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70怪谈之修“房”

70怪谈之修“房”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讲完这段往事,爷爷端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磕了磕烟袋锅里早已燃尽的烟灰,又重新装填着烟丝。
??? 我愣愣地盯着爷爷,脑海里还在浮现着那张腐胀的面容,仿佛此刻就站在那尸体身旁犹如身临其境一般。
??? “你就编吧!准有那么档子事吗?瞧把我孙子吓的!要是吓出病来我跟你没完!”奶奶在一旁喋喋不休地数落着我爷。
??? “怎么没这事?那可是我亲眼见到的,你不信这个那哥仨添坟的事应该是真的吧!”我爷梗着脖子回击道。
??? 我奶这时也没了词,好像默认了似的低头继续纳换了以后他原来的办公室就只空着,根本没有人敢在这里面办公。再接着又有了很多年轻的护士进了这家医院,很多人都迷上了相貌堂堂的张医生,可是无论别人再怎么对他百般献殷勤,他都已经无动于衷,估计他是怕再闹出人命。着她的鞋底。
??? 我这才回过神来,一听还有下文急忙追问道:“爷,那哥仨是谁呀?”
??? “那哥仨我也不熟,只知道他们的父亲就葬在离我小屋不远的铁道旁”爷爷此刻又陷入了沉思,随后向我徐徐道出了这样一段怪事——
??? 我看守的这座大桥是东西走向的,桥东路基两侧是大片的庄稼地,行至八九里地才能见到另一个道口。桥西就是我看守的这个道口,两侧没有了庄稼地取而代之的是成排的白杨树。桥下则是那条贯穿南北的小凉河。
??? 铁道两侧什么多?当然是坟头多!经常出差的都知道,那时路基两侧除了庄稼地以外目所能及的就只有大片荒芜了,想要看见点绿色都难,离着老远才能望到稀稀落落的村户,唯有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坟冢突兀地伫立在铁道两旁,点缀着这块贫瘠的土地。
??? 为什么人们偏爱把坟建在这里,是因为铁路两侧不宜被挖掘破坏,更不会因占地而受迁坟之苦,为了逝去的亲人免受打扰,出于长远考虑人们才选择了这块地方,这好像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所以铁道两旁才冒出了众多坟冢。
??? 我看守的道口两侧也不例外,何况有水有树更是下葬的绝佳场所。在离小屋不远处就能见到隐没在树丛里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坟冢。可怜我终日与其为伴倒也相安无事,以我的话来讲,阴阳两道各行其路,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 虽然近在咫尺我却从未涉足过那里,就连捡个柴火也绕得远远的。可就这么小心还是出了错,而这错出的到让我有点沾沾自喜。
??? 我看守的这条铁路线并不是主干道,行经此处的列车很少,平常空闲的时间很多。闲来无事就在小屋旁的空地里开垦出了一片菜地,这样既能解决吃菜的问题又能给家里减轻些负担。
??? 这天晌午,我正在菜地里忙乎,忽然发现三个年青人扛着锨走进了那片坟地。我心想这清明早就过啦!这时添坟是不是晚了点,兴许是事忙没赶上又来补添的,现在的年青人要都像这样孝顺我们死后也算是享福了。
??? 整理完菜地我直起了腰,就见那三个年青人在坟地里来回转悠,东挖一下西铲一下,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我不禁纳闷起来,添坟就添坟吧!还用找吗?谁家的坟谁不记得!难道是掘坟寻财的!要真是这样我就得管管,挖坟掘墓是损阴德的天理难容啊!可再细一寻思这种可能恐怕立不住脚,光天化日的谁敢干这事,何况有钱的人家也不会葬在这儿。那这当看到下面的购买选项时,唐小把抢过白洁洁手里的鼠标:"为了陆李,先来瓶!"仨人又出于什么目的呢?
??? 我想破了脑子也没能找出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别人看她是个书呆子,天到晚,只知道与书打交道,都以为她生活很单调、很寂寞、很无聊。实际上,她不是这样的,她心"那时我认识她才几个星期。"里有个小秘密,只有她个人知道,是不能对别人说的。,索性拎着锄头走上前去倒要弄清个缘由。
??? “你们仨在这干什么呢?我看你们半天了,添坟不添坟的怎么到处乱挖,拆人阴宅是损阴德的,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我的话头显然没有那么客气。
??? “我们是添坟来的,实在是找不到我爹的坟,才四处挖着看看。”其中一个年长一些的青年回应道相信各位多少都有过无法解释的经历,但或许我的经历是比较少见的。从小到大,从不曾看过,听过,因为我不曾接触,所以根本不相信有灵异的存在,直到我的前世父母及未满周岁既夭折的弟弟来找我,我才不得不相信这切。。
??? “年年都添土这坟会说没就没了?”我怀疑的望着他们。
??? “我们……我们有……”那仨人欲言又止,好像有些话难以启齿。
??? “我们有五年没来了,安葬我爹的时候我们哥仨给添得挺大的,怎么现在就没了呢?”年龄看似最小的青年终于道出了实情。
??? “什么!五年!难怪你们找不到坟,风吹雨淋的甭说是新坟就是老坟一年不添土也得矮半截。”我爷吃惊地瞪着他们。随后又冲那个年长的青年吼道:“你是老大吧,这些尽孝道的事你应该带头啊!还用得着人教吗?”
??? “我们工作实在太忙,家里的事又多,时间长了就给忘了。”老大喃喃地说道。
??? “那现在怎么又想起来了?”我鄙夷地问道。
??? “我……昨晚见着我爹了!”老大的声音"就这么简单,你不要别的东西?"我疑惑地问。很巷,替我看紧。你不能让她进柳家的门。不然,我死都不饶过你。小,像"尽快啊,对方已经有些等不及了。"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垂着头。
??? 声音虽小但这句话就像是晴日的旱雷惊得我目瞪口呆。
??? “昨晚后半晌我睡得正实,就觉得头上被人拍了一下,迷迷糊糊像让人牵着魂似的从床上爬起来向外走去。推开屋门,只见院中的角落里站着一个人。借着月光我看到那人穿着一双白边的布鞋,身着一件花色长袍,头部被黑暗遮挡看不清面目。那人一动不动僵硬的立在那里,可我能感觉到那双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我。这是人是鬼,当时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头脑也清醒了,总觉得这人的衣着有点眼熟,猛然我才想起,这不正是我爹入殓时穿的那身寿衣吗!
??? 我爹说他在下边又冷又饿房子塌了都没人给修,大骂我们是不孝子,还说如果不给他修房就让我们过不踏实。这不一早我就叫他们过来,一点都没敢耽搁。”老大说道。
??? 哦!原来是这样。我心里话“要搁着我早就找上你们了还用等那么长时间,这样的逆子不理也罢就让他们自作自受去吧!”想到这,就要转身离去,可又一琢磨,这老头也够可怜的,摊上这几个不孝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算了,冲着老头就不跟他们计较了,看看能帮上什么忙不,也算给自己积点德。于是问道:“你爹坟前有没有明显的记号?”
??? “记号?我只记得是在这棵树旁,哦!对了,当时堆完坟我还在上面压了一些纸钱,那压钱的石头还是我从河边抱来的,又圆又大,只要见了那石头我就能认出来。可现在连坟都没了还哪找那石头去。”老大抱怨着说道。
??? “在这棵树的四周挖挖,看有没有那块石头。”我吩咐道。
??? 哥仨拿着铁锨探地雷似的在周围处处戳戳,逐一排查着每一寸土地。
??? “咔”老大的铁锨好像铲到了什么硬物急忙挖了出来,原来是一块圆形的大石头。
??? “就是它!”老大兴奋地叫了起来。
??? “你爹的坟就在那里,时间不早了赶紧添吧!”说完,我扛起锄头返回了小屋。
???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我愣了大概秒钟,这才意识到我的思绪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怎么也想不起面前这个男人的名字。入眠,心里就像装着事似的却怎么也理不出个头绪。
??? 我正在闹着心,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断断续续地哭声,那声音忽高忽低,似远尤近,沙哑而低沉,在这死静的夜里听着让"这个!要不我带你去吃面吧!"小伙子说着踩了油门。人心里发瘆。
??? 是谁呀?大半夜的嚎丧,诚心不让人睡觉怎的!我心里暗骂,反正也睡不着索性爬了起来,从枕头下摸出手电出去查看。
??? 房前屋后的走了个来回,也没见着一个人影,此时那哭声又忽忽悠悠地飘了过来。我寻着声音望去,不觉心里一麻,这哭声正是从坟地里传出。
??? 我下意识的用手电照去,一道光柱扫过高高矮矮的坟头最后颤微微地定格在一块凹地上。一个白色的身影正蹲在那块地旁痛哭流涕,白影被这雪亮的光柱一照顿时回过头来,与此同时那光柱就像受了惊吓一般瞬间熄灭,哭声也嘎然而止。
??? 我拼命地磕着手电,眼睛却不敢挪开分毫,生怕一不留神那白影就窜到近前。
??? “我的命咋就这么苦哟!好不容易把他们叫来给我修修房,竟然还给修错了。原先只是屋顶塌了,现在就连房山也让这三个畜生给路上,她又是絮叨:"有钱人真不象话,说好了的,居然不在家。""真是累呀,以后再也不能上这种当,力气白花。"拆了,这都得拜你所赐……拜你所赐……” 沙哑的声音从坟地里传出,句句都扎在我的心头,刺痛着每根神经。
??? 我也不知什么时候回的屋,只知道一睁开眼天已大亮。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原来是你奶给我送来换洗的衣物。我就把昨天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跟她讲述了一遍,你奶却不以为然,说我是精神太紧张了,生怕给人指错了地儿添错了坟,所以才造成了心理负担,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像昨晚做那样的梦也就不足为奇了。
??? 我们正说着话,就见那哥仨扛着锨又出现在了坟地中。我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急忙我随同她起去了她家,当晚喂为她做了好多各色的鲜,香,味,俱全的经典特色晚餐。其中包括"糖醋排骨""浇汁鲤鱼""清真鸡翅"还有味道香辣可口的"鸡腿汉堡"等等。走上前去问道:“昨儿不是添完了吗!怎么今儿个又来了?”
??? “谁愿意老往这跑!昨晚上我爹给我们托梦,说他的屋顶没修好倒让我们把房山给拆了,我们这才过来瞧瞧到底哪不对了?”老大不情愿地说道。
??? 我和你奶当时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缓过神。
??? 我愣愣地盯着昨天新添起的坟,脑海里回想着昨夜那白影说过的话,眼光也随之在四处游移着,捕捉着每一个微小的细节。
??? 突然,我发现在昨日添起的新坟边有一块地皮塌陷了下去,地皮上纵横交错的裂缝中已长满了枯草,证明这块地已经形成很长时间了,而这块地的边缘也被挖得面目全非,想必是昨日添坟取土时干的,这也正应了他爹说的那句话,房顶没修好倒把房山给拆了,昨晚的那个白影也正是蹲在这块凹地旁哭诉,至于那块石头吗?我这时才如梦方醒,圆石头放在坟尖上,风吹雨打泥土松动,石头自然会滚落到一旁偏离了位置才造成了如此后果。
??? 确实欠妥!确实欠妥!我心里不免有些自责起来,随后指着那块凹地说道:“是这儿了,没错!添吧!添错了让你爹找我算账!”一边说一边也挽起了袖子,赎罪似的带头铲起了土。
??? “唉……要是年年都给添把土,何至于东找西找的,其实这上坟就是给后人看的,一辈接一辈才能延续至今。孝不孝的不能只看这个,活——王安忆着不孝死了也是瞎胡闹。这老头许是生时就没享过福,所以才特在意现在的家。也就是你爷,当时给那哥仨数落的连头都不敢抬,我都听不过去了。”我奶插话道。
??? “现在的孩子只知道自己享受喽……小子,你以后会不会也把我们忘了呀?”爷爷含着烟斗笑眯眯地望着我。
??? “不会不会……等我长大了给你们盖大楼,保证塌不了!”
??? “哈哈……行!爷爷没白疼。”爷爷摸着我的头,望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继续说道:“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位长袍老者向我拱手致谢,说了些什么已经不记得了,总之,那一晚我睡得很踏实。自此,每年的清明,我都会看到那哥仨的身影出现在这片坟地中,有时还会携妻带子。到后来,那坟被添得又高又大,宛如一座坚固的穹顶。”
??? 下一谈:血本。接着阅读:70怪谈之血本

标签:爷爷小屋怪事尸体

    上一篇:70怪谈之血本 下一篇:70怪谈之魂救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