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故事 - 故事专题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匆匆故事网 > 鬼故事 > 经典鬼故事 > 捕魂

捕魂

来源:网络 点击: 时间:2017-11-17

??? 瓷娃娃
??? 洗手间离病房门口并不远,撒完尿,徐建明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就听到过道上传来一阵“咚咚咚”的响声。声音很怪异,有点儿像是脚步声,但细听起来又感觉不像。徐建明一闪身躲在门边,探出头朝过道上望去,眼之所见,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 在过道明亮的灯光下,徐建明看到从楼梯口走来一个瓷娃娃,这个瓷娃娃有十几公分高,只有上半身没有下半身。由于没有双腿,这个瓷娃娃走路就必须摇晃着身体,靠上半身两个边缘摩擦地面来产生向前的动力。刚才那阵像脚步声的怪声,显然就是瓷娃娃上半身两边不停地撞击地面时所发出的。
??? 这个瓷娃娃在病房门口停下了脚步,嘀咕起来: “我得进去,再不进去,就没机会了。”
??? 令徐建明倍感恐惧的是,忽然之间,这个瓷娃娃脸上的表情就僵硬起来,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等了几十秒,瓷娃娃仍旧一动不动,徐建明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内心的恐惧走到了门前。
??? 徐建明没敢碰瓷娃娃,一推门赶紧跑进病房里把门关上,并叫醒了同学关筝,当即就把刚才看到的一幕跟关筝叙述了一遍。
??? “你不会是遇鬼了吧?现在可是深夜,又是在医院里。”关筝吓得心脏一哆嗦,说道, “这种情景有点儿像是鬼来投胎的样子。如果真是鬼来投胎,来的也应该是人眼看不见的鬼魂,可你看见的明明就是一个实体鬼。再说了,这间病房里又没有人要分娩,怎么会吸引鬼来投胎……”
??? 关筝说到这里,想到了什么,一扭头望向旁边的一张床铺。这张病床上睡着一个名叫刘劲的男生,就在今天晚上,不知怎么回事,刘劲昏倒在学校小树林里。奇怪的是,当时刘劲的呼吸、心跳、体温都很正常。刘劲被人送往医院后,医院也检查不出毛病,就让他暂且睡在这间病房里,由他的同学徐建明和关筝来照顾。
??? “这个鬼莫非是冲着刘劲来的?”见关筝看着刘劲,徐建明眉头一皱,问道。
??? “谁知道呢…”关筝摇了摇头,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门外传来一声巨响。关筝和徐建明连忙跑到门口,拉开门一看吃了一惊:门口地面上竟然有一堆碎瓷片。与此同时,一个脑袋悬挂在后背、全身血糊糊的鬼正朝楼梯口逃去。显然,刚才那个瓷娃娃就是被这个鬼砸碎的。
??? 关筝和徐建明吓得魂飞魄散,站在门口半天没缓过神来。就在这时,一阵喉咙吞咽唾沫的响声,从病房里传来。关筝和徐建明一扭头朝病房望去,只见刘劲张着大嘴,不停地吞咽着。紧接着,他睁开了双眼,把病房扫视了一遍后,目光落在徐建明和刘劲身上,眼神中闪烁着一丝狡黠的色彩。
??? “刘劲,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徐建明连忙走上前,扶起刘劲问道, “你晚上在学校小树林那里遇到了什么,”
??? “没、没遇到什么,我只是突然感到头痛,然后就失去意识了。”刘劲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结结巴巴地说道,“睡了这么长时间,我先出去透透气,马上就回来。”
??? 也没等徐建明和关筝回答,刘劲跳下床,一拉大门快速地走了出去。
??? 加工玩具
??? 徐建明和关筝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二人迅速跑出门,悄悄跟在了刘劲身后。
??? 刘劲出了医院大门后,直接来到了校门口对面的一片住宅区。哦。住宅区里面的房子都是平房,由于租金便宜,学校里不少学生都在这儿租房居住。
??? 在一座出租房前,刘劲停下了脚步。他四周瞧了瞧,见没人就迅速跑到窗下,探出头朝窗户里望去。徐建明和关筝一见,连忙躲在黑暗处,继续观察。
??? “这间房子是赵宁远租的,刘劲一醒来就跑了过来,他这是要干什么,”徐建明不解地问关筝。
??? 关筝摇了摇头,示意徐建明耐住性子继续观察。就在这时,那个脑袋挂在后背的鬼突然从远处跑来,直朝刘劲冲去。刘劲惊得一回头,看到了这个鬼,可奇怪的是,他一点儿也不慌张,冷冷地盯着这个鬼。
??? 这个鬼看上去非常生气,骂骂咧咧地冲到刘劲面前,挥拳就打刘劲。刘劲一闪身让开了,几下就把这个鬼摁倒在地上。
??? “我叫你骂人,你以后别想再说话了。”刘劲从地上捡起一根生了锈的铁丝,几下就把这个鬼的嘴巴缝上了。这个鬼痛苦极了,见打不过刘劲,挣脱之后,逃走了。
??? “太奇怪了,不就昏迷了几天,刘劲从哪儿学来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连鬼都敢打?”徐建明吓坏了,对关筝说道。
??? “别惊手机里传出阵糟杂的声音。动刘劲,我们还是先回医院,明天上午我们再去拜访一下赵宁远,看有没有什么发现。”说完,关筝和徐建明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 第二天上午,徐建明和关筝装着路过的样子,来到了赵宁远的出租屋里,很快,徐建明和关筝的目光就落在了屋里靠墙的一张书桌上。书桌上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具,有木质的和瓷质的,还有一些是石质的。放在桌子右边的玩具和左边的玩具明显不同,右边的玩具,做的更细腻更精致,脸上的表情也是丰富多彩,乍看之下就像活的一样,而左边的玩具则显得呆板而僵硬。
??? “左边的玩具没有经过细加工,所以看上去没右边的有灵性。”赵宁不自然地笑了笑,对徐建明和关筝说道, “我平时就是靠帮一些厂家加工玩具挣钱来贴补学费,你们可不要笑我。”
??? “赵宁远,认识你这么久,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绝活。”徐建明朝赵宁远一竖大拇指,称赞道。
??? 在徐建明和赵宁远说话的时候,关筝的目光落到了墙角的一根黑蜡烛上。这根黑蜡烛已经烧了半戴,它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通体漆黑发亮。关筝非常好奇,走上前弯腰刚要拾起黑蜡烛时,一脸慌张的赵宁远一个箭步冲到关筝面前,拦住了关筝: “不能用手碰,一旦沾了活人的气味,就不灵了……”
??? “这根黑蜡烛是干什么用的,”关筝皱着眉头问道。然而,赵宁远再也不愿回答了,他显直到有天,他要倒下了,虽然他不相信海是填不干的,但是他确实精疲力尽了。得有些不耐烦,找了一个借口,三言两语就把徐建明和关筝打发走了。
??? 荒地碎魂
??? 中午在食堂吃接着我再次上路了,那知道我走到目的地到了村子的边缘,非常倒霉的发现,因为最近天下雨,河水暴涨,过村的木桥都被淹没了。饭的时候,邻桌的几个男生正在谈论的一场车祸,迅速引起了徐建明和关筝的注意。
??? 这场车祸是昨天晚上在学校后面一条偏僻的小路上发生的,和刘劲在学校小树林里昏迷的时间相差不多。当时,一个独自行走的男生,被一辆超速行驶的私家车撞上了,这个男生的脖子当场被轧断,整个人倒在了血泊中。
??? 肇事司机吓蒙了,当即就逃离了现场。冷静下来后,这个司机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该肇事逃逸,于是几个小时后,他回到了现场,并拨打了报警电话。恐怖的是,就在肇事车主等待交警这段时间里,死者竟然颤巍巍地从地上爬了起来,由于脖子断了,脑袋仅靠一层皮和身体相连挂在后背上,骇人极了……
??? “原来这个鬼是本校一个被轧死的男生。”徐建明和关筝吓得倒吸一口气,均出了一身冷汗。
??? 夜晚再次来临了, “吱呀”一声门响,赵宁远打开门走了出来,他紧了紧背在身后的双肩包,走出这片住宅区。在路口,赵宁远停顿了一下,转身走上了一条小路。走了大约一百米,赵宁远来到了一片荒草地。
??? 这片荒草地太荒凉了,远处偶尔有几颗豌豆大小的灯光,在半空中飘荡着,也不知道这是鬼火还是萤火,给这片荒草地平添了一份恐怖的气息。
??? 在拐角的一处空地,赵宁远停下了脚步,他戴上一次性医用手套,从背包里拿出一卷透明塑料薄膜,以及那根用得只剩下半截的黑蜡烛。赵宁远点燃黑蜡烛后,用塑料薄膜在黑蜡烛四周围成了一个一平方米的半封闭式空间,只留下一个缺口对着外面。
??? 黑蜡烛像鬼火一样忽明忽暗地燃烧着,这种情况大约持续了一分钟。突然,远处那些零散飘荡在半空中的鬼火,就像闻到了臭"这么晚了,都十点半了还出去干嘛?"肉的苍蝇,迅速朝黑蜡烛飘了过来,一会儿工夫,就全钻进了塑料薄膜里。
??? “现在的碎魂太少了,越来越难捕获,不过今天收获不错。”赵宁远眉开眼笑,正要收拢塑料薄膜时,一阵阴风忽然贴地吹来,吹得赵宁远后脖子一阵阵发寒。
??? 赵宁远猛地一回头,正好和一个脑袋挂在后背的鬼对上了。这个鬼的嘴巴被一根铁丝缝住了,恐怖极了。
??? 赵宁远尖叫一声,转身就要跑,可这个鬼的动作快极了,一把就抓住了赵宁远的脑袋,伴随着“咔嚓”一声响,就把赵宁远的脖子扭断了。赵宁远死都没有瞑目,脑袋耷拉在肩膀上,圆睁着一双眼睛死盯着这个鬼。
??? 这个鬼不知道,就在它盯着赵宁远的尸体时,一个男生手拿着一根尖木桩在它身后悄悄地摸了过来。眼看着男生就要走到这个鬼跟前时,“咔”地一声,从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后面传来,在这片寂静的荒草地里显得格外清脆。
??? 这个鬼一扭头,朝响声发出的地方望去,正好看到手拿尖木桩的刘劲。鬼的脸上露出了害怕的表情,转身就跑,刘劲正要追,发出响声的那棵树后闪出两个人来,他们叫住了刘劲。
??? 引鬼出洞
??? “我们早就发现赵宁远有问题,这才在晚上跟踪他来到这里,没想到关筝误踩到一根枯树枝惊动了这个鬼,不然,你就能杀掉这个鬼了。”徐建明惋惜地对刘劲说道。
??? “刘劲,你到底是怎么昏迷的,”关筝看着刘劲,在一旁说道, “你今晚出现在这里,显然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们,我怕这个鬼还会再害人。”
??? “是、是这样的,昨晚,我路过学校小树林时,听到小树林里有奇怪的响声,一时好奇,就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小树林里。我看到赵宁远躲"旺旺,你有钥匙吗?"在一棵大树后面,在离他不远处的一块空地上,有一个用塑料薄膜围成的空间,里面还燃烧着半根黑蜡烛。”
??? 刘劲语速很慢,看得出他很谨慎,他继续说道, “就在这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一阵响声,就回了一下头,当即就和一个脑袋挂在后背的鬼对上了。然后,我就被吓昏了。夜里在医院醒来后,我断定这个鬼和赵宁远有关系,这才匆匆赶到赵宁远的出租屋前偷窥。我发现赵宁远放在桌子上的那些玩具有问题,经过跟踪那是发生在我当僵尸个月时候的事了,我遇到了她,她让我知道了吻个人是怎样感觉。调查,我有了进一步的发现,赵宁远几乎每天夜里都要外出一次。他专门去那些偏僻荒凉的地方,去捕捉一些零碎的鬼魂…”
??? “什么是零碎的鬼魂?难道那些像鬼火一样的光,就是你所说的碎魂?”徐建明忍不住问道。
??? “一些动物和人死后,或多或少都会留下一些无害的碎魂飘荡在阴冷偏僻的地方。赵宁远捕捉到这些碎魂后,把它们输入进玩具里面,这样,玩具就有了灵性,看起来像活的一样。”刘劲继续说道, “我昏迷的那晚,赵宁远正在学校小树林里捕捉碎魂,没想到,一个真正的鬼魂出现在小树林里,后来我才知道,这个鬼魂就是吓昏我的那个。”
??? 一时间,三个人都不说话了,各想着各的心事。
??? “我们不能袖手旁观,这个鬼肯定还会害人的。”关筝眼珠转了转,望着刘劲开口说道,“刘劲,你一定有办法把这个鬼吸引出来,到时我们杀了它,彻底了结这件事。”
??? “这个鬼和我在学校小树林里见过一面,它以为我和刘宁远是一伙的,所以一直想害我。这下好了,正好由我作饵,把他引诱出来。然后你们找机会杀了它。”说到这儿,刘劲想到了什么,又说, “对了,杀实体鬼一定要刺破实体鬼的心脏,不然,你们杀死的只是这个鬼的躯壳。它鬼魂离开躯壳后,还会附在其他人身上继续害人。”
??? 关筝和徐建明交换了一下眼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晚上,天空下着小雨,学校小树林里空无一人。刘劲瞧了瞧四周,冷冷一笑,迈步走进了小树林里,俨然一副休闲散步的样子。走着走着,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从刘劲身后传来,刘劲顿了顿,目光朝身后一瞥,他看到那个脑袋挂在后背的鬼,正一步一步地朝他身后走来。
??? 就在这个鬼路过一棵大树时,突然,一张网从树后抛出,劈头就把这个鬼罩住了。紧接着,徐建明和关筝手里各拿着一根尖木桩,从树后跑了出来。
??? 杀鬼
??? 这个鬼吓坏了,脸上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它嘴巴噏动着想说什么,却无奈被铁丝缝着,只能呜呜地叫着。徐建明冲到鬼的面前,借与关筝并排的机会,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布偶,偷偷地扔到了这个鬼面前。然后,徐建明一个箭步冲到鬼的大家都看到了,尽管堂叔的妈妈再反对,可是堂叔还是义无反顾地接下这单生意。面前, “扑哧”一声,就把尖木桩刺进了鬼的心脏里。紧跟着,关筝的尖木桩也刺进了这个鬼的心脏里,整个过程只有短短的十几秒。
??? 鬼终于死了, “扑通韩晓突然转过头,神精兮兮的,用威胁的口气说:”一声倒在了地上,趁刘劲和关筝没注意,徐建明拾起地上的布偶,悄悄揣在了怀里。
??? 处理完这个鬼,三个人回到了寝室,说了一阵话后,就各自上床睡觉了。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刘劲想翻一个身却没翻动,吓得他一个激灵睁开了"那是我的前女友。"刘浩看着我,对我说。我不置可否,等着他说完。双眼,这才发现自己被一根粗壮的绳子紧紧绑在床上。床边站着徐建明和关筝,二人正冷眼看着他。
??? “你苏醒过来的那天晚上,我们跟踪你到达赵宁远的出租屋前,发现你轻易打败了那个鬼,这说明你当时有机会杀死这个鬼,可你却没杀,只是把鬼的嘴巴缝住了,这着实让我们疑惑不解。后来赵宁远死了,我们才终于想明白,你只是想借这个鬼的手杀死赵宁远。”关筝冷笑一声,继续说道,“现在我更明白了,你把鬼嘴巴缝起来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怕这个鬼不小心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另外,你在病房昏迷的那晚,徐建明明明看见一个姿娃娃鬼来到了病房门口,后来,你就醒了,瓷娃娃却变成了真正的瓷娃娃,这就不得不让人对你的苏醒有所怀疑……”
??? “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对我有所怀疑,看来我低估了你们。告诉你们,现在的刘劲并不是以前的刘劲,而是我——一个被车撞死的男生。被车撞死后,我的魂魄离开身体游荡到学校的小树林里,被赵宁远用骨灰和纸钱灰制作的黑蜡烛所诱惑。当我朝黑蜡烛走去时,刘劲正好看到我,他吓昏了,而我则被赵宁远捕获了。”“刘劲”吼叫道, “捕捉到一个完整的鬼魂,这可是干载难逢的机会,刘宁远如获至宝,当即赶回出租屋,把我输入到一个瓷娃娃体里。然而,赵宁远没有想到,我并不是一个一点儿鬼力都没有的碎魂,趁赵宁远睡着的时候,我跑了出来,正好看到我倒在车祸现场的尸体朝校门口走来,我顿时明白了……”
??? “明白了什么?”徐建明忍不住追问道。
??? “我的鬼魂已经离开了身体,身体不可能还会动,联想到在小树林里吓昏的刘劲,我明白了,由于受到强烈的惊吓,刘劲在昏倒的同时,他的魂魄也被吓出了身体,到处游荡着。当时我就判断,刘劲很有可能已经不在树林了,不然,他的魂魄不可能找不到他的身体,反而游荡到车祸现场,附在了我的尸体里。”
??? “刘劲”继续说道, “我没有回小树林里去找刘劲的身体,而是提前赶到医院,在刘劲赶到之前,找到了你们所住病房的位置,这才得以成功进入了刘劲的身体里。”
??? “既然这样,你现在就离开刘劲的身体,以前的事我们既往不咎,否则我们对你不客气。”关筝冷笑一声,说道。
??? “你们把尖木桩刺进我心脏的那一瞬间,就注定附在我躯壳里的刘劲的魂魄无法逃出。他的魂魄与我的躯壳一同死亡了,现在就算我离开刘劲的身体,又有什么用,刘劲能活过来吗?”这个鬼哈哈大笑,得意地说道, “我还从来没听说过,鬼会被普通人威胁,告诉你们,我现在就是不出来,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 “反正刘劲魂魄已死,留下刘劲的身体也没有用了,现在我们就亲手把你与刘劲的身体一起毁灭。”徐建明说完,和关筝同时亮出了尖木桩,猛地朝“刘劲”的心脏刺来——
??? 尾声
??? “就凭你们还想杀我?”随着刘劲的身体一阵颤抖,一个脑袋悬挂在后背上的鬼从刘劲的身体里钻出,一甩巴掌,就把徐建明和关筝打倒在地。徐建明一见,悄悄从口袋里摸出那个布偶玩具,偷偷地攥在手心里,趁这个鬼不注意扔到了床底下。
??? “我现在出来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鬼阴笑着说几天后,她莫名地发起烧来,烧得温度很高,严重得无法起床,她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我是不是要死了啊。"道因为楼的原因,又逢雨季,墙壁和地面都潮湿的透着水,因为那间琴房被封,楼其他的琴房也受到了冷落那年头,大户人奸丧嫁娶都好排场,以彰显自己家族的财力,应用度,自然要最好的。而李记出品的彩扎,因为色泽鲜亮,造型饱满,栩栩如生,最得大户人家的喜爱。所以般谁家有丧事,或者清明中元祭祖什么的,都会去李记采购祭祀用品。至于那些普通人家,出手虽然没那么阔绰,但家中有人故去,也会来李记,少说也得挑俩彩扎的童男童女供上,毕竟就这么回,也算全了孝道。,空荡荡的走廊只听见我高跟鞋的清脆声音,但我仿佛被诱惑了样,直径的走去, “杀了你们,我再回刘劲的身体也不迟。”
??? 说完,这个鬼双手一晃,变成两只闪着寒光的利爪,就要对徐建明和刘筝下黑手。这时,床底下那个布偶忽然活了过来。
??? 它偷偷地爬到床上,解开了绑在刘劲身上的绳子,紧接着,布偶又恢复成玩具的样子一动不动。但如果细看,你会发现一个透明的影子从布偶里飘出,钻进了刘劲的身体里。
??? “你大概还不知道吧,我们在杀死你的那个躯壳前,就已经找机会让刘劲离开这个肮脏的躯壳附在布偶的身体里……”徐建明得意地笑着说道,同时和关筝朝这个鬼的身后望去。
??? 这个鬼意识到了什么,惊得一回头,正好看到刘劲手拿一根尖木桩站在他的身后。还没等这个鬼有所反应, “扑哧”一声,刘劲把尖木桩捅进了这个鬼的心脏里。由于这个鬼只是以魂魄的形式存在,因此被尖木桩刺中心脏后,当即炸开了,然后就什么也没有剩下。
??? “太好了,刘劲,你终于活了,我们的努力看起来并没有白费。”徐建明兴奋地说道。关筝有些不放心,抓着刘劲的手观察了他半天,见没发现什么奇怪的情况,也松了一口气。
??? “谢谢,太谢谢你们了!”刘劲感激地说道,同时,一丝诡异的笑从嘴角快速地一掠而过。
??? 这一幕,正好被关筝看见了,他放松的心一下子又揪紧了,以后会发生什么,关筝再也不敢想了。

标签:真实恐惧恐怖鬼火

    匆匆故事网 http://www.cctop.cn

    Copyright 2002-2018 匆匆故事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01315号-5

    Top