔倒。
??? 他顾不得疼痛,慌忙地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全身都瘫软下来,手脚根本不听使唤。他用尽全力地翻过身来,就看见那条黑影正高高地飘浮在自己上面。
??? 黑影的样子很恐怖,脸上的碎骨好像随时都会掉下来,一双眼睛已经从眼眶里凸了出来,连后面那细细的肉丝都隐约可见。
??? 更加可怕的是,江威居然发现自己的影子仍然好好地躺在地上,根本没有随着自己的摔倒而改变形状。那根铁钉就像是被一种不消几分钟,这名女子早就放弃再吸口气的权利,软趴趴地躺在地上。神秘的力量,深深地楔入了坚硬的水泥地面。钉子的四周,自己的影子居然在流血。
??? 江威已经说不出话来,颤抖得就像狂风中的一片枯叶。
??? 鬼影静静地悬浮在低空中,一动不动,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在江威的脸上。
??? “起来,老老实实地回寝室睡觉。记住,不许把今晚的事情对任何人说起,而且我要你明晚再带另一个同学来此。敢玩花样的话,我会随时去找你!”鬼影忽然说道。
??? 江威这时候才知道,这个可怕的鬼影居然是女的。
??? 确定女鬼真的不会再害自己,江威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已经可以站起来了,于是,他连滚带爬地跑向寝室。
??? 跑出很远之后,回过头来,他惊恐地发现,那个女鬼正把铁钉从地上拔出来,然后,就像折叠一件衣服,竟然把自己留在地上的影子叠起来,装进了一个布袋。
??? 收起你的魂
???杰克脸色发白,悲伤地摇摇头。显然主编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一口气跑回寝室,确认那个女鬼没有跟上来之后,江威跑到了窗口,俯身向操场上的那盏路灯望过去。
??? 女鬼已经不见了,路灯依旧眨着疲倦的眼睛,就像飘浮着的鬼火。
??? 身上的伤口已经不是很疼了,江威坐下来,找了一条干净的毛巾,打算先把伤口包起来。可刚刚撩开衣服,他就被伤口的样子吓着两个人像小朋友样拉了钩按了手指,小艾脸的真诚和坚定。了。
??? 伤口的四周居然已经有了腐烂的迹象,正散发着一股恶臭味,流出的鲜血带着星星点点的块状物体。江威慌乱地把伤口包起来,从床底下找出一瓶止痛药,想着挨过今晚,明天再去医院。
??? 吃完了药,江威坐回到床上,拿出手机给袁刚打了过去。
??? “快说,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过你,你居然要害死我?”电话刚刚接通,江威就咬牙切齿地大声喊道,“那个女鬼要我明天再找一个同学去那里,你是不是昨天就听到过这样的话,今晚才领我去那里的?”
??? “我、我没有。”听到江威的话,袁刚也有些着急,慌忙地辩解道,“我刚从厕所里出来就看到你被那个女鬼追着跑,我还叫了你一声呢。现在,我马上就到寝室了。”
??? “你说的都是真的?”听袁刚的话好像不是在撒谎,江威这才压低声音,把刚才的事情说了出来。可还没等他说完,忽然,手机里传来袁刚的一声惊叫,紧接着,“啪”地一声,好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之后就再无声息了。
??? “你怎么了”江威对着手机喊了几声,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 难道袁刚也遇到了那个女鬼?江威惊慌地从床上跳下来,跑到了窗口前。
??? 操场上静悄悄的,冷风不断地从窗口涌进来,叫江威不停地打着寒战。忽然,两条黑影从那盏路灯的下面跳了起来,犹如两条幽灵一般,极快地向寝室的方向跑来。
??? 前面的袁刚好像是受了伤,两条腿明显有点儿跛。而后面的黑影却出奇地快,刚要接近袁刚的身体时,黑影猛地停住了,一道白光闪起,它把铁钉插进了地面。袁刚就像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再也迈不出一步。
??? 江威眼睁睁地看着袁刚身上的皮肉,大块大块地脱落下来,最后连骨头都零散地落到了地上。
??? 女鬼没有理会已经死掉的袁刚,而是从地上拔出了铁钉,就和刚才折叠起江威的影子一样,不慌不忙地把袁刚的影子也折叠起来,装进了那条布袋里。之后,就像早就知道江威在偷看一样,抬起头来,满是碎骨的脸上居然掠过了一丝狰狞的冷笑。
??? 江威倒退着跌坐在寝室的地上。
??? 他是被一阵电话铃声拉回到现实的,颤抖着拿起手机,他的脸一瞬间变得惨白如纸:屏幕上滚动的,竟然是袁刚的号码。
??? “你都看到了吧。”电话里传来的是那个女鬼阴冷的声音,“袁刚的魂魄因为不愿意和身体脱离,结果死掉了。可你的灵魂却远没有这么坚强,现在,它就在我的手里,而且,你的身体里也已经被我种下了尸毒。所以,接下来我要你做的事情,你必须做。”
??? “我、我知道,明天我一定会带其他的同学去你那里,只求你放过我。”江威冷汗淋漓地说道。
??? 放下电话,江威不停地擦着额头上面的冷汗,好久之后,才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挪到窗前,尽量侧着身子向操场上望去。
??? 不知道为什么,那盏路灯竟然熄灭了,惨白的月光给光滑的水泥地面,铺上了一层冰冷的“霜花”。那里什么也没有,袁刚的尸骨居然神秘地消失了。
??? 江威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到一觉醒来,发现 然后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躺在宁昕泽朝月婵做了个揖。床上的自己,不,确切的说是我在看着床上的自己,我脑子凌乱的都要炸掉了,我明明是躺在床上的自己却可以以红衣女子的视角观察着自己,我看着自己无助的表情,惊异而急迫。阳光已经填满了屋子。他揉着双眼坐起来,下意识地掀开衣服,立刻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 身上的伤口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两侧的皮肤翻转着,像一这哥们刚转身,走出几步,嘿,这就来辆车,当时车轱辘就把他给压下边去了。刚刚好把左腿压断了。张尽力张大的嘴巴,不时地有黏糊糊的液体从里面流出来。奇怪的是,自己居然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疼痛感。江威知道,那个女鬼没有骗自己。
??? 他从床上慢慢滑下来,打算先去校医务室处理一下。
??? 谁知刚刚推开房门,就和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等到二人相互看清楚对方后,不由得同时惊叫一声,向后倒退。
??? 来人居然是满脸雪白的袁刚。
??? “你、你没死?”江威退到了自己的床边,一双眼睛好像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 “我还以为你死了,吓得我一夜都没敢回来。要不是你昨晚给我打了电话,之后我也遇见了那个鬼,说不定我真的就请假回老家去躲几天了。”看到江威站在明亮的阳光下,袁刚放下心来,慢慢地走进了屋子。
??? 看着袁刚完完整整的身体,江威也放下心来。
??? “这么说,我们都被那个女鬼给骗了!”江威说,“可我身上的伤痕又是怎么回事?”
??? 袁刚看了一眼江威的伤痕,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地掀开了自己的衣服。顷刻间,一条比江威身上的伤口更加可怕的伤口,呈现在二人的眼前。
??? 伤口处已经开始化脓。怪异的是,两侧的皮肤居然变得千硬无比,上面满是密密就在此时,那个女子突然转身与阿智相向而行起来,两人相距只有、米远了,她的面孔可以看得十分清楚:哪里有什么花容月貌?分明是青面獠牙!而且她原本打着的伞也恍然变成了个纸幡儿!麻麻的裂口,有的地方甚至还露出了里面满是鲜血的骨头。
??? “那个女鬼已经在那里待了好多天了,我早就听同学们议论过,但好像从来没有听说它害过人。”袁刚说道,“昨晚怎么会突然间对我们两个下手了呢?会不会是……”
??? “你不会是想说,我们的魂魄和别人的不一样吧?”江威再一次瞪大了双眼。
??? “我觉得就是这样。”袁刚却连连点头,说道,“我现在想的是,既然女鬼说我们的魂魄已经被它控制了,那我们为什么还好好地站在这里?那根钉住了我们魂魄的钉子,究竟是什么东西?”
??? “我听说我们每个人都有三魂七魄,丢失了一个魂魄暂时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江威说。
??? “不管怎么说,今晚我们都不要带人去。”袁刚一字一顿地说道。
??? “可它找来怎么办?”江威被吓得浑身一抖。
??? “不要着急,一定会有办法的。”袁刚思索着说道,“一切都在那根钉子上,我们只要从这里下手,应该就能把自己的魂魄找回来。”
??? 袁刚附在江威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江威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不知道这个办法是否真的可靠,会不会给二人带来更大的灾难。
??? 二人跑到医务室,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然后按照商量好的办法,各自去寻找有用的东西。
??? 天,很快就黑下来了。好像是一瞬间,整个操场上就已经变得寂静无声。那盏路灯依然没有亮,这给二人的行动带来了更多的方便。按照袁刚的话说,没有影子,女鬼也就没有办法钉住二人剩下的魂魄。
??? 半夜的时候,江威走出了寝室的大门,他的身后,一个穿得很厚的男生紧紧地跟着他。男生的脸被一顶硕大的帽子遮住了,就像一个会移动的棉花包。
??? 二人翻过围墙,很快就来到了昨晚的那个公厕旁边。
??? 公厕的大门虽然敞开着,可室内的灯却没有亮,漆黑的窗口就像一张张巨大的嘴巴,在月光中显得异常诡异。
??? 二人蹲在距离窗口不远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里。
??? 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子里却依然毫无动静,连风也停止了,只剩下夜里的一团冷气围着二人打转。
??? “今晚它会不会……”江威疑惑地说道。
??? “不会,既然它昨晚要你带人来,今晚就一定会出现。”袁刚倒是很镇静的样子,回头回脑地向四周巡视着。目光停留在身后的一个角落里,那里正有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在缓慢地"——啊!——血雨停了之后,满地都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那些骷髅早已不知道去向,在赵猛家的外面,只零零散散的丢着几件被鲜血染红的衣服,和被啃得干干净净的骨头。蠕动着,渐渐地,他终于看清了。
??? “它来了,你快跑。”袁刚忽然压低声音对江威说道。
??? 江威被吓了一跳,急忙回过头去,就看见那个女鬼已经来到了二人的身后,它的样子比昨晚更加可怕,满脸的碎骨不时地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它的手里,拿着两样东西:铁钉和那个装着二人魂魄的布袋。
??? “我先走了。”江威“呼”地一声站起来,撒腿就向厕所里跑去。
??? 袁刚做出一副刚刚看见女鬼的样子,大叫一声慌乱地站了起来,扭头就向学校的方向逃去。可没跑几步,就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似的,“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 女鬼或许真的没有认出袁刚,它笔直地飘在空中,看着袁刚浑身颤抖着从地上爬起来,沿着来路向学校的围墙跑去。奇怪,它并没有袭击袁刚,而是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从高高的围墙上面飘了过去。
??? 刚刚翻过围墙,袁刚就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操场上的那些原本没有亮起来的路灯,此刻竟然全都亮了起来。自己那虽然模糊但却依旧清晰的身影,顷刻间在身后被拉得老长。
??? 女鬼的脸上发出一阵骨头摩擦的怪声,接着,高高地举起了铁钉。
??? 这时候,一直胆战心惊地跟在“二人”身后的江威,忽然间从黑暗里跳了出来,闭起双眼把一张纸符就扔了出去。纸符在空中翻滚着,飘向了女鬼的后背。
??? 女鬼好像感觉到了什么,骤然间一回头,飞过来的纸符差点儿就碰到了它的脸。
??? 它好像被吓着了,惊叫一声慌乱地向高处飘去。纸符落在了它的一只脚上,立刻燃烧起来,女鬼就如一块被扔出的石头一般掉在了地上。但它很快就翻身而起,扔掉铁钉,挥手打灭腿上的火焰,然后疾风一般从地上弹起来,大叫一声就向江威直扑过来。江威吓得不停地向后倒退,身体贴在了冰冷的护栏上,退无可退。
??? 女鬼的一只脚显然被烧伤了,但并没有减慢它的速度。那只已经空出来的手骨,笔直地向江威的脖子抓来。
??? 冰凉如铁的手指深深地刺进了江威的脖子,鲜血顷刻间从伤口处奔涌而出,强烈的窒息感叫江威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着。他疯狂地挥舞着双手,试图推开面前的女鬼。可很快他就发觉自己办不到,手指从女鬼的身体中间一次次穿过,根本触不到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 危急时刻,袁刚从地上捡起了那根铁钉,挥舞着从后面向女鬼的后背刺去。
??? 铁钉刚刚接触到女鬼的影子,女鬼就惊叫一声,浑身抖动着跳出很远。
??? 看到女鬼竟然也害怕这根铁钉,袁刚的勇气大增,继续挥动着双手就直扑过去。
??? 女鬼嘶叫着,不敢再迎战,转过身来,竟然从窄窄的护栏中间直钻过去,转眼就消失在围墙的外面。
??? 江威的脖子上,五个血洞还在向外流淌着鲜血,短短的几秒钟,四周的皮肤已经变成了黑紫色。
??? 袁刚慌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符,点燃,把纸灰涂抹到他的伤口上。说也奇怪,纸灰一挨上伤口,立刻就融化成了一摊水渍,沿着四周的皮肤渗了进去。很快,皮肤就恢复了本来的颜色。
??? “看来那个大 云苏苏想起今天就是严凯的婚礼,心里又是阵痛,真想带把刀到酒店把这对狗男女宰了,后来想想又觉得不现实,小百合昨天建议去雇佣几个闲散人士手里拎些粪水阴沟水之类充满的小塑料袋直接泼在那两人脸上也被制止了,云苏苏说那样太卑鄙。师真的没有骗我们。”袁刚长出一口气说道,“这种纸灰还真的可以医治我们的伤。”
???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江威喘息了很久,这才问道。
??? “追。”袁刚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现在明白了,这根铁钉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钉魂钉,也就是钉在棺材上面的寿钉。它可以钉住人的魂魄,我们的魂魄就是被它钉住后才被女鬼取走的。而那个女鬼也是一缕魂魄,只要我们运用得当,就可以消灭它,进而抢回被装在布袋里的魂魄。”
??? 江威努力地站起来,看着袁刚那坚定的样子,不由得连连点头。
??? 二人翻过围墙,沿着女鬼逃跑的方向,向前追去。
??? 没走出多远,他们就被眼前的一个很大的水坑挡住了去路。水坑的两边生长着高可没膝的杂草,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
??? “我好像来过这里。”江威忽然说道,“不过,那是和几名同学一起来的。学校曾经明令禁止不许同学们来此,至于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 “我也听说过这里。”袁刚点点头说道,“好像有一名女生淹死在这里了,然后就埋在了这个水坑的边上,你说,刚才的那个女鬼不会就是它吧?”
??? 江威没有回答,他的目光在杂草中间巡视着,一个高高的土包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的泥土已经被风刮得所剩无几,隐约可见里面的一抹血红——那竟然是一口棺材!
??? 棺材的盖子已经敞开了,黑糊糊的入口就像一只怪兽的嘴,正在对着二人狞笑。
??? “这一定就是那个女鬼的坟墓。”江威看着袁刚,探寻地说道,“要不,我们明天白天多找几个人来?”
??? “不行。”袁刚摇了摇头,“白天虽然不利于女鬼的行动,但同样也不利于我们找到魂魄,弄不好的话我们会前功尽弃的。”
??? 复活的灵魂
??? 渐渐地接近那口棺材,难闻的腐臭味熏得袁刚和江威不停地想要呕吐。二人不敢大意,手里紧紧地攥着铁钉和纸符。
??? 终于来到了棺材的前面,袁刚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心跳,慢慢探出头去。
??? 忽然,一阵冷风从棺材里刮出来,一条满是枯骨的手臂闪电一般地从里面探了出来,一把就抓住了袁刚的脖子。
??? 袁刚惊呼一声向后一挣,棺材里的女鬼随门里有亮光。 着袁刚的后退被带了出来。
??? 此时的女鬼变得异常凶恶,一双眼睛居然从眼眶里弹了出来,“啪”地一声打在了袁刚的脸上,黏稠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吓人的一幕出现了:袁刚的脸皮骤然间萎缩下去,连骨头都发出了碎裂的响声。
??? 女鬼没有丝毫的停顿,单臂用力一扭,袁刚的头颅竟然被它拧断了。
??? 后面的江威被这情景惊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该做什么。
??? 女鬼把袁刚的尸体扔到一边,硕大的眼洞里射出两道冰冷的光芒,死死地定格在江威的脸上。
??? “就知道你们会追到这里来。”女鬼的声音带着令人胆寒的怪音,“本来,我只想要你的一个魂魄,因为你们的魂魄和普通人的不一样,可以帮助我续魂。可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想着抢回去。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要你们全部的魂魄!”
??? 江威被女鬼的样子吓着了,手里攥着那张纸符,竟然忘记了扔出去。
??? 女鬼一步步地逼过来,一条手臂已经接触到了江威的脖子。就在这时,江威忽然看到倒在一边的袁刚的尸体动了动,紧接着,袁刚的尸体竟然站了起来。虽然没有了头,但它却好像可以看到女鬼一样,竟然摇晃着跳了过来,手里的铁钉笔直地刺进了女鬼的后背。
??? 女鬼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双手死死地攥住了江威的腿骨。
??? 江威只觉得双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然后又惊叫着滚出很远。胸口撞在一个坚硬的物体上,竟然就是袁刚的那颗头。没等他再次翻滚,那颗鲜血淋漓的头颅竟然张开了嘴巴,紧紧地咬住了他的衣服。
???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头颅忽然发出了袁刚的声音,叫江威差点儿就昏死过去。
??? “其实,我昨晚就已经死了。”袁刚的声音再次回荡在江威的耳边,“你看到的没错,我的魂魄完全被女鬼抓走了,不过我逃出了一魂,这才会借体生还。边走柳儿边嘀咕,"进那楼,我就觉得阴气太重,现在老僧人从咱们面相上都看出了吧。还有那东墙上的字与老僧人说的话也是那样的样,恐怕这楼不太干净,否则那农民也不会十万就卖了。"女鬼之所以要续魂,是因为它的魂魄在这里待得太久,已经被阳气腐蚀得快要消失了。布袋在棺材里,你自己取回来吧,魂魄会自动找到你的身体的,而我们也就此告别了。”
??? 听了袁刚的话,江威顾不得再害怕,一把就将袁刚的头抱了起来,想要接回到它的身体上。可是,那颗头却开始飞速地腐烂了,就像那个女鬼的魂魄一样,很快就变成了一摊血水。
??? 看着从陈焕把车开进住宅区的地下车库,他每次下班回家,进车库总是感慨,自己这辆旧车,还是朋友转手卖他的,奥迪a,买上手就大修过次,开着好像徒有其表,里面似乎啥都不对劲,心想那丫这车准出过大事故,整容后卖我,不是个东西。虽然开这车出来不算太丢人,可看见地下车库里,那些好车,心里往往就会不忿:想想同样是人,别人怎么就买得起那么贵的车,而我只能买辆旧车呢。别人开的车的价格顶我套房子,而我整天就那点破工资,还什么金领呢,穷酸啊。手指间流下去的血水,江威再一次跌坐在地上,双腿一阵剧痛。那个女鬼的一只已经断掉的手骨,竟然还死死地抓着他的腿骨不放。

标签:灵魂坟墓腐烂鬼火

    上一篇:酒吧凶案 下一篇:聊斋故事之囚春笼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